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鋪天蓋地蹭劉強東流量的文章,裁員是行業周期大背景,單揪住一家企業不放,還相當生硬的要把私生活再扯上干係。說兩句不一樣的吧。

創業是場無限遊戲,在中國更是如此。無限遊戲不是指不以輸贏為目的,而是為了生死而把曾經的承諾放在一邊。無限遊戲最極端就是戰爭,一切都可以是手段。

“任正非 图片”的图片搜索结果

任正非曾經說不碰手機,後來還是做了,要佔據主航道。馬雲曾經幾次說不做遊戲,後來還是做了,臉打腫了,但是要直面最強對手的競爭。劉強東曾經說不開除任何一位兄弟,現在開了,也是要活下來。如果公司倒了,18萬兄弟都失業,那樣更慘。戰爭是以最小的傷亡換取最大的存活。

人設一定會塌,承諾一定會破,在無限遊戲里恐怕是避免不了的事。因為你的人設和承諾,在一場無限遊戲里,很可能會被當成攻擊你的陣地。既會被對手攻擊,也會被趨勢攻擊。從在商言商的立場,把人設和承諾丟掉才是該及早做的事,刮骨療傷因為還有一口氣,觸底才能反彈。看到破釜沉舟般的堅定動作,反倒是該買入的時候。

“马云 图片”的图片搜索结果

商戰里有五方,每一方都是會被出賣的。貸款給沒有支付能力的學生,用處心積慮的上癮產品來耗干用戶的時間和錢,是賣用戶。公司政治和大裁員,還有期權縮水,是賣員工。未經董事會批准把業務拆出去,是賣股東。賣對手就更肆無忌憚,逼着商戶用戶二選一,收買律師法官學者,海陸空全面封鎖。創始人病死了,或者進了牢房,身敗名裂,騎虎難下,這是創始人把自己賣了。

這最後一條,創始人賣自己,最能證明這是一場無限遊戲。老子狠起來連自己都砍。

不能因為承諾破了,就把承諾當成一錢不值。當年馬雲幾次說不做遊戲的時候,我不覺得純是作秀。他也是普通人,身邊也有很多孩子,相信是有感而發。當年劉強東說不開除一個兄弟的時候,換成別人,可能有一個大大的問號,可是劉強東從創業起初就給每一單貨開發票,就給民工交似乎是10%以上的公積金,我覺得他的承諾也不純是作秀,是擲地有聲的。

“刘强东 图片”的图片搜索结果

王興公開質疑對手的誠信,這是危險事。在無限遊戲里,誠信倒地的人很多,為什麼少有人被公開質疑。因為一旦你站出來質疑對手的誠信,就會受到所有人對你誠信的拷問。第一,你得自己沒問題。第二,你得保證以後沒問題。這太難了。但事因難能,所以可貴。不管以後王興會怎樣,至少敢在某一天亮明自己,置於眾目睽睽之中,就是可贊的。

可是反過來,既然大家都會破了承諾,那麼承諾就越發的可以成為作戰的手段,這越是接近無限遊戲的本質。任正非可以做手機,那雷軍承諾5%的利潤率有一天會不會作廢。百度可以把原準備投入百億的業務賣掉,那騰訊的開放承諾有多少含金量和保質期。

前幾天的頭騰之爭,騰訊狀告多閃未經授權用微信用戶的頭像。本質上這是地球上有國家以來最久遠的一種鬥爭:主權pk人權。一家說這是在我的體系里產生的信息,不讓你用就不讓你用,這是在說主權。一家說,用戶自己上傳的昵稱和頭像,難道他不能決定在哪裡用嗎?這是說人權。

於是一家訴諸於法律,因為法律對它有利,而另一家發動群眾,因為人心更容易關心與自己切身相關的人情世故。說到底這是場戰爭,每個人都用對自己有利的方式。所謂下圍棋,你占你的,我占我的。

既便現實如此,我還是有一些偏好,兩利相權取其重,兩害相權取其輕。如果賣假貨的公司贏了,反而堅持正品行貨的公司輸了。如果偷漏稅的公司贏了,反而給用戶開發票給民工交公積金的公司輸了。然後一堆自媒體流量爆滿,一堆吃瓜群眾抹抹嘴直說八卦真有趣。我不認為這是一個人兩個人的成敗得失,而是這片養育出、支撐起無限遊戲的土壤再往下沉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