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索尼“败退”中国

搬到泰国去节省一半成本

就在不久前,索尼公司宣布将北京的智能手机工厂关闭,将生产线搬到泰国。

这个决定,其实在半年前就已经做出了。索尼的智能手机事业部,一年内亏损了61.9亿人民币,成为了该公司最亏钱的部门。但索尼的大佬们并不想就此放弃手机业务,毕竟在5G时代即将到来之前,一次新的技术变革,或许能起死回生,如果索尼手里没有了手机业务,那还不知道将错过什么。

也是,大佬们开会决定,将生产线搬到泰国去。和中国相比,泰国有着更为低廉的人工成本和房租成本,按照索尼一位发言人的话:“通过将智能手机的生产转移到泰国工厂,将索尼智能手机的成本降低一半,以实现从2020年4月起索尼智能手机业务实现盈利。”

这家从1995年开始投产的北京工厂,最辉煌的时候曾经有中国员工上万人,而如今“树倒猢狲散”,只剩下1000人左右。

索尼中国工厂的撤离,更像是一场败退。其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中国日益上涨的投资成本,一个是自家产品市场竞争力的日益下降。

目前,索尼的智能手机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仅有0.05%,在全球的市场占有率也只有1%。想当年,因为拍照质量和音乐播放的优势,索尼的音乐手机曾经与诺基亚、摩托罗拉、三星并驾齐驱,成为最受全球年轻人欢迎的手机之一。

可这些年来,索尼躺在自己的荣誉里不思进取,导致被后面崛起的智能手机品牌超越,成为了行业鱼腩。

为什么曾经被乔布斯视为偶像的索尼,智能手机事业会落到今天的地步呢?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索尼沾染了可怕的“日本病”,一直没能找到治愈的良方。

02

这个可怕的“日本病”

正在将日本拖入深渊

日本著名作家近藤大介在他那本《中国缺什么,日本缺什么》的书里,提到了一个日本社会的通病——“逃避责任”。

“日本病”的本质其实就是由“逃避责任”这个日本民族最大的弱点发展而来的,这个病带到现代企业中,形成了组织结构僵化、保守化和内向化,结果就是日本企业的竞争力越来越弱,最终倒闭。

2012年,中国台湾企业家郭台铭与日本夏普公司协商收购事宜,在谈判的过程当中,就遭遇到了夏普严重的“日本病”。没有人愿意承担责任,谈判过程一延再延,导致郭台铭当场训斥夏普总裁奥田隆司:“我最后再说一遍!接不接受我们的要求,你们最好负起责任,赶快考虑清楚”。说完,便拂袖而去,留下低着头默默不语的夏普总裁和高管,就像刚被老师训斥的小学生。

为了逃避责任,日本人总是要花很长的时间才能决定一件事情。而在技术迅速迭代,不断创新改良才能保持竞争力的今日商业社会,日本病拖垮了日本企业。

夏普、松下、索尼,都是日本病的严重患者。

如果你接触到了这些日本企业的员工,会被他们的“官僚”主义所震撼。明明公司的业绩一再下滑,连年亏损,被当初学习自己的竞争对手甩在身后,可员工们只关心自己在公司的前途,在公司内部明争暗斗。

在这样的氛围下,创新成为了一种奢侈品。当有人想出一个创新的点子,提交到公司高层的时候,得到的往往不是赞许和激动,而是无尽的质疑。

法务部会因为“有侵害专利权被其他公司起诉的风险”为由,提出质疑,销售部会议“这种新产品是否真能被客户接受,是否会导致一段时间业绩不佳”为由,提出质疑,财务部门会以“预算太大严重超标”为由提出质疑……

每个部门都只关心突然而来的变化是否会影响到自己的利益,是否会让自己承担责任而影响在公司的升迁。而不考虑公司需要不断的创新才能适应现在的商业竞争。

从索尼智能手机的发展历程,我们就能很清晰地看到这一点。

圈里有句话就是说索尼手机的:“总是技术方向比主流快两步,比市场慢两年”。

几乎所有的新技术,索尼手机都是最新提出方向的公司之一,比如防水、智能拍照、4K显示、AI识别,但索尼太慢了,等这些技术运用到了手机上推向市场,索尼懵了,其他家的手机早就推出了相应技术的产品,都快成了别人玩剩下的技术了。

在现在竞争激烈的智能手机行业,一个企业想要生存,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是在技术产品还不错的情况下压低成本,降低价格,中国企业就是走这条路,一条是不断开发具有独特魅力无法被模仿超越的产品,不管定价多高,都会有消费者买单,美国的苹果公司走的就是这条路。

而像索尼这样的日本企业,没有了创新,却还不肯放下大公司的架子,走低端廉价路线,彻底丧失了市场竞争力。

03

节省成本能解一时困局

打破传统才能继续伟大

就这样,索尼的智能手机工厂在中国苦苦撑到了2019年,终于撑不下了,走上了压低成本的道路。

好消息是,这个世界还有足够多的发展中国家,能够提供廉价劳动力和低成本的厂房土地,甚至是税率;坏消息是,低成本无法根除毒害已久的“日本病”,这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因为日本企业之所以会有“日本病”,源于日本社会的制度和传统。日本企业一般都采取终生雇佣制,一个人如果在一家企业干不下去而离职,那么很可能整个行业都无法接受他,他的职业生涯也就毁了。

而终生雇佣制还带来足够的福利制度,让人没有后顾之忧。所以在这个环境下,日本员工首先考虑的是自己不要犯错,不要承担责任。

谁都明白企业需要创新,但创新就会带来变革,日本人只求安安稳稳干到退休,最讨厌的就是打破现状和去承担更多新的工作。这不仅体现在工作上,也体现在日本社会的方方面面。

日本人也经常问一个问题:“日本为什么出不了乔布斯?”他们从教育、政府、商业环境、技术等等方面去找原因,但就是很少有人从毒害社会已久的“日本病”上去反思。

当一个社会的稳定需要一种“病态”来维持,想要改变,非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不可。只有当日本人敢于正视自己的这个致命弱点,日本的企业才能够再次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