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來九月八,此花開後百花殺,唐朝的花兒又謝了一朵。

 

多事之秋。

 

去年12月,天津成立聯合調查組進駐權健核查。

 

今年4月,天津再次成立工作督導組進駐視覺中國網站。

 

如今,輪到天獅了。

 

在天津城區西北方向40公里處的武清開發區,有一座唐朝風格的宮殿建築。僅內設傢具就值近10個億,全部用海南黃花梨、金絲楠木、小葉紫檀、大葉紫檀等名貴木材純手工打造。

 

往裡走西北角又有一個崇孝殿,裡面豎立着一個酷似李世民的雕像。

崇孝殿門口豎立着一個牌坊,上面題有四個大字:“盛於李唐”。

 

你猜的沒錯,這個宮殿的主人確實姓李,他的名字叫李金元。

 

他就是天獅集團董事長,在胡潤百富榜上,他也是天津城從2005年至2016年的首富。

 

這個宮殿被稱為李金元的私人行宮,據傳他每年僅在這裡住上半個月。

 

現在,李金元消失了。

 

他最後一次在網絡上現身,是在去年12月。

 

那是天獅投放的一篇軟文——《李金元拜會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

 

在這一充滿濃濃粉絲求合影氣味的照片中,李金元和安東尼奧秘書長並沒有看向同一個鏡頭。

 

據傳網紅花20萬元就能讓奧巴馬配合拍一張握手照,李總的錢顯然沒有花到位。

 

這篇軟文透露出一個非常重要的信息,李金元當時身在美國。

 

就在這篇軟文發出五天後,一篇《百億保健帝國權健,和它陰影下的中國家庭》把權健公司拉下神壇。如果你已經忘了,可以再回憶一下權健到底壞在哪。

 

好巧不巧,權健公司董事長束昱輝曾經就是天獅集團的300萬銷售中的一員。後來這位志向遠大的普通員工帶着團隊的人出走創業,這才有了後來的權健帝國。

 

自從權健帝國沒落之後,李也就徹底沒了消息。天獅集團在之後的兩個月內悄悄註銷了46個服務網點。

 

 

李金元出生於1958年,自稱在20歲的時候,靠投機倒把賺到了第一桶金——在農村裡收豆餅,再用60噸的火車車皮,運到南方。

 

“一趟下來就純賺好幾萬元。”

 

如果李金元說的是實話。那麼在那個年代能當上倒爺的,多少得有點關係,李金元的身份從一開始就是如此的撲朔迷離。

 

1993年,李金元到了天津,他自稱準備在房地產行業放手一搏,但是聽說即將實施宏觀調控,所以又放棄了,轉而選擇了另外一個前途光明的職業。

 

他花了80萬元買回了骨參生產配方,號稱貸款1200萬元,投資660萬元,生產出了一款保健品——天獅營養高鈣素。

 

為了賣高鈣素,他堅定地走向了傳銷的道路。

 

僅1996年初至1997年8月共20個月,天獅傳銷所得收入19.89億元,利潤高達6.39億元。

 

2002年在德國柏林召開的年會上,天獅集團拿出了100輛寶馬轎車、32架直升飛機、43艘遊艇和6幢別墅獎勵業績突出的員工。

 

1998年,非法傳銷被禁止。全國銷售天獅保健品的人數已經高達300多萬。

 

陽光下的天獅自此與傳銷劃清界限,改稱自己是直銷。而在背地裡,天獅對傳銷這個行當的影響超乎你我的想象。

 

拳分南北,傳銷也分。

 

南派傳銷招式陰柔,給人灌迷魂湯,控制人精神,讓你心甘情願去找親戚朋友騙錢。

 

北派傳銷則風格剛烈,利用找工作和談戀愛等手段先把你騙過來,然後把你拘禁起來,再配合腳踢拳打,逼你交錢。

 

北派傳銷的領軍派系名叫天獅。

 

2016年5月,90年出生的小賈來到金華,與他在線上聊得火熱的女網友王丹見面,熱情的王丹把他領到了秋濱街道的出租屋。

 

在這個出租房裡,五個大漢把小賈摁倒在地上,逼着小賈交出銀行密碼參與投資。

 

寧死不從的小賈被摁進水桶里,兩分鐘後,窒息而死。這只是天獅分布在南方的一個小小分支。

 

“這是北派傳銷里分布最廣、參與人數最多、最暴力的一種……2003年起出現在山東、天津、河北一帶,後來向陝西、山西、河南、四川等地蔓延;近些年南方成為‘重災區’。”

 

李旭曾在2004年的時候被騙入江蘇徐州,當時的傳銷人員向他推薦的正是“天津天獅”模式。

 

“我進入‘天獅’傳銷的時候,還沒那麼暴力。”

 

從傳銷脫身後,李旭加入了反傳銷隊伍,後來創辦了中國民間反傳銷協會。

 

中國裁判文書網的公開資料顯示,2009年以來,以“天津天獅”名義進行的傳銷活動引發各類刑事案件2781例,共導致155人死亡。

 

天獅集團解釋稱:“那些人打着天獅名號搞傳銷的是假天獅,其集團下屬的直銷企業全稱為‘天津天獅生物工程有限公司’,而從事傳銷的假天獅自稱‘天津天獅生物發展有限公司’,兩者有兩字之差。”

 

諷刺的是,天獅生物工程是天獅生物發展的股東,天獅生物發展的監事李悅綺是李金元的女兒。

束昱輝是從天獅出來的,2006年被抓的傳銷界教父級人物楊玉勇也曾在天獅辛勤工作。無論如今搞暴力傳銷的是真天獅還是假天獅,天獅在傳銷界都擔得起“鼻祖”二字。

 

比傳銷先來的實錘是行賄。

 

據報道,4月11日,北京某部門副主任陳華因受賄和侵吞公款被判9年有期徒刑。其於2006年至2013年間收受天獅集團法定代表人李某給予的人民幣共計87.91萬元。

 

行賄受賄都有罪,受賄的伏了法,行賄的李金元去了哪呢?

 

早在傳銷在國內被列為非法的那年,李金元跑到俄羅斯以及東南亞市場,成功地在37個國家建立了分公司。

2018年,一群印度阿三哥,來到天津武清區的宮殿門口留下了一張合影,他們有一個共同的身份——天獅在印度的直銷員工。

 

這張照片最終被刊登在《TIENS TIMES(天獅時報)》上,這是一份由天獅的印度分公司(Tianjin Tianshi India Pvt.Ltd.)面向天獅在印度的直銷員所創辦的刊物。

 

如今,天獅集團業務輻射190多個國家和地區,在110個國家和地區建立分公司。不僅能頻繁會見外國政要,在巴基斯坦還有AK47護衛。

 

“2017年中國民營經濟500強”顯示,天獅集團有限公司以335.42億元位列全國民營企業500強第156位,但是其在中國區的業績僅為7.3億元。

李金元不僅自己跑了,連帶着他的“大健康”產業開枝散葉,把生意做到了全世界。

 

2015年5月,為了慶祝天獅二十周年,李金元率6400名員工開往法國度假。

 

酷愛“閱兵”遊戲的李金元乘坐二戰吉普檢閱這支6000人大軍,身後跟隨70多輛二戰古董軍車。

 

這一事件被一家法國報紙用了4個整版報道,天獅集團在這篇報道中被稱為:中國的土豪公司。

 

當普通人還在為兩室一廳苦苦奮鬥的時候,李金元已經開始建造屬於自己的唐朝皇宮。

 

當普通人還在為一次泰國游摳摳搜搜的時候,李金元已經在法國實現了自己“閱兵”夢。

 

李金元的一生是輝煌燦爛的一生。

 

讓我們一起為這位成功人士吶喊:

麻溜回來吧,可別在外邊丟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