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ce Meng(高歌)始終背對媒體(圖源:AFP)

高歌正面照(圖源:青島新聞視頻截圖)

中國官方於2月18日免去高歌(前排右一)的民建青島市委副主任職務(圖源:中國民主建國會青島市委員會)

北京時間3月27日,中共官方公布對中國公安部原部長孟宏偉的調查進展,並指明其所涉具體罪行。仔細推敲這些信息背後,間接透露出孟宏偉與其仍在法國的妻子Grace Meng(中文名:高歌)的婚姻狀況,以及Grace Meng在案件中所扮演的角色。

印證孟宏偉的家庭信息

中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的消息稱,孟宏偉“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這一點暗示孟宏偉與現任妻子Grace Meng的“隱秘”婚姻,也印證了Grace Meng持有香港護照一說。

根據中共印發的《領導幹部報告個人有關事項規定》指出,官員需要報告的事項包括:本人的婚姻情況;本人持有普通護照、往來港澳台通行證以及因私出國(境)情況;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的從業、房產、工資、經商等情況。

中共政法委原書記周永康也曾被指“離婚、結婚多年不向組織報告”,他的第一任妻子王淑華車禍身亡後,隨即迎娶年紀小他近30歲的央視女主播賈曉曄。

據悉,1972年出生的Grace Meng比孟宏偉小19歲,兩人通過打網球結識後分別離婚,並於2005年結婚。

孟宏偉還被指“家風敗壞,利用職務影響為其妻謀取職務,縱容其妻利用其職權搞特殊、謀私利”。中國公安部部長趙克志亦在其落馬後指出,“要高度重視家風建設,嚴格要求親屬及身邊工作人員”。

曾有消息人士透露,Grace Meng與孟宏偉結婚後陸續“掛名”擔任內地、香港乃至國外多家企業的董事等高管職務,每年領取不低於500萬元人民幣(1元人民幣約合0.1487美元)的高額薪水。

中共發布的通報稱,孟宏偉“肆意揮霍國家資財滿足家庭奢靡生活”,這一信息似乎印證了Grace Meng在海外的奢侈生活。

消息透露,Grace Meng曾居住在里昂富人區一棟實用面積270平方米(帶4,000平方米花園)的豪宅,月租5萬多人民幣。由於並無“駐外人員家屬”身份,她在法國的奢侈生活排場並非由國際刑警組織或中國公安部出資。

據稱,兩人結婚前,孟宏偉曾為Grace Meng在北京購置兩套豪宅;結婚後,又陸續在中國境外添置多套房產,“即有位於北京CBD國貿的城內高級公寓,也有花園超過4,000平的歐洲大別墅”。

Grace Meng生下雙胞胎(現今大約8歲)後,孟宏偉就將其母子送往法國。

Grace Meng在海外的神秘角色

孟宏偉之所以引起諸多關注,是由於他的“國際刑警組織”身份,自2018年9月末在國際刑警組織駐地法國里昂最後一次露面後,孟宏偉的神秘失蹤成為了一起國際事件。

從孟宏偉失蹤後向法國尋求幫助,到今次習近平訪問法國前發布郵件施壓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Grace Meng的出現為案件增添了神秘色彩。今天她在海外所扮演的角色甚至堪比當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原主任令計劃弟弟令完成的角色。

令完成曾於2015年3月出逃美國,是中國一直要求美國引渡的一位“有政治背景的中國富商”。

根據法新社獲得的電子郵件內容,Grace Meng要求獲得孟宏偉目前下落以及健康情況的信息。他還要求孟宏偉應當有權獲得探視,有權得到律師的辯護。

Grace Meng在信件中再次提到,為了他們的家庭發出這樣的請求。他請求馬克龍在會談時向習近平轉達這個信息。

據報道,Grace Meng已經有近6個月沒有孟宏偉的消息。上述信息透露出,中共在調查孟宏偉案中,一直都沒有獲得Grace Meng的配合,雙方也沒有達成任何協議。

中共今天對孟宏偉的處理,也似乎否認了此前的疑問,Grace Meng並非握有“炸彈”。而其向法國高調求助的目的只有一個:為了她的丈夫、也是為了其所說的“兩個孩子的父親”。

縱容其妻高歌對抗組織 國際刑警組織前主席孟宏偉被“雙開” 中紀委通報“四宗罪”

北京時間3月27日,中紀委公布對中國公安部前副部長、原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的調查結果,稱其已被雙開(開除黨籍、開除公職)。

這是時隔數個月後,中共官方再次釋出有關孟宏偉的消息。孟的落馬也創造了一項紀錄,他成為二戰後首名因罪被抓的國際刑警組織主席。

中紀委的通報列舉了孟宏偉的“四宗罪”,分別為:

“毫無黨性原則,毫無組織觀念,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對抗組織,拒不執行黨中央決定;特權思想極其嚴重,公權私用,濫權妄為,肆意揮霍國家資財滿足家庭奢靡生活;家風敗壞,利用職務影響為其妻謀取職務,縱容其妻利用其職權搞特殊、謀私利;權力觀扭曲,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或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為他人在職務晉陞、崗位調整、企業經營等方面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額財物。”

相比起另一位落馬的公安部前副部長李東生,孟宏偉的罪狀顯然更加詳細,也更體現政治性——彼時中紀委對李東生的雙開通報中,只有一條,“李東生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索取、收受巨額賄賂”。

此外孟宏偉還可能是中共清除的,剩餘無幾的周永康仍遺留在政法系統內的“餘毒”之一。孟在周永康執掌中國政法系統期間即任公安部副部長,頗受重用,廣泛認為與後者交情匪淺。

評論者指,孟宏偉“四宗罪”的頭一條便是“毫無黨性原則、毫無組織觀念……拒不執行黨中央決定”。這顯著體現出中共對官員“講政治”的重視程度,已經成為黨建整頓的前提和主軸。特別是其中“不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可能意指孟宏偉未向組織如實報告其離婚再婚事項。

孟的第二條罪狀為“特權思想極其嚴重,公權私用,濫權王偉,肆意揮霍國家資財滿足家庭奢靡生活”。據報道,孟宏偉與其妻高歌結婚前,曾為高歌在北京添置兩套豪宅,結婚後又陸續在中國境外添置多套房產。另據爆料,高歌在國際刑警組織總部里昂居住期間,租住在擁有數千平方米花園的豪宅中。

第三條罪狀同樣與高歌不脫關係。通報指孟宏偉“利用職務影響為其妻謀取職務,縱容其妻利用其職權搞特殊”。據報道,高歌在與孟宏偉組建家庭後便辭去工作,“陸續擔任內地、香港乃至國外多家企業的董事、高管職務”,本人從未現身卻領取高額薪水。

“孟宏伟”的图片搜索结果

記者查詢發現,2013年至2015年,高歌任中國太平保險集團董事會辦公室總經理,太平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副總經理;2012年至2015年任銀華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2002年至2005年任普天系統集成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此外,高歌還有山東省政協委員、中國民主建國會青島市委員會副主委、全國青聯委員、中國青年企業家協會常務理事等職務。

最後一條孟的罪狀為“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或職權……為他人在職務晉陞、崗位調整、企業經營等方面謀取利益”,亦普遍見於其他落馬官員的通報中。

值得注意的是,中紀委通報並未提到孟宏偉在任職國際刑警組織主席期間由何職務違法之處,這和孟落馬之初外界的猜測有所出入,彼時不少聲音都認為孟宏偉落馬恐牽涉紅色通緝背後的國際問題。

“孟宏伟”的图片搜索结果

國際刑警丟了自己的主席

2018年10月,時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中國公安部副部長的孟宏偉從失去聯絡到中國當局證實他被扣查歷時一周多,期間連國際刑警也不知道自己主席的蹤影。

直到孟宏偉旅居法國的太太向法國警方報案,媒體報道他的行蹤和國際刑警要求中國說明後,中方才證實他被扣押的消息。

她在法國里昂告訴記者,丈夫在中國旅行時消失之前的幾個小時,給她發了一條手機短信,以及刀子符號。

她在一家酒店向記者發表簡短聲明說,刀的意思是“他處於危險之中”。期間她一直背對記者,以免自己的臉被攝像機拍到,她稱這是為了她和孩子們的安全。

孟太太向記者展示從丈夫收到的刀子表情符號訊息。孟太太向記者展示從丈夫收到的刀子表情符號訊息。

她說,“這是一起涉及法律的事件,這一事件關乎國際社會,這一事件也關係到我的祖國和我的人民。”

“哪怕我看不到我的丈夫,我和他的心永遠連在一起,為我深愛的丈夫,為所有的妻子的丈夫和孩子的父親不再消失。我還能夠堅持。”

法國警方隨後透露消息稱,他們已就此案展開調查。

孟宏偉“失蹤”數日後,中國紀委國家監委網站10月7日發布消息稱,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涉嫌違法,目前正接受國家監委監察調查。幾個小時後,國際刑警組織表示已收到孟宏偉“立即生效”的辭職信。

10月8日凌晨,中國公安部召開會議,通報“孟宏偉收受賄賂、涉嫌違法接受國家監委監察調查情況”。公安部官網聲明稱,孟宏偉接受調查“完全是其一意孤行、咎由自取的結果”。

孟宏偉自2004年開始長期任中國公安部副部長,與周永康有不少交集。中國官方媒體《環球時報》報道,中國公安部部長趙克志在8日凌晨的會議期間還特別要求“徹底肅清周永康流毒影響”。

2016年,孟宏偉開始擔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是第一位來自中國的主席。孟宏偉獲此委任曾一度被視為中國參與國際事務的重要突破。然而,中國扣留孟宏偉的方法令國際刑警組織也“措手不及”,有聲音質疑孟宏偉是中國內部權力鬥爭的犧牲品,引發外界擔憂中國形象將大打折扣。

國際組織人權觀察2017年就曾發出公開信,質疑國際刑警組織能否在孟宏偉的領導下維持對人權的尊重和保護。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認為,這次事件印證了孟宏偉出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時外界的擔心。他接受BBC中文訪問時形容,這是“國際級的大笑話”,又指這對中國國際的軟實力形象是個挫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