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和杜甫的塑料兄弟情,已经不是秘密。

杜甫的诗作中充斥着对李白的赞美。春天想李白,“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秋天想李白,“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冬天想李白,“寂寞书斋里,终朝独而思”;做梦想李白,“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

合着遇到李白之后,杜甫没干别的事,天天想李白了,可是李白却不怎么想。自从鲁地一别后,李白就写了《沙丘城下寄杜甫》,加以前聚一起的两首诗,李白就给杜甫写了三首诗。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答案有很多。有人说李白朋友太多,记不得杜甫。有人说,杜甫重情义,非常在乎与李白的友情。就像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些答案都正确,但是都不全面。

其实呢,这都是因为李白和杜甫并不是朋友。无论是思想还是性格,巨大的差异,都注定两个人成不了朋友。

01

让我们穿越回盛唐玄宗年间。

李白闹了一出“力士脱靴贵妃研磨”,狠狠地羞辱了二人。李白是出尽了风头,可高力士和杨贵妃都不是吃素的主,怎么可能饶了李白。于是,贵妃日夜梨花带雨,哭求玄宗把李白扔出皇宫,这美人泪跟刀一样插在玄宗心头,令人十分受不了。

不久,玄宗准了,还赏了李白很多钱,高力士一脚把李白踹出了皇宫。骂了权贵,还有钱花,李白害怕唐玄宗反悔,骑着毛驴撒丫子就跑了。这么潇洒的操作,也就李白做得出来。杜甫听说后,那是更加佩服李白。

李白这时候才想起来他还是个爹,准备回齐鲁看看许久未见面的孩子。巧了,此时杜甫也要去鲁地。唐朝,不,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两位诗人,将要在齐鲁大地结伴同游。

其实当时还有一个瓦数不低的电灯泡,他便是边塞诗人高适。这三人畅游一路,那自然是诗兴大发的一路。

应该说,这是一段非常高兴的旅途。杜甫年轻气盛,李白豪放,高适洒脱,三人刚开始还是不错的。

想当年,年轻的李白第一次出远门找工作,也是想发挥自己的光彩,结果现实给了李白一记闷棍。

李白看到初出茅庐的杜甫,犹如看到十年前的自己。十年南柯一梦,浪费光阴,最后放逐回乡,回归到起点。人生苦短,人不一定非要致仕,李白希望杜甫能够“秉烛夜游,及时行乐”。最能反映这一观点的就是李白的《将进酒》。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这首诗虽然并不是和杜甫而作,却也是出自李白被放逐时。按照时间算来,应该是在遇到杜甫之后。一首徜徉恣肆的《将进酒》,是李白诗篇中的上乘之作。其中,“人生得意须尽欢”完美表达了李白对人生的态度,人生在世,活的快乐点不挺好,何必一定要去做官?

有句话说得好,初生牛犊不怕虎,杜甫那时候刚从家乡出来,踌躇满志的他正想干一番大事业。偶像李白却告诉自己,去当官不是个正经事,还是及时享乐的好。这杜甫能听得进去吗?

观点如此天差地别,这是李白和杜甫不成朋友的原因之一。

02

思想有差异也没关系,出来玩,那就是要高兴的,不如一起喝酒吹牛聊天吧。但李白很快就发现,他和杜甫真聊不到一起去。

因为杜甫的诗文,我们都以为他是一个可以“致君尧舜”的政治家,估计李白也是这么想的。但大唐历史可不是这么说的。

《旧唐书》说,杜甫性子褊狭浮躁,没有什么气度,凭着皇帝圣恩却放荡不羁。

《新唐书》说的比较委婉,杜甫不拘礼俗,却又自我约束检点,喜欢高谈阔论,调子高却不且实际。

杜甫之前参加科举考试,由于权臣李林甫的作弄,杜甫落榜。后来,唐玄宗惜才,召集整个宰相班底专门对杜甫进行考核。这一次考试可是天子眼皮底下,又是众多主考官,李林甫就算手眼通天也干涉不了考试,所以这应该是十分公平的一次考试。但是杜甫的文章却一点也没打动主考官,杜甫又失败了。

综合史书对杜甫的描写,只说明一件事:杜甫没度量,治国方法不切实际。用一个词来形容杜甫,那就是好高骛远。杜甫没他自己所标榜的有政治才华,反而是他的诗文里凝结了他所有的才干。

再看李白,李白诗如其人,洒脱豪迈不拘小节。举个例子,汪伦为了见偶像,就诓骗李白,称家乡有美酒,还有桃花潭。李白一听有酒有美景,二话不说就去了。到地方之后,李白发现上当了,原来那里的酒就是普通的酒,桃花潭也就是一个小池塘。这时候,汪伦表明了来意,李白没有怪罪他,反而大笑,并写下著名的《赠汪伦》。

李白和杜甫,一个活泼,一个沉稳,看起来是互补,相处起来却并不容易。虽然没有吵架,但是聊天总是聊不到一起去,这也是李白和杜甫感情不深的重要原因。

如果,李白和杜甫有更多的时间相处,或许能让李白看到杜甫更多的闪光点。但历史没有如果和假设,因为时局原因,李白和杜甫一生跑遍了大半个唐朝领土。那时车马慢,一次离别就是终身难见,李白和杜甫最终没能成为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