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闹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的西安奔驰女车主事件迎来转机,来自诸多权威媒体的消息显示,4月16日,在相关部门的撮合和监督下,西安奔驰女车主已和4S达成和解协议,和解内容包括“更换一辆新车、给车辆VIP维护保养服务、退还金融服务费、补办生日并提供VIP服务”等内容,而和解协议基本对应此前女车主提出的8项诉求。

事实上,此次奔驰事件可谓一波三折,波及面之广,持续时间之长,更是牵动了诸多国人的心,成为街头巷尾和网络上的热议话题。

这件事情的影响力有多大呢?

单个视频播放量超过两亿,人民日报,新华社、人民网相继报道,已经上升为一个人尽皆知的全民事件。

如果你有了解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和仔细分析事件的进展,你会发现这是一个普通女性利用自己的文化知识和严密的逻辑思维能力来抗击全国众多的4S店,甚至是把整个行业的底裤给扒得一点都不漏。

我们先从奔驰高管和这个女车主的录音说起。

听完这个录音,桌子感觉整个人都惊呆了,这个女车主和口才和逻辑思维简直太好了!有没有?

这完全是女车主在吊打奔驰高管!

从整个录音来看,这个高管刘元婷是什么姿态呢,首先是打感情牌,说祝你生日快乐,又推脱自己忙,非常官方,把自己和奔驰分得很开。

说白了,她依然在把消费者当傻X。

而这个女车主是如何反击的呢?

首先,你说你在德国,在哪里,难道接一个电话都不行?这个事情你没有什么需要解释的,我也不会理解。

第二,我的钱是交到西安利之星,并不是奔驰官方。难道有人在我的店里面吃饭食物中毒了,我说农民撒农药了,我难道要先去和农民沟通一下吗?

第三,你们所说的国家三包规定发动机漏油需要换发动机,但是国家三包还规定了修车只要超过5天就必须配备用车,但是你们配了吗?

国家三包有利于你的,你们就认,国家三包有利于我的,你们就不认。

第四,我交一万五金融服务费,请问你和我服务了什么?

这一万五千多块钱,十块钱一碗的面我要卖一千多碗,我可以赚到,但非常辛苦,我要一个说法:

请问你们的计价标准是什么,有没有乱收费情况?像我这样被你们欺骗的消费者又有多少?我相信肯定不止我一个!

这个女车主的话完全是沟通和反驳别人的一个教科书式的范本!

在短短的几分钟里面,这个女车主用到了谈判技巧、沟通技巧、共情技巧等等。

如果你有仔细听这个录音,那个奔驰高管多次想插嘴,想要反转,但是女车主只用一句话就把她彻底堵死了:我的情绪已经下去了,你不要再打官腔了,我的情绪又要被你挑起来了。

那个高管一下子哑口无言。

女车主只用了4点就把整个事情说透了,并且字字句句都说到了点子上,逻辑性非常强。

她的发言,金句频出,她打的比喻,可以说是“打蛇打到七寸上面”,让人忍不住拍手叫绝。

而且她在极短的时间内,她把自己的逻辑做到了层层递进,最后一个简直击中了他们的死穴:

金融服务费,打进私人账户,没有发票,一看就涉嫌重大问题,而且人数众多,4S要是把这个事情捅开了,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后来这个录音被曝光后,网友们纷纷惊呼自己也中招了。

而且事情得到发酵后,很多之前被坑了金融服务费的车主,纷纷找4S店维权。

现在,这个女车主对奔驰的诉求有八点:

关于这八点诉求是极其厉害的,而且是要命的。

比如说第一点,如果4S店明知这个车本身是有缺陷的,却依然卖给了她,那就是以次充好,假一赔三,现在有最新的料爆出来,说这一台漏油车是一台库存车。

再比如说,第四点,每年有多少消费者被这个金融服务费给骗了的?这肯定是非常之多的,而且到了无法解决的地步。

另外这个女车主,有很多点是针对整个汽车销售行业的乱象来的,她要求整治乱象,对从业人员进行规范,可以说是在帮我们千千万万个消费者在谋福利。

奔驰要退钱给她,但是她不同意,说如果你没有问题为什么要退钱给我?她有一句话说的很好:我们没有必要迫于舆论压力做不正确的事情,我也愿意等待最后的结果。

现在,西安市工商局已经组成专门的小组来调查整个事件,相信整个利益链条都会在调查报告中呈现。

女车主和她的家里人一致对外:这当中的不合理,肯定不是我一个人的不合理,收了多少人的金融服务费,怎么收的,我们需要满意的答复。

奔驰不肯退她66万,却为此损失了几十个亿,现在不仅是奔驰要为此付出代价,元气大伤,整个汽车行业背后不合法的相关利益链条都要得到整治。

这是一个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内,青铜变成王者的故事。

一开始,女车主受到欺骗,她维权无门只能坐在奔驰车的引擎盖上痛哭,事情得到网友关注,得到发酵之后,她有理有据地要求奔驰官方道歉,给她换新车或退款。

现在事件上升到一个全民关注的事件,她除了帮自己维权之外,还要对整个行业的背后乱象发出灵魂拷问。

很多人都赞叹她的勇气和智力,换了自己肯定做不到,一般人都是修车赔钱了事,但她要硬刚下去,桌子觉得这才是中国当代年轻知识女性的代表。

“此刻,她不仅仅代表自己,更代表所有消费者。每个人在消费的过程中都可能会遭到欺骗,而每一个骗局的曝光都能够推进维权的进步。现在她不仅仅是在质问4S店,更是代表无数可能被欺骗或者即将被欺骗的消费者在质疑商家!”

一个高赞留言评价说: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试图在推动整个社会进步的人,却遭遇了威胁、恐吓,和巨大的质疑。

没解决问题,先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好不容易点亮了一个小小的火苗,就要被这股恶势力给扑灭?那些说她别有用心的人是愚蠢还是恶毒?

一束光,射进了整个黑暗里,把肮脏照了出来,那么这束光便成了有罪的。

打倒这个女车主那些无良商家不就可以继续昧着良心赚黑心钱么?

让她放弃抗争,等到风头过后,那些4S店不还是可以欺骗消费者赚得盆满钵满?

把脏水都泼向她,把最恶臭的标签都贴到她身上,让她背负巨大的精神压力,慢慢放弃挣扎,那些利益集团背后的野心不就可以得逞么?

写到这里,我的心情是复杂的,也是无力,一个事情发展到最后,那个为众人出头的人,总是受到的伤害最深。

桌子只是一个小作者,我知道这篇文章改变不了什么,但我愿意为这个女车主写这样的一篇文章,我想对她说,请不要害怕,也不要慌,我们都会一直在背后支持你,陪你抗争到底!

为众人抱火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为世界开路者,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

依稀记得那个以一己之力撕开整个娱乐圈丑陋的崔永元。

有人给他发死亡威胁的信息,“我接到杀你的命令了,再不住手,你自己看着办”

那天晚上,崔永元做了一个梦,梦里父亲告诉他,不能退。

他说:“在这场斗争中,我也有可能要付出鲜血,甚至付出生命。这个我都充分做好了准备。你们想要崔永元跪下求你们、服你们,门儿都没有。我这辈子要跟你们血战到底!

如果这个世界是沉默的,我愿第一个发声。

如果我所在的地方没有光明,我愿成为火炬。

如果一定有人要牺牲,那请自我开始。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千载暗室,一灯即明。

很喜欢一句话,一个社会想要不断进步,唯一的方法就是每个人都尽量去发光发亮。因为微光会吸引微光,微光会照亮微光,然后一起发光发亮,这样可以压制黑暗。

所以,当有那么一个人在发光的时候,我希望我们所有人都能够用自己发光的方式去呼应她,去回应她,让她知道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支持奔驰女车主,支持为众人维权的女斗士!

对话西安奔驰女车主:“再来一次,我不会坐上引擎盖”

2019年4月13日,在西安市工商局高新分局,“坐引擎盖哭诉维权”的奔驰车主王倩(化名),终于等来了和奔驰4S店、西安利之星汽车有限公司方面的见面。过程中,王倩称她在维权过程中被奔驰4S店方面多次欺骗,并表示对方甩锅给“国家三包”,对相关规定断章取义,搪塞消费者。

这场谈判录音流出,“西安奔驰女车主维权事件”持续发酵,当中提到的“金融服务费”成为新的关注点。4月15日,中国银保监会表示已要求北京银保监会对奔驰汽车金融开展调查。

4月16日,王倩对南方周末记者回顾了维权过程,她表示,自己只是做了一件称得上“丧魂落魄”的事。

 2019年4月13日与西安利之星的协商当中,王倩当面质疑对方甩锅给“国家三包”。 (央视《新闻1+1》节目截图/图)

1

记者首先发现了“金融服务费”

南方周末:“金融服务费”的问题是怎么发现的?

王倩:最早采访我的记者发现的。是一名西安本地媒体记者,我上引擎盖那天他就知道了消息,赶去4S店时,我已经走了。那之后他就一直打电话给我,4月11日见面前,他让我带上所有材料。我拎着塞着所有票据的袋子就去见他了。他一张张核对,看到那张15200元的收据时,问我这是一笔什么费用,我说我不知道。他让我找微信账单,辨别是转给公司还是个人。他提醒我说,2016年起国家就不允许这样收钱了。这样我才注意到这件事。

这两天我不断接到朋友的电话。他们都说我“捅了大娄子”,让我赶紧藏起来,不要再接受媒体的采访。但如果有人想要伤害我,即便我不接受媒体采访,他也会伤害。这两件事在逻辑上没有关系。我也害怕,但拗不过另一个自己,那个“她”认为我这么做是对的,是有道理的。

南方周末:4月9日,是什么促使你去“利之星”讨说法?

王倩:大致过程你们都知道了,4月1日,“利之星”提出的解决方案从“等3天,退款”变成“换车”加一点儿小补偿,比如汽车保养之类。我同意了。

但4月4日,“利之星”售后的杨总主动联系我,为我分析利弊,说这个车如果返厂,进口关税和时间周期,对4S店和我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而且这辆车如果换了发动机,他们4S店也没法卖给别人,更何况车我已经上过牌,他们也只能当二手车卖。是这个道理,发动机是汽车的“心脏”,我当时想,他说的是对的,我也要为别人考虑,换发动机就换吧,心里也接受了。我记得他还特别强调,让我放心,在他们那儿换发动机不会被查到。那对我来说不是更好吗?车是花60万左右买的,我想给我点二手车的补偿就算了,15万到20万元,只要合情合理。重要的是,这件事不能再拖下去了。4月13日是我30岁生日,在老家,全家都预备好了宴席、鞭炮,等我开着新车回去过生日。除了我男朋友,其他家人还不知道新买的车出了问题,我急等着把车开回家。

但这以后,他们就不再主动联系我了。

4月8日,我打电话给“利之星”,被来回推脱,销售让找售后,售后说要等厂方。最终给回复的,还是这位杨总,他还是推诿,但态度就是只换发动机。至于二手车补偿,他讲:“我没同意,只说帮你申请。”我才意识到,他们采用公关策略,先拖我,拖到我没办法,再逼我答应他们的条件。因为如果3月28日他们就亮出这个处理结果,我有时间应对。但现在,我没耐心也没时间了。挂了他的电话,我找了很多朋友咨询,家人也瞒不住了,我妈快60岁的人,非要从老家来西安,给我讨个说法。那天晚上千头万绪,一晚上没睡着。

4月9日,我要求自己克制,正常去公司。但待了一会儿,还是无法理解,就决定一个人去“利之星”,因为不想影响家人。

 王倩说,自己没点开过在引擎盖上哭诉的视频,“觉得丢人。” (央视《新闻1+1》节目截图/图)

2

“我没点开过那个视频”

南方周末:那天你爬上引擎盖之前,发生了什么?

王倩:4月9日,我到门口就跟杨总打电话,他让我明天再来解决。我说:“不行,必须今天解决。”就冲进了4S店。门口的女孩还是非常甜美、友好地迎接、询问是不是买车,有没有认识的销售。我就忍不住了,说我买的新车还在你们这儿呢。他们人也出来了。那辆红车离我很近,我不知道怎么爬上去的,大脑一片空白。在上面说了什么我也不知道,说实话我没点开过那个视频,我觉得太丢人了。只记得最后别人劝我下来,是两个人扶着、架着我,才下得来。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会上引擎盖。真的。

南方周末:那段哭诉视频里,你特别提到了自己受到的教育,为什么?

王倩:以前我们会认为不读书的人会吃亏,因为世界观、格局受限。以前,我们也经常见到一些人不讲道理,话没说两句就打起来了,这个村跟那个村几十号人打得头破血流,可到底为什么打架,最后也许都说不出理由。现在社会进步了,文明了,就意味着咱们解决问题不需要诉诸武力,能讲道理能用规则的时候,我就讲道理。大家都认这个规则、道理,我们就这么办事。如果有一方不认,可以反驳,咱们协商,和平解决。国家也好,世界也好,不应该只依靠暴力解决问题。

我就不能理解,为什么人是受过教育的文明人,社会也在进步,我还是得诉诸暴力才能解决问题?在这次事件中,舆论起了敦促问题解决的正面作用,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和支持。但从本质上,舆论确实是一种强力。4月13日我不接受4S店的退款,就是希望就事论事,而不是他们迫于舆论压力给我退款。那样,我也成使用暴力、压制别人的人了。我希望大家都能坚持公平、公正的原则。逼迫没有意义,因为我们不是没有法律,没有什么是应该、需要诉诸武力解决的。我无法接受强盗思维。

南方周末:你会用输赢来评判你的维权吗?

王倩:论输赢,我能赢得什么,我又付出了什么,我失去了什么?这些东西都不能用简单的输赢来评判、衡量。成功、失败都是正常的,更重要的是我们知道问题出现以后,怎么正规解决。再来一次,我不会坐上引擎盖。

我也希望从我以后,我们国家不再有女孩子需要通过坐在引擎盖上哭来维护自己的权利,我希望我们能够优雅地解决问题。我没有大家想的那么伟大,也没有去想这件事情值得不值得,我只想做一个守法公民,这样很幸福。

我不希望别人视我为英雄,我只是做了一件称得上“丧魂落魄”的事。如果大家透过这件事发现了问题,并推动问题解决,我觉得这是个进步,那真的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