如果你的手机里,下载了抖音、微博,那么你一定知道沈巍。

如果你的手机里,没有这些app。不要紧,你的朋友圈里,也会有沈巍。

想必最近这几天,很多人都被网上流传的“流浪大师”给刷屏了。

在抖音的短视频里,有一个流浪汉时常引经据典,《左传》《诗经》《菜根谭》《三国演义》等古籍经典,他脱口而出。

对于一些路人提出的问题,无论是春秋战国的孔子,还是如今社会的生态系统,无论是政治决策,还是人生理想,他都有自己独到的看法。

有人说:“他穿上西装就是教授,毫无违和。”

“有人给我钱我不要,我不是乞丐。”“我不是大师,百分百不是,大师要多读书。”“距离浩如烟海的文化本身,我们都是井底之蛙,一定要不断地学习。”“读书要用笔、要配起来看,尽信《书》则不如无《书》。”

“有人说因为你外表可怜所以你捡垃圾,那为什么我捡垃圾不能按照公益的目的捡呢?”

“伍子胥过昭关,一夜愁白头,这是过去谁都知道的,现在则是贪官在监牢,一夜愁白头。”

激扬文字,口吐金句,舌灿莲花,从容不迫。人们很难想象这样的人不是大学教授,而是一位胡子邋遢,满身污迹的流浪汉。

为此,有人甚至提出了大师在流浪,小丑在殿堂的观点。

经过无数网友的爆料,此人名叫沈巍,是一名上过大学,从公务员沦落到捡垃圾为生的上海某区流浪汉。

公务员,捡垃圾,流浪汉,这些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标签,竟然会贴在同一个人的身上。

走红的背后,究竟发生了怎么样的故事呢?

原来,他曾经是上海市徐汇区审计局的一名审计,在1993年的时候,就提出了垃圾分类工程,可以说是一个很有先见之明的人了。

不过后来,他却被人当成脑子有病,而被单位劝退,之后就开始流浪,一边读书,一边将垃圾分类……

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希望自己能火。但对于沈巍,“网红“已经成了他最沉重的负担。

一个多星期前,因为某个网友将他这反差的形象拍成短视频,并上传网络。很快,“流浪大师”的链接就开始病毒般的传播。

谁也没有想到,一个被当成精神病的人,仅仅因为一段视频,就成了坐拥大量粉丝的“网红”。

能“火”或许是件好事。可是,随之而来的还有各种谣言的发酵。

比如,有人说他是复旦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后来进入公务系统,老婆跟女儿也因为一场车祸身亡,之后,精神就出现了异常,一直流浪在街头。

因为沈巍本人没有短视频账号,无法澄清这些谣言,再加上这些编造的“传奇色彩”加身,他的“流浪汉”形象,使那些专门以他为卖点的账号的粉丝量,在短期内成百上千地上涨。

不仅如此,还有网友为沈巍建立了微信群“沈老师流浪讨论群”,赠其外号“流浪大师”。

后来,微博上#流浪大师#、#大师在流浪#,#小丑在殿堂#、#上海徐汇审计局回应网红流浪汉#等成为网友们热议的话题。

微信搜索指数也持续上升,呈现指数爆炸式的增长。

沈巍火了,比杨超越还火。

但是随之而来的是什么呢?

是这些日子,上海一直上演着 “活捉”流浪大师的闹剧。

“谁发他谁火”!许多网友们或是为了“看热闹”,或是嗅到了商机,他们纷纷从全国各地赶到沈巍所在的浦东杨高南路,拿着自拍架,横着手机对着他拍起了照片。

还有一个开宝马的女人,甚至带了一支八人的团队来搞直播。

“我是专门来给沈大师送食物的!”“我是来听大师传道、授业、解惑的!”“你不知道,拍的这个视频是可以拿去卖钱的,卖价五百、一千的都有!”

无数网友,对着镜头笑嘻嘻道,有的,还强行要和“大师”合影。

刚开始,出于礼貌,沈巍早上开始就给他们讲东西,一直讲到下午两点钟,没吃没喝。

不过后来,附近有家店铺的老板实在看不下去了,认为他在被网友们当猴耍,就把他带进了屋子,锁了外面的门。

可是外面百十号人,并没有放弃,他们或是倚在树上等待,或是自顾自地直播,大有不等到人不罢休之势。

面对前来采访的记者,沈巍说:“几天前还有些真心过来跟我探讨的人,他们也送我些书,我觉得蛮好,这两天人一下子增多,他们带着各种目的来拍我,不纯粹。”

其实, 全网关于沈巍的讨论一直没有停止过,各路大神纷纷点评。

在精英阶层看来,沈叔叔的那点知识储备不成体系、实在难以自成一家之言。

而在普通人看来,由于大家都不爱看书,突然身边一个如此接地气,却比自己看起来混得还要差的奇才却能将知识娓娓道来,着实惊奇。

这些文字都有着或多或少的道理,但无论是怎样的道理,其共性只有一个:消费沈巍!

有人说,沈巍走红,反映了大众对知识的尊重,对文化人的尊重。

听了这句话,真有点替文化人感到受宠若惊。

什么时候人们对知识那么尊重了?还记得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乙己,他是唯一“穿长衫而又站着喝酒的人”,知道 “回”字四种写法。

可是围观的人尊重他了吗?大都只是取笑、嘲弄。

其实,“流浪大师”的走红,多半是网友猎奇心在作祟。因为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

试想一下,教授讲文化肯定不是新闻,而环卫工者捡垃圾也不是新闻,但教授捡垃圾就是新闻,流浪汉讲文化也是新闻,沈巍恰好就是后者。

上过大学,干过公务员,这样的人去捡垃圾不是新闻吗?流浪的老汉,一边捡垃圾一边口吐《菜根谭》不是新闻吗?

这一切都正好满足了观众的猎奇心理而已。

更可怕的是,那些幕后推手们——不只一两个人,也不只一两个团队,而是一大群网络直播、短视频制作者,不约而同地扮演着推手的身份。

他们想传播大师精神吗?不!蹭热度、抢流量、博眼球,最后大笔捞金才是他们的真实目的。

其实,这些都是大师知道的。

沈巍说:“他们拿我挣钱,我也没看有人分点到我头上的,反而打扰了我的正常作息。你看,我没有办法出去捡垃圾分垃圾了,我一分垃圾,旁边围着各种人问我问题,我的时间成本提高了,我以前喜欢在地铁站或者路灯下看书,现在这种情况我能吗?”

躲进屋子里的他,是真正的明白的人,他知道这些网友来找他的目的,也对流量这件事洞若观火:

“我估计呀这两天我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得等热度下去,等到了顶点自然会开始下降。”

在没火之前,就连地铁站附近的特保员都知道,一到晚上六点,这位流浪汉就会捧几本书在地铁站里寻块地方看起来。看书和捡垃圾,是他生活的全部内容。

火了之后,他生活动荡,前一阵买的书统统被“粉丝们”偷光了。

面对镜头,沈巍苦笑:

“大概是被人拿去称重卖钱了,他们不爱书,爱人民币。”“我只想过自己平静的生活,希望大家可以尊重这一点”,

2.大师在流浪

小丑在直播

沈巍虽然每天蓬头垢面地路边生活,谈吐却相当得体,

是个每天不断学习,偶尔练练书法的,有思想的人;

直播的网络红人尽管打扮得光鲜靓丽,坐在房间里,

在做的却不过是哗众取宠的小丑而已。

讽刺无比。

前天有这么一条热搜:#女主播开超跑违章#。

一位叫@丑人齐的女主播,在去机场的路上,边开车边直播,

然而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多次违章的情况

观看直播的人,有些人好意提醒她注意安全,

但她却说自己是赛车手,开得好。

因为网友的举报,直播平台直接对她的直播间关停了数小时。

但丑人齐随后在平台发布了动态,表示「这是一件好事」

而且自己就是「欠教育」

就?是?欠?教?育?

后来虽然直播平台的官方微博,更新称将其永久封禁丑人齐,

但现在直播平台的这条声明已经删除,

主播为了博关注,不顾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安全,边开车边直播;

相关直播平台也在发出声明后再撤销?

现在网络世界的底线,真的越来越模糊了。

但这还不算是最疯狂的。

上个月月初,一个怀有网红梦的男子,

为了所谓的「红」,拍摄了一段跳河视频。

结果却不幸头部触底受伤,经抢救无效死亡,

这段视频也成为了他的“临终之作”。

我本以为这是一个还年轻气盛,做事冲动的小伙子,

可是他已为人父,

在四川老家,有一个9岁的独生女。

他的一个荒唐举动,让这个9岁的小女孩永远失去了父亲。

为了那一点名气和粉丝,

就用无知秀下限、甚至是“送命”的方式来博取人们的关注。

这是蠢。

更有甚人,用“流浪大师”内心和外表极具反差的形象,来作为噱头;

每天上百号主播、微商,成群排队地挤在沈巍住所的门口,

在他露面之前,

就纷纷占据有利拍摄的位置,提前支起了三脚架,

时刻准备好了把镜头怼到对方脸上,获得“一手资源”,

为的就是把「流浪」变成「流量」。

更有人还为沈巍安上莫须有的故事和身份:

复旦毕业,妻女车祸……

还把他团团围住,高喊“我要嫁给你”。

做微商的为了生意,做主播的为了关注度,

每个人都为了自己的蝇头小利,而过度打扰和消费原本很安逸的沈巍。

这是坏。

尽管现在网络发达,的确能让流量立刻变现;

但原则还是要有,底线还是要守住。

3.网络即流量

流量即名利

身处现在这个网络的大数据时代,更多的是浮躁的人。

曝光率就是流量,

而流量确实可以让人在名和利上得到部分满足。

于是越来越多的人,挤破了脑袋都要在短视频和直播平台占有一席之地。

根据抖音官方2018大数据报告显示,它真的做到了「深入人心」——

国内日活用户突破2.5亿;国内月活用户突破5亿

图片来源:@抖音短视频

甚至上至60后,下至90后,每一代人都在用它记录、娱乐生活。

相比抖音这样的短视频APP,直播平台也不甘示弱。

直播行业媒体《今日网红》创始人兼CEO 彭超说过:

“直播不再是一个风口,也不再是一个泡沫,

而是一种成熟的商业模式。”

尤其是在2017年,就已经有97.2%的用户对于直播营销持有正面态度,

而其中有64%的人会在看直播的时候,带有消费目的性。

数据来源:艾瑞咨询

看了直播市场的一片大好之后,

我去查了各个平台主播的收入,

不得不说,令人心动。

现在的人比起物质,更注重了精神消费,

打赏起来,真的不手软。

只看去年6月其中一周的主播收入:

30万-400万!

这就让更多的人做起了发财梦。

每天睁大眼睛在生活中找话题,

看到一点与可能激起流量涟漪的相关时,就如狼似虎地向上扑。

根本不管原则和底线,更是把道德远远甩在了身后。

4. 有人拼命踩别人

有人却把自己借给别人踩

有人为名利和流量拼命,

就有人一边在为生活奔波,一边小心护着自己梦想似燃非燃的小火苗。

作为80后的雷海为,是一位外卖小哥,却对诗词有着似火的热情。

去年终于凭实力,夺得了《中国诗词大会》第三季总冠军。

现场的评委老师用两个字形容他:

神勇。

没有钱买书的时候,

雷海为就到书店把诗全部背过,再回家默写下来;

哪怕是一年四季,风吹雨淋,

他都会在等餐或者休息的时间读古诗词。

13年前,正在忍受着生活辛苦,坚持热爱的雷海为,

一定没想到13年后自己的付出会有这样的收获。

在去年7月,他还脱下了外卖员的工作服,

走进了校园里,成为了一名全职教研教师。

42岁的李明勇,16岁辍学到大城市打工,

22岁的时候还是贵州师范大学的一名保安,

如今也已经站上讲台,成为一名高校讲师。

在备考的那段时间里,他每天晚上十点下班后,锁好门,就在大厅里背书,

英语是让他最愁的,但第一次考研,却过线了,

这给了他很大的自信。

于是接着考了两年,终于在第三年考上了。

他说自己一路走来,全凭一句话:

“我举手向苍穹,并非一定摘到星月,只是想保持这个永不屈服的姿势。”

真正的热爱和坚持,对知识的敬畏和追求,

都是不带任何功利性的。

50岁高中没毕业的赵传朱,在法庭当了7年的保安,

他说看到法律工作者主持正义,

当事人愁眉苦脸地进来,高高兴兴地出去,心里总有一种触动感。

所以就利用站岗的空闲时间读了300多本法律专业的书,

做了一万多道真题,

最后终于通过了司法考试。

然而赵传朱的律师梦,有些略微不一样。

不为金钱和地位,他只是想做一名公益律师,

专门为打不起官司的人提供法律援助。

有人苦读7年,为了自己能伸出手给陌生人一个力所能及的帮助;

而有的人却拼了命地踩着别人的肩膀,

从他人身上找能够消费的点,来为自己博得一点点关注。

差距不言而喻。

5. 人群散开

就是对我最好的支持

“流浪大师”沈巍说自己不想出名,更不想当网红。

他也从不觉得自己是在捡垃圾,

只不过是这些被人称为“垃圾”的物品,都是被放错了位置的可用之物。

在被过度曝光之后,他平日的规律生活受到了侵扰:

平常凌晨两点去收垃圾,早上六七点收拾完了,就在地铁里看会书,

等到八点再找地方去睡觉;

可是现在每天都被一群人包围,丝毫没有自己的生活和隐私,

晚上根本睡不着,更别提练书法了。

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不要再有人群包围他;

更不要再有人拿着物品去接济他说他可怜。

“如果我指责他,那我也太自私了;

如果说我羡慕他,那我也太虚荣了;

如果说我同情他,那我也太自大了;

如果说我尊重他,我想我是认真的。

毕竟在这样的网络环境下,

依旧有人能顶得住名气和暴富的利诱,没被流量带失了智,

真是太难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