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子,当代青年诗人,

原名查海生,

1964年生于安徽省,

安庆城外的高河查湾;

1979年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

大学期间开始诗歌创作;

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

中国政法大学哲学教研室工作。

我是中国政法大学哲学教研室教师,

我叫查海生,

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

这是海子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句话。

1989年3月26日的早上,

海子穿着一件干净的白衬衣和蓝裤子,

肩挎一个军用书包,

他随身只携带了四本书。

四本书是:《圣经——新旧约全书》、梭罗的《瓦尔登湖》,海雅达尔的《孤筏重洋》和《康拉德小说选》。

它们曾伴随着海子最后的游荡,

在中国政法大学老校区,

在离京的长途汽车上,

在暮色降临的山海关旷野,

也许还促使其思考过那个终极的疑问,

“存在还是毁灭?”

没有人知道,也无法明确,

这些书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

给了他怎样的影响,

它们如同符号或寓言,

给人以多维的解读和无尽的猜想。

当天他没有告诉任何人,

就这样兀自一个人,

沿着“天梯”(铁道)向前走。

海子也不知道究竟走了多久,

只觉得整个世界的沉默都灌满心头。

傍晚时分,夜色深沉,

他躺在了铁轨的一处,

闭上了双眼。

随后是一列火车的呼啸而来。

对于海子的研究仍然是缺乏的,

在第一次读到,

《海子诗全编》的17年后,

这种想法来到我的脑海。

他纯洁,简单,偏执,倔强,敏感,

有时沉浸在痛苦之中不能自拔。

这些,在海子平凡简单的一生中,

有很多处体现:

他追求爱情生活,

但寤寐思服,求之不得。

在自杀前的那个星期五,

海子又见了他初恋的女朋友波婉,

她曾是海子的学生、粉丝和爱人。

在做学生时,波婉便喜欢海子的诗。

她也是海子一生所深爱的人,

一度爱得深沉,也爱得痴狂。

海子曾为她写了许多情诗,

有时候,发起疯来,

一封情书更是可以写到两万字以上。

至于他们分手的原因,

世人也再无从知道。

也许,一个清高、固执,

永远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孤独诗人,

怕是女人能走进他的心里,

也无法走不进他的生活里吧。

 

1987年,海子把母亲接到北京昌平。

有一天,去政法大学的操场上散步,

海子带着母亲,遇到一位政治系的领导。

这位领导看到海子,

就主动向海子打招呼。

海子只是轻声“嗯”了一声,

并没有过多地搭理领导的问候。

一如他大多时候的固执。

 

为此,妈妈还责怪他:

要虚心地和领导处理好关系,

不要目中无人。

海子淡淡地说:那个人虽然是领导,

实际上肚子里的“墨水”并不多,

没有必要去和他多讲话。

他是这般的单纯清高并固执己见。

在学校里,他几乎不参加,

学校和系里组织的会议和活动,

而这些是直接和工资奖金挂钩的,

意味着他只能拿到每个月的基本工资,

奖金等统统扣除。

可他不在乎这些,

他只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比如,写诗,

他写孤独的远方,

前途的迷惘,

他写理想的未来,

自己心仪的生活,

他写简单自然的纯粹:

他还写生活、情感,

和自己独到而深刻的理解……

这部砖头厚的书,

曾是大学时期的启蒙书籍之一,

它的黑色封面如同死亡,

一样隆重,一样强硬、一样直接。

 一起来读 

 海子那些让人难忘的诗和歌 

1

2

3

4

5

6

7

海子

1964年3月24日-1989年3月26日

他写尽了我们的青春、

梦想、爱情和生活,

他告诉我们,

浮华物质生活中别轻易老去,

别忘了,

生活不止有眼前的苟且,

还有诗和远方!

2019年3月26日,

海子逝世30周年,

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