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尊重用心做艺术的导演,也尊重做艺术的商人。但一次又一次地用劣拙的营销手段,甚至是侮辱、消费女性的手段来达到电影宣发的目的,究竟是中国观众辜负了王小帅,还是王小帅辜负了中国观众呢?

 

大导演王小帅真的有点“出格”了。

凭借电影《地久天长》,中国电影人第一次斩获柏林电影节影帝影后双料大奖,眼下又正值电影热映,作为导演的王小帅势头正是如日中天。

可就在昨天,王小帅发了条所谓“泡哥泡妹小技巧”的朋友圈,让人大跌眼镜。

内容中提到,找喜欢的对象看一场晚上十点后,时长三个小时的电影《地久天长》,然后凌晨后……(他所暗示的不难理解)。

搞出这条数百字、精心设计的朋友圈,王大导似乎有意玩一把“病毒营销”。

可结果呢,引来无数的批评,“低级”、“不尊重女性”……病毒营销变成了“自残”。

很多人不理解,一个大导,犯得着这样吗?

《地久天长》讲述的是两个家庭30年的“关系史”,反映了中国社会历史变迁。

了解或者看过《地久天长》的人,大概都会把它归类为“严肃电影”、“时代挽歌”之类,与这条朋友圈的含义相离甚远。

把这样一部电影当成所谓“泡妹泡哥”的工具,是糟蹋电影,还是误读观众?

昨晚,王导对此事回应说“自己不适合搞营销”,难道只是营销闹剧吗?

1.

 / 王小帅为什么急了?/ 

从票房来说,王小帅有理由着急。

3月6日,电影发布会上,电影出品方之一,也是发行方之一的博纳影业总裁于冬说了不少漂亮话。

什么“一家影院放1万块钱,王小帅的电影就过亿了!”

什么“电影口碑争取超过去年的黑马影片《无名之辈》,至少6亿元起步,我们这都是‘有名之辈’啊!”

口号震天响,结果扑街了。

《地久天长》已经上映六天,票房也不过3500万,而且日票房垫底。

按照这趋势下去,不谈能不能赚钱,要收回这部电影的制作成本6000万,恐怕都有点困难。这可是目前他投资最大的一部电影。

王小帅还请到了王源这样的流量巨星,他的戏份有十几分钟,而且主题歌、红毯、发微博“齐活”,片酬显然不低,但结果惨淡。

2016年,同属文艺片的《百鸟朝凤》排片遇冷,7天票房364万的时候,制片人方励不惜惊天一跪并磕头,恳求院线经理增加排片。

相比而言,王小帅基本保住尊严了。

更重要的是,最大的投资方就是王小帅。

据网上爆料,电影中途,某投资方大幅下调投资比例,结果只能王小帅的冬春影业和其他投资方共同补上。

这也让王小帅有了足够的自主权,他曾说,“所有的事情都由我们说了算,所以(王)景春在我们的选择里,不在投资方的选择里。”

钱全砸自己手里,不心疼说不过去。

除此之外,作为出品方的冬春影业系2016年成立,目的是拍摄所谓“家园”三部曲,《地久天长》就是第一部,第一步不稳,可能接下去能一起玩的小伙伴就可能不多了。

从天眼查查询,王小帅是冬春文化的法人,也是冬春影业的股东。冬春影业大股东是他的妻子刘璇,冬春业绩的好坏,与王小帅家息息相关。

 刘璇,1997年毕业于中央财经大学金融系国际金融专业,曾先后就职于工商银行北京分行、新加坡发展银行北京分行。后来转行做媒体,之后又做影视,曾担任徐静蕾《梦想照进现实》的制片人。

王小帅还参股了北京青红德博影视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2003年,青红德博出品了一部电视剧,叫《萍踪侠影》,范冰冰是主演。

那年年初,范冰冰在北京SOHO现代城买了一套三室两厅,范冰冰说,将来要用作自己的个人工作室。同年底,贺岁片《手机》上映。

命运的小径在这里交汇又再度岔开。

2.

 / 一个“商人”的诞生 / 

王小帅头上有一个帽子,叫“中国第六代电影导演”。上一代的导演是张艺谋,陈凯歌等。

贾樟柯、张元、王小帅、管虎、娄烨、王全安、陆川、宁浩……

“第六代”导演们是拿奖的一代,几乎拿遍了电影节的各大奖项,却大多数只能游弋在中国电影业的边缘。

前一代电影人的特点是喜欢宏大的历史叙事、家国叙事,代表作比如张艺谋的《红高粱》、陈凯歌《霸王别姬》等。

不过,我们发现他们现在还拍这类电影吗?比如前不久上映的张艺谋电影《影》,还有陈凯歌2017年的电影《妖猫传》,其实都变了,变得更加商业。

观众的审美需要导演培养,或者适应。

和他们不一样,王小帅自认为自个一直没有向商业化投降。

有一次,主持人问他会不会商业化,他气愤地说了一句话,“你们已经失去张艺谋了,还想再失去一个王小帅?”

既自恋又顽固。

话虽然十分潇洒,但谁吃亏谁知道。

下面是王导的成绩单。

2010年,范冰冰坐镇的《日照重庆》票房只有三四百万,而光拍摄成本就花了1800万,亏得一塌糊涂。

唯一的热闹恐怕是导演和冰冰闹了一点绯闻。

2012年,中法合拍片《我11》上映,据说为了这部电影王小帅抵押了房产和汽车。

电影人程青松预估,如果《我11》在国内能达到500万元票房,王小帅自己的投资就可以持平收回。

最后,票房统计停留在尴尬的498.3万上。

2015年的《闯入者》,首日票房只有50万,合着只有一两万人关注王小帅。

气得他说,“4月30日是拍电影以来最黑暗的一天”。那一天,他一夜未眠。

在愤愤不平中,他写了一份声明,“我的观众,请你挺我”。可普通人观影更多是取乐,这种声明断难奏效。

最后,范冰冰等人都转了,票房落在了1003.6万。而制作和宣发成本,就达到3100万。

连续的失败,让王小帅心灰意懒,他后来沮丧地说:

在一个金钱社会里,你做了很多,却没有挣到很多钱,你还是会缺少安全感。

可能有人知道不久前在获得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影片奖的电影《大象席地而坐》,它的导演胡波在2017年自缢身亡,而投资方就是王小帅的冬春影业。

从这部影片中可以看到王小帅的转变。

为了压制成本,这部电影的拍摄周期从30天压缩到25天,预算从90万减到73万,王小帅甚至因为电影时长4个小时在微信中责骂胡波:

“我还要面对其他投资人,已经无法交代了”,“真的建议你去医生那看看”……言语十分刻薄。

毋庸置疑,在经历商业的惨败后,王小帅开始变得十分商业,甚至有点势利,这时再看他的朋友圈,可能也就不奇怪了。

3.

 / 结语 / 

王小帅为了《闯入者》呐喊时,招来了不少非议,他觉得很困惑:

“没有证据证明我不行,就判了我死刑,还不让申诉,说一下挺我,还成了撒娇?我要的是尊严,是底线,不是大富大贵,我要的不是票房,只是成本。”

公众号:Mtime时光网看得见人心 看不见票子——王小帅给自己判死刑

流量为王的时代,打上“文艺片”标签的影片确实天然意味着与大众市场的距离。而《地久天长》上映之后的票房,也已经打破了王小帅过往的所有成绩,证明了“中国的一万家电影院是容得下王小帅的电影”的。

在王小帅与“波波”那场故意炒作的酒局中,“波波”有一句话颇为值得玩味:

“我的无知比不过你的无耻!靠自恋就想吸引观众。”

周立波醉批王小帅

我们尊重用心做艺术的导演,也尊重做艺术的商人。但一次又一次地用劣拙的营销手段,甚至是侮辱、消费女性的手段来达到电影宣发的目的,究竟是中国观众辜负了王小帅,还是王小帅辜负了中国观众呢?

也许王小帅不单只对恋爱有很大的误解,对中国电影也有很大的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