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凉山森林火灾壮烈牺牲了三十名救火英雄,举国上下悲痛万分。森林火灾向来危害严重,特别是在1987年大兴安岭发生的特大火灾,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严重的一次,这场大火波及面积相当于一个苏格兰大小,令5万同胞流离失所、211人葬身火海,五万余军民围剿25个昼夜方才扑灭。

今天的白夜故事,我们就来聊聊这段往事。

毁灭的火种,是一个叫汪玉峰的林场工人播下的。

1987年5月6号这天,黑龙江漠河的古莲林场旱的出奇。汪玉峰有些浑浑噩噩的来上工,地上漏了汽油,但他却熟视无睹,信手启动了割灌饥。

汽油瞬间被引燃了,此刻这团火焰还很微弱,如果他是一个老道的林场工人,脱下身上的军大衣捂在火上,隔绝空气后也许就能将其扑灭。但不幸的是,汪玉峰只是一个农民,从河北来到林场干活不过13天。

他笨拙地拖动着割灌饥跑出去近十米,瞬间形成一条如长蛇般的火线,然后他才想起叫人来救火。闯下大祸后,汪玉峰很快被拘留,但他还不知自己行为的严重后果,仍然挠头问道:“我这个月的工资还开不开呢?”

等人们闻讯赶来时,火势已经沿着树干扑向枝杈,在头顶的树冠之间肆意蔓延。这叫树冠火,一旦起势极难扑灭。不多时,一片冒着滚滚浓烟的火焰之林业已形成。

所幸的是,火灾在林区较为常见,绝大部分人都远比汪玉峰有经验的多,众人连夜扑打救火,终于在第二天上午将明火扑灭,精疲力竭的人们这才松了一口气。然而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是,到了中午,漠河忽然平地刮起了一股邪风,风势十分猛烈,顿时掩藏在树林中的余火重新腾起,如脱缰野马一般扑向了广袤的大兴安岭。

1987年5月,大兴安岭,大火在吞噬森林

短短五个小时,大火就狂飙了100多公里,沿途无论是铁路、公路、河流,甚至500米宽的防火隔离带都阻挡不住火势,7个林场被瞬间吞噬。这晚,大兴安岭的夜空都被烧红了,漠河和紧邻的塔河两县50万顷林地化为火海。

数万百姓流离失所,十几里的公路上挤满了逃亡的难民,哭声、喊声,响成一片。

据当时的林业部副部长、大兴安岭火灾前线副总指挥、林业部副部长职务的董智勇说,火场中心以每小时50公里的速度推进,里面最高温度有上千度,人们还没被火烧到身上,就已经被高温活活烫死。

大兴安岭五·六火灾纪念馆雕像

此夜,一辆吉普车从黑龙江漠河的火场逃进内蒙古辖区境内,并向满归林业局汇报了危急火情,满归迅速准备救援物资,赶赴漠河进行救援,这也是第一个前来援助的外省单位。也是这一晚,沈阳军区所属的6个医院收到军区命令,最短时间内赶往各火灾现场设置野战医院抢救伤员。

这时,一个极为危急的情况出现了,随着火势席卷南下,挡在它面前的就是塔河县城,上万百姓的生命财产安全危在旦夕。中央军委即刻命令,沈阳军区向东部火场塔河调集1.4万解放军指战员参加灭火战斗,时任23集团军68师师长吴长富带领68师官兵及群众,连续奋战三天,在大火和塔河县城之间打通了一条几十公里长的防火带,最终是保住了县城。

扑火英雄”大胡子师长”吴长富

然而,火势仍在继续蔓延恶化,一些火线甚至长达20多公里。火势向北直扑北极村,这里是当时中苏两国的交界处,苏联境内的1200万英亩森林化为焦土。向南山火则直扑内蒙古原始森林,一旦失去控制,后果不堪设想。

5月20日,沈阳军区再次调派官兵,共聚集了三万多灭火大军奔赴火场,根据指挥部统一部署,在任务区内进行扑火、开挖防火隔离带及制造火烧迹地等方式控制火情。

火整整烧了28天。

211人葬身火海,5万余灾民流离失所。

5月25日,指挥部开始进行人工增雨工作,参与灭火的人员趁着降雨向西部火区发起决战,经过三天三夜的连续扑火战斗,西部火区大火终于熄灭,灭火战役获得初步大捷。然而此时,大兴安岭百万公顷森林已被吞没,荒山秃岭到处可见,如同一块巨大而丑陋的伤疤,提醒着大自然和林区人民遭受的伤痛。

当时火场的卫星图片

这场建国以来毁林面积最大、伤亡人员最多、损失最为惨重的火灾,深刻的警醒着人们,要重视森林防火工作。大兴安岭林区随后建立了十分严苛的森林防火制度。进大兴安岭的人员需要经过检查站、管护站、巡护队的三重排查,以阻止火源入山。此外,326座瞭望台分散在大兴安岭林区各处,以便及时发现火情。

这种瞭望塔10公里一个分布在大兴安岭林区

此外,在消防人员培养和装备建设上,大兴安岭林区的各消防队总是能用上最新最有效的装备,这对扑火工作起到了事半功倍的作用。

肩扛式森林灭火系统

迫击炮对火源覆盖打击

消防火箭炮发射车

履带式消防车

此后的30多年中,大兴安岭林区再没发生过人为重特大森林火灾。2016年大兴安岭共有32起森林火灾,均在24小时内扑灭。如今,大兴安岭的防火能力像是经历过一场“浴火重生”。

当年火灾对大兴安岭林木、野生动物造成的损失,如今终于慢慢得以复原,而消防意识,也深深扎根在每个林区人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