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移民美国,常常会带上父母,为了彼此有更好的照顾。

但是,华人社区不时传出家暴案,除了妇女儿童受虐外,来美投靠儿女的耆老也常成家暴受害者。

近日,在布鲁克林一名华裔老妇长年饱受媳妇辱骂,但因语言不通长期不敢求助,更怕让子女留下犯罪纪录。

在美国,华裔耆老受虐案时有所闻,以子女未尽赡养义务,甚至辱骂、伤害都是最常见。

华裔老妇多年隐忍受媳妇欺负

家住布鲁克林的耆老郑秀芬(化名)是典型的家暴受害者。

她一家来自福州,儿子于1998年来美后做起了餐馆生意,2006年也把她接来美国照顾,之后原以为可以安享晚年。但2009年儿子结婚,一家人的日子却变了味。

由于自己因为不会英文,很少出门,生活范围局限在华人社区,每天买菜做饭,操持家务。

儿子婚后继续经营餐馆,儿媳则在曼哈顿从事会计工作,有时会非常忙碌;但后来儿媳下班后常常会因小事与她争吵,用言语辱骂甚至动手推她。

之后儿媳辱骂她愈来愈频繁,华妇郑秀芬表示:这让我总觉得,她工作上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回家就会拿我出气。孙子出生,情况更加恶化

2011年孙子降生,让以为原本可以松口气的郑秀芬,反而情况进一步恶化。

她说,儿媳先是嫌她在月子期间照顾不周,经常大声向婆家打电话声泪俱下抱怨。

后来孙子渐渐长大,不会英语的郑秀芬照顾孙子时只能讲普通话,儿媳见状几次指著她说:别和我儿子说中文,他要说英语,不然在学校怎么跟得上?

郑秀芬的邻居表示,郑家婆媳的争吵声常常大到周边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摔门声震耳欲聋,儿媳辱骂中有时甚至会出现恶毒语言,比如:你为什麽还没死之类的激烈言语。

郑秀芬表示,儿子做餐馆非常辛苦,一年也不能休息两天,所以很少和他提及这些矛盾琐事,现在尤其让自己心寒的是,七岁的孙子因为经常看到儿媳的态度,开始也有意无意的仿效,对她很不尊重。

郑秀芬边说边摸著眼泪说着:有时我真的不想活了。但表示害怕给儿子找麻烦,也认为家丑不可外扬,能忍则忍,一家人闹得不可开交,谁也不好看。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家暴与性别歧视高级专员表示,通过言语、经济控制、肢体冲突等方式对家庭成员进行虐待的行为均属家暴。

在华裔耆老的家暴案中,最常见的就是子女不能尽到赡养父母义务,甚至对父母辱骂,甚至造成父母身体伤害。

而很多华裔耆老面对次困境时选择沉默,因为口头的争执即使选择报警,警方也无法定罪,但殊不知语言的杀伤力有时甚至比肢体衝突伤的更深。

有的耆老害怕闹上法庭会对子女的产生不好的影响,留有案底,但其实家事法庭(Family Court)不会留有任何犯罪纪录,皆用尽量柔和的方式解决,且所有的流程都会保密。

一个人上了年纪以后,脱离以前的社交环境更容易失落,语言不通,文化不同,更是挑战。不少飘洋过海来到美国的老人家,与孩子们团聚后,生活得并不舒心。

李安导演的“家庭三部曲”中有一部叙事绵长的《推手》,就讲述了一个这样的故事。留美多年儿子把父亲宋先生从台湾接到美国养老,但身为太极大师的他却难以融入到美国生活中,最终离家出走。

“不少老伙计都羡慕我们来美国跟儿子享福了,却不知道我们是多么尴尬……”在异国他乡,与父母合住这件事比原来的社会更难。与外界语言不通导致父母的受挫感,以及对子女的依赖感丶在两种文化冲突中对下一代教育的分歧等等加大, 两代人甚至三代人之间的家庭矛盾常被加倍放大。

美国帕洛阿图大学副教授朱贲靓近年的一份调查指出,每100名华裔老人就有15人常有自杀念头。特殊的文化背景以及身处异国的文化语言挑战,使得华裔老人面对压力时往往埋在心中,缺乏处理问题的能力,极易心里苦闷与忧郁,产生自杀念头及实际自杀率较其他族裔更高。

不了解还不知道,原来问题竟然如此严重!

正如《推手》中最后的画面,朱先生问陈太太:“你现在想去哪儿?……”

到底,什么是答案?

之所以给这部电影取名《推手》,大约是李安所悟到的“推手博弈之道”吧。

电影里,太极其实是一个符号,以柔克刚,以静制动,“四两拨千斤”的顺势哲学同样可用于解决生活中的博弈。

从”襁褓“到”油枯灯灭“,人历其一生都是在不间断的社会化。虽然老人们保有的中国传统价值观根深蒂固,但为了融入新的生活中,也不得不顺应水流,消化吸收,兼容平衡。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活法。”其实,很多老人也慢慢学着看透。孩子们在外打拼多年,不可能回去发展的话,为了“含饴弄孙丶三世同堂”,家人聚在一起互相有个照应,总要有人退一步……

既来之则安之,最需要做的就是去“享受”这种转变!而子女除了要恳切的关心父母,聆听他们的心思烦恼,也要多多引导并帮助他们打开心怀。

南怀瑾先生曾在他的书中写到:“一个人老了以后,一定要养成一种兴趣。”

没错,有了兴趣,就容易交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在这里,小编建议老人家们多多敞开心,有空了出去社区走走,认识一些邻居和朋友。

记得要参加老乡会,老人社区,以及教会活动,都可以成为交到朋友融入新环境的契机。

设想一下,一群来自五湖四海的中国老人在一起打打牌丶下象棋丶唱老歌,看看老电影,有了玩伴儿和团体,平时儿孙们也放心,老人们也不会再那么思乡想家……

这不由得令人联想起,耶鲁大学的中国留学生父母们在校内垦荒种菜之事——其实种菜更像是一个娱乐项目,老人们将那个花园称为“三棵树”,他们每天常常聚集在一起,锻炼身体,聊天消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