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1月份,教育部公布了《教育部辦公廳關於做好2019年高校自主招生工作的通知》,規定嚴格審核報名條件、壓縮自主招生名額,被稱為“史上最嚴自招規定”。大部分參與自招的高校,都縮減了一半名額。一時間有很多家長大呼努力白費,但是叫好的人也不在少數。

為什麼會這樣?離你高考已經過去好幾年,你對自主招生的情況可能並不熟悉。現在的自主招生,已經成了考上好大學的一大渠道。

2013年03月03日,武漢中南財經政法大學舉行自主招生考試考生等候進場。如今自主招生競爭越發激烈 / 視覺中國

舉個例子,2018年自招的報名人數達到了82萬,相較於2017年的60萬人次,足足增長了37%[1]。可以看出很多學生寄希望於此,想分散“一考定終生”的壓力。至於批評自主招生的聲音,一直也有很多,很多人都痛罵自主招生是看錢招生[2]。

 

自主招生是傾向家境好的學生,還是給了寒門子弟機會?到底是什麼樣的學生成為了優勝者,得到了名校的垂青?這個制度真的如它當初被設想的那樣,幫助了那些具有“學科特長和創新潛質”的學生獲得更好的教育機會了嗎?

自主招生,窮人機會更少

高校自主招生,理論上是給了部分考生高考之外的機會。但實際上,自主招生的結果是,沒有多少窮人孩子能通過自主招生。

 

一項對5所985大學本科生進行的調研顯示。統招生超過30%家境都不富裕,家庭平均年收入在12000元以下,而獲得自主招生優惠的學生,來自這類家庭的孩子還不到10%[3]。

2012年02月17日,遼寧省瀋陽市,一位貧困大學生假期正在製作工藝品掙錢。對於很多貧困家庭的孩子,自主招生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 視覺中國

北京大學教育學院的鮑威也發現,統招生的家庭年均收入是5.8萬元,而自主招生的學生家庭收入是統招生的1.8倍[4]。

 

也就是說,獲得自主招生優惠的學生,大多是家裡有錢的。那些窮學生努力了十多年,還是沒有和這些富家子弟一起喝咖啡的資格。

收入差距往往伴隨着城鄉差距,自主招生當然也不例外。

 

2010年,清華大學教育研究院兩位教授對清華學生做的研究發現,從學生的生源地來看,在231名自主招生學生中,僅有7%來自農村,而來自城市的學生大概來自農村學生的十倍[5]。

2016年12月20日,雲南麗江寧蒗彝族自治縣某小學,一位學生正趴在地上寫作業。身處貧困的孩子,連一張去考試的車票都未必買得起 / 視覺中國

一項對北京某高校的調研也顯示,在控制其他變量的前提下,學生所在省份省會到北京火車票的價格越高,學生參加自主招生考試的可能性越小。對那些連路費都出不起的學生來說,自主招生還沒開始就結束了[6]。

 

何止是路費,有錢人在教育這場軍備競賽里,從來都是碾壓窮孩子。從幼兒園開始就有外教,小學就上着一個月奧賽班,高中花十多萬去美國遊學,一路都是重點中學。到了看重競賽和經歷的自主招生,窮孩子們如果不是天才,拿什麼和這些富人比呢[7]?

2015年5月29日,北京,在平板電腦上練書法的學生。城裡好學校孩子學習條件有多好,是窮孩子無法想象的 / 視覺中國

就連自主招生考試的形式,也對窮學生非常不利[9]。比如面試的時候,那些“見過世面”的孩子,當然比他們眼裡土裡土氣的窮孩子好多了[7]。

針對北京大學自主招生考試過程的一項研究發現,那些家庭條件不好的農村孩子,在筆試中並不比那些家境優越的城市孩子差。可到了面試環節,就明顯不如城市富裕家庭的孩子[8]。

你怎麼看特朗普美國優先的戰略?如何看待共享單車的流行?問那些農村長大,從來沒騎過共享單車的學生這個問題,這不是成心找茬?

2017年6月11日,西安交通大學自主招生考試進入面試環節,科學素養題涵蓋的內容十分廣泛。面試的時候如果問到一些網絡熱詞,農村孩子會相對不利 / 視覺中國

另外,自招還讓高考這條獨木橋更窄了。就拿北京大學舉例,北大2017年在內地招生2819人,自主招生就錄取了679人,對於那些只能依賴高考的學生來說,考上北大無疑是更難了。家境好的孩子們只要走自己的路,窮學生就越來越無路可走。

需要指出的是,家境好、有錢本身並不是問題,家境所帶來的教育資源(例如有人因為家庭條件好而視野更廣)也不是問題。真正的問題在於自主招生加劇了不平衡,讓家境好的學生得到了更多的機會,擠得窮學生無路可走。當窮學生還在拚命努力時,別人已經坐着飛機直達目的地了。

自主招生,變相小高考

不過,評價一種招生制度的根本標準,還是要看它有沒有篩選出真正優秀的學生。自主招生制度可能不夠公平,那麼它是不是足夠有效,錄取到具有潛質的學生呢?答案恐怕也是否定的。

自主招生的一大初衷,是選出學科特長和創新潛質的學生,是挖掘那些被錄取分數線攔在好大學門外,但在某些學科上很突出的學生。而實際上,許多獲得自主招生政策照顧的學生,本來就是能考清華北大的學霸。

 

自主招生招收上來的學生可以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本可以用高考成績考來的優等生,一部分是藉助自招加分才得到入學機會的學生。

2016年,江蘇衛視《最強大腦》天才選手倪梓強被北大錄取。自主招生面試時,考官隨手拿起一本《史記》,梓強只用了2分鐘就記下了3段古文。自主招生的初衷之一,是為這樣有特殊才能的人提供機會 / 視覺中國

對北京某高校的自招研究發現,大部分通過材料篩選的學生,本身成績就很優異。2009年,參加該高校自主招生考試的602名考生,其中6成左右都是班級的前3名[9]。

 

最終的錄取情況也差不多。香港科技大學的學者吳曉剛利用“首都大學生追蹤調查”,分析了2006年和2008年北京高校本科生的生源。 數據表明,有89.5%的自招學生都來自於各級重點中學[10]。

2013年6月8日,人大附中考點,考試結束後考生走出考場。18年人大附中考入清北的共有147人,全國重點中學裡排名第一 / 視覺中國

雖然不是說重點高中的學生成績都好,但不能否認的是重點中學上好大學本來就容易。而這些重點中學,有幾個是對農村學生開放的?

不少自主招生的名額,就浪費在了那些明明能考710分,卻還要給自己上個雙保險的尖子生手裡。本來就是神裝,還拿了復活盾。這樣好的機會,那些普通學生眼紅,而農村學生想都不敢想。

 

自主招生本來是為了選拔那些有自己擅長的學科的學生。如果只看重成績,那當初設計自主招生有什麼用呢?說白了,現在的自主招生制度已經成了小高考,是各大高校提前搶奪高分考生的平台。

2013年03月16日,中國地質大學(武漢),“華約”自主招生選拔考試湖北考點,送考的家長。每年自招季也是高校搶奪優質生源的時候 / 視覺中國

北京大學有“博雅計劃”,清華大學有“領軍計劃”,這兩軍對壘的招生政策就透着一股搶人大戰的火藥味。一些高校還把搶奪生源的手伸得更長,從高二開始,它們就選拔優等生進入夏令營,許諾他們參加招生考試的資格。

高校給予那些尖子生以豐厚的降分優惠,其實是給那些學生信號,提前圈定學生。“必須在第一志願填報該學校才能獲得降分優惠”這樣的要求,把搶尖子生的意圖都寫在臉上了[11]。

2013年12月15日,北京清華大學進行2014年“新百年領軍計劃”及保送生測試,增加了體質測試。一名考生正在參加跳遠測試 / 視覺中國

由此可見,自主招生不是給那些高考不得志的“專才”準備的,而是各大學校爭奪學霸們的工具。

自招的學生,表現如何

那些依靠自招加分才進入大學的學生,他們在大學期間是否有超過統招生的表現呢?

上海交通大學的幾位學者通過對上海某高校的分析發現,自主招生上來的學生比統招生成績更好[12]。但是這項研究還發現,自主招生選拔上來的學生,整體高考成績不低於統招生。

蔣方舟憑藉其寫作特長,2008年通過自薦清華大學的自主招生考試,獲得高考降60分錄取的優惠。她這樣在大學繼續發揮特長的學生,在自主招生的學生里並不普遍 / 微博@蔣方舟

也就是說,這些自招生本來成績就好,自然表現不會比統招生差太多。可是那些自主招生破格錄取、降分錄取的學生在大學又表現怎麼樣呢?

不怎麼樣。香港科技大學的吳曉剛發現,北大、清華和人大三所高校中破格錄取的自招生,無論是大學階段的學業表現、社會活動和組織能力還是畢業去向,都並未顯著優於統招生[10]。

調查範圍擴大之後,自招生的問題就更明顯了。一項對2008年和2015年多家高校的研究發現,統招生成績更好,即使在自招生最強調的本專業能力上,統招生的學術能力也比自招生強[13]。

2014年3月1日,湖北武漢,“北大聯盟”自主選拔考試武漢大學考點,考場外等候的家長。每年自招季高校都被考生和家長圍得水泄不通 / 視覺中國

這也難怪。降分60分,高考只考561分就上清華的蔣方舟,在自招生里已經算是充分發揮專長的少數人。大部分破格錄取的自招生學習成績,雖然對得起學位證書,但是未必對得起當初學校降分錄取時對他們的期待。

更別說那些參加自招卻作弊的學生了。去年火過一陣的答題卡掉包事件主角蘇同學,她的兩篇論文基本就是抄襲的,甚至直接從大百科全書里抄的詞條。

這種情況當然不是個例,去年自媒體“知識分子”對九省市高中自招論文進行了調查。結果是這些學校集體淪陷,學生論文變着法造假。論文直接抄襲,語序都不願意改一下的、隨便找幾篇論文拼一起的、拉關係直接署名的——看了這些高中生造假的記錄,簡直都有點同情翟天臨了。

這些簡歷靠編、論文靠代寫、獎項靠買的學生,甚至養活了一個產業。連教育部都在2017年4月專門發文,要求嚴厲打擊自主招生中的證書、發明、專利、論文買賣和造假等違規違紀行為。

2013年人大招生腐敗案轟動全國,原人大招生就業處處長利用特殊類型招生手段,受賄金額高達千萬元(圖文無關) / 微博@中國人民大學

自主招生的熱潮過去了,大多數人都不懷念它。不止是因為腐敗,更是因為它在高考這個本來稍顯公平的平台上,又展示了一遍我們討厭的事實:在自主招生里,窮人從一開始就沒了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