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里童装城,图自:界面新闻

在安徽毛坦厂,盛产准大学生,在那,不仅有奋战高考的学生,还有辛苦陪考的家长;

在湖州织里,盛产童模,在那,不仅有年入百万的宝宝,还有一群想钱想疯的家长。

“不就是个小朋友换换衣服,拍几张漂亮照片么,这钱也太好赚了。”

这钱的确好赚,“一般童模一个月收入两三万元没有问题,红一些的一年能赚300万,一套房下来了”。

在湖州织里,童模的摇篮,流传着一句顺口溜:

“时尚看巴黎,童装看织里。”

在这儿,有家长继续做着一夜暴富的美梦,也有宝宝已经为他妈赚了一套别墅。

直到童模妞妞妈一脚把妞妞踢上热搜,才揭开了这行灰的发黑的阴暗。

01

泡在钱堆里的童年,

孩子代价太大

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 业内人士估计,这些年,童模经济可达数十亿元。在利益的裹挟下,数以千计的宝妈从全国各地赶来,加入了“童模”队伍。

有的孩子刚满三个多月就开始接活,有的孩子已经成了织里的“名角”。

在织里,99%的家长做着让孩子买一套别墅的美梦,但只有1%的孩子有这个能力。

剩下的,都是他们在“童模生涯”里付出的代价。

1.成长抑制剂400元一瓶,家长给孩子当饭吃

在童模行业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孩子在3-6岁左右,身高130以下是最抢手的,超过130cm,就意味着单子越来越少,直到无单可接,结束童模生涯。

但是,在孩子3-6岁的时候,正是生长发育较快的阶段,不少童模家长们在高收入的诱惑下,开始虐娃。

在童模圈里,一些经济人宝妈们已经被钱糊了心,芝麻的妈妈每天只给芝麻吃一顿午饭,没有肉,只有青菜和米饭,剩下的时间里,如果饿了,就喝点牛奶。一周只能吃一次水果,“因为水果中糖分高,吃多了容易胖,胖了就接不着单了。”

芝麻妈妈还是理性的一位,更可怕的是,有些童模除了不能得到应有的营养补给,还会被自己的亲妈喂药,简直丧心病狂。

据网友爆料,这是一种生长抑制剂,400块一瓶,跟前段时间刀哥说的“乖乖水”一样,三无产品,卖药人介绍,必须长期服用,才能达到抑制长高的作用。

截图来源于维度

有市场就有买卖,网友的爆料都这么多,这个黑暗的地下江湖,有多少肮脏的交易,就有多少孩子吞下了亲妈喂的药片。

2. 家人虐,用打的方式“驯服”孩子

花式虐娃第二招,像驯服宠物一样驯服自己的孩子。

这几天妞妞被亲妈踹了一脚的视频在网络上发酵,这一踹,踹疼了网友的心。

把声音调到最大可以听到三句话:“我踹死你信不信,你马上把包给我捡起来,我在拍的时候你少惹我。”

随后,妞妞妈还被扒出是虐娃“惯犯”,有摄影师发布了另一则妞妞妈在换衣间用衣架打妞妞的视频。

有一个细节是:她妈穿着厚厚的衣服,而妞妞穿着一件薄薄的裙子。

我们看到的可能不是第一次,不是第二次……只是这个3岁小女孩生活中习以为常的一次。

“给我打招呼!”

“快点,给我笑一个。”

“屁股扭一扭!”

妞妞已经对一切有了条件反射,只要妈妈扬起手,她就马上进入乖巧听话的状态。

这不是被教养,更像是被驯服。

在视频下的看到了一个残忍但真实的评论:被威胁,敲打培训出来的乖巧,像是马戏团里的“驯兽”手法。

幸好,孩子是会说话的。新京报我们记者去往妞妞家采访时,妞妞自己回答了问题:

你喜欢拍照吗?不喜欢。

你喜欢穿漂亮衣服吗?不喜欢。

3.外人虐,猥亵儿童成行业潜规则

除了来自家长的虐待之外,更可怕的是将孩子暴露在更危险的环境下。

去年1月,微博大V黑客凯文爆料,哈尔滨一男子以招募淘宝童装模特为由猥亵儿童,还将自己和宝贝们舌吻的照片发在了网上。

当然,这些事可能不会那么巧发生在同一个宝宝身上,但是,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孩子,难免长歪。

但是市场上的大把利益推着这些孩子的家长往前走,让孩子替父母赚钱,已经赚红了眼。

02

千亿市场规模下,

家长欲壑难填

据第一财经统计数据,从2002年至2016年,15年间,童装市场规模从2012年起就达到了千亿规模。

随之一同兴起的,是乱象丛生的童模行业,在这个灰色行业里,家长们无底线的欲望,正在悄悄瓦解无数孩子的童年。

2017年,一个名叫叶祖铭的混血男童模接受采访,面对镜头,当时11岁的叶祖铭说:“我叫叶祖铭,来自塞尔维亚。我的爱好是走秀、跳舞、影视表演、拍平面等,很多很多。做了两年多一点儿。反正这种赚钱方法比较容易,就像今天七十多件,大概八千块钱……我年收入高一点儿八十多万,低一点儿五六十万。”

记者问他的人生志向,答案是:网红

“网红就是轻松一点儿,明星嘛太累了。每个人都想富裕嘛,有个富裕的生活。然后找一个好看一点儿的老婆。”镜头外传来大人们的笑声。

叶祖铭伸手摸了摸下巴,接着说:“迪丽热巴那种,你懂的。

讽刺的是,两年后再次采访到叶祖铭,他的想法早就变了,他开始觉得人生没有意义,想过平常小朋友的生活。对生活失去兴趣的这一年,他13岁。

比起叶祖铭,更多的小朋友开始理解爸爸妈妈的“良苦用心”:“给家人赚钱,家人不用辛苦了,我自己来赚好了。

这些小模特已经表现出了极高的“职业精神”,一旁的工作人员打着伞看她拍摄,而小模特却在雨中摆着各种姿势。

令人发指的是,很多父母欲壑难填,为了能让孩子多给自己挣点钱,让肚子还圆滚滚的小朋友,穿着暴露,在一群油腻的中年男人面前,摆出性感诱惑的姿势。

甚至去参加衣着暴露的性感大秀,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孩子尽早成名,从99%的童模中脱颖而出,成为那1%,这样身价就上来了,买大别墅指日可待。

“我曾经见到过,家长为了讨好导演,在饭桌上看着自己8岁的女儿端着酒杯,一个一个的挨着,给剧组工作人员敬酒。这个小孩说话也是一套一套的,像大人一样。而一旁的家长,看着女儿的表现很高兴,就说女儿很乖、很懂事。”

03

蒙眼狂奔16年,

童模行业成熟为产业链

实际上,以前在国内外正规的童装厂家,很少会启用童模。正规的厂子就是简单把衣服平铺,拍一些细节。

直到伴随着淘宝的发展,16年,童装行业催生出了一条新赛道——童装模特。

据湖州在线2018年12月的报道,织里镇是全国闻名的“童装之都”,有童装类企业1.3万多家,镇上近10万人专门从事童装生产、加工和销售。童装销量占全国市场一半以上。

在这,童模、童模培训机构和摄影机构,一起构成织里完整的童模产业链。

长相有优势的孩子迅速当上童模,外在一般的经过童模培训机构严格培训,参加各种童模比赛,历经层层选拔“出道”。

“童模都是很可怜的,99%的童模都是父母皮鞭下的摇钱树。

知乎上,织里的摄影师爆料,童模都是按件收费,一件衣服100元起拍,越有名气的童模越贵,效率高的童模会按天收费,每天5000元起。

妞妞妈妈朋友圈的截图显示,妞妞4天拍了近400件衣服,一天最多拍了119件。然而,这不是童模的最高的记录。

GQ报道的文章《逐梦童模镇》提到,织里当红童模谷歌一天共拍了264件衣服,时间从早上9点到凌晨2点,整整17个小时。

提起学习,在拍摄的“空闲”时间,化妆师画一只眉毛,谷歌写一个单词。

“我特别想像正常的小朋友那样,过正常的生活。”但是,为了给妈妈买别墅,谷歌早早地承担了成年人的重担。

服装行业里,一般都是反季节开始打版,拍样品,有时候大冬天拍T恤,大夏天拍棉袄,这些职业童模们比演员还敬业。小小的年纪,就知道要“让所有的客户都满意”。

几天前,妞妞事件让织里成为了活靶子,一时间,淘宝迅速地撤下了所有妞妞拍摄的样片,织里的拍照基地,人最多时,也不过10多个,“记者太多了,大家都在避风头。”

但是,7天后,没有人再会去关注妞妞被虐,家长们收拾收拾心情继续带孩子拍照,接单。

“你不拍了,厂家手中还有源源不断的模特等着被拍。”虐童事件第二天,王勇依然在热切地给女儿联络试镜,对他来说, 比新闻更重要的事情是女儿马上要年过7岁,行业对于她这样的大童模要求更高了。

“拍几年,就能挣来这辈子都不可能挣来的钱,为什么不呢?”

结语:

这段时间,与虐待童模事件一同引起讨论的,是成年人们对上班996制度的反抗。成年人尚能为各种理由抱怨996太累,而照顾不了家庭。

那孩子们呢?

职业的童模“工作时间”何止996,简直堪比连轴转。

“你拼死拼活996,不如生个娃当童模。”

这听起来有些讽刺,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那些正在辞去工作,父亲给孩子当司机,母亲给孩子当经纪人的群体,不正是从996的制度中出来,将生活的重压与一夜暴富的美梦强加在孩子们身上的那群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