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网络沙皇”鲁炜被宣判获刑14年的第二日,北京时间3月27日,国际刑警组织原主席、中国公安部原副部长孟宏伟被调查一事终于“靴子落地”——“双开”。不过,中共此时宣布的时间节点似乎没有那么简单。引起外界注意的不仅是连续两日公布中共高级别落马官员状况,回到孟宏伟本身,尽管中共对其从调查到“双开”比较符合平均5个月的时长惯例,但是结合当前中国内外时政局势,这样的时间点安排仍有一些细节值得注意。

在习近平刚刚结束访问法国之际,中纪委便发布一则孟宏伟“家风败坏”的调查结果,此种时机不能不让人感叹“巧合”(图源:AP)

因孟宏伟案被外界广为关注源于2018年10月孟宏伟之妻Grace Meng(中文名高歌)向法国警方报警称孟宏伟失踪而引起外界高度关注,此外孟宏伟被调查前是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常驻法国里昂办公,因此中共在处理孟宏伟案时,法国是一个不可避开的考虑因素。

因于此,孟宏伟调查结果的发布时机便显得有意思许多。3月26日,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刚刚结束对法国的访问,此次访法,各界媒体用“热情”来形容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对习近平的欢迎。更为外界瞩目的是,中法签署15份商业协议,总值约400亿欧元(1欧元约合1.13美元),其中包括中方购置300架空客飞机。尤其在波音飞机面临安全危机之后,中国这一举动多多少少有向法国递出“橄榄枝”的意味。而从习近平明确与马克龙“凝聚了共识,加深了互信”等表述来看,此次的访法之旅中法领导人之间已达成某种默契。此时公布无疑算得上是一种比较好的国际环境。而在中法两国刚刚“结成共识”的大气候环境下,孟宏伟调查结果随即公布不能不让人遐想这个时间点的“巧合”之外是否存有考量。

这种考量不排除中方会针对孟宏伟案与法国及国际刑警组织已经做出沟通或是达成某种“共识”,包括对Grace Meng的后续处理,而后才有了结束访问之后便发布调查结果的“巧合”。

此外,在中法签订商业协议的报道之外,也有“Grace Meng致信马克龙,请求其向习近平提及孟宏伟案”的插曲。事实上,除了其向法国警方报警宣称孟宏伟失踪至今,Grace Meng一直试图向中共制造舆论压力。从其赶在中国司法、宣传部门之前向外爆料孟宏伟失踪就有将矛头对准中共的意图,期间其接受媒体采访称“孟宏伟是因政治原因被逮捕”“自己遭到恐吓威胁”并请求法国政府对自己及家人进行保护等等更是向外界传递“受迫害者”的形象。而此次其在习近平访法期间再次向法国总统府爱丽舍宫寄发邮件,以期制造舆论声势,如今看来,孟宏伟的调查结果公布时机客观上也有对Grace Meng或是对孟宏伟案有疑问的舆论回应的效果。

不过,我们也从中可以看到,虽然Grace Meng的“请求”没有在法国得到鼓励事态发展,但外界在形容马克龙接待习近平时除了“热情”还用了一个词“谨慎”。一个颇为有意思的报道称,两人在爱丽舍宫的会谈中,当习近平称“防止自己的伙伴是不是还有一些‘小动作’时”,马克龙则用被称为中国先贤的孔子的“损友益友”理论称:“友直,友谅,友多闻是三种益友,而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是三种损友,希望主席先生(指习近平)能明白,现在这间屋子里的,是中国的益友,诤言不讳,遵守原则,同时也坚持对中国的友谊”。这也被

就目前孟宏伟调查结果已经发布,而Grace Meng仍在法国来看,法国也没有在中国处理孟宏伟事件上做出更多协助。常规而言,中共调查落马官员,甚而是涉嫌家属腐败的类似案件引渡Grace Meng应在正常的办理章程之内,即使中法之间没有引渡协议,但也会依据形势灵活处理,而目前来看,更大的可能是法国对此案也持有一定的保留态度。依照当前中纪委对孟宏伟的调查结果来看,其中“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的罪名,Grace Meng被引渡回国应是既定之事,只是不知这次法国会如何做中国的“益友”与“诤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