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一代莘莘學子的記憶里,有個人的名字極為熟悉,那就是邵逸夫。

如果你在地圖上搜索逸夫樓,查詢結果會顯示3萬條信息,這些由邵逸夫捐贈的「逸夫樓」密密麻麻遍布在中國各個角落。1990年,中國紫金山天文台還將編號2899的小行星命名為「邵逸夫星」。

圖片來源:Google

然而另一位有此等榮耀的,是一個大家或許有些陌生的名字——田家炳。

1993年,中國紫金山天文台將編號2886的小行星命名為「田家炳星」,至此田家炳和邵逸夫可以說成為了中國教育公益事業的雙星。

圖片來源:Google

相較於邵逸夫,品行低調的田家炳很少見諸報端,卻至今已捐出了超過10億港元,給超過300所學校用於教育事業。誠然在金額上與邵逸夫有差距,但他卻是唯一一位,將自己80%的資產都用於慈善的老人

本是億萬富翁的他,為了教育「想方設法」把自己弄成窮光蛋,如果人生可以重來,相信他依然會這樣選擇。

中國百校之父和他的商業版圖

2018年7月,香港商人田家炳辭世,享年99歲。

田家炳基金會發佈的訃告

在田家炳生命的最後二十年,這位曾經的超級富豪卻清貧度日,甚至在死後也沒有留下什麼巨額財富。

他沒有私家車,每天都是坐地鐵、公交或走路上下班;每月生活開支只有3000港元;兒女婚嫁喜事一切從簡;自己80歲大壽也不擺酒;一雙鞋穿了十年,襪子補了又補;一直佩戴電子錶,款式舊得不便示人……

與此同時,以「田家炳」命名的學校,正在中國拔地而起:93所大學、166所中學、41所小學、19所專業學校和幼兒園,以及大約1800間鄉間學校圖書室…幾乎遍及中國所有省級行政區。

圖片來源:Google

因為這些由他捐贈的樓房,田家炳也被世人尊稱為「中國百校之父」,而說到這項以教育為終生的事業,或許跟田家炳的成長經歷有關。

1919年11月20日,田家炳生於廣東梅州一個書香世家,這裡的孩子幼承庭訓、敦品勵學,從小就熏陶着做好人好事的風氣。

梅州田家炳舊居

圖片來源:Google

家中,田家炳的父親雖以經商為業,卻憐貧恤孤、樂善好施,還教導兒子背誦《治家格言》,要他「勤、儉、誠、朴」,在這種環境中長大的田家炳,深受父親言傳身教的影響。

在童年記憶里,田家炳印象最深刻的是學校或其他地方,張貼有記錄捐贈事迹的「芳名錄」,他暗暗下定決心,將來也要成為芳名錄上那樣的人。

15歲那年,因父親不幸病逝,田家炳不得不棄學從商,扛起家業。

田家炳在越南做瓷土生意

圖片來源:Google

1937年,田家炳前往越南推銷家鄉盛產的瓷土,在那裡,他曾被黑社會恐嚇過,被殖民政府敲詐過,最終憑藉自己的毅力和才智,在短短2年內奇蹟般地成為了越南最大的瓷土供應商。

但隨着抗日戰爭和太平洋戰爭的相繼爆發,受到波及的田家炳失去了自己的產業。

太平洋戰爭爆發

圖片來源:Google

從1935年至1942年,田家炳遭遇了人生的種種重創:少年喪父、第一次創業付之東流、兄嫂去世、第二次創業被扼殺等,但是這些都沒有打敗他。

田家炳轉而改往印尼謀生,在那裡創辦超倫樹膠廠、塑料薄膜廠,並憑藉著睿智的經商哲學,很快便闖出了一片天地。

然而1958年,印尼的排華傾向愈發明顯,這讓他十分憂慮,加之他希望兒女能夠接受正統的中國傳統文化教育,於是他決定舉家搬遷至香港,重新開始他的事業。

當時正逢香港輕工業蓬勃發展的時期,田家炳在一片灘涂的新界屯門填海建廠,創立了田氏塑膠廠、田氏化工廠,專事生產塑膠薄膜和人造皮革,協助香港塑膠產品進入國際市場。

80年代的香港

圖片來源:Google

1980年,當普通人家還攥着幾百塊錢的工資時,田家炳已經成為了億萬富翁,被人們稱為「皮革大王」、「化工大王」。

隨後,作為香港人造皮革和化工行業領軍人物的田家炳開始向房地產進軍,成立新安企業公司及華安置業建築公司,完成田氏大廈以及多處工業樓宇開發。

與此同時他還不斷在廣東東莞及廣州設廠,擴充其化工產業版圖。

貸款、變賣家產拿10億做教育

儘管田家炳白手起家的經歷極富傳奇色彩,但他為世人矚目的原因,卻不是因為富甲一方的家業。

上個世紀80年代的香港,經濟欣欣向榮,無數富豪開始抓住更多的機遇,布局自己的商業帝國,可田家炳卻開始逆流轉身,成為商業界的「逆行者」。

80年代的香港

圖片來源:Google

彼時,正處在財富積累黃金時代的他毅然退居幕後,將企業交給下一代經營,而把自己的重心轉移到慈善事業上。

很多企業家的目的是將企業做大做強,成為百年基業,而田家炳給他和他的家族制定的目標是:做百年慈善

因為工作經歷的關係,田家炳在印尼生活了20多年,也得以有機會走訪歐洲國家。這些經歷對田家炳視野的形成影響很大。他也在思考這樣一個問題:為什麼經濟發達的地方,人們的素質都很高?

圖片來源:Google

田家炳認為,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當地教育發達,「正是有了這些經歷,我能深深地體會到教育對個人的成長和創業、對國家的興旺發達有多重要。」

小時候沒讀過多少書,是田家炳此生最大的遺憾。「我的學歷低,但是,提高國民教育水平,是我畢生希望所在。

1982年,田家炳捐出價值10億元的4棟工業大廈,成立純公益性質的「田家炳基金會」,將每年幾千萬元的租金收入用於教育公益。

此後,田家炳推辭了各種商業大會以及各種響噹噹的頭銜,在1984年將化工廠交給幾個兒子經營,自己專註於教育事業,成為了一名職業慈善家。

圖片來源:Google

也正是那段時間,田家炳中學、田家炳圖書館……如雨後春筍般出現。

1997年香港金融風暴,田家炳的企業和田家炳基金會的收入都受到影響,以至於出現了捐款承諾難以兌現的問題。

彼時,田家炳對外承諾的捐資也難以為繼。

圖片來源:Google

但田家炳認為,已經承諾過別人的事就要做到,決定以低於市場價的5300萬港元賣掉地處九龍塘高尚住宅區佔地900餘平方米的大別墅,把全部的款項投向了內地的幾十所學校。

田家炳曾對記者說:「我有 20 多個子孫在香港,子女們不同意我賣別墅,但他們都成家立業了,我和太太要那麼大的房子幹什麼呢?而且,別墅賣的錢可以捐助 20 間學校,我也盡了綿薄之力了,很開心!

香港特區行政長官給田家炳頒授最高榮譽”大紫荊勳章”

圖片來源:Google

按照當時香港的房價,那棟別墅的市值超過 1.2 億港幣,但是為了儘快換成現金,田家炳僅把售價標為5300萬元。後來買房者因為感動于田家炳所做的事情,主動加了300萬,最後以5600萬成交。

田家炳後來帶着太太,租用了面積很小、但打開窗戶可以看到別墅的一個公寓樓作為新家。

2003年,香港政府出台一項政策,凡是得到民間資助的大學,都可以得到政府的等額資金支持。田家炳知道後非常興奮,雖然那時候基金會已經超支,但他還是向銀行貸款了六百萬元港幣,用來資助香港理工大學和城市大學。

香港理工大學

圖片來源:Google

2005年,為提前付清落實的項目捐款並擴大捐資,田家炳還將13萬平方米、24層高的田氏廣場售出,獲得款項近3億港幣,悉數捐獻給了數十所大學、中學。

從1984年田家炳在家鄉廣東大埔縣捐建的「家炳第一中學」開始,全國34省市區(除北京與西藏外),都有田家炳學院或田家炳中學。

專註「投資回報率更高」的基礎教育

生活中,包括子女在內曾有很多人不理解田家炳的教育慈善事業,只有電影大亨邵逸夫支持他的做法。但區別於邵逸夫專註於高等教育、為內地大學提供資金支持的方式,而田家炳則更注重基礎教育,把主要精力投入在中小學領域。

田家炳笑稱,中小學的「投資回報率更高」,在他看來,基礎教育才是實現社會公正最有效的途徑。

圖片來源:Google

「大學並不是誰都能夠念的,但有了中小學,每一個學生就都能有接受基礎教育的機會。受基礎教育的孩子比例比受高等教育的要高」。

為此,他將更多的錢投入到內地偏遠地區,「內地基礎教育極需發展,這也是我重點捐助內地的原因。特別是山區的窮孩子,我希望看到他們可以在學校受到良好的教育。

重慶田家炳銅像

圖片來源:Google

同是 100 萬元捐款,如用在內地發揮的成效可能比用在香港大幾倍,因此基金會 90%的捐款都用在內地。雖然基金會是在香港註冊的,依例捐助內地要繳稅,但他並不計較稅務得失。

田家炳說,他最樂意到內地經濟較差、地處偏遠、交通不便的地區去捐款。甚至有時覺得,能在各地看到冠以自己名字的中學,看到那麼多的孩子能因此而有書可讀,感覺會是畢生最大的寄託。

圖片來源:Google

除了重視基礎教育,田家炳還極其重視師範教育,並將此作為支持教育的重點。他大規模捐建各省市區師範大學,設立田家炳教育書院。至今,幾乎在每所師範大學,他都興建了一所教育書院。

就是這樣的精神和理念,讓田家炳千金散盡,終於換來內地「田家炳樓」的遍地開花。

圖片來源:Google

並且,田家炳捐贈過的每一所學校,他幾乎都去過,不是為了聽讚美或褒獎,也不是為了接受感謝。他只想確認一件事,那就是:學生的學習環境是否真正得到了改善。

「如果你的教育做不好、學校做不好,把田家炳三個字寫上去,不但不會榮耀田家炳,反而會醜化田家炳,家長就會講,兒女千萬不要送到田家炳學校讀書,那田家炳就會是個恥辱。」

圖片來源:Google

田家炳說,他一直用這個激勵自己,也要求基金會的同仁,要求所有接受捐贈的對象,一定要實實在在把學校辦好,不要辜負大家的期待。

早在70多年前,中國教育家陶行知先生就曾大聲疾呼:

想要造成一個好學的民族,需要一百萬位武訓先生,開辦三百萬所學校及讀書處,平均每校每處普及一百五十人之教育,才能叫整個中華民族四萬萬五千人家家讀書、人人明理,才能保證整個民族繼續不斷之進步。

類似的話,田家炳老人也曾說過,「13億人口是中國的一個大『包袱』,怎麼把這個『包袱』變成財富?我認為就是辦好教育。」

圖片來源:Google

正如田家炳基金會官網上「中國的希望在教育」的八個大字那樣,作為一位成功的企業家,田家炳從未局限於構建個人的商業帝國,在他的泱泱財富帝國背後,涌動着的是作為一個中國人,對教育事業、對國家民族矢志不渝的愛。

縱觀田家炳的一生,他對教育事業的純粹和無私,以及自身修為和品德的高尚,即使有萬千財富卻也堅守內心的澄靜從容,真可謂「有松柏之實而不居其名,有梅竹之風而不矜其節」。

謹以此文,獻給那些兼濟教育的「田家炳」、「邵逸夫」們。

參考資料:

田家炳基金會:http://www.tinkaping.org/?lang=zh-hans

新京報 斯人已逝,校園裡永遠有座田家炳樓

田家炳:「最笨」百校之父,把自己捐成「窮光蛋」的億萬富翁

百校之父田家炳逝世:他身家上億,卻想方設法變成「窮光蛋」

天下粵商 世人只知邵逸夫,為何不識田家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