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南鹏的桌前总是摆着两台手机,不停地震动着。他双手在两台手机间高速切换,回复各种信息。

 

据沈南鹏身边的人讲,他回复邮件和信息的速度,永远是最快的。

 

这位低调的大佬身上有诸多标签,例如“携程旅行网联合创始人及董事”、“如家酒店连锁联合创始人及联席董事长”、“分众传媒董事”,但他现在最重要的一个身份是“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

沈南鹏有多牛?

 

这位中国风险投资界的一哥,曾以260亿的身家,荣登胡润财富榜中国私募界首富。

14年的时间里,他带领的红杉资本中国投资了300多家公司,其中超过50家已经上市,总市值超过2.6万亿。

2018年,他的名字出现在了全球最佳创投人榜第一的位置,这是全球华人创投人士首次摘冠,在这之前的6年,这份榜单前十里甚至都没有出现过中国人。

 

用马化腾的话来说就是,“他是中国投资界最成功的人士,没有之一。

 

从数学天才到投资封神,沈南鹏的人生字典里似乎从来没有“输”这个字。

1

数学天才,投行精英

 

在很多人眼里,沈南鹏是个天才。

 

聪明如小马哥,在遇到沈南鹏时,也抑制不住激动的小手手,一阵猛夸:“数学高手啊,奥数金牌啊!”

事实的确如此,江浙自古出人杰。1967年,沈南鹏生于浙江海宁,小小年纪便展露天赋,1982年,他在第一届全国中学生计算机竞赛夺魁,获得免试直升上海交大试点班的机会。

 

如愿进入上海交大数学系的沈南鹏,拥有成为一名数学家的伟大梦想。4年后,他逐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数学系,欲与天公试比高。

 

然而,仅仅过了一年,沈南鹏就从哥大退学。

 

“我来哥伦比亚大学学习原本是想看看自己能不能成为一个很好的数学家。结果却发现即使我没有这个能力,也可以向其他方向发展,比如说证券、商业等,都是很好的方向……”

 

哥大数学系高手如林,这让“中国神童”沈南鹏失去了光环。他真正意识到数学领域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自己或许一生都无法成为杰出的数学家。

 

于是,离开纽约的他转战纽黑文,攻读耶鲁大学MBA学位。

耶鲁时期的沈南鹏

 

两年后,带着一张MBA文凭,沈南鹏又回到那个让他感慨万千的纽约,想来华尔街碰碰运气,那年,他23岁。

 

没有炒过股,没有开过公司,在读MBA前甚至都没有读过一份《华尔街日报》,他在给十几家大机构投了简历后,无一例外被拒绝了。

 

最后一家面试的是花旗银行,面试官给面试人出了两道题。一道是类似鸡兔同笼的智力题,一道是脑筋急转弯,这正好碰上了沈南鹏的强项,他用了5分钟就解出了答案,奇迹般地拿到了offer。

 

沈南鹏终于成了外人眼里财富与地位兼得的华尔街精英,那段时间,他经常白天盯美国盘,晚上盯国际盘,经常加班到凌晨两三点。

 

“在美国,你得面对现实。一个中国人在那里,什么生存之道最好,可能就变成了我自己的生存之道,所以我进了华尔街。

他毫不避讳华尔街提供的丰厚物质回报带给自己的诱惑。

2

乘风归港,举重若轻

 

人在异乡为异客,身体的疲累抵不过心灵的孤寂,在华尔街工作的十几个中国人经常聚在一起聊天喝酒,以遣乡愁。

 

“你只看到我现在打在显示屏上的文字,你看不到我当初滴在键盘上的泪水。”

金融学子梦中之地华尔街

 

似乎就要背着精英的荣光与压力度过一生的沈南鹏,在1993年底,迎来了自己的机遇。

 

那时深圳证券交易所的一个代表团访问华尔街,领队的人叫夏斌,时任深交所总经理。

 

夏斌兴致勃勃地介绍了中国的证券市场,国内市场的生机触动了沈南鹏的神经。

 

“这个机会来得很突然,国内的资本市场突然一下子起来了。”他说。

 

纽约资本大鳄逐个意识到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中国人突然成了华尔街上的“香饽饽”。

 

沈南鹏接受了雷曼兄弟的邀请,并借此机会到了香港,漂泊多年的沈南鹏终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在香港,他的主要工作是寻找中国企业做收购兼并或是上市。那几年,他每天觥筹交错,穿梭于各种酒局宴席,摸索着中国商场的明规则、潜规则,深度了解中国的经济发展实况。

 

“原来我不太懂中国的商业环境,到了1999年,我已经比较‘土鳖’了。”

 

几年后,沈南鹏出任德意志银行中国资本市场主管,帮中国财政部成功发行了5亿马克债券,也帮助多家中国企业发债上市。

德意志银行

很多年后,沈南鹏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谈及这段投行经历,回忆中净是细节。

 

他曾周末在没有空调的写字楼里临时加班更改客户的融资计划书,在发现图表配色不好看时,他又花了一段时间修改颜色。那一单融资案沈南鹏最终没有拿到,但他并不对那个大汗淋漓的下午有任何后悔。

 

“把最好的内容和形式呈现给客户,这是职业精神的一部分。”

 

如今50多岁的沈南鹏,身上依稀可见投行的职业训练留下的风格烙印。

3

下海创业,二度敲钟

 

时间很快来到世纪之交,彼时中国互联网刚刚萌芽,马云还在捯饬中国黄页,刘强东还在卖光盘,搜狐、新浪、网易三大门户网站风头正盛。

 

敏锐的沈南鹏嗅到了信息化变革的气息——是时候告别现在这种稳定优渥的生活了。

 

1998年底,他从德意志银行辞职,下海创业。

 

“很难说清楚为什么,当时的确是犹豫过,毕竟已经做了8年投行,离开的成本很大,但还是怀着一股激情出来创业了。”

年轻时的沈南鹏

回到上海的沈南鹏,参加老同学季琦组的饭局,在饭局上重逢了知己梁建章。

 

梁建章有与沈南鹏相似的经历,同样是竞赛出身,1989年同去美国,只不过一个去了华尔街,一个去了甲骨文。

 

“当15岁的沈南鹏和14岁的梁建章第一次相识时,这两个懵懂少年不会意识到17年后他俩会联手创造一个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奇迹。”一篇文章中这样描述。

 

饭局结束,其余人都散去,沈南鹏、梁建章、季琦继续聊得火热。三人仿佛心有灵犀,一拍即合,当即决定一起创业。

 

“大家谈到了新浪、网易、搜狐,想着还有什么产业能和互联网结合出火花,建章首先提出了改造传统旅游产业的想法,就这样,携程网随后诞生了。”

 

说干就干,三人拉上饭店管理出身的范敏,“携程四君子”成行,“携程神话”就此开篇。

携程四君子

时年中国旅游业迅猛发展,个人旅游服务存在巨大真空,沈南鹏等人采用更先进的互联网呼叫中心技术,迅速占领了市场。

 

但携程的融资过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大投行看不上这样的小买卖。据说,直到敲定投资前一个星期,某位投资人还没有读携程商业计划书,而是要走了携程的财务报表。漂亮的财务数据打动了投资人,第二天早上,这位投资人就决定追加投资。

 

“所以,漂亮的计划书没有用,关键是把计划书变成赚来的钱。”沈南鹏说。

2003年12月9日,才4岁的携程在纳斯达克上市。初始发行价18美元,开盘价24.01美元,当日收盘价33.94美元。

 

2003年携程上市,中间为沈南鹏

携程的合伙创业史没有波澜壮阔的故事、没有常见的因利益撕逼,四人各有不同的背景,却如大齿轮小齿轮之间咬合得非常好。

 

几个生于大时代的年轻人,在风云际会之中,被推着往前走。

 

在携程上市前一年,这群年轻人还做了一个快捷酒店连锁品牌——如家。这是在做携程时观察到的市场空白——当时的中国,高档酒店昂贵,招待所又没法儿保障舒适卫生,实惠又干净整洁的快捷酒店特别缺乏,如家因此诞生。

 

不得不说,这群年轻人的嗅觉与做事效率令人咋舌,2006年,如家也成功上市。

2006年,如家在纳斯达克上市

 

短短三年内,沈南鹏连续两次敲响了美国纳斯达克的钟声,他的身价也随着两个公司的上市达到了20亿。

 

如果说在投行工作让其进入了上流社会,此时的沈南鹏,才是真正站到了金字塔尖。

 

财富早已不是他最想追求的东西了。

 

4

快准稳狠,投资封神

 

“我现在找到一个更好的机会,要跟你分手了。”

 

2005年年初,时任携程CFO的沈南鹏在一次会议间隙,对梁建章说。

 

梁建章有些惊讶:“我们在蓬勃发展,还有很多改变整个行业的机会,怎么你现在就走了呢?”当时,携程的业务正蒸蒸日上。

 

“但是我感觉他已经找到另外一个‘真爱’了,有这么好的机会他怎么能放弃?”梁建章已经不记得当初跟沈南鹏具体说了什么,共事六年,他很了解这个好兄弟好战友,既已决定,携程是留不住沈南鹏了。

 

最了解沈南鹏的还是他自己,通过创办携程、如家,他发现自己对具体运营企业并没有十足把握,却对商业模式的把握与资本整合得心应手。

 

其时,手里有闲钱的沈南鹏也做个人投资,比如投分众,就是和江南春吃了两顿饭,感觉这人不错、商业模式很新,就投了。

 

2005年8月,结束创业的沈南鹏正式转入另一个战场——风险投资,他与从美国回来的张帆一起,在北京华贸中心36层创立了红杉中国。

沈南鹏(中)与红杉资本中国的同事

 

2005年是中国创投史上特殊的一年。

股权分置改革的实施,中小板、创业板等多层资本市场的建立,让风投有了顺畅的退出渠道。再加上国家政策支持,互联网行业迎来春天,全民创业风潮渐起,风险投资公司嗅到风吹草动,迅速卷入这一浪潮。

 

2006年,沈南鹏遇到了自己的“锦鲤”周鸿祎。他向周鸿祎领导的奇虎360投资600万美元,第二轮再次追加100万美元。2011年,奇虎360成功登陆纳斯达克,红杉获得了数倍的投资回报。

“沈南鹏像狼也像鲨鱼,在好项目出现的时候,总能最快地闻到血腥味,并且以最快的速度拿下目标。”周鸿祎曾这样点评自己的“伯乐”。

 

奇虎360一战成名后,沈南鹏频频出手。投资清单上开始出现阿里巴巴、唯品会、大众点评、美团、滴滴、拼多多、今日头条、快手……

 

快、准、稳、狠,他带领的红杉中国几乎拿下了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用马化腾的话说就是:“只要你还在创业,只要你还在这个大的行业里面,绕来绕去都会遇到红杉,因为红杉总在那里,而且总是冲在最前面。”

2010年,红杉中国共有9个项目成功实现IPO,被媒体封为“退出之王”。时至2018年,红杉中国管理着超过2000亿人民币的基金,成立14年来,投资了500余家企业,估值超过10亿美金的独角兽中,红杉中国命中了49家,是命中率最高的投资机构。

 

2018年7月,拼多多在纳斯达克上市,红杉是其C轮、D轮、Pre-IPO轮的投资者,拼多多为红杉带来了丰厚的账面回报。在今日头条估值5亿美元时,沈南鹏投资了5000万美元,如今今日头条估值超过750亿美元,相比红杉最初投资时又翻了上百倍。

 

“我感觉做这一行挺自信的,”沈南鹏说,“我始终认为我应该能够在这个行业里至少给自己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因为我有创业经验,以前我有投资银行经验,我为这个工作做了最好的准备。”

当然,“神人”也有看走眼的时候,他在公开场合一直对错失小米和京东表示遗憾。

 

当年刘强东缺钱时曾经找过沈南鹏,面对京东的巨额亏损他迟疑了,另一位“投神”徐新迅速接盘,后来京东估值大涨,沈南鹏只能咬牙以1.5亿美金再次追进去,虽然2014年京东上市后沈南鹏并没有亏,但是他错失了800倍回报的机会。

 

而对于小米,沈南鹏是真的错过了,智能手机市场杀成一片时,沈南鹏认为雷军的价格战并不能长久,天花板太过显著就没有投。2018年小米在香港上市,第一轮投资小米500万美元的晨兴资本,获得了866倍的回报。

 

在经历几轮经济周期更迭之后,创投江湖也不断变化,新的基金层出不穷,外资基金撤离,老牌资本也有疲软之态。

 

“时代变化很快。”沈南鹏说,“我们必须做好准备迎接全球科技五年、十年乃至十五年之后的发展。”

 

为了不错过每一个机会,沈南鹏依然像刚入行的分析师一样,保持极度的勤奋自律,见人就问投了什么有意思的项目,用小本本记下来让同事跟进。

 

就像熟人说的:“他唯一的爱好就是工作。”

 

很少有人知道沈南鹏也会抽时间读金庸的小说,在妻子和女儿的影响下,他也渐渐学会欣赏艺术,每次出差都会抽空去各地的博物馆逛逛。

 

“他还是那个当年让我一见如故、感觉‘英雄所见略同’的彼此相互吸引的人”。多年之后,梁建章见到这位故友,如此评价。

 

每位被财神选中的人,都必有其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