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眼裡看到全是危機和威脅

張召忠:站在什麼立場上說什麼話。我不是利益集團,我沒有私心,不像一些經濟學家,沒有人給我錢讓我替他們說話,我完全是為了維護國家的利益。

作為專家必須要有骨氣,如果不這樣,那還要專家幹什麼?一個人不愛國,還談什麼學術,那對國家有什麼用?不能像一些經濟學家那樣去忽悠。專家不能成為一個利益集團的代表,不能成為帝國主義的代表,不能幫着美國來忽悠中國。

記者:今天的世界已經是和平世界,至少我們應該追求和平,難道還要用帝國主義這種方式來分析世界嗎?

張召忠:這是完全錯誤的,和平是你們看到的和平,在我眼裡看到全是危機和威脅,怎麼會有那麼多和平呢?隨着中國的崛起,美國加大對中國的封鎖和圍堵;陸地領土有爭議,海上有爭議,島礁有爭議,台灣還沒有回歸,從哪一個角度上來講中國都不是強國!這次金融危機就是一次經濟侵略。資本主義發展到帝國主義,帝國主義的本質是不會變的,不管是誰,絕對不會變的,怎麼會變呢?只是為了國家利益所表現的手法不一樣而已。必須要看到這一點,帝國主義的本質是不會變的,絕對不會讓中國好好崛起。

記者:有人說,我們應該與時俱進,現在沒有帝國主義了,美國也成我們的朋友了。

張召忠:這是外交語言。我一向主張要把外交官和軍官分開,軍人要有軍人的語言、軍人的立場,軍人的立場就是為國家利益服務,為party的利益服務。經濟學家應該和軍人一樣,因為支撐國家的是兩大支柱,一個是經濟,一個是軍事。軍事這塊沒有問題,我們都是愛國的,我沒有任何學術文章是幫着美國人來忽悠中國。可是,經濟那個支柱被風化掉了,變得非常脆弱,非常有問題。

記者:你有很強烈的憂患意識。

張召忠:憂患意識是現在最缺乏的。中國跟阿富汗有幾十公里的邊境,現在北約的兵已經和中國兵面對面站崗了,已經到中國的門口了。一些學者是美國培養的,讀美國人的書,接受美國的理念,幫助美國人來忽悠中國人。美國是衰落了,但是美國再衰落,三十年內中國都追不上。說中國二三十年超過美國,是別有用心,讓中國人頭腦渙散,捧殺中國!這是帝國主義所高興的。美國想把你捧起來,多買他的債券,最後哪天掏空你,把你搞垮,美國從來都是靠忽悠!

198384年我就建議中國搞石油儲備,因為我在海軍,海軍要考慮石油運輸通道的安全,考慮中國的發展。美國、日本都有石油儲備,我們也應該搞石油儲備。當時石油是3美元,沒有人說搞。這些年終於開始搞了,全是高點100147美元一桶的時候我們大量吸進石油,等它到了47美元的時候,我們就沒錢買了。

記者:恐怕有人會批評你滿腦子陰謀論。

張召忠:這不是陰謀論,這是實事求是的戰略構想。世界本來就是這樣的。美國那麼多智庫,都是研究好了一齊對付中國。中國的智庫瞎發牢騷,都沒什麼用,中國當前應該建立國家級的大型的民間智庫,好好研究一些問題。我認為經濟方面的智庫必須有軍事方面的專家參與,否則就經濟說經濟很容易出問題。

你剛才講的很多事情,都牽扯到政治立場問題,明顯是錯的,到我這兒根本毫不懷疑的。例如,奧巴馬剛開始選的時候我說,這個人很好,但是他沒有辦法改變美國。奧巴馬期間至少要打一次到兩次仗,他不打仗他就當不了總統,這是帝國主義的本質。

記者:會嗎?

張召忠:奧巴馬要想改變美國很難。因為如果不發動戰爭,不符合資本主義發展的規律。我為什麼判斷奧巴馬要打仗?他不打仗的軍工企業怎麼活,不打仗銀行怎麼活,沒有消耗怎麼能拉動國家的發展,怎麼促進就業?我不只研究戰爭,我還研究經濟規律,研究歷次危機,因為政治、經濟、軍事都是一體化的。

記者:你還研究經濟危機?

張召忠你知道歷次經濟危機美國怎麼擺脫的?無一例外全都是依靠戰爭來擺脫的。比方說越南戰爭,比方說朝鮮戰爭,打一仗就緩和了,歷次都是這樣。我和經濟學家的預測總是相反,為什麼?因為我看到了更深層次的東西,看到了政治、軍事對經濟的影響。

記者:但是經濟學家會嘲笑你觀念落後。

張召忠:沒有軍事專家參與,你研究啥經濟啊!戰爭和經濟是捆在一起的。看看去年奧運會之前我們經濟學家對股市、樓市和世界經濟走向的預測吧,有幾個是正確的?經濟學家在他那個圈子裡認為是對的,到我這兒可能感覺是錯的。現在這個世界已經是一體化的了,必須把政治、經濟、軍事捆在一起去研究,決不能經濟學家自己去研究經濟,那肯定有問題的。帝國主義搞垮中國,要麼通過軍事的辦法,要麼通過經濟的辦法,肯定是這兩個。

我想引用伏契克的名言來結束這次採訪:人們,我是愛你們的!你們可要警惕啊!

揭秘:張召忠將軍一周兩罵漢奸的真正原因曝光!

張教授在回答一個關於為什麼我們的民族漢奸輩出的問題時說:

漢奸現象是中國一種特有的歷史現象,歷朝歷代都有,只是滿清入侵中原、日本入侵全境的時候 表現最為充分而已,這是中華民族的恥辱,這樣的現象在世界上都是罕見的。

最近,韓國公布了1919年到1937年之間的韓奸名單,以後各個年代的韓奸名單 會逐漸公布。我希望建立專門研究機構研究中國漢奸問題,把這個問題作為一個學科來建設來研究,看看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中國在國家危亡的關鍵時刻出現大量的 漢奸?是文化方面的問題,教育方面的問題,體制方面的問題,還是人性貪生怕死的問題?

 

張召忠教授

是啊,就是單純在電影界,這幾年的《色,戒》之後就又有了《南京!南京!》,無論是前部里的梁朝偉還是後部里的范偉,在日本人面前都是陽痿,這些 即使在蔣介石時代都應該被送上絞刑架的漢奷,卻仍然得到現在的導演和電影審查部門的理解寬容,試想,這樣的文化如果浸淫它百八十年,誰還 為所謂的中國二字流血犧牲呢?

但可惜的是張召忠將軍並沒有在這篇談話里將如何治理漢奸文化的問題說透說到底,他只是說:

治理漢奸文化在當前特別需要強調的一點,就是外國的月亮不一定總是比中國的圓。我們總是有這樣一批人,因為懂外語、因為出過國、因為吃過洋快餐,或者因為 某種奇怪的原因就喜歡上了外國人,總是用外國人的話語、外國人觀點來看待中國的問題,最終得出的結論就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

中國還有哪些東西是稀奇古怪的呢?

比如,在馬立誠等看來,日本軍隊抗日戰爭時期對中國人的屠殺源自中國人過多的反抗,他們相信日本軍隊是愛好和平的——對一夥佔領別國的魔鬼不加指責,反而對被佔領者的反抗多有抱怨,這被美化為對日新思維

另,一群江南學者認為當年向清軍投降的洪承疇在以清代明封建王朝的更替中,對中華民族的統一,緩和滿漢民族矛盾,減少戰爭損失和生靈塗炭,以民為本,關注 民生,促進社會生產力的發展等方面曾作出巨大貢獻,是一位有功於國家,有利於社會,有益於人民的傑出歷史人物,必須給予充分肯定——按他們的邏輯,凡是遇 到侵略,只要是可以做到減少戰爭損失和生靈塗炭的行為都是可以被捧為有功的,但連接受洪承疇投降的清王庭都沒把這些人放到如此高度上評價。

按他們的理論,汪精衛才是20世紀中國最偉大的民族英雄和精神先驅。

哎,現在的中國確已變成一個丟了魂魄的國家,再不圖重鑄,國將不國!

張召忠怒罵現代漢奸:一席話讓多少中國人汗顏了

前不久我到珍寶島去,當我站在珍寶島上勘察1969年中蘇珍寶島之戰的現場時,我馬上想到了南沙群島,我感覺我們似乎缺少什麼。當時的邊防部隊只有步槍手 榴彈,武器裝備非常差,蘇軍則是飛機、直升機、坦克和裝甲車,最終我們取得了自衛反擊作戰的勝利。我帶着對南沙的憂患前往珍寶島,想在那個地方求得一個如 何解決南沙問題的辦法。

在進行了大量調研之後,我突然感覺到,我們丟失的東西太多了,今天我們擁有了非常先進的武器裝備,可丟失了最寶貴的戰鬥精神!珍寶 島精神喪失了,那是一種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那是一種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精神;那是一種堅決扞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 整的精神!

我在珍寶島的時候,發信息給一些80後,問他們對珍寶島知道多少,非常可惜,沒有一個人知道珍寶島。1999年中國駐南使館被炸的時候,我就寫了一本書叫 做《下一個目標是誰》,書中說道,中國人記性不好,58日炸館事件很快就會被忘掉,以後人們該吃吃該玩兒玩,不會再記起這個恥辱的日子。

我們有那麼多節日,可唯獨沒有一個恥辱日,1993年銀河號事件、1999年炸館事件都應該作為恥辱日來紀念,提醒人們要增強憂患意識,不要總是以為天下太平,歌舞昇平。今年是炸館事件十周年,可我們舉行了些什麼紀念性的活動?沒有!這非常可惜。公共媒體太多的娛樂化,太多的浮躁,為什麼不 利用這些機會對公民進行一些國防教育和愛國主義教育?生於憂患,死於安樂,我們太缺乏憂患了。

 

張召忠

去年我去黑河,那裡有一個中俄璦琿條約割讓中國領土以及江東64屯被俄羅斯軍隊侵佔的血腥歷史展覽館,我看後非常震撼,深受教育。這個展覽館的領導告訴我,有關部門下過很多次通知了,讓他們關閉展覽館,理由是這樣的展覽不利於中俄兩國友好關係的開展。我當即告訴他,這簡直是胡說八道!這個展覽館堅決不能撤!

中國是一個盛產漢奸的國度,抗日戰爭時期就出了100多萬漢奸,當今的漢奸更多,有的是外交間諜,有的是經濟間諜,有的是軍事間諜,這些人喪盡天良,為了 一己之利連國家都不要了!我們不是捏造歷史,我們是在回顧歷史,那一段殘忍的歷史不僅僅讓中國人記住,也應該讓俄羅斯人記住,只有這樣才能維繫中俄兩國人 民之間的友誼,中俄之間才能接受教訓,永不再戰。

類似撤館的事情還有很多,我總的感覺是,有關部門希望把一切有悖於中外友誼的紀念館、展覽館都拆掉,改建中外友誼館!這簡直是太可笑了,今天的中國人怎麼 會變成這個樣子。那麼多先烈拋頭顱灑熱血,最終的撫恤金很少很少,他們為了什麼?為了中國的和平與國家的繁榮。

當我們今天享受這一切的時候,怎麼可以忘記 他們?這樣的話說得出口嗎?下這種指示的人有良心嗎?我們應該譴責這樣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