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159年前,有两个强盗闯进了我们的万园之园圆明园,一个抢劫,一个放火,前者是法兰西,后者叫英吉利。“

英法联军抢劫圆明园的罪恶行径已被永远钉上了历史的耻辱柱。

本文复原历史:具体放火烧毁圆明园的则是英国人,法国人没参与。他们没参与,并不是说他们就是“善人“,当时的法国全权谈判代表葛罗男爵曾建议不烧毁圆明园,而烧毁紫禁城。如果采纳他的建议,紫禁城同样将万劫不复。

一早被老婆叫醒,说巴黎圣母院失火了。这座始建于相当于中国南宋期间的艺术宝库,在烈火中呻吟了四个钟头。好在有了现代消防,最终教堂主体得到保存,算是比较庆幸了。

但不出意外,中文圈也有幸灾乐祸的声音,这是从朋友圈看到截图:

大约只有被仇恨灌满的心魂,才会有这样快速的联想吧?按说不管哪个民族的艺术品,都属于全人类。当年塔利班炸毁巴米扬大佛,遭到全世界文明人的谴责,就是这个道理。而且关键是,圆明园的烧毁,根本和法国人无关,让我们复原那段历史:

一八六零年十月十八日(清咸丰十年九月六日),一个晴朗干爽且阴凉的清晨,英国全权谈判代表额尔金勋爵和英国军队司令格兰特将军,命令他麾下的英军第一师、第六十步枪营、第十五旁遮普营,总共三千五百名士兵,在约翰·米歇尔将军的指挥下,点燃了圆明园。额尔金勋爵说,火烧皇家的园林,是为了给清朝皇帝一个教训,这可以让皇帝痛苦。

对额尔金的这一举措,法国人首先表示了不理解。他们认为这是一项毫无意义的报复举动,是对艺术品的野蛮破坏,所以他们首先声明,他们的军队不打算参加。当时的法国全权谈判代表葛罗男爵甚至为此向额尔金建议,如果英国的确想给中国皇帝一个教训的话,与其烧毁他的园林,不如烧毁他在京城的正规住所――紫禁城。但是额尔金果断拒绝了。

英军决定18日(1860年10月)将火烧圆明园,以此作为报复。

法国军队司令孟斗班对额尔金的决定很不以为然:“这是于一个文明民族不相宜的报复行为,因为它破坏了在数世纪期间受到尊重的那些令人赞赏的建筑。”

所以,目前的资料表明,法国人和圆明园的烧毁不但无关,甚至他们还曾经企图阻止这一行为。

而如今我们应该像个文明人,因为就连二战时美国轰炸日本,中国建筑学家梁思成都说应该避免轰炸京都,因为那是古城(虽然说最后京都的保全与他无关),有很多古建,是属于全人类的文明财富。试问,如今世界上有哪个国家的政府,敢为巴黎圣母院的失火幸灾乐祸?因为都知道,这是不文明不体面的思维,和野蛮人无异。毕竟人类已经发展到当今高度了,我们中国人不应该显得太low啊,这是秀节操,秀人品啊。刚才还听一朋友说,她小时候生活的福建村庄,现在成了旅游区,外国人蜂拥而至。因为村庄的建筑有点像土楼,不过都是方形的。被法国人看见,立刻成立了一个中法古建筑保护点……

那些幸灾乐祸的中国人,既不文明,也没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