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散去,她直面死亡。

2016年11月3日,日本,东京。

年仅24岁的江歌,为了保护“闺蜜”刘鑫。

被刘鑫前男友陈世峰残忍杀害。

全身,被刺22刀。

被救的人,生死门关,不知感恩大喊无辜。

活着的人,天天走在刀刃上痛苦地生活。

2019年4月5日清明节。

被救的人,用出卖良知的方式在全国人民的注视下,

喂了18亿人,一口恶心至极令人作呕的人血馄饨。

1.刘鑫:你嘲讽救命恩人亲妈的嘴脸,

吃相不要太恶心

愚弄死者,嘲讽救命恩人亲妈。

这是刘鑫在清明节当天做出的事。

微博私信江阿姨,公然挑衅。

连发几条微博,再次中伤。

什么叫恶毒?

来,看一看人心。

给刘鑫点赞的账号「冷眼萌叔」。

微博言论更是让人心惊。

对江歌妈妈从称呼到辱骂,用词粗俗至极。

白发人送黑发人已足够心痛,在别人的伤口撒盐已足够冷血,

而当抽丝剥茧,继续追踪「冷眼萌叔」和刘鑫的关系,

随后被曝光的事实,才让人真正明白歹毒一词的含义。

冷眼萌叔和刘鑫,是同一账号。

换言之,这是同一个人在做戏,

或者是刘鑫的家人和同伙在兴风作浪。

2.小人作浪,善者被欺:

为逝去的人,留下尊严

这件事的受害者是谁?

江歌妈妈。

唯一的女儿去世,承受丧女之痛。

她的生活已经毁了,对未来的所有期盼都凝于回忆。

以前活着的希望是女儿,如今的惦念是替女儿讨回公道。

要拼命忍下对女儿的思念,还要忍受刘鑫一次又一次的挑衅和侮辱。

更过分的,是她要忍受正义的反噬。

受害者对过错方的仇恨,反变成了一种过错。

说出那些狠话的人,怎么忍心?

又怎能如此可怕?

刀子没扎到自己身上的时候,事不关己的高傲最是无情。

但受伤最严重的,其实是已故的江歌。

刘鑫利用她的善良,替自己保命。

她知道江歌开朗仗义,一定不会坐视不管,于是寻求江歌的庇护。

而在江歌被捅20多刀的时候,事发时她选择充耳不闻。

事发后,更是选择拒绝作证,200多天不露面。

可怜江歌,倒在血泊中死前的最后一刻,

她会想到自己的妈妈,也会想到躲在门后的“闺蜜”。

岂能料到,以命相救的姐妹不仅不感恩,反将刺刀插向自己亲妈。

生前不能尽孝,死后最亲爱的妈妈被小人栽赃凌辱,

江歌在天,岂能忍心?

所有这一切令人愤怒的行为背后,推波助澜的人是谁?

从事发到现在,一直扮演无辜者角色的刘鑫,

当真演的一手好戏。

在微博一字一句的讨伐铿锵有力。

不知情的人,当真会误以为江阿姨做出了伤天害理的事。

刘鑫冤?

刘鑫,将江母在群聊中求助网友如何使用淘宝的截图,

恶意篡改,造假截图!

真正利用死者,行一己私利的人,

却是那个口口声声,高喊正义大旗的人。

刘鑫冤?

1.前证人?

别人活在痛苦里挣扎生活,惨死的人没等到一句感谢一句道歉,

刘鑫岂敢一语概之,良心何在?

2.留下一串号码,是何居心?

企图利用流量圈钱,忘恩负义的人是谁?

骂人命短,撕毁诺言,勾结冷眼。

江歌去世,不知缅怀,红衣现身。

刘鑫冤?

抱歉,这分恬不知耻的虚伪嘴脸,恕我不能感同身受。

背后的一丘之貉,你们更是不能用一般的恶俗词汇来形容。

人血馄饨好吃吗?

厚颜无耻的吃相,不要太难看。

为逝去的人,留下一份尊严!

3.远离生活中的反社会人格

当年杀害江歌的人,虽不是刘鑫。

如今,刘鑫清明之举却是分食江歌的死亡。

刘鑫的罪孽,不在凶案发生的那一天。

生命在遭到威胁的时候,人的怯懦可以理解。

她的罪孽,在那之后的每一天。

江歌被捅20多刀,绝望之际痛苦求救时充耳不闻的人,是她;

江歌死后,对警方说自己不知道凶手身份的人,是她;

在江母苦苦寻求真相,拒绝配合拒绝作证的人,是她;

言辞威胁江母,声称“如果再有这样的新闻,我今后拒绝合作”的人,是她。

她伤害的不仅是闺蜜亲妈,更是在挑衅大众道德底线。

把大家当傻子,愚弄死者。

无异于道德谋杀。

小人狂欢,善者被欺。

这种人已经不仅是极端的利己主义者,更是社会隐患。

极度冷血,没有羞耻感,没有道德感。

扭曲地认为,不违法,就没错。

只有法律这一条界线,没有道德这条准绳。

烈士救火牺牲,他们却耀武扬威口出狂言。

为什么敢如此放肆?

“没放火,没杀人,我骂他怎么了?”

2010年12月,18个复旦学生违规进入黄山未开发区域“探险”,

却因GPS失灵、体力不支等多种原因被困。

为了救出这十八只不知天高地厚的“蠢驴”。

警方打破“夜不上黄山”的规矩,派出200余名警察冒着极端天气进峡谷搜救。

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不说,年仅23岁的警察张宁海不幸坠崖牺牲。

记者采访这群大学生,他们非但没有缅怀和内疚。

更有人爆出“我是纳税人,他们就该为我服务”的惊天言论。

“我纳税,他们就算死也得救我。”

此后,这十多个大学生在生活里对救援的事情,只字不提。

不知感恩!

他们的命需要救,烈士的性命难道不是命吗?

去年,上海迪士尼。

穿着玩偶的工作人员正在和游客互动。

一年轻男子突然出现,对着小熊的头一顿猛拍。

被打的工作人员立即捂住头部。

好在,他并没有受重伤。

而就在事故发生前一天,有工作人员被打至脑震荡。

打人的人,在想什么?

“我打他,你能拿我怎么样?”

于刘鑫,“我让你江歌亲妈吃人血馄饨怎么了,我又没违法。”

支持刘鑫的都是什么人?

他们有着鲜明的反社会人格倾向。

思想危险,言辞犀利,易怒易燃。

所有人都该为他们服务,有丁点不满就开喷。

比冷漠更可怕的,是有意而为之的邪恶。

李咏去世之后,利用李咏去世大做文章,消费死者的人,

我全删了。

没有基本良知和做人底线,谈何正义?

我们凭什么要纵容这些疯子?

像刘鑫一样的人,生活中少吗?

“我永远是最无辜的。”

“我,才是真理。”

而一当利益受损,他们首先想到的是自保。

一个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都能干出来罔顾道德的人,

大家离这种人远一点。

至于那些说”不违法,他们有何过错“的人,没经历过痛苦就劝别人大方,

让这种人滚蛋。

免得雷劈的时候,牵连到自己。

于刘鑫清明血馄饨事件,江歌妈妈,请坚强,更请理智。

1.对冷眼萌叔侮辱江歌妈妈的行为,证据确凿。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规定,侮辱罪,是指使用暴力或者以其他方法,公然贬损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情节严重的行为。

据《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通过信息网络实施第一款规定的行为(既侮辱罪行为),被害人向人民法院告诉,但提供证据确有困难的,人民法院可以要求公安机关提供协助。

单这两方法律,足以告他一条侮辱罪。

2.报警后,一步步揪出冷眼萌叔账号和刘鑫的关系。

用法律,对质一切无理行为。

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印发意见,提出将惩处诬告陷害、揭发隐私、贴报喷字等“软暴力”犯罪。

人民日报

小人作孽,必须反击。

垃圾人不会变好,只会装无辜。

头顶三尺有神明。

人狂,必有灾殃。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刘鑫若冤,人间再无正义。

窦娥冤,窦娥哪有江歌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