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26岁的王晶晶,是一位摄影师,而谁又还知道,她还是一位因为一个杯子,而被校园霸凌近十年的女生。在她读高一时,只因两男同学打架砸坏了她桌上的一个杯子,她的同桌戏言的一句“她的杯子值三百万”,就让这个无辜的女孩,被动的陷入了群嘲中。

从那之后,在校园贴吧里,一位“神女”诞生了。

一个杯子三百万、年收入几个亿、男朋友不间断、小学就整过容……一堆堆莫须有、被断章取义得来的罪名强加到了她的身上,她变成了一位“神奇的女子”,简称神女。

因为这些,她身边不再有朋友,当初的好友为了不被谩骂,不被划为“神族”,而远远的疏离她。

因为这些,她走在路上,总是会被莫名其妙的拦下来,根本就不认识的人,拦下她后就开始对她进行言语辱骂。

因为这些,她还被一位学姐堵在了门口,掌掴了几十巴掌,而她仅仅是抓住了学姐打人的手,就被诬陷为“神女打人了”,无奈她松开,而得来的又是一轮巴掌和脚踹。

被所有人孤立的她无比渴望朋友和善待。

好不容易遇到一位男生,相信她、理解她、善待她、愿意和她聊天,产生了情愫之后,向她索要亲密照片,不给就不做朋友。

傻乎乎的她或许太不想失去了,给他发了一张内衣照,没想到第二天这张照片被全贴吧传播。原来这个男生长久的呵护、相信、柔情,都是假的,都是为了骗她,为了找到新黑点,添上一把火。

因为这张照片,新的一番荡妇羞辱又开始,她又成为了一位早就在外接客的。

拆解她的名字,写下最侮辱性的言论。

很难想象,这都是一群初高中生的言论、行为。

无论她怎么解释自己没做过那些,都没人相信,反而用最恶心的话语来诋毁。

因为这些,她患上了抑郁症。

她吞下40多颗抗抑郁药物自杀,被父亲救了下来。

她在家里打开煤气自杀,也被及时救了下来。

可两次崩溃自杀,在这群人眼中都是在故意卖惨作秀。

高三时的她,因为这些、因为抑郁症,最终还是退学了。

退学后的她,在家人的要求下去打工 ,那时她又遇到了一个女生,主动找来愿意和她做朋友。

她满心欢喜的拿着自己人生第一笔工资想要请自己这位朋友吃饭、逛街,可却没想到,对方一边享受着她给自己买来的吃的喝的,一边偷偷的拍她的照片,在微博上直播。

原来她一直当朋友的姐妹,只是为了更融入那个“大圈子”,而在委屈自己做“卧底”。

而在后来,在她复读重新考上大学后,远远的离开那群人后,这群人还是没有放过她。

有人将她曾经那些污蔑搬到她大学的贴吧上,让她新环境中的每个人都知道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还有人每天在学校里偷拍她的照片,直播给那群人看。

后来,她毕业、工作、结婚、生子,这些人还是不放过她。

因为曾经的经历,她害怕与人接触,所以不敢从事正常工作,为了生存开了家网店,可曾经那群人莫名其妙来网店骂她,说她是在卖假货。

甚至还有群人,一直在她的微博上攻击她的老公和孩子。

这近十年来,她一直在躲。可无论她空间上躲到了哪里,都会被那些“老熟人”追着找到,十年了,都还不肯放过她。

她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话题,没人在乎她的感受。

最终忍无可忍的她,在老公的鼓励下决定将当初那场网暴的带领者,贴吧的管理员蒋某告上了法庭。

令人惊讶的是,这个蒋某和她根本素未谋面,现实中根本毫无关联的人,却可以像是肚子里的蛔虫一样说出了她很多的“秘密”。

她的老公去了他家后才知道,他也是出身于贫苦家庭,在父母眼中是一位老实的孩子,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带头攻击着同样出身普通的她。为的是什么?或许就是为了能融进那些“更好”的圈子,才将自己的同类狠狠的鞭打。

最终蒋某因为诽谤罪被判处了拘役两个月,可这场十年的闹剧“凶手”又只有这一个人吗?

就像王晶晶所说的那样:

“我的学业被毁了、性格大变了,无法再相信任何人了,还得了抑郁症,造成了一个这么大的结果,可把每一个人单独拿出来看,可能只是骂了我几句,打了我几巴掌,好像都不是什么大事。

当年每个人在这把火里都没添太多的柴,而我的房子却被烧掉了,而我却不知道该去恨谁,我找不到负责人,我不知道该找谁讨说法。”

是啊,在节目播出后,当初骂过她的许多人来找她道歉,他们甚至都不记得当初的细节了,更没有想到这会给她带来这么大的伤害。

这就像电影《悲伤逆流成河》里,女主在自杀时说过这样一番话一样:

“你们没杀过人吧?你们今天就会知道杀人是什么滋味。你们永远不会承认自己做过的事有多恶毒,将来你们只会说,我怎么不记得!我就是闹着玩的…你们之后的日子舒舒坦坦,没有一点心里负担,你们回首自己的人生,觉得自己挺好的了,觉得自己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太恶心了实在是太恶心了。”

是啊,就如那句被说烂的话一样: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而那个被雪崩砸死的人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恨谁。

2

很多人都认为小孩子间的打闹吵架没什么大不了,可事实上,你想象不到这群孩子都在干些什么。

看看这些年闹到上新闻的:

余姚市,一名15岁女生被好几名女生群殴,还被树枝猛戳下体。

河北保定,校园女生被逼下跪、脱衣,并被扇耳光。

安徽黄山市,一位高三女生被班上的3名男同学下春药,随后女生父母要报警,而三位主谋男生却继续威胁要用砒霜下毒。

山西运城,15岁的休学少年在网吧被同校6名同学殴打致死。

15岁的张超凡,被6个同学殴打长达4小时,最终死亡。

15岁的叶永鋕,因为行为举止“女性化”被同学欺凌,在学校上厕所会被同学强行脱下他的裤子检查,最终在倒在学校厕所的血泊中,不治身亡。

轻则嘲笑、讥讽、排挤、恐吓;重则敲诈、殴打,甚至威胁生命……

那些孩子,很一大部分会觉得自己的理由是很充分,觉得自己是站在了正义的这一方。

 

而另一部分人是:我就是看你不爽,我就是想打你,这样显得我比较厉害,这样大家都会怕我。

因为参与的人多了,因为所谓的“理由”充足了,因为自己是“正义的”,所以孤立、辱骂、殴打,这些恶劣的暴力行为就“合理”的出现了。

你以为他还只是个孩子,他们却做着比恶人更狠的事。

3

其实我你只要深入了解一下以上的每一个案件,就会发现,在这群孩子背后,总会有一些面对欺凌,不以为然、不愿相信、甚至在讥讽的大人。

很多家长在出事了之后会很诧异和悔恨,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孩子在此之前都遭遇了些什么,或者自己的孩子怎么可能会干出这样可怕的事。

很多被欺凌的孩子的家长,往往根本不了解也不愿意去了解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就告诉孩子:

“一个巴掌拍不响,人家怎么不欺负别人呀,还是你有问题。”

“要跟同学搞好关系,不要整天惹是生非。”

“你怎么那么窝囊,他打你,你不会还手啊?”

“惹不起躲得起!”

家长一味的指责,本就陷入恐惧的孩子深深地绝望,他们不再信任家长,宁可被勒索、侮辱、打骂,也不愿意被父母嫌弃、指责,从而酿成无法挽回的悲剧。

更有甚者,因为既无法逃避霸凌,也无法战胜那些欺负他的恶人,就转而加入他们,成为“霸凌者”的同伙,去欺负其他人,让校园霸凌愈演愈烈!

而那些欺凌同学的孩子家长们呢?

前些年一位10岁男孩的妈妈发帖:自己的孩子在学校里被同学用厕所里装满用过的纸巾的垃圾桶扣在头上,寒冷的冬天,小男孩为了清洗淋在头上的尿液,一边哭一边用冷水洗头。随后孩子出现了失眠、厌食、恐惧上学等症状,被医院诊断为“急性应激反应”。

但是后来和学校和两位涉事学生家长沟通都未果,家长和学校都认为:这只是开个玩笑嘛,干嘛大惊小怪。

是吧,太多太多的家长都喜欢为孩子开脱。

“他只是个孩子,你就放过他吧!”

“他还小,他懂什么!”

……

比校园霸凌更可怕的是各类成人们的无原则的袒护。不管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还是为了孩子,都会成为推手,一步步的将他们推入深渊。

4

十年后,在王晶晶将当初霸凌她的同学送进监狱,在她站到了镜头面前讲述一切,在当初那些用最肮脏的言语侮辱她的人ID被扒出后,那群人怕了。

那个打人的学姐来道歉了,但言谈间咄咄逼人,一口咬定自己只打了两巴掌,说她是在污蔑、不可理喻,但在王晶晶的严词下,又不断重复着自己根本记不清。

她根本不是真心道歉,只是因为害怕被告,被网友扒出,不得不道歉。

还有最上面截图里,那个用最肮脏语言侮辱王晶晶的男生,在被网友扒出后,他依旧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错,把一切都推到她身上:“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这让我想起了之前一场33年后举办的小学同学聚会,全班同学向当年被欺负的女生道歉。其中一位欺凌者还剃了光头表达歉意。

那位光头男满脸笑意说着:“真的不好意思,因为当时年少轻狂”,周围那群同学,边道歉边哄笑,说真的,我都并没有看出他们是真正的道歉。

其实本质不都一样。

许多人道歉,根本不是为了说那句“对不起”,而是为了对方的那句“没关系”。

为了自我感动,自我开解。

但其实,那些被伤害的人怎么可能真正原谅?不是每一句对不起都能换来一句没关系的,他们说出口的那句没关系,其实是在自己和自己和解。

因为他们知道,如果对方来跟你道歉了,你不原谅的话,搞到最后,那个犯错的人变成了可怜兮兮的好人,而你成了别人口中小心眼的坏人。

他们已经遭受过太多的诋毁污蔑了,他们怕极了,敏感极了,他们不想再继续了,所以只能逼着自己原谅。

5

在所有的校园霸凌事件中都会出现三种人。

欺凌带头者,被欺凌者,以及围观者。

往往大部分情况下,围观者最后也会变成欺凌者,被欺凌者换了个环境,最终也可能为了不被欺负成为欺凌者。

其实有的时候你会发现,坏的不是人,而是风气。

你将一个好人放进坏的风气里,让她不断遭受欺压,无力抵抗也无人相助,时间一长,只能自我灭亡,想要活着,就只能被坏人同化。

到最后,那些被欺负的人,到底该恨谁?谁好像都不是无辜的。

幸运的是,我们看到了改变。

早前五名未成年少女校园欺凌案终宣判!

当校园不再是法外之地,年少从来不是霸凌的借口,未成年也不再是犯罪的保护伞。

学校、老师、家长、法律,监管、教育、惩罚,一样都不少。

或许未来,校园,才能叫校园,学生,才能叫学生。

一切才都能够更“干净”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