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

“159年前,有兩個強盜闖進了我們的萬園之園圓明園,一個搶劫,一個放火,前者是法蘭西,後者叫英吉利。“

英法聯軍搶劫圓明園的罪惡行徑已被永遠釘上了歷史的恥辱柱。

本文復原歷史:具體放火燒毀圓明園的則是英國人,法國人沒參與。他們沒參與,並不是說他們就是“善人“,當時的法國全權談判代表葛羅男爵曾建議不燒毀圓明園,而燒毀紫禁城。如果採納他的建議,紫禁城同樣將萬劫不復。

一早被老婆叫醒,說巴黎聖母院失火了。這座始建於相當於中國南宋期間的藝術寶庫,在烈火中呻吟了四個鐘頭。好在有了現代消防,最終教堂主體得到保存,算是比較慶幸了。

但不出意外,中文圈也有幸災樂禍的聲音,這是從朋友圈看到截圖:

大約只有被仇恨灌滿的心魂,才會有這樣快速的聯想吧?按說不管哪個民族的藝術品,都屬於全人類。當年塔利班炸毀巴米揚大佛,遭到全世界文明人的譴責,就是這個道理。而且關鍵是,圓明園的燒毀,根本和法國人無關,讓我們復原那段歷史:

一八六零年十月十八日(清咸豐十年九月六日),一個晴朗乾爽且陰涼的清晨,英國全權談判代表額爾金勛爵和英國軍隊司令格蘭特將軍,命令他麾下的英軍第一師、第六十步槍營、第十五旁遮普營,總共三千五百名士兵,在約翰·米歇爾將軍的指揮下,點燃了圓明園。額爾金勛爵說,火燒皇家的園林,是為了給清朝皇帝一個教訓,這可以讓皇帝痛苦。

對額爾金的這一舉措,法國人首先表示了不理解。他們認為這是一項毫無意義的報復舉動,是對藝術品的野蠻破壞,所以他們首先聲明,他們的軍隊不打算參加。當時的法國全權談判代表葛羅男爵甚至為此向額爾金建議,如果英國的確想給中國皇帝一個教訓的話,與其燒毀他的園林,不如燒毀他在京城的正規住所――紫禁城。但是額爾金果斷拒絕了。

英軍決定18日(1860年10月)將火燒圓明園,以此作為報復。

法國軍隊司令孟斗班對額爾金的決定很不以為然:“這是於一個文明民族不相宜的報復行為,因為它破壞了在數世紀期間受到尊重的那些令人讚賞的建築。”

所以,目前的資料表明,法國人和圓明園的燒毀不但無關,甚至他們還曾經企圖阻止這一行為。

而如今我們應該像個文明人,因為就連二戰時美國轟炸日本,中國建築學家梁思成都說應該避免轟炸京都,因為那是古城(雖然說最後京都的保全與他無關),有很多古建,是屬於全人類的文明財富。試問,如今世界上有哪個國家的政府,敢為巴黎聖母院的失火幸災樂禍?因為都知道,這是不文明不體面的思維,和野蠻人無異。畢竟人類已經發展到當今高度了,我們中國人不應該顯得太low啊,這是秀節操,秀人品啊。剛才還聽一朋友說,她小時候生活的福建村莊,現在成了旅遊區,外國人蜂擁而至。因為村莊的建築有點像土樓,不過都是方形的。被法國人看見,立刻成立了一個中法古建築保護點……

那些幸災樂禍的中國人,既不文明,也沒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