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让钢铁、煤炭工人下岗没用。只要这么多官员还在,就要弄钱来养,别的地方弄不来这么多钱,就还要卖地搞房地产。或者干脆印钞票。中国经济就是这么被玩完的。结束这个恶性循环,只有一个办法,精简机构和官员!这才是真正的去过剩产能和库存。

4月15日,人社部、发改委、工信部、财政部、民政部、国资委、全国总工会近日联合印发《关于在化解钢铁煤炭行业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过程中做好职工安置工作的意见》,对多渠道分流安置职工作出安排。政策实施期限暂定为2016年至2020年。据人社部初步统计,化解过剩产能需分流职工,煤炭系统涉及约130万人,钢铁系统涉及约50万人。

这是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的措施之一。

但我认为,中国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的表面上看是在钢铁、煤炭、水泥等行业,但追寻下去才能找到根源。钢铁、煤炭、水泥的过剩,根源是房地产,是过度房地产拉动了这些行业。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就是去房地产。但为什么房地产总是去不掉,刚去产能、去库存,各地政府又大搞房地产了?

因为房地产是地方政府的财政支柱和源泉,没了房地产,地方政府工资都发不出来。

以经济崩溃的东北铁岭为例。几年前就有人作了一个对比。

纽约,世界经济之都,人口1800万,GDP26000亿美元,“市领导”6人——市长1名,副市长3名,议长1名,副议长一名;东京,人口1300万,GDP11000亿美元,“市领导”7人——市长1名,副市长1名;议长1名,副议长等“市领导4名。

中国铁岭市,人口300万,GDP46亿美元,人口是东京的五分之一、纽约的六分之一,GDP是东京的0.1%、纽约的0.18%,“市领导”却有41名:市委书记1名,副书记4名,常委11名,市长1名、副市长9名、市长助理3名,人大主任1名,副主任7名,政协主席1名,副主席8名。就是这个市政府还有20名处级副秘书长,平均每个市长配备了两个秘书长!

中国新乡市,人口565万,GDP100亿美元,人口不到东京的一半、纽约的三分之一,GDP是东京的0.9%、纽约的0.4%,但是市领导却是43名:市委书记1名,副书记4名,常委11名,市长1名、副市长8名、市长助理4名,人大主任1名,副主任8名,政协主席1名,副主席9名。这个市政府还有16名处级的副秘书长!

这是市级领导。按人口算,铁岭市级官员是纽约的41倍,按GDP算,铁岭官员是纽约的1000多倍。而中国的官员是很贵的,一个市长仅公务消费一年会有100多万,而美国的市长有的可能不领工资,更没有什么三公消费。

市长、议长是一定要有的。正处、副处、正科、副科,中国的一个市级机关会有几千人,而纽约、东京的这类官员也就是两三百人。

具体对比:西方国家是没有乡镇这个管理层级的。也就是说,乡镇没有政府机构。中国大陆有乡级单位44821个,一个乡以100个吃财政饭的官员计算,共计4482100人。有的人统计,中国的乡镇虼财政饭已经超过200人。那么就要再增加一倍。就是900万人。

西方国家县级机构很小,是一个立法委员办公室,大概会有十几个人。没有其他部门。中国县级机构是五大班子,各个部门齐全,中央国务院有什么部门,县里就对应成立什么部门。副县级以上干部就超过20人,总人数会超过1500人。中国县级单位共2861个,每个县级单位的部门官员不会少于1500人,总计4290500人。这是编制人员。中国一个大县财政养的人会超过3万人,小县要15000人,如果按平均2万人计算,仅县级财政养的人就是5722万人。

西方国家省、州、市,有行政首长,也就是省长、州长、市长,是选出来的。市、州也只有几个专业委员会下设办公室,人数不会超过百人。而中国政府的一个部门就差不多百十人。一个市的官员差不多会有3000人。省会有部门,但人数都较少,一个一般办公楼,把联邦派驻机构和省的机构以及当地市的机构全部装下。以办公楼来比较,中国的省市机构都会超过上百倍。

“中国”的图片搜索结果

有人说中国官员数量超过美国500倍,应该是差不多的。

官员消费占GDP比重的3分之1以上。以2012年为例,中国GDP超过40万亿,税收突破10万亿,另外政府的各种收费超过3万亿,仅土地费就超过3万亿,其他如高速公路收费、计划生育罚款,都是政府的重要收费项目,即使是税费13万亿,也占到GDP3分之1。这些钱基本上都是被官员们消费了。有人会说,我们还搞了一些建设投资,也花了不少钱。要算进这些去,他们花的就更多。因为所谓投资基本上都是举债借钱,地方债少说已经40多万亿。

中国财政到底养了多少吃皇粮的?

“财政部在2012年出版的最新的《2009年地方财政统计资料》中披露的数据显示,到2009年年底,全国不包括中央的地方财政供养人口为5392.6万人。这些都是有公务员编制或者事业单位编制的体制内人员。除此之外,中国还存在大量的准财政供养人员,包括现有60余万个村委会以及8万余个居委会——两者总人数约为275万人。加上这部分准财政供养人口,到2009年年底,中国财政实际供养人数超过5700万人……到2012年,中国财政供养人口已超过6000万!”

这个数据不包括中央财政养的人。也就是中央机关的不在里面,军队不在里面。其实中国的官员体制延伸的,比如财政之外还有大量的临时工人员,国营企业和事业单位也有众多官员,这些人不是财政养,但也都要靠老百姓来养。另外还有大量自收自支单位人员,比如城管、高速公路收费人员等,不在财政列支范围之内,他们要去罚款创收,创收的钱一部份交财政,一部分发工资。如果把这些人都算进来,中国的官员可能要过亿了,8000万只多不少。

 ç›¸å…³å›¾ç‰‡

就按6000万吃皇粮的计算,如果按中国13.5亿人口计算,有人推算出中国的官民比例是1:21。这种算法是不准确的。因为一个官员平均有三口之家,这三口之家,应该是1.8亿,都是人民养的,就是1:6。另一个算法,是13亿人有3分之1劳动力,就是4亿多劳动力,其中6000万是官员,还有3.6亿是劳动者,官民比例正好也是1:6。而一个官员的花费肯定超过2个普通人,实际的比例可能就是1:3。

不算不知道,不算吓一跳。但是,这是中国绝不对不能说的事情和真相,中国的过剩产能和库存就在这里。

只是让钢铁、煤炭工人下岗没用。只要这么多官员还在,就要弄钱来养,别的地方弄不来这么多钱,就还要卖地搞房地产。或者干脆印钞票。

中国经济就是这么被玩完的。

结束这个恶性循环,只有一个办法,精简机构和官员!这才是真正的去过剩产能和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