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时间关于996的讨论很火爆。

 

996指的是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周工作时间长达72小时的一种工作模式。

996登上热搜后,BAT等互联网公司成为众矢之的。

于是,向来是“乡村好老师”的马云接连对996发表了一系列观点,大概意思就是:

 

“996工作是一种福报,能进阿里这样的公司996,总比那些吃了上顿没下顿,天天担心公司要破产的上班族要幸福的多。”

 

一石激起千层浪,此言一出,顿时引来了很多工薪阶级的讨伐,对“资本家”、“血汗工厂”进行了铺天盖地的批判。“鸡汤教主”马爸爸立刻就成了“浑身流的都是充满铜臭味的肮脏的血液”的“资本家”。也有很多文章开始写工薪阶层“悲惨的生活”,高举伸张正义的大旗。

 

但其实站在更高的视角来看,这样的争论是没有必要的。甚至可以说,讨论这个问题根本没有意义。

首先我们要明白一个最基本的点——所有的社会问题背后都是经济问题。

 

目前的996工作模式,可以说是我国现有国情下的必然。

 

不妨设想一下,什么情况下,996会彻底消失?

 

情境大概是这样的:中国所有的工薪阶级,面对996时都统一战线,表示坚决不从,然后大罢工。资本家因此招不到人,工厂面临倒闭。这种情况下,资本家想到的第一件事,必然就是废除996,赶紧招人来干活儿。

 

注意,这个假设成立的前提是,所有人,注意必须是所有人,哪怕老板开出天价工资做诱饵,也坚决拒绝996。

 

但现实情况却不是这样的,大家的想法不可能得到统一。

你想的是在工作之外,还要追求生活质量;但你隔壁工位的同事想的是,赶紧多赚些钱,回农村老家盖房娶媳妇儿。

你想的是宁愿少拿点钱也要早点下班泡澡敷面膜,但你隔壁工位的同事想的是,如果能快速升职加薪,只要留条命,8107都行。

 

很多人理想中的生活是高福利的北欧国家那样:每天十点上班,十二点下班吃饭喝个下午茶,再上两个小时班就可以回家休息,想要主动加个班还被上司教育不要痴迷工作,一定要热爱生活。

 

但这真的是因为西方的老板都是圣人?中国的老板都是魔鬼吗?不是。

 

如果回到工业革命时期,你会发现那时候的工人,就像马克思在《资本论》里写的那样,过得都不是人的生活。资本主义在产生之初是非常残酷的,现在的西方世界,只是资本主义完成了原始积累发展到了一种高级形态。他们的技术革命开始的早,有了非常厚重的技术和资本基础,商业形态和模式也经过了上百年的改进完善,所以现在可以坐享其成。

而这些成就,都是建立在西方国家在殖民时期对海外的疯狂掠夺,把当时地球上所有的资源都据为己用的基础之上。所以他们的社会发展程度,比我们先进了半个世纪。

再反观我国,资源有限,人口数量庞大,每个人从出生就开始“高考倒计时”,进入了茫茫人海的竞争之中(当然如果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特权阶级,当我没说)。

相信大多数人都了解市场经济学里几个非常基本的概念,叫做“买方市场”和“卖方市场”。

 

凡是供不应求的市场,供给方就掌握议价主动权。相反,供过于求的市场,需求方就掌握主动议价权。

 

中国人太多了,劳动力并没有那么值钱。目前中国的劳动力市场还是处于买方市场。

金融、互联网这样所谓的高端行业,已经算是现有中国社会里较为优质的工种,对这样优质资源的竞争也无疑很惨烈,一堆985/211毕业的高材生挤破头要进。如果不信的话,毕业季去人才市场看看就知道了。

为什么美国的蓝领薪水那么高?因为蓝领太少了,你不给钱说不干就不干。但是在中国呢,白领排排站,你甩手不干,后面有的是人惦记着。你觉得月薪1万太少,有人觉得月薪5000就已经巨多。

用一句简单的话来说就是:当劳动力过剩时,劳动力市场对于薪酬待遇的变化并不敏感。

中国巨大的经济腾飞建立在庞大的人口基础之上,每个人辛勤的付出。但这也造就了人均回报率远低于实际价值。

除非有一天,中国的劳动力人口骤降,资本家都得求着你工作,这种剥削式的工作模式才有可能消失。

 

有人说,打倒996,需要放弃市场对资源的配置,让国家出台法律规范这种“残酷的剥削”。请问,国家为什么要放弃这种快速增长GDP的方式呢?而且对于很多辛苦一辈子都无限贫穷的底层人来说,996的高薪,已经是一份“神仙工作”了。

 

市场往往就是最聪明的资源配置者。

喜欢钱多的,有血汗工厂在等着你,喜欢清闲的,朝九晚五的国企养老工作也不是找不着,无非就是工资低点儿。955有955的薪资体系,996有996的薪资体系,想要西方国家那样钱多又朝九晚五的,于我国现在的发展阶段而言,除非是“二代”,否则基本不可能。

很多人能忍耐996,是想拿高工资,想拿公司的股票实现财富自由。如果一个小公司,各方面待遇都给不到位,没有人愿意去996的,那市场自然而然就把它淘汰了。

假如你并非无欲无求,对这个物质世界仍有留恋,或者对事业还有一点野望,又没法儿拼爹,那么除了抱怨世界的不公,最好的选择就是参与这个游戏。

所以说,网上叫嚣着要改善工作环境的只是少数,而被沉重的房贷、昂贵的下一代教育压垮的工薪阶级们,他们才是真正沉默的大多数。在他们眼里,996与奋斗无关,只与利益有关:

“甭说996,只要钱到位,啥姿势我都会。”

996是中国上班族的不幸,更不幸的是,在现有的国情下,这种状况基本并不会缓解。

 

可以预见,很多很多年,我们都会被迫成为“世界上最勤劳的民族”,这是我们逃脱不掉的命运。 

文章仅为个人观点,欢迎留言,谈谈你对996的看法

关注作者微博 @DC金克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