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博看到一段話“老闆可以7*24小時在公司,可以不顧家人,那是因為老闆請的起金牌保姆,有些老闆生病還有私人醫生,員工跟着老闆一起996,請問員工的工資請得起保姆,請得起孩子的家教,請的起私人醫生,去醫院進icu醫藥費承擔得起嗎!”正好,馬雲也“三談”了“996”。講真,我是挺反感的。

馬雲首談“996”的時候,意思是“你一輩子沒有996,你覺得你就很驕傲了?”後來修正成“當一個人找到了自己熱愛的事情,何止是996?吃飯睡覺都在思考、琢磨。……干這個再苦再累都感覺快樂。”但不管是霸道總裁式地脅迫員工認同996,還是人生導師式地呼籲公眾找到自己喜歡的事,在馬雲眼裡通往成功的奮鬥之路只有一條:付出超長時間在工作上,犧牲正常生活。可是在我看來,角度不同罷了。創業者為了實現人生價值,創造更多的財富而奮鬥,24小時不休息都可以,至少在生病時能有足夠的資金去治療,而員工長期996,身體的本錢沒有了,後期如何生活?所以資本家永遠是資本家。員工也會為人子,為人父母,也需要進修充電提高自己,工作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能成為生活的全部。

記得很早之前,有一個非常著名的遊戲。假設:每個人在18歲帶着100元的初始資金開始玩遊戲,每天玩一次,一直玩到65歲退休。得出的結論是,財富的分布會出現金字塔形式。總是有些人很落魄,有些人很春風得意。如果這個遊戲還允許負債的話,就會出現下面這個結果。

也就是說,從某個階段開始,某些人開始負債,最後負債纍纍。有些人資產赫赫,站到了金字塔頂端。其實,這還是一個理想的模擬,因為開局每個人都是一樣的。真實的社會中,每個人的家庭背景、教育程度、學習能力等等各種無法逾越的門檻,愈加限制每個人所能企及的高度。就像工作,即使每個人都自願的接受996,你會發現,最後都會出現一個很壞的結果。

所以,我說這種“996”就是“加班型窮人”。老闆們即便是007,他也是不用打卡的,每天出去跟人吃吃飯、聊聊微信、參加個論壇,出國看個展會,動動嘴就有人跑斷腿。而員工的996是在公司死磕着,天天哪裡也不去,哪怕生病都要扣工資。所以,那些主張施行996的老闆們,我覺得吧,還不如直接開醫院,然後開10萬的月薪再瘋狂壓榨員工,讓員工有錢沒時間消費,最後員工過勞生病住進公司的醫院,再把這些年發的薪水,都交到公司開的醫院還給公司,完美的商業閉環,多好。

當然這是說笑了。可在中國的企業家群體中,馬雲的觀點是很有市場的。近有劉強東重新定義“我的兄弟”,遠有任正非建議下屬“為什麼離職,你可以離婚啊”。還有更多小一號或小几號的企業家迫不及待地將“馬雲談996”轉發到了朋友圈,而他們平時也喜歡曬通宵達旦的辦公室,煲不太圓潤的雞湯。

企業家們在為996背書,大談奮鬥文化、拼搏精神的時候,都會做一種許諾:只要你足夠拼,就能升職加薪走上人生巔峰。但是金字塔式的公司治理結構決定了只有極少數幸運兒可以爬上那棵大樹。所以人們才會普遍把老闆的許諾當做畫大餅。就像“996”真的可以改變自己。好處自然是可能做出更多的業績,可能更快地成長。那壞處呢,也包括“進ICU”、“過勞死”啊……所以藉助“倖存者偏差”讚美加班從而提倡加班、脅迫加班、強制加班,都是周扒皮一樣的存在。

你看我拼不拼,每天都是0點以後才休息。我並不反對拼搏、奮鬥,但我的要求也並不高,只是希望能兼顧工作與生活,可以有時間談戀愛,有時間陪家人,有時間享受生活。至於這些中國的商業領袖們,工作狂又怎麼了,他們的內心世界,真的能理解家庭生活的意義,理解人生的豐富性和世界的多元性嗎?

很多人可能要說“年輕人要有夢想”“年輕人就要拼搏”,但其實“拼搏”並不一定只能通過當前的工作去實現。就像我,在業餘時間培養了自己的興趣愛好,學習了一門新技能,這種沒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的“996”,就不算拼搏嗎?或者,就像劉慈欣,在電廠利用業餘時間寫科幻小說,不也轉型成了專業作家,而且從愛好中獲得了可觀的收入;亦或者,就是馬雲。之前不就是英語老師,如果996的干教師這個職業,而不是去折騰黃頁,折騰互聯網,能有今天的跨界人生嗎?

一個廚子,每天只想着炒更多的菜,為老闆招攬更多的客人,只能一輩子做廚子;如果一個廚子,每天不僅滿足了老闆的需求,還潛心研究菜譜,每天在互聯網分享自己的美食,用不了多久,他就成為一個美食網紅,賺的錢永遠比一個累死累活的大廚要多得多,還輕鬆。

所以,我的觀點是,別把你的時間,都給老闆“白嫖”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