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最大的瓜,是刘强东美国案发视频被放到网上,视频真实性,也得到律师官方认可。

由于公众人物效益,关注刘强东的目光自然很多,网上舆论也开始反转,慢慢倾斜刘强东,看来农民的好儿子大强子离洗白,也就一步之遥了。

嗯……,章泽天,加油。

但在众多网友狂欢的背后,今天还有一个新闻,却没几个人关注,在浩瀚的网络大海中,就像一个孤舟,飘飘荡荡,略显悲怆。

这条新闻,就是“脆皮安全帽当事人”窦师傅发声了,他对记者无奈地说:“我现在没了工作,活别人也不愿意让我干了。”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子的,我先简单复述下。

1

前段时间,一条视频,在网络上走红。

工地上,底层一线工人窦师傅,手中拿着自己戴的黄色“安全帽”和监理领导的红色“安全帽”相撞。

只见两帽相撞瞬间,黄色帽子被击穿,碎片飞出。

窦师傅说:“大家看到没?这就是我们现在一线工人戴的安全帽。”

说完,窦师傅不停,继续拿着手中的帽子对撞,很快,一线工人戴的黄色帽子,被撞得“壳不剩”。

而领导戴的安全帽,自始至终都完好无损。

这个视频,很有震撼力,毕竟底层工人,在日异月新发展的几十年里,本身就是沉默的一部分。

他们受到的关注,有时也少得可怜。

可怜到什么程度呢?可怜到我们会经常忘记还有这样一群人,正在默默地建设着我们居住的高楼大厦。

忘记到我们现在的一切,都曾和他们息息相关,忘记到他们可能就是我们兄弟父辈中的一份子。

底层一线工人安全帽质量问题视频一经播出,迅速引起广大网友关注。

因为在工地,这些工人一旦出了意外,可能是一个家庭支柱的轰然倒下,可能是一个正在读书的孩子失去父亲,可能是一个勤劳持家的妻子失去丈夫,可能是一个盼儿平安归家的老母亲失去儿子。

安全帽,牵涉到一个沉默社会群体的幸福、欢乐和平安。

4月17日,这条视频引起了国家应急管理部官方微博的注意,强调“主体责任不能流于形式浮于表面”。

就是事件持续发酵中,窦师傅突然出人意料地删除了自己的视频。

一开始窦师傅说:视频中所用的安全帽,都是工地发的。后来改口对媒体说,视频中“一碰就碎”的黄色安全帽,是他自己买的。

和工地无关。

他说,我自己就是一个底层农民工,在工地砌砖,一年有好几个月都在工地,他的视频发出后,工地负责人已经给工友全部都置换了更结实的安全帽。

大家可以散了。

记者问他,那你视频为什么要删除?窦师傅叹了口气说:“没办法,我要生活。”

想想也可理解,窦师傅毕竟只是一个底层草根人物,他改变不了什么,他甚至连自己每天工资是多少,都决定不了。

对于他赖以生存的环境,他也只能小心地依附着。

就在大家都认为已经风平浪静,事情过去了,窦师傅突然找到媒体说,“自从安全帽视频广泛传播后,我自己现在连活都找不到了。”

“以前没活,别人都会让我来干几天,现在没人敢用我了。”

这让窦师傅很后怕,他知道自己得罪的背后势力是谁,而且这力量强大到他毫无招架之力。

窦师傅说:“我现在都不敢出门,一出门感觉都在看我,我不知道会不会突然有一个人冲出来报复我一顿。”

这个新闻,看得我十分悲凉。

我知道,如果此时我写一篇关于刘强东的文章,从受众基础上,更具有传播性,转发量和阅读量也都会更好看。

说不一定,还能吸一波粉。毕竟刘强东、京东、章泽天的光环效应在哪放着。但我最终还是决定,义无反顾地写一写曝出安全帽问题的窦师傅。

刘强东裤裆的那点事,太宏大了,宏大到不是我们每个人都有资格可以跑到明尼苏达州放一枪,让京东市值立马下跌上百亿。

而窦师傅的问题,很细小,细小到它就在我们身边,时刻影响着我们。

2

去年11月14日,@花总丢了金箍棒 在网上发了一条视频。

视频里面曝光了南昌喜来登、上海宝格丽酒店、北京王府半岛等14家五星级酒店,用擦过坐便器的脏浴巾、脏毛巾,擦口杯、擦餐具等一系列恶心操作,还用洗发水浸泡杯具,一次性塑料杯盖捡起来继续给客人使用,等等。

看得让人想吐。

花五星级的钱,住五星级的酒店,换来五星级的恶心。

事情曝光后,引起轩然大波,还被央视点名跟进报道。但这些被曝光的酒店,是什么反应呢?

不是立即给出整改意见,补偿客人的损失,而是一律甩锅给公关部去公关。

更骚的操作是,在第一时间内,在酒店内部“通缉”花总,把他列入黑名单。

并把他的个人信息,给曝光出去,让整个酒店行业,一起来对付这个曝光者。

让他从此没有酒店可住。

这就是流氓者对付大家的套路,不解决存在的问题,而是解决发现问题的人。

这已经不是花总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挑战了。

2012年,花总扒出延安车祸现场中笑容满面的“表哥”杨达才,至少有11块名表,并且价值上百万。

“表哥”杨达才(中)

贪官“表哥”被迅速斩落下马,花总从此一战成名。

2012年底,花总在网上指责“世界奢侈品协会”涉嫌利用假数据、假排名、假身份骗钱。

“世界奢侈品协会”负责人欧阳坤

要知道,世奢会的来头很大,是一块很硬的骨头,一般人都敬而远之,负责人欧阳坤指责花总是在进行商业敲诈勒索,在损害世奢会的商业信誉,并发狠说,已经报警,誓要把他缉拿归案,绳之以法。

当时,好多人都认为花总要完了。

但随着案件深入,2016年,世奢会被民政部认定是山寨团体。花总胜利了,但这些年,他也遭受到了巨大压力,甚至“赤裸裸的人身死亡威胁”。

为了自身安全,迫于无奈才开始选择居无定所地在酒店居住,没想到,无意间发现了五星级酒店的卫生问题。

五星级酒店问题曝光出来后,他又动了很多利益集团的蛋糕,人人恨不得得而诛之,把他大卸八块。

在黑暗面前,在风浪面前,花总不愿低头,更不愿屈身。

他为了查到到底是谁泄露了他的个人信息,开始在网上悬赏10万,寻找泄漏自己信息的源头和证据。

但是等来的效果是什么呢?是进一步赤裸裸的死亡威胁。

“你等死吧!”

“XX老板恨不得找黑社会弄死你!”

这就是一个勇者,时刻要面对的挑战和心酸,以及艰辛。

我住五星级酒店,出得是五星级的钱,享受的却是用擦过坐便器的毛巾,来擦我饮水用的杯子。

我给你问题曝光出来,你们第一时间不是解决问题改善自己,而是把我列入黑名单,还要弄死我。

这就是五星级酒店的态度,没人提出你们的问题了,是不是你们就真的没有问题了?

这和曝光出安全帽质量问题的窦师傅是不是很像?

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补路无尸骸。

把所有的英雄都杀死,难道人间就都是正人君子了吗?

3

崔永元曝出娱乐圈偷税漏税,现在崔永元销声匿迹了,范冰冰们都交齐8亿税金了吗?

奔驰女车主维权,现在被有节奏地泼污水,奔驰车,就不漏油了吗?金融服务费,就不收你的了吗?

“中国乳业打假第一人”蒋卫锁,13年坚持不懈地揭露乳业造假潜规则,有人花50万,要买他的人头。

蒋卫锁说自己每天在“抱着棺材走路”。

没了蒋卫锁,我们吃得就都是放心奶了吗?

郭利为了替长期食用三聚氰胺的女儿维权,被厂家诬陷“敲诈”,坐牢五年,五年后,终获无罪。

没了郭利,奶粉就没有三聚氰胺了吗?

简光洲,一介书生,一篇檄文讨伐“三鹿”奶粉,引发行业地震,救回无数婴儿生命。

“真相因良知而显露,黑幕因勇气而洞开”,被网友评为中国新闻界良心。4年后,他不得不离开了,写下“理想已死,我先撤了,兄弟们珍重”!

没了简光洲我们的婴儿,是不是都健康了?

为什么我们觉得路是平的?因为他们在替我们开路;为什么我们觉得风是暖的,因为他们替我们过滤掉了寒冷。

这些人,这些英雄们,要经历多少次失望,蹚过多少条河流,才愿意低头选择和这个世界妥协,和这个世界中的某些黑暗妥协?

4

记得花总在一次采访中说:“闲杂我的勇气已经所剩无几了,经过这次折腾,差不多也消磨完了。”

“等热度消退,最终只有我一个人要去面对事件造成的后果。”

    

花总说,希望自己的余生“日常小心,不奢求善终”。

看到花总的话,我的心,异常的疼,他说不奢求自己“善终”,让我想到前面窦师傅说的话,“现在都没人敢用我干活了”。

这个世界会变好,也在一天天地变好,但是是他们这些先驱者,在替我们开路和探索。

做英雄很难,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可以做英雄。做英雄,往往意味着,不顾个人蝇头小利,去争取大众利益。只有这样,我们的国家,才会越来越好,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

是他们这些勇者,在前面替我们阻挡风霜和黑暗,是他们在替我们开辟光亮和清明。

如果他们这些英雄,个个都不得“善终”,流血又流泪,下次,下次的下次,还会有人站出来吗?

天塌之前,先是英雄倒下,然后才是我们。沉默中,没有一个人,可以幸免。

郁达夫在纪念鲁迅的大会上说:“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不幸的,但一个有英雄却不知爱惜的民族,是悲哀的。”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为自由开路者,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

这就是我文章今夜最大的意义。

它比一万个刘强东的花边新闻值得,比一万个刘强东的丑闻值得。

喜欢这篇文章的朋友,点个“在看”,告诉我:你在!

谢谢。

更多  热搜第一!上海迪士尼赔了大学生5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