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的更迭,是好是壞,是一代又一代人經營的結果。和尋常人家相比,豪門的家族更迭更為複雜、多變,對於我們普通人來說,不管是正面還是反面教材,都可以從他們身上汲取許多家族經營智慧。

 

時年91歲的李兆基終於到了要交棒給下一代的時候,這也是“香港四大家族”在任時間最長、也是最後一位交棒給下一代的香港風雲人物。

至此,香港四大家族全部完成了二代接班,一個時代的傳奇已經結束,“四大家族2.0時代”正在冉冉升起。回顧四大家族的更迭,他們似有規律可循,他們也像我們的父輩一樣為子女操心,他們甚至更殫精竭慮。

 

1.

 / 緣聚香江,

地產“四大天王”格局形成/ 

李兆基有個外號叫“四叔”,這跟他在家中排行第四有關。在他出生時,李父在事業上就已小有成就,擁有天寶榮金鋪永生銀號兩間門店。李父對李兆基很是看重,李兆基10歲的時候,李父跑到中山大學聘請一位文學系的教授當李兆基的老師。

 李兆基

1938年,抗日戰爭爆發。這一年,10歲的李兆基心算能力突出,在經商方面天資聰穎,在家裡幫忙打理生意。而與他同一年出生的李嘉誠,2年後才隨父母來到香港。

 李嘉誠

在李嘉誠父親去世後,他便開始了學徒生涯,從學徒、塑膠廠的工人做起。

 鄭裕彤

鄭裕彤在那一年剛好輟學,到未來岳父的周大福珠寶行工作。

四個人的命運在香港開始發生轉折。

李兆基在這一年剛好到達香港。那一年,郭得勝才剛剛出生

1948年,20歲的李嘉誠在一家塑膠廠中從業務經理做到了總經理。2年後,他創辦了長江塑料廠。同年,已經做了4年金鋪掌柜的李兆基帶着1000元來到香港的一家金鋪做黃金買賣。10年後,他遇到了郭得勝,才開始涉足房地產。

香港四大家族當中,李兆基和鄭裕彤出生於廣東順德,李嘉誠出生於廣東潮州,郭得勝出生於廣東中山

廣東人的務實在他們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他們基本都在90歲左右才退休。就算是退休,他們都還保留着一定的職務,退居幕後依然操心公司事務。

這種“默契”同樣也發生在1967年那場“五月風暴”中。和逃到南洋的生意人不同的是,李嘉誠、李兆基、郭得勝和鄭裕彤4人都沒走。

1967年的李嘉誠,用做塑膠花賺來的錢蓋了一棟12層高的大廈,命名為“長江大廈”,4年後成立了長江地產,也就是長江實業的前身。而李兆基和郭得勝也嘗到了樓市爆發的甜頭,兩人合夥辦起了一家名為“永業企業有限公司”的房地產公司,也就是新鴻基地產的前身。

新鴻基地產上市後,郭得勝和李兆基便分道揚鑣,李兆基轉身創辦恆基兆業地產,後續通過一系列資本操作,以及大手筆購入工業用地,令恆基兆業擁有了“樓宇製造工廠”的聲譽。

這三位“樓市闖客”在房地產行業混得如魚得水之時,另一頭的鄭裕彤則與周大福珠寶創始人的女兒結婚剛滿3年,也意圖在房地產行業試試水。和李嘉誠他們三人一樣,鄭裕彤也是通過在樓市低價時大量購入物業,入行3年,新世界地產便誕生了。

藉著香港樓市的發展機遇,李嘉誠的長江實業、李兆基的恆基兆業、郭得勝的新鴻基地產、鄭裕彤的新世界地產在香港的地產界穩居“四大天王”之列,四個家族也憑藉地產發家,一躍進入香港十大富豪榜榜單。

外界是一直都是在傳,說李嘉誠跟李兆基之間有恩怨。

“同行是冤家”,兩人都是地產界大佬,在香港這麼大的地方發展,沒有摩擦幾乎是不可能的。

有一件比較知名的“美麗華”事件:

在九十年代初的時候,李嘉誠和李兆基一起看上了一家名叫美麗華的酒店,這個酒店的最大股東是楊志雲,是李兆基的好朋友,早年曾一起合作做生意,楊志雲去世後,他的五個兒子卻無心經營美麗華酒店。

李嘉誠想要強行收購美麗華,並計劃在收購之後,將兩塊黃金地皮拆掉重組,但是楊志雲的兒子並不希望祖業被拆掉,於是找到了李兆基。

美麗華當時市值是150億,但由於李兆基的中途截胡,李嘉誠錯失了這150億的後期爆發。

不知是否因為這些摩擦,李兆基索性給自己的二兒子取了一個跟李嘉誠諧音的名字,叫做“李家誠”比較尷尬的事情是鄭裕彤也是給自己的兒子取了一個名字叫做“鄭家成”,我們不知道李兆基跟鄭裕彤是不是商量好了的。也是有的網友就在說之所以這麼取名字是因為應了香港人所說的打仔(打李嘉誠)。

商場如戰場,沒有永遠的敵人,也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在70年代,李兆基聯手了李嘉誠、鄭裕彤、郭得勝,成立了合資公司,聯手注資2060萬元投到了香港沙田第一城的項目。沙田是香港的輕工業區域,四大家族聯手投資的沙田第一城是沙田最大的住宅項目

到了1997年,這個項目的總價值已經達到了400億元,四大家族的總投資回報率接近2000倍。

這也是四大家族歷史上的唯一一次合作

2.

 / 局勢動蕩,

命運多厄的豪門之子/ 

1959年,一個4歲的男孩隨着兩手空空的父母來到香港謀生,他的父母在香港油麻地開了一家涼茶鋪,周邊都是窮人,小學還沒讀完他便無心上學,還經常打架,後來還開始和黑社會混混們來往,他就是張子強。

31歲的李嘉誠不會想到,這個在油麻地的小男孩會有跟他扯上關係的一天。1996年,張子強策劃綁架了李嘉誠長子李澤鉅,贖金是10.38億港元,恰好是李嘉誠名下長江基建港股代碼1038。李嘉誠爽快給錢,並將這件事一直保密。經此一劫,李家對後人的人身安全十分重視,以至於他的孫輩們也很少被外界報道。

郭得勝家族相對而言就不那麼幸運了。1997年,張子強用同樣的手段綁架了郭得勝的兒子郭炳湘,這次張子強開價20億。面對同是超級富豪的郭得勝家族,張子強打算用對付李嘉誠的那一套談判方法對付郭家人。

與李嘉誠爽快給錢且以禮待人不同的是,郭家兄弟三番四次殺價,只同意支付400萬贖金,最終導致的是:郭炳湘在只有一個透氣孔的木箱里,赤身裸體地被關了6天,吃喝拉撒都在裡面,受盡折磨。最終這樁綁架案以6億港元贖金了事,但在郭炳湘心中埋下了仇恨的種子。

兩家人對待同一個劫匪的態度以及處事方式,確實暴露了很多問題。這也可以看到後來,李嘉誠退休後,對兩個兒子的安排令人信服,而兩個兒子對父親的行事作風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佩服。而郭家三兄弟在父親郭得勝去世後,掀起了一番腥風血雨的內鬥。最後,郭炳湘去世,郭炳江因受賄罪入獄,這當中家族經營的智慧也略見一斑。

李兆基的兩個兒子運氣不錯,沒遇到這樣的扎心事,不過對於大兒子李家傑來說,富豪的兒子也不總是過得那麼順心順意。

據傳,李家傑在讀書的時候,曾經深愛過一位女同學,兩人甚至相約畢業後就結婚。得知此事後,李兆基找“大師”替他倆算了命,發現兩人八字不合,如果他們結婚,李家傑會一生被老婆壓制。

 李家傑

於是發生了如同狗血偶像劇般的情節:女方父母被錢買通,女友被逼國外讀書,之後李家傑還有過幾段緋聞戀情,卻都無疾而終。

 

3.

 / 站穩最後一班崗,

平均年近90才退休/ 

風風雨雨一晃幾十年過去了,香港四大家族也到了二代接班的時候。

最早提出退休的是鄭裕彤和郭得勝,1989年,64歲的鄭裕彤和70歲的郭得勝提出退休,但這二人的命運大有不同,次年,郭得勝因心臟病去世,後面就是大家熟知的他的三個兒子之間“腥風血雨”的豪門家產爭奪戰。

而鄭裕彤因為兩個兒子投資失誤,令公司債台高築,他不得不在退休2年後再度出山挽救公司,這一干又是23年。2012年,87歲的他再次提出退休,第三代繼承人已逐漸長大成人。

四大家族中,比較幸運的是李嘉誠和李兆基,有郭得勝家族和鄭裕彤家族作為前車之鑒,兩位大亨在後代的安排上着實下了一番功夫。

2018年3月16日,時年90歲的李嘉誠宣布正式退休。退休後,他繼續擔任公司資深顧問,為公司重大事務出謀劃策,但已將公司大部分事務交給兩個兒子,這被外界喻為“最順理成章”的交接。

可以看出,李嘉誠為這一天已經謀划了很久,對兩個兒子的心性、喜好摸得很清楚,從家庭日聚餐上對兒子們的循循教導,再到手把手帶孩子熟悉業務,可謂事必躬親。大兒子李澤鉅就在股東大會上對記者表示過“爸爸的安排我們永遠都OK”。

至於李兆基家族的二代接班安排,被外界喻為“最和諧”。兄弟二人之間並沒有“大打出手”的過往,雖然後續家產如何分配還沒明確公開,但李兆基曾經在公開場合說過“兒女多很麻煩,香港富豪中有3個兒子以上的多數不行,兩個就好很多”,能說出這句話,想必李兆基也心裡有數。

豪門家大業大,除了龐大的資產需要操心,還有家事需要煩惱,這恐怕也是幾位傳奇人物站崗到90歲左右的原因之一。

 

4.

 / 二代接班只傳男,

三代接班現“公主”/ 

對“家和萬事興”這幾個字,四大家族的體會怕是比普通尋常人家要深刻。“家和”,首先講求的是利益分配的公平,兄弟之間要“有兄弟可做”。

四大家族中,最早安排接班的是鄭裕彤家族。鄭裕彤對接班人的安排,外界稱之為“多角布局”,也就是多個業務分管在不同的接班人身上,事實上這種“多角布局”的模式在香港豪門中很常見。

鄭裕彤的二代接班人大兒子鄭家純為新世界集團主席,80後孫子鄭志剛(鄭家純之子)出任聯席總經理,後者在2015年被晉陞為執行副主席。同為80後的鄭志雯(鄭家純之女),是現任新世界酒店集團行政總裁。

 珠寶大王鄭裕彤孫女鄭志雯挺孕肚亮相

第三代接班人的上任,是鄭裕彤再度出山後的結果,外界對此評論為“最耗費心力”的接班計劃

李嘉誠在家產的分配上算得上是典範的,而外界對李兆基家產的分配上,仍處於猜測階段,媒體大多評價李兆基“重男輕女”,也因此有“兩個兒子為了將來分配更多家產而努力生兒子”的說法。

李兆基的長子李家傑始終未婚,或者說,沒有對外公開的婚姻。

次子李家誠在迎娶港姐出身的徐子淇前,李兆基依舊找來命理大師對徐子淇進行嚴格的“審核”,據說徐子淇的八字與李家誠非常相合,可以開枝散葉宜家旺夫,迎娶她進門的世紀婚禮共花費七億。

婚禮當天,李兆基心情大好,笑容滿臉,先說“一日收入就夠婚禮的開支”、“用幾千萬是小事”、娶媳婦與炒股賺500億“一樣開心”等等。

 李兆基(中間)、李家誠(左)、徐子淇(右)

李家傑雖然未婚,卻在2010年的時候,忽然宣布生了三個兒子,這讓李兆基非常高興,他親自去美國見了三個孫子,還特意捐了3300萬做善事。

 李兆基喜獲三男孫,豪捐千萬慶祝“生生不盡”

傳聞李家傑是聘請的商業代母,如果是真的,那麼,就違反了香港的相關法律。

香港《人類生殖科技條例》第17條規定,任何人不得在香港或其他地方作出或接受付款,進行或參與代母行為。初犯最高可處罰款2.5萬元及監禁6個月,再犯最高可被處罰款10萬元及監禁兩年。

但是警方消息稱,由於事件難以找到證人、證據,又不能隨便邀請李家傑協助調查,所以,該事件當時雖被傳得沸沸揚揚,但最後依舊不了了之。

一般人的印象是李兆基只有家傑與家誠兩個兒子,但其實他還有三個女兒:長女李佩雯在恆基地產的租務部任高級總經理,幼女李佩儀在恆基地產任營業部副總經理,還有一位更為低調的二女兒李佩玲。

因此,李兆基如果要分家產,可能至少要分五份。

郭得勝家族,自從郭得勝去世後,郭家三兄弟便接管了企業。郭炳湘出任集團董事局主席兼行政總裁,郭炳江和郭炳聯分別出任副主席兼董事和總經理。新鴻基由郭得勝的一人主持變為“三駕馬車同行”。無奈三兄弟合作幾十年後因矛盾心生間隙,2012年郭炳江和郭炳聯被香港廉署以涉嫌受賄的理由雙雙帶走調查郭炳江於2017年入獄,郭炳湘於2018年去世

二代如此動蕩,三代接班人也馬不停蹄地陸續登場了。郭炳湘的兒子郭基俊今年出任新地非執行董事,郭基輝和父親郭炳江一樣,負責建築及住宅發展項目,郭炳聯次子、郭基泓於2011年加入新地,協助父親處理非地產業務。至此,郭得勝家族也走向了第三代繼承人“三兄弟並駕齊驅”的時代

創一代在在任期間,和二代一起聯手培養三代,是四大家族深謀遠慮的一面。到了第三代,四大家族的接班人中悄然掀起一股“公主接班”之風,和男性繼承人不同的是,這些女性繼承人都很少見報

此前,在李嘉誠宣布退休之後,長孫女李思德第一次走進公眾的視野,現年23歲的李思德是李澤鉅的長女,現任香港慈山寺董事、香港兆豐地產董事,甚至有媒體認為,李思德是李嘉誠暗藏20年的秘密武器,被暗中栽培多年。

李兆基的外孫女李敬恩畢業於斯坦福大學,在恆基兆業集團租務部擔任助理總經理。鄭裕彤的孫女鄭志雯畢業於哈佛大學。

二代繼承人以“守業”為主,而三代繼承人則多呈現出發展的勢頭。爺爺輩、父輩打下的江山,隨着時代的變遷,煥發生機、緊跟時代的任務就落在了三代接班人身上。

以鄭裕彤80後孫女鄭志雯為例,鄭志雯目前掌管新世紀酒店集團,是一位雄心勃勃的女性,進入集團2年內便推出一項需要耗資11億美元用於拓展新世紀集團新業務的計劃。為順應市場變化,她推出新品牌“貝爾特酒店”,主打高性價比、年輕時尚、休閑,她計劃將在2020年達成在亞洲開設80家貝爾特酒店的計劃。

迄今為止,香港四大家族挑大樑的角色依然是男性繼承者為主。三代接班人頻現“公主接班人”,對於香港四大家族來說是件好事,打破了男性繼承者爭權奪利的局面,起到一種平衡作用,在多元化集團業務中也能充分發揮女性的特長。

5.

 / 四大家族2.0時代全面開啟,

未來會更好嗎?/ 

如今,四大家族已全面進入二代接班人掌舵的時代,因為創一代的光環過於強大,人們這些家族的二代們充滿好奇,也不乏期望。發展至今,二代們也漸漸分出了兩派,一派是“守業”為主,另一派已經悄然退場,三代接班人開始走馬上任。

以李澤鉅為代表的“守業”二代們,正以一種穩健的姿態延續父輩的輝煌。

而悄然退場的二代們就顯得行色匆匆了,比如近日出獄的郭炳江。出獄後,他對外表示將會花更多的時間在個人事務上,把江山交給兒子接管。郭氏三兄弟的後代們,也走上了當年父輩三兄弟“三駕馬車”並行的時代,至於是否能延續當年父輩三兄弟齊心協力的局面,還是另有變數,目前都不好說。

家族的更迭,是好是壞,是一代又一代人經營的結果。和尋常人家相比,豪門的家族更迭更為複雜、多變,對於我們普通人來說,不管是正面還是反面教材,都可以從他們身上汲取許多家族經營智慧。

而隨着香港房地產業高速發展的終結,四大豪門造富神話也逐漸落幕。這種神話的背後,又是幾家風雨幾家愁?香港的普通人,能否借大灣區東風擁有更好的選擇?香港需要一個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