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地去做老公的娘吧,讓渡給他自由,為自己換來安定富裕的生活”——這是在婚姻博弈中沒有太多議價權和威懾感的太太為自己找的一支風雅優美的安慰劑。

 

· · ·

前段時間風傳一篇文章,題目叫《梁冬 | 一個中年男子給女人們的20條忠告》。

 上下滑動查看

別的就算了,最讓人覺得意味深長的是第二條:

“男人本質上就是兒子(雖然不是你親生的),所以溝通的方法還是那句:能哄就哄,不能哄就吼……”

這讓我一下子想起了前段時間轟動一時的把未成年小孩子送進國學學校的孫楠老婆潘蔚。

潘蔚老師與梁冬先生的氣質頗為相似,他們都熱愛國學,喜歡穿民國時期的服裝,也都在學中醫。潘蔚最神奇的是學了六天針灸就把老外婆的面癱治好了,簡直神了……

另外呢,這二位還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都喜歡鼓吹一套有趣的男女觀——那就是婚姻里賢惠的女人要把老公當成兒子養,而調皮的老公要把老婆當娘看待……

 為了推薦自己的新書,潘蔚做了一個採訪,乍一看沒什麼問題,就是一幅和諧的家庭繪圖嘛,但卻引起了網友們的大討論——首先第一個吐槽點是這個被潘蔚描述為“裝修簡單、被朋友吐槽太寒酸、不大只有100平米的普通房子”,潘蔚說一個月的租金才700塊,立馬就上了微博熱搜,不少網友吐槽在二線城市徐州根本租不到這麼便宜的房子,即使遠離城區也要千元以上。

 但是這個月租700元的房子並不是最大的槽點,最招來網友熱議的是“潘蔚自己和前夫的孩子送到國外去深造,把買紅妹的女兒帶到一個連畢業證都沒有的教育機構里學國學孝道。”

 這個潘蔚勸服孫楠舉家遷移花高價學費(全日制課程一學期4.8萬)讓孩子上的學校是個什麼學校呢?——首先,這個主修儒釋道經典、輔修中國傳統技藝的國學培訓機構並無辦學資質,換句話說,就算在這兒讀個二十年,你也沒有參加中、高考的資格,畢業出來後也沒有任何被外界認可的學歷……而最讓人熱議的是這所學校非常崇尚女德,它有專門為學習女德而開設的一周課程(一周學費16800元)“婉妗雅音女學堂”,這個課程的招生簡章上赫然寫道:“我校以女德教育為社會良藥”……

 據網友透露,該學校所教授的女德內容,就包括封建時期女性讀物——《女戒》。這本書講的是什麼的呢?主要就是來告訴女子,出嫁之後你需要如何處理好在夫家的三大關係:包括對丈夫要敬順,對舅姑要曲從,對叔妹要和順……看這個學校官網上的女紅課介紹文字,短短數字就已經把對女子的人生定位像個十字架一樣釘得死死的——“相夫教子、經營家庭是女子一生最重要的責任”,“涵養自身坤德,塑造沉靜端莊的性格”……而潘蔚就是在這個國學學校里做女紅老師。

這本書孫楠做的序,序言中孫楠這樣寫道:“我時常像個孩子一樣調皮”。

而潘蔚也證實了這句話:

“孫楠每天回家進門第一件事就是喊,媽媽,媽媽在家嗎?一看我在家,就馬上踏實該幹啥幹啥去了。

孫楠一直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我時常和朋友開玩笑,我們家有五個孩子,我是五個孩子的媽。“

港真,整體書還挺美的,但最要命的是一篇名叫《智慧女人》的文章。

如果說其它文章都還尚可一看的話,《智慧女人》則完全是一篇女德宣言,和遍地開花的丁璇式的女德班一樣,主張男人為天女人為地,如果家裡出了問題都是女人缺德、女人要安守本分、隨順歡喜……

 在這篇文章里,潘蔚還和自己老公說:“家裡出現的所有問題都是因為我‘缺德’”,無語了……

 撫順女德班被關之後,溫州女德班也出來了,總的觀點是這些……

 “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逆來順受,絕不離婚”,不能叫外賣,不能穿着暴露,不能交多男友,因為三精為一毒,專傷不潔女,女人就應該呆在最底層……

以前我老以為女德班針對的是底層婦女,麻醉她們的思想,但沒想到女德班其實針對的是新富階層。

我一個研究社會學的教授朋友告訴我:

女德班真正的需求主體,是具有一定經濟實力的男性及其家族,尤其是在當前背景下,他們的需求被放大,他們需要的是:順從、聽話、孝順、賢惠的奴僕型女性,而出面替他們聲明主張的往往是他們的太太。

難怪替各種女德班站台的不乏明星名人,而且幾乎主要是女性。

 這三個人分別是87版《紅樓夢》扮演的妙玉的姬玉,第七屆金雞獎的最佳女配,《闖關東》里的大黑丫頭丁嘉麗,以及青年演員傅沖,這些都是為女德班站台的著名女演員。

當然,潘女士的主張比丁嘉麗們的主張溫和多了,收斂多了,而且還戴着為了家庭幸福的大帽子,因此更有市場。

事實上,鼓吹好的夫妻就是要把老公當兒子養的理論在中國擁有廣泛的市場,大把男名人的妻子都在宣揚這個理論……

蔣勤勤說過:

徐帆更是執行中的表表者:

 馮小剛寫《我的太太徐帆》。寫到自己很多不良習慣都是在徐帆的糾正下改過來的。(這不就是我們小時候被媽媽逼着養成良好習慣的日常么……)

 徐帆自己也說:我的男人必須是大爺。(大爺和兒子的性質基本沒差……)

 在胡可面前,沙溢也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 。之前胡可的閨蜜朱銳就說過沙溢對胡可真的是太過黏人。

我甚至有個發現,凡屬是新富家庭,就是近十年二十年獲得了巨大經濟自由的家庭,凡是信中醫的這種,幾乎都是這個調調。

那就是無論是老公還是老婆,都在爭相鼓吹並且表揚老婆就是娘,女人要把老公當兒子養這個觀點,潘女士甚至把它說成是自然法則。

“雖然男人在外打拚,但回到家就是一個可以任性的孩子,新娘就要盡其責任,多加呵護,這樣的家庭就會和睦,這也是自然法則。”

這就真的就有點過了,自然法則難道不應該娘是娘,老婆是老婆,老公是老公,兒子是兒子么?老婆變成娘,老公變成兒子,這不是倫理都亂了么?怎麼能稱得上自然法則呢!

如果要說這是法則,這大概只能稱做中國的新富家庭在沒有經過現代文明洗禮,礙於實情,在選擇傳統文化的外衣下倒退回清朝的穩定法則。

我曾經和一位去過女德班的闊太聊天,闊太當年和老公白手起家,打下一片天,年紀大以後,老公難免有些花花帳,兩個人難免打得不可開交。但是自從太太信了女德這一套,兩個人的關係似乎一下子就和睦了:

“我也知道你們覺得荒唐,但關鍵是信了這個我覺得日子好過了……”

可見好處也是有的。

為什麼好過了呢,因為找到了“老公當兒子養,把老婆當娘”這個把手之後,新富階層的夫妻們找到他們利益最佳的平衡點——

老公負責養家賺錢,在家裡受到無微不至的照顧,還有一個謙卑到底出任何問題都攬在自己身上的溫柔太太,這日子過得不要太開心,而他們必須執行的義務是不拋棄。

而老婆呢?負責生兒育女洒掃庭院,不再與老公論長短,因為婚姻出了任何問題都是自己的錯嘛……但好處是可以安心地共享財富,所失的不過是讓渡給伴侶性的自由,畢竟,如果老公變成了兒子,多找幾個女朋友,做娘的是不會介意的。

我們可以看到潘蔚女士對婚姻的理解是這樣的,她寫道:

“從古至今天,中國人把結婚叫娶新娘,從字面相信大家也就明白了,所謂的新娘,就是媽媽年紀大了,不能照顧兒子了,再娶新的娘回家了,就完成媽媽的使命。

男人一旦在新娘身上找到媽媽的感覺,這段婚姻就穩固了,要知道,天下的男人可以義無反顧地離開老婆,但是一定不捨得離開自己的娘呢!”

這段話說明了在潘女士理解的婚姻里,女人在婚姻里的責任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要像媽媽一樣全面照顧好男人,讓男人能在老婆身上找到媽的感覺,而得到的好處就是男人再也不會離開她了,婚姻就穩固了。

這真的不新鮮,因為一百多年前清朝官太太們也是這樣做的,照顧好老爺,替他生兒育女,不嫉妒他娶來的三妻四妾。

所有財富家庭的太太最大訴求是什麼呢?

基本上,當然是家庭的穩定。

連林青霞都不想離婚,可見在財富家庭里,男人女人都希望穩定。

 林青霞和生意人邢李原的婚變訊息已經傳了有7次了,但是每次都是假的。

這不光是感情,更重要的是財產分配,離婚或者再生子就意味着財產的再分配,分分鐘是上百億的差別,當然要穩,一定要穩。

 還記得之前咱們寫過的佐藤麻衣嗎?一心想嫁豪門最後願望成真,卻逃不脫搖搖欲墜的離婚命運。佐藤麻衣是一個標準的“日本式媳婦”,溫柔賢惠,而賢良淑德的性格是她唯一能讓自己穩定在豪門中的砝碼。我們印象中的“日式媳婦”是什麼樣的?就是當你工作一天回到家,妻子已經做好飯菜備好洗澡水,為你換鞋提包並說道“歡迎回來~”這樣的,曾幾何時這是多少男人心中的夢想。

把老公當兒子養這種理論,只會出現在並不平等的婚姻關係里,這種理論在新富階層里的風行,只能說明:現階段,新富階層婚姻關係里女性處於特別弱勢的地位——

她們在一夫一妻的大環境里,只能穿越回古代求得某種朦朧的美感和內心的安慰,只能在中醫和國學製造的幻覺里找到某種不用面對真相的麻醉,只能用距離換時間……

這樣她們的名份不會被狐狸精霸佔,家庭財富不被分割,不用赤裸祼直面荒草叢生的婚姻和不公平的關係。

“努力地去做老公的娘吧,讓渡給他自由,為自己換來安定富裕的生活”——這是在婚姻博弈中沒有太多議價權和威懾感的太太為自己找的一支風雅優美的安慰劑。

這當然是可以理解的,大家心知肚明在男性社會女性生存之難。

但是,這暗流涌動明面溫馨暗地裡是倒退的婚姻哲學,借諸於所謂的傳統文化,借諸於所謂的國學由女性自己披掛上陣了,不由得讓人倒吸一口涼氣。

時間到了二十一世紀,中國新富階層的太太們還在宣揚這種過時的觀點,不但自己麻醉自己,甚至還試圖麻醉別人,真是令人悚然驚動。

魯迅先生在將近一百年前就說過:我們極易變成奴隸,而且變成之後,還萬分歡喜。

不但萬分喜歡,還要把這套愚昧又落後的東西套到別的女性身上,套到自己女兒身上,則真是令人無話可說了。

為了安心地活下去,人類對自己太狠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