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计到2040年,

北极将再无冰川。

人类毁灭倒计时

这是一张被命名为“海象坟场”的照片。

然而它们为何而死?

俄罗斯东北部的一个小岛,

80米高的悬崖上,

一只又一只的海象正在一个个跌落,

笨重的身躯霎时间变得轻盈起来。

如此场景,小编看得许久缓不过神。

它们为何要爬上悬崖,

做这样惨烈的集体殉葬?

这并非是一场集体自杀,

此刻旁白沉痛道来,

“随着海冰的减少,

海象被迫越来越多地在岸上生活,

然而这个结果是悲剧性的。”

因全球变暖,导致海冰锐减,

数十万只海象被逼退到这里。

由于海冰面积狭小,

它们密密麻麻地堆叠在一起,

争斗、踩踏、压死的残酷每天在这里上演。

有些海象为了多喘一口气,

不惜犯险爬上80米高的悬崖。

也有的海象离开水面后视力很差,

有时候爬上岸休息时不知不觉就爬上了悬崖。

它们拖着笨重的身体,

用软糯的皮肤一点点蹭上一个个石块。

对生存的迫切已经让它们失去头脑,

逼仄的空间让这座最后的海象家园,

也成了屠宰场。

好不容易刚爬上的海象肚子又饿了,

它们要回到大海寻找食物。

但这是一条不归路,有去无回。

“当它们感到饥饿,便要重返海洋,

数以百计的海象正是急切地想这么做时,

就从高处坠下,但它们根本不该置身那里。”

大多数海象或踏空,或滚下去,

一只又一只地跌落至悬崖底部。

残喘着最后几口气,

然后在不解与绝望中离开这颗残忍的星球。

它们只是想回归到大海的怀抱。

这个揪心的故事,

来自最近在全球热播的纪录片

——《我们的星球》。

在严苛的豆瓣评分体系中,

有这样一个物种出道即巅峰,

且常年傲居群雄、俯视众生,

它就是BBC出品的自然类纪录片。

从《冰冻星球》、《蓝色星球》

到《地球脉动》,

出一部火一部,

我们从中见识到这颗星球上,

最壮丽的景色与生物。

《我们的星球》

同样来自这个BBC的黄金团队,

不过这次是由Netflix出资打造。

要说和之前有什么不一样的,

大概就是更有钱更任性。

有观众直呼,这是——

“上帝握着人类的手,拍了一部纪录片”

每一帧都可以当壁纸的BBC惯例,

在新片中更美得令人震撼。

比如仿佛走进仙境的森林;

繁星密布的星空;

炽热的荒漠;

冰寒的极地;

斑斓的海底世界;

与彩虹为伴的象群;

徜徉的鲸鱼;

翱翔的鸟儿;

还有仿佛是电影中的人间画布……

《大鱼海棠》剧照

每一帧的画面都尤为清爽明亮,

仿佛就近在眼前。

这得益于团队使用的最先进的4K摄像机。

主创团队历时4年,

走遍全球50多个国家,

耗费600多名工作人员,

累计超过3500个拍摄日,

才精炼出这部8集纪录片。

从偏远的北极荒野和神秘的深海,

到广袤的非洲地貌和南美多样化的热带雨林,

为我们展现了一幅壮阔的星球景观。

其中活跃着各式灵动的生灵,

它们繁衍、觅食,

也为了寻找一个家园而长途跋涉。

片中展现了壮阔的火烈鸟大迁徙。

在非洲龟裂的艰难环境中,

他们需要长途跋涉寻找栖息地,

每走50公里才能喝到一口水,

这难度不亚于2万5千里的长征。

让人心痛的是,

有些幼崽的双腿会不断被盐渍包裹,

让他们一点点掉队,

直到走不动,

然后死亡。

《我们的星球》

还为我们打开了许多新鲜视角,

比如大部分还未开发的深海世界。

深海生物占全球生物总数的95%,

可目前我们只知道些皮毛,

这些神秘物种的长相一看就是野蛮生长的,

反正黑漆漆的谁也看不清谁,

我们就随便长长好喽。

但深海底的珊瑚都一个比一个美,

色彩天然,

可气的是,

我们人类还未完全探知深海世界,

这些珊瑚却被摧毁了半数。

存活了近四万年的珊瑚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会死于高度文明的21世纪,而他们如果想要恢复至少要几个世纪的时间。

片中充斥着各种数字,让我们触目惊心。从深海到陆地,从冰川到沙漠,我们每一种生态系统面积都在减少,并且是锐减。

而在此刻,我们霸占着优渥的资源,

还在张着饕餮大口继续吞食他们的栖息地。

预计到2040年,北极将再无冰川。”

我们这一代离见证北极灭绝很近了。

但片中还给了我们一个警示,

大自然的毁灭权也并不完全掌握在人类手中。

摄影团队还造访了切尔诺贝利,

因为核电站爆炸,

让这里成了一座鬼城。

当地人全部撤离,

这里两万年都不再适宜人类居住。

可神奇的是,

仅仅过了十年,

这里却已然是森林鸟兽的天地了。

核辐射的鬼城在它们眼里,

成了人类赐予的家园,

“只要给生命时间和空间,

它们将会重新覆盖地球”。

想来可笑,我们何曾是地球的主人,

如果真有完蛋的那一天,

地球不会先毁灭,

生灵不会先毁灭,

第一个玩完的就是我们人类!

担任解说的戴维·阿滕伯勒,今年已经93岁了,他一生与自然世界为伍,被认为是“有史以来旅行路程最长的人”。

如此高龄,他却离开合作了60多年的BBC,为的只是能为这个星球尽最后一点力量——

尽管BBC非常具有影响力,

可也无法做到一晚上抵达两千万观众。

我们要传递的讯息非常紧迫。

大自然陷入了危机,

我们不能再轻声细语地表达意见。

再说什么

‘我们要开个会商讨这个问题’

毫无意义。

我们希望观众们现在就知道正在发生的事情。

正如在每集开头,

他通过旁白向我们传递的那样——

“就在50年前,我们终于冒险抵达月球。

人类历史上首次,我们回望自己的星球。

自此之后,

人类人口数量已增长超过一倍。

这个系列节目,

将欢庆那些仍然存在的自然奇迹,

揭示我们必须保护的东西,

确保人与自然能得以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