撈金千萬條,安全第一條。澄清不及時,惟有兩行淚。

近日,被質疑立場有問題的台灣演員歐陽娜娜表現出了極強的求生欲,反覆強調自己以身為中國人而驕傲。

她先是更改了微博認證,把「台灣藝人」改成了「中國台灣女藝人」,並同步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發佈聲明,駁斥相關質疑。

隨後在3月25日接受採訪時,她還特別提到,「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祝我偉大的祖國繁榮昌盛,我愛我的祖國」。隨即,她還唱起了《我和我的祖國》。

對一個剛滿18歲的小姑娘來說,她猶如驚弓之鳥般自證清白。

同樣是吻戲,面對大陸演員就覺得辛苦,而換成了日本演員,就無腦說OK。

很顯然,在某些台灣人心中,對日本更有親近感;與中國相比,他們更願意高看日本人一眼。

究竟是什麼造成了這一切?

是海峽阻隔?是輿論宣傳?還是意識形態在作祟?在我看來,這些都只是表面原因,歸根結底還是他們缺失了炎黃子孫特有文化內涵——家國情懷。

「家國情懷」是指,個體對「中華民族」這個共同體的認同,包含了忠孝仁義、鄉土觀念、天下為公等傳統美德,尤其在增強民族凝聚力方面具有更加重要的價值。

正是得益於生生不息的家國情懷,中華文明才能綿延五千年而不絕,中國也才能獨享唯一傳承至今的文明古國的榮耀。

然而,在大時代的裹挾下,兩岸三地的一部分人被燈紅酒綠遮蔽了雙眼、被物慾橫流沖昏了頭腦,漸漸喪失了家國情懷,露出各種光怪陸離的醜態。

小確幸,自我放逐的麻醉劑

2016年10月7日,台灣作家龍應台在香港大學進行演講時,遭遇了她人生中最慘痛的一次打臉:

當天,龍應台向場下觀眾問道,你們的啟蒙歌是哪一首呢?

一位中年大哥拿到話筒說,「我想起進大學的時候,很多師兄帶我們唱的《我的祖國》。」

《我的祖國》,一首著名得不能再著名的愛國歌曲!

龍應台簡直不敢相信,怎麼會有人拿紅歌來啟蒙!於是反問了一句,「真的?《我的祖國》怎麼唱,頭一句是什麼?」

話剛問完,全場響起大合唱,「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

更讓龍應台驚訝的是,原以為這首歌具有時代感,也許很多年輕人不會唱,但是她驀然發現年輕人一樣純熟的唱起來;原以為港人能唱的不多,結果發現港人會唱的也不少。

就這樣,擅長給別人喂毒雞湯的龍應台,被強行灌了一口愛國主義雞湯!

最後,龍應台拋出一句:「有時候,真的,大河就是大河,稻花就是稻花罷了」,來強行掩飾自己的尷尬。

要知道,綠島不止是綠島,那是中國的寶島;大河也不只是大河,那是中華的血脈。

其實,龍應台最著名的一句話是「我不在乎大國崛起,我只在乎小民尊嚴」。

沒有大國的崛起,哪來的小民尊嚴!

在中國人的精神譜系裡,國家與家庭、社會與個人,都是密不可分的整體。須知,國家好,民族好,大家才會好!

可是以龍應台為代表的一部分台灣人,眼界、胸懷與氣魄都局限在了孤島之中,喪失了最重要的家國情懷,一心只想過自己的「小確幸」日子。

什麼是小確幸?

說白了,就是秉持着獨善其身的觀念,以「各人自掃門前雪」的態度過日子。

什麼大國崛起、什麼中華驕傲都和自己沒有半毛錢關係,只要自己過得還不錯,社會是好壞、他人是死是活都漠不關心。

咱們的老祖宗早就說過「覆巢之下,豈有完卵」,如果每個人都自私自利,你也小確幸、我也小確幸,每個人都追求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結果只能一起完蛋!

一個人也好、一個政府也好,必須要有昂揚向上的家國情懷,如果只希望得到小確幸,那麼社會還會好嗎?民族還會振興嗎?國家還會崛起嗎?

可惜的是,台灣人意識不到這一點,他們的格局不夠廣、眼界不夠寬、氣魄不夠大,什麼理想都不敢談、什麼未來都不願規劃,仍然沉迷在虛幻的美夢中故意麻醉自己

要知道,當今的世界並不是看起來那麼溫情脈脈,而是一個崇尚弱肉強食的原始森森,在這裡,國與國之間的角力是殘酷甚至無情的。

你若不思進取,只想歲月靜好、現世安穩,就休怪他人步步緊逼、甚至巧取豪奪,「落後就要挨打」的真理永遠也不會過時!

在這個藍色星球上,只要是有雄心的民族,都會尊敬強者、敬畏力量,特別是對與自己有着共同血脈、共同文明的同胞所取得的成就,都會感到與有榮焉。

然而,台灣同胞卻是一個例外:

當中國試爆第一顆原子彈時,台灣譏笑那是一個大炮竹;

當中國人第一次漫步太空時,台灣還瘋傳那是在作假;

當中國造出第一架殲-20時,台灣卻自欺那是模型;

明明自己的祖國越來越強大,可是他們卻偏偏要去跪舔其它的國家。

賣國賊,洋人的狗奴才

如果說沒有家國情懷的台灣人,是一群看不清未來大勢的井底之蛙,只願守着小確幸沉淪墮落。

那麼,沒有家國情懷的香港人,就是一群迷戀過去榮光的狗奴才,心裏還眷戀着自己的英國主子。

在他們潛意識中,英國的民主制度最好的、法律制度是最好的、甚至連文化禮儀也是最好的,總而言之,樣樣都比中國好。

這些前朝遺老最遺憾的一件事,就是英國主子離開的太早了,沒有多庇護他們一陣子。

像戴耀廷、陳方安生、李柱銘這些所謂的社會名流,不僅屢屢通過英國媒體插手香港內部事務,而且還多次找英國議員告洋狀。

而以招顯聰、黃之峰、陳浩天為代表的跳樑小丑們更是卑虐無恥,竟然還特意到英國領事館門前請願,要求「英國重新接管香港」。

這兩種沒有民族自豪感的敗類,天生長着一副奴才相,被英國人徹底的馴化了,他們跪久了,再也挺不直腰桿!

一個最明顯的事實是,在英國人統治期間,香港哪有什麼「港獨分子」,也沒有人要求民主、自由與人權。

要知道,直到1982年中國與英國展開談判前,港英政府一直沒有實行任何民主選舉,香港事務完全是由英國人派遣的總督獨斷專行。

回歸之前,在英國的高壓管治之下,這幫人被收拾的服服帖帖,像寵物狗一般溫順;回歸之後,這幫牛鬼蛇神突然之間就冒了出來,到處興風作浪,猶如瘋狗一樣狂躁。

同樣的一群人,卻有如此截然不同的表演,說明了什麼?

這說明,沒有家國情懷的人,就是一群色厲內荏之徒:視中國為仇讎,卻把英國當故鄉

別看他們鬧得歡,其實已是強弩之末,根本不足為慮——以陳方安生為首的議會政治派和以招顯聰為代表的街頭運動派,主動跳到了檯面上,簡直是自曝其短,只要我們睜大眼睛、加以防備,就可以把威脅降到最低。

在我看來,我們真正要提高警惕的是那些打着「愛國旗號」的賣國賊,他們隱藏的更深,造成的危害也更大。

去年12月12日,一名來自香港的男子在位於東京的靖國神社門前縱火焚燒紙製品,後被緊急增援的日本警察所拘捕。

當這條消息被廣泛報道之後,國內的社交媒體上出現了一片讚揚之聲——「壯士」、「好男兒」、甚至連「民族英雄」的美譽都送給了他。

殊不知,大家都被騙了!這位香港人的背景其實很複雜,他的動機也並不單純。

此次縱火的男子名叫郭紹傑,是總部位於香港的「保釣行動委員會」的成員,他在2014年曾參與過「佔中」,並出任所謂「糾察」的職務。

不難看出,郭紹傑和他背後的「保釣行動委員會」都是「反裝忠」的高手,打着民族大義的旗號,卻幹着煽動中日對立的齷齪事

要知道,就在此次縱火之前,中日兩國剛剛重啟了規模為2000億元人民幣/3.4萬億日元的貨幣互換協議,並同意加強在經貿層面合作的力度,以便共同抗擊特朗普的貿易保護主義。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目前正是中國合縱連橫的關鍵時期,需要多交一點朋友來應對美國,即使不是朋友,至少也不能讓其和美國結成統一戰線。

結果呢?這些「港獨」分子偏偏就在這個時候去日本挑釁,用心何其歹毒!

事實上,「保釣行動委員會」以「愛國」之名綁架民意已經不是第一次了——2012年中日韓三國要成立自貿區的時候,該組織不顧阻攔去釣魚島舉行保釣活動,直接導致中日關係跌入冰點,結果自貿區就告吹了。

這幫人以家國情懷為幌子,拿「反日」當吸引眼球的工具,把「愛國」做成了一筆生意,用募集來的資金進行「港獨」活動,簡直是無所不用其極,實在是令人作嘔。

如果說沒有家國情懷的台灣人是真小人,那着打着家國情懷旗號的香港人就是偽君子。

須知,偽君子比真小人更陰險、更無恥、更可恨!

變節者,中國人中的敗類

俗話說「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中國大陸也不例外,在14億人口這麼大的基數中,同樣有一些人棄國棄家,自絕於祖宗。

去年10月,美國移民局發佈公告,由於申請材料造假,將一次性遣返13000多名「中國難民」。

這群中國人,為了拿到合法身份、投奔所謂的自由世界,竟公然污衊自己的祖國——不是羅織受迫害的經歷,就是編造被打壓的材料,毫無下限的抹黑中國。

作為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的一代人,他們從小就接受家國情懷的熏陶,本應該對中國懷着深深的眷戀,結果卻黑了良心,朝祖國的身上潑髒水。

他們天真的以為,向美國主子獻上這張投名狀之後,就可以獲得青睞,領取一張美國綠卡的賞賜。

然而,叛徒就是叛徒,這些變節者同樣沒有好下場,最終逃不過被掃地出門的命運。

要知道,精明的美國人可不像歐洲那群白左聖母好糊弄,他們需要的是人才、精英與富豪等高質量移民,至於這些一沒技術、二沒資產的垃圾,還是有多遠滾多遠吧!

值得一提的是,當這條新聞在社交媒體上發酵之後,一些公知、大V竟開始帶節奏,大肆炒作中國應該重新接納這群人,展現出寬厚、仁慈與博愛的一面。

在我看來,這樣的論調不是愚蠢就是壞,中國絕不應該再接納這群變節者。

於個人來說,當初是他們自己拋棄了中國,並且還在離開的時候狠狠踩了祖國一腳,那時候的他們是多麼的趾高氣揚啊!

如今在美國混不下去了,被掃地出門了,竟又想求中國收留,沒門!那些被深深傷害了感情的同胞絕不會原諒他們。

更何況,中國人向來只會憐憫自己的同胞,而這些沒有家國情懷的數典忘祖之輩,不配!

於國家來說,祖國的尊嚴是不容褻瀆的——中國國籍是神聖的,雖然不是奢侈品,但卻是非賣品,不是靠幾句軟話、幾滴眼淚就能輕易發放的,我們絕不能再給這些敗類第二次機會!

沒有家國情懷的人,當然就沒有民族自豪感,他們打心底里看不起中國,卻又無腦追捧外國的一切。

要知道,美國的月亮並不比我們的圓,中國的風景也不比別人差

時代已經不同了,在祖輩、父輩以及我們這一代的共同努力下,像「銀河號事件」、「南聯盟使館事件」、「撞機事件」等曾經加諸於中國人身上的屈辱早就一去不復返了。

可是這些人已經被美國的堅船利炮嚇破了膽,以至於在心裏鉻刻下了「美國無敵」的奴印,即便中國崛起的勢頭越來越不可阻擋、創造的輝煌越來越奪目,也無法再喚醒他們的民族自豪感。

中國的空間站初步成形,他們不屑一顧,認為美國的技術更先進;

中國的「北斗導航」終於問世,他們嗤之以鼻,硬說遠不如美國的GPS;

中國的量子衛星「墨子號」成功升空,他們陰陽怪氣,直言在美國人面前不堪一擊;

這不是眼瞎而是心盲,在他們心中,中國再好也還是比不上美國,他們最遺憾的一件事就是沒有投胎在美國!

如果說有什麼比1948年加入國軍更悲催的話,那就是在中國強勢復興的當下,依然把寶押在美國的這些蠢貨。

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路是他們選的,那麼後果當然要由他們自己承擔,既然滾出了中國,那就滾遠一點!

文章最後,筆者有話說

自我麻醉的台灣人、認賊作父的香港人,抹黑祖國的大陸人,來自兩岸三地的這群人,都是炎黃子孫中的敗類!

他們對中國的眼光是審丑,對西方的觀察卻是審美!

要知道,所謂的四大文明古國,其實大多名不符實:

所謂印度、所謂埃及、所謂兩河流域,在歷史的長河長河中,早就被滅過了無數次。雅利安人、阿拉伯人、猶太人、莫卧爾人,你來我往,早就不是最開始的那套人馬了,文明更是出現了斷層。

然而中國不一樣,無論是什麼樣的困難,什麼樣的強敵,什麼樣的絕境,從沒有人能真正征服我們,歷時幾千年,從來都如此。

為什麼只有中華文明傳承至如今?

就是因為「家國情懷」這四字已經深深融入這個民族的血脈中:

為了掃清外患,投筆從戎的先賢降服了巍巍西域;

為了天下安危,挽狂瀾於既倒的英烈打退了南下的胡人;

為了億兆生民,孤軍鏖戰的八百壯士硬撼了不可一世的日軍;

不必時時提及,也絕不能缺失忘記,這就是一個偉大民族的卓絕天賦!

既然捱不住黎明之前的黑暗和死寂,那就沒有資格共享日出東方的風光與驕傲!

還想當中國人,你們夠格嗎?

對這些沒有文明自信、沒有民族自豪感,沒有家國情懷的敗類,我有一字贈之:

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