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安德森癌症中心以保密为由辞退三名中国科学家,中国顶尖学者多次因签证无法赴美交流,中美贸易战背景下中美科技交流困难重重。

美国波士顿当地时间4月15日16:32,科普利广场上,来自中国的参赛选手潘仲英高高地扬起双臂,冲过2019波士顿马拉松的终点线,向来迎接他的亲友和周围观众致意,开心地笑了。

▲潘仲英教授在2019波士顿马拉松赛前(图片来源:“户外旅行家”微信公众号)

这份胜利的喜悦来之不易。

即将要度过76岁生日的潘仲英,是在参加波马的900多名中国选手中年龄最大的一位。

而另一个原因是,潘仲英同时也是北京航天航空大学电磁场学科的一名退休教授。在此之前,虽然他成绩达标并成功报名波马,但因其科技和工程背景,潘仲英的美国签证异常波折,审批前后共经历了漫长的3个多月。

在中美贸易战及美国对华戒心日益增强的背景下,潘仲英的经历并不鲜见。量子通信领域的著名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潘建伟今年以来已经因无法获得美国签证而错过两次重要国际会议。

不仅“走不出去”,“请进来”也面临极大的问题。“千人计划”被迫低调隐身,科学仪器进口障碍重重、多位华裔科学家在美被开除、指控甚至定罪······4月19日,《科学》杂志报道MD安德森癌症中心开除了三名华人科学家,其理由是位于马里兰州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指责三人可能“严重”违反了保密原则。

科学无国界,科学家却无法享有普通人的自由。

◎◎◎

中国知名科学家屡次被拒签

美国对华“窃取知识产权”和“强制转移技术”的戒备之心日益增强,一个最突出的表现就是中国科学家获得美国签证愈发困难,受影响者中不乏国际知名科学家,其中就包括量子信息领域的领军人物潘建伟。

2019年1月31日,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宣布,2018年度纽科·克利夫兰奖授予中国科技大学潘建伟教授领衔的“墨子号”量子科学实验卫星34人团队。这是90多年来,中国科学家在本土完成的科研成果首次获得这一荣誉。

纽科·克利夫兰奖是美国科学促进会历史最悠久的项目,自1923年以来,颁发给发表在《科学》杂志上最具学术价值和影响力的论文作者。潘建伟的论文登上了2017年6月15日《科学》杂志的封面,是近年来我国科学家发表的最有影响力的论文之一。

▲《科学》杂志封面上,“墨子号”从星空向地面发出两道光,宛如两条长腿跨出一大步,也象征量子通信向实用迈近一大步。(图片来自网络)

最终,因为赴美签证始终处于“行政审理”状态,潘建伟未能出席颁奖仪式,仅论文第一作者印娟教授一人作为代表领奖。

讽刺的是,2019年AAAS的年会主题就是“科学超越边界”,其中就有鼓励更多的科学外交,以此推动当地科学发展的议题。国家“千人计划”评审专家王立军对此事评论是,“尽管潘建伟的研究受过一些争议,但他仍是领域内全球公认的最顶尖学者,不管是欧洲还是美国,都应是其他人向他学习。”从这个角度上说,美国拒绝为潘建伟颁发签证,其实也是在损失自己交流学习的机会。

相比于潘建伟的低调,发育神经生物学家、北京大学教授饶毅显得较高调。2018年年中,饶毅收到美国官方机构国家科学基金会的邀请,参加脑科学国际合作相关的研讨会。赴美签证被拒后,饶毅直接向媒体袒露了自己的愤怒。“大多数使馆都是在为他们的国家结交更多的朋友,但美驻华大使馆很傲慢”。在饶毅看来,“签证不过是现代社会给旅行设的没有任何荣誉的关卡,我希望美国不会因肆意阻挠自然科学领域的国际合作而被载入史册”。

▲曾任教于美国华盛顿大学与西北大学的饶毅, 自2007年放弃美国国籍回国,赴美签证被拒次数已达到N+1次。(图片来自网络)

饶毅从2016年后屡次被拒签,这位已经放弃了美国国籍的科学家可能永远无法前往美国。他更在接受《科学》杂志采访时表示,想知道自己如何被列入了“黑名单”。拒签的新闻报道出来后,记者曾联系美国大使馆询问饶毅的签证情况,得到的回复是“我们不会就个人签证的细节进行讨论”。

◎◎◎

普通科研工作者赴美交流困难

如果说知名科学家被拒还有情可原,那么在大学和研究所工作的基础科研工作者被拒则显得更加无奈。他们的研究绝大多数都是公开可查询的,前往美国仅仅是为了一般的学术交流和合作。

每年3月,美国物理学会年会召开,这个万人大会历年都有多位中国国内研究者受邀报告。清华大学物理系的一位教授告诉记者,过去他和同事每年都会去参加这个会议。今年在会议召开前他就知道去不成了,因为早在去年12月他就申请了签证,当时签证官告诉他3周就有回复,可他直至现在也没能拿到签证。

2018年7月,第42届世界空间大会(COSPAR)在美国召开,这一超过60年历史的国际会议中国一直是主要支持方之一。会议原来安排有讨论“张衡一号”电磁检测试验卫星的专题会议,但参与该议题的中国科学家全部未获签证。更讽刺的是,会上颁发的以我国科学家命名的“CAS/COSPAR赵九章奖”是COSPAR八个奖项之一,中国科学家也只能集体缺席。

◎◎◎

“中国制造2025”研发人员被额外审查

除了基础科学领域,在智能制造业工作的技术人员和研发人员,甚至是创业者情况更不乐观。

“当时我就心里一沉,估计回不去美国了。”

在美国学习五年后回国的洪浛檩准备去美国探望朋友,他对BBC中文的记者说道,面试时签证官没有审查他提供的银行流水记录、旅游计划,而是让他出简历,接着拉下了面试窗口的的遮板,再重新打开后,签证官要求他提供更多关于专业背景的资料。不出所料,他的旅游签证被拒,洪浛檩怀疑是与自己从事的专业相关。

去年6月11日起,美国大使馆和领事馆开始执行新规,按计划缩短发给部分中国公民签证的有效期。

(图片来自网络)

据美联社报道,到美国学习机器人,航空和高科技制造等专业的中国留学生签证有效期会被限制为一年,如果是在美国商务部特别审查名单内的实体机构担任研究人员或经理,他们需要来美国多个机构的特别许可。他们认为这些领域是“中国制造2025”的优先项目。华盛顿移民政策研究所政策分析师Sarah Pierce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表示美国并未公布敏感专业的完整清单,但给人印象都与国家安全、情报相关。

洪浛檩确实学的是“敏感专业”,他在美国伍斯特理工学院拿到了机器人工程硕士学位,是这所学校第一批学习该专业的中国留学生,2016年毕业后在美国创业建立了一个智能厨具公司,“我参与过的项目都是日常应用,与军工、航天和政府情报机密无关。”在美国学习工作5年的他,这次只是想去探望朋友并收拾下在美国的东西,但他回不去了。

北京协和医院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刘远立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指出,“监督特殊专业的外国学生历史悠久,但在这届美国政府’美国优先’政策下,肯定达到了更高层次,限制中国研究人员对特朗普的支持者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但未来将对美国造成伤害。

◎◎◎

“千人计划”缄口不言

对于中国科学家来说,不光有出不去的问题,还有回不来的问题。我国的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的“千人计划”正受到影响。

据《科学》4月19日报道,美国安德森癌症中心开除了三名华裔科学家,这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自2018年以来调查其资助项目被研究人员不正当利用的一个公开案例。

其实早在2018年9月,在华人微信圈中就流传一则安德森癌症中心正在解雇中国“千人计划”学者的消息,传言称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提供了一份华人学者名单,并要求相关机构对这些人无条件开除或解雇,但当时安德森癌症中心否认了这一消息。

经多方调查后,媒体发现至少有9位华人科学家收到了不利就业的处罚,此后还曝出了德州理工大学副校长发给学校员工的内部信件,肯定了FBI介入科技和工业间谍调查,他们认为中国“千人计划”与军方有关,并建议学校内一名员工中止申请千人计划。

到10月中旬,一位华人科学家的负面消息引发震动——4月离开安德森中心的千人计划教授,肿瘤学家谢克平因为电脑中的儿童色情图片被捕。

▲谢克平(图片来源网络)

安德森医疗中心的计算机安全官员宣称发现谢克平修改了一张餐馆收据,上报给警方后被视为“篡改政府文件”,警方收走了所有的电子设备进行调查,并雇佣专业数据公司检查是否真有政府文件被篡改,结果他们在高达40TB的科研相关文件里发现了5张疑似儿童色情图片,实质上只是几个无法确定来源,指甲盖大小的缩略图,最终当地检察官宣布谢克平无罪。

除了谢克平,还有多位学者被媒体报道,参与千人计划的学者被FBI约谈已经不是秘密。“千人计划”已成为敏感词。

此前网络上流传一张“千人计划”相关的文件图,文件中提到文字要求不出现“千人计划”字眼。没有证据确定这张图是否是真的,但确实有科学家表示现在已经不提千人计划。清华大学官网上曾经重点介绍高校师资的“国家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页面已经无法点开,只留下了一句介绍;中科院各院所网站的人才队伍相关页面中曾经都有“千人计划”一栏,现在也已经消失。

◎◎◎

多名千人计划申请人未回国答辩

王立军是“千人计划”评审专家之一,他告诉记者,去年很多人报名参与千人计划准备回国发展,但最终答辩时他们没有来。他表示“千人计划”一词确实较为敏感,为了保护华人科学家,在一些场合的用词已换成“国家特聘专家”。

“青年千人”是“千人计划”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要求海外留学工作经历,我国的很多打算走上科研道路的学生会申请国外学校,或者做博后,他们的未来或因此受到影响。

“千人计划”是我国引进海外人才的国家战略,自2008年正式启动后,已有近8000位海外专家入选。原则上不超过55岁的华裔科学家和不超过65岁的非华裔外国专家、企业和金融机构的专业技术人才和管理人才,拥有自主产权或掌握核心技术的创业人才等才有资格入选,近年来在带动重点和新兴学科,企业和高新技术产业开发等发挥了重要作用。比如,现在的我国明星科学家,施一公、饶毅、潘建伟等人均是“千人计划”回国专家,在各自领域发挥着重要作用。

但美国政府认为千人计划是窃取他们知识产权的手段之一。2018年8月美国国立卫生研究员(NIH)主任Francis S. Collins向数千家机构发送了一则声明,表示美国的生物医学研究正在受到系统性影响,就有包括知识产权成果转移等问题,虽然未指明中国,但他鼓励各机构与FBI联系。几个月后NIH就公布的“外国对美国科研诚信影响报告”,指出外国的招募计划正在影响和利用美国开展研究。

在王立军看来,美国指控千人计划窃取美方知识产权完全是无稽之谈,“没有任何理由,只是为打压中国高端人才引进而已,完全是出于政治目的。”

◎◎◎

多名华裔科学家被捕或被定罪

早在中美贸易战打响之前,美国对华裔科学家就有了戒备之心。2015年,美国联邦调查局探员冲进了华裔物理学家郗小星的办公室将其逮捕,正如美国大片所演的一样,郗小星被起诉“间谍罪”,涉嫌向中国提供美国企业的超导技术“秘密”。

▲郗小星被戴上手铐“走一趟”,他的人生就此改变。(图片来自网络)

而经过冗长的判决,世界多位知名物理学家出来作证,法官才发现是彻头彻尾的冤案。郗小星案成为了中美科技关系的一道阴影。

最近两年,又有多位“千人计划”华裔科学家被起诉。

2018年7月5日,国家千人计划专家,通用电气工程师郑小清被FBI逮捕,他被指控涉嫌窃取蒸汽涡轮制造流程图等技术机密转移。郑小清被认为具有中美双重国籍,在南京有一家为民用航空发动机提供零件的公司,这一点通用电气也清楚。然而,起诉书中FBI称他把39份通用公司的图纸加密打包,将代码隐藏在一张日落风景照片中并下载到自己的私人邮箱。

(图片来源网络)

虽然郑小清花钱获得了保释,律师也声明不是间谍活动,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数据的挪用,但这些行为难免会被人怀疑,事件目前仍在调查之中。

“千人计划”专家、前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教授张以恒2017年9月20日被捕,今年2月24日已被判处欺诈罪等三项罪名。张以恒被控在美国申请了110万美元的科研经费用于在国内的科研项目,在中科院天津工业生物技术研究所担任研究员。

除了国家战略“千人计划”,现在我国各省也纷纷出招,依据本省情况提出创新型的人才引进计划,丰厚的待遇,股权支持,家庭保障……希望高端人才带来拥有自主产权的核心技术。郑小清就是辽宁省辽阳县引进的先进装备制造业工程师以上的80余名高层次人才之一。很显然,出现司法问题,损失的不仅仅是科学家个人,还有当地政府和企业的利益。

山东省2018年引进的7位“一事一议”人才之一游晓蓉近日也被起诉,这位可口可乐公司前首席工程师,美籍华裔女科学家涉嫌窃取价值约1.2亿美元的商业机密。游晓蓉博士是高分子研究专家,在可口可乐公司时正在研究新的包装材料。由于现在研究发现使用几十年的材料中含有的双酚A成分有致癌等问题,可口可乐与六家公司正在研发不含该成分的新包装材料,开发成本至少1.196亿元,而游晓蓉正是能接触到机密技术的人员之一。起诉中还提到她与千人计划有关,她的国内合作者向她承诺帮助入选千人计划。

对于正值学术盛年的科学家来说,被指控被定罪意味着学术生涯的巨大损失甚至终结。

◎◎◎

科研设备进口困难重重

发展科技,除了人才,另一项重要的东西就是经费。王立军承认,近些年在我国在科研经费总体上处于不差钱的状态,这正是人才愿意回国发展的重要因素。钱用在刀刃上,对于基础科研来说,最需要购买的是实验设备和材料。如果买不到,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除了对国际交流的限制之外,中美贸易战更直接的影响就是在美国公布的巨额加税清单中很多都是高科技产品,导致我国进口实验设备价格更贵,甚至根本无法运到中国。

王立军是现任梦幻世界科技集团董事长,也被高校邀请做一些研究工作,去年他们希望采购一批先进的实验仪器,就受到关税影响。“国内大部分科研使用的设备都是美国制造的,比如通信领域内里实验用的高端示波器,网络分析仪,研发用的关键零部件,这些受到贸易战较大的影响。”王立军认为,全国所有做基础科研和研发工作的大学和实验室都会受到影响,并且调价也只能被动接受,否则会影响自己的科研进程。这些还是不敏感的,有些敏感的,与军事相关或战略性导向的技术设备,人家直接不卖给你了。”

前文提到的那位没能去成美国开会的清华大学物理系教授也遭遇无法设备无法运送到国内的窘境,“影响最直接的就是仪器禁运,我们的科研仪器包括美国、德国、日本等公司制造,有些已经制造好了,但卡在对方海关不让运送。”

不过,如果这种状态长期继续,倒是给中国企业提供了机遇。对于科研仪器的自主生产制造,清华大学副校长薛其坤院士认为,贸易战环境给了我们一个非常强烈的信号:“要做到完全的自主化,我们国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是我们科研进入新时代后的一个全新特征,技术自主化将变得更加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