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博看到一段话“老板可以7*24小时在公司,可以不顾家人,那是因为老板请的起金牌保姆,有些老板生病还有私人医生,员工跟着老板一起996,请问员工的工资请得起保姆,请得起孩子的家教,请的起私人医生,去医院进icu医药费承担得起吗!”正好,马云也“三谈”了“996”。讲真,我是挺反感的。

马云首谈“996”的时候,意思是“你一辈子没有996,你觉得你就很骄傲了?”后来修正成“当一个人找到了自己热爱的事情,何止是996?吃饭睡觉都在思考、琢磨。……干这个再苦再累都感觉快乐。”但不管是霸道总裁式地胁迫员工认同996,还是人生导师式地呼吁公众找到自己喜欢的事,在马云眼里通往成功的奋斗之路只有一条:付出超长时间在工作上,牺牲正常生活。可是在我看来,角度不同罢了。创业者为了实现人生价值,创造更多的财富而奋斗,24小时不休息都可以,至少在生病时能有足够的资金去治疗,而员工长期996,身体的本钱没有了,后期如何生活?所以资本家永远是资本家。员工也会为人子,为人父母,也需要进修充电提高自己,工作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能成为生活的全部。

记得很早之前,有一个非常著名的游戏。假设:每个人在18岁带着100元的初始资金开始玩游戏,每天玩一次,一直玩到65岁退休。得出的结论是,财富的分布会出现金字塔形式。总是有些人很落魄,有些人很春风得意。如果这个游戏还允许负债的话,就会出现下面这个结果。

也就是说,从某个阶段开始,某些人开始负债,最后负债累累。有些人资产赫赫,站到了金字塔顶端。其实,这还是一个理想的模拟,因为开局每个人都是一样的。真实的社会中,每个人的家庭背景、教育程度、学习能力等等各种无法逾越的门槛,愈加限制每个人所能企及的高度。就像工作,即使每个人都自愿的接受996,你会发现,最后都会出现一个很坏的结果。

所以,我说这种“996”就是“加班型穷人”。老板们即便是007,他也是不用打卡的,每天出去跟人吃吃饭、聊聊微信、参加个论坛,出国看个展会,动动嘴就有人跑断腿。而员工的996是在公司死磕着,天天哪里也不去,哪怕生病都要扣工资。所以,那些主张施行996的老板们,我觉得吧,还不如直接开医院,然后开10万的月薪再疯狂压榨员工,让员工有钱没时间消费,最后员工过劳生病住进公司的医院,再把这些年发的薪水,都交到公司开的医院还给公司,完美的商业闭环,多好。

当然这是说笑了。可在中国的企业家群体中,马云的观点是很有市场的。近有刘强东重新定义“我的兄弟”,远有任正非建议下属“为什么离职,你可以离婚啊”。还有更多小一号或小几号的企业家迫不及待地将“马云谈996”转发到了朋友圈,而他们平时也喜欢晒通宵达旦的办公室,煲不太圆润的鸡汤。

企业家们在为996背书,大谈奋斗文化、拼搏精神的时候,都会做一种许诺:只要你足够拼,就能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但是金字塔式的公司治理结构决定了只有极少数幸运儿可以爬上那棵大树。所以人们才会普遍把老板的许诺当做画大饼。就像“996”真的可以改变自己。好处自然是可能做出更多的业绩,可能更快地成长。那坏处呢,也包括“进ICU”、“过劳死”啊……所以借助“幸存者偏差”赞美加班从而提倡加班、胁迫加班、强制加班,都是周扒皮一样的存在。

你看我拼不拼,每天都是0点以后才休息。我并不反对拼搏、奋斗,但我的要求也并不高,只是希望能兼顾工作与生活,可以有时间谈恋爱,有时间陪家人,有时间享受生活。至于这些中国的商业领袖们,工作狂又怎么了,他们的内心世界,真的能理解家庭生活的意义,理解人生的丰富性和世界的多元性吗?

很多人可能要说“年轻人要有梦想”“年轻人就要拼搏”,但其实“拼搏”并不一定只能通过当前的工作去实现。就像我,在业余时间培养了自己的兴趣爱好,学习了一门新技能,这种没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的“996”,就不算拼搏吗?或者,就像刘慈欣,在电厂利用业余时间写科幻小说,不也转型成了专业作家,而且从爱好中获得了可观的收入;亦或者,就是马云。之前不就是英语老师,如果996的干教师这个职业,而不是去折腾黄页,折腾互联网,能有今天的跨界人生吗?

一个厨子,每天只想着炒更多的菜,为老板招揽更多的客人,只能一辈子做厨子;如果一个厨子,每天不仅满足了老板的需求,还潜心研究菜谱,每天在互联网分享自己的美食,用不了多久,他就成为一个美食网红,赚的钱永远比一个累死累活的大厨要多得多,还轻松。

所以,我的观点是,别把你的时间,都给老板“白嫖”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