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中共十九大召开之前,盛传陈敏尔在十九大上直接“入常”的可能性,但大前提是当时的习近平还有可能因循旧制,即每一“代”的党总书记只连任两届,所以正常情况下每一“代”的党总书记在自己的第一个五年一届任满时即要考虑再过五年之后由谁来接班的问题了。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中)和国务院副总理胡春华(左)和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右)。2019年3月15日习近平在胡春华和陈敏尔的陪同下访问重庆。

当时被外界分析到的可能在十九大上“入常”的十九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是时任中办主任栗战书,时任副总理汪洋,时任上海市委书记韩正,时任中组部长赵乐际,时任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和时任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而随着习近平手下对外放风,一心要打破每“代”领导人只能连续任职十年即任满两个整届的“陈规陋习”之后,上述人等中的两个“六十后”,即胡春华和陈敏尔在十九大上“入常”的外界“呼声”随之减弱。

当时,习近平在十九大的政治报告中设定了到2020年全面“小康”化,2035年基本实现现代化的目标,同时设定要在2020年国防和军队基本实现机械化,力争到2035年基本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的奋斗目标。

外界评论立刻将习近平的这一表述分析为“显示了他长期执政的愿望”。当时 美国《华尔街日报》曾引述美国经济评议会研究学者布兰切特的评论说,习近平的这个2035年的奋斗目标无疑更加突出了外界日渐上升的预期,即习近平不打算在短期内退休。

基于这一前提,十九大召开期间至中共十九届一中全会召开之前的几天时间里,外界越来越多的人事分析和推测内容都倾向于相信,那怕习近平只计划连任三届,也就是比他的前任胡锦涛多连任一届,更直接地说就是按照党章规定应该在二零二二年召开的中共二十大上他习近平不会退位,就没有必要在他才完成第一个五年任期后,也就是在中共十九大上即把培养接班人的问题提到议事日程上。

邓聿文先生在中共十九大召开前夜曾对台湾联合新闻网表示:习近平在中共二十大后继续掌权的可能性很高。他预期,习近平会在中共二十大修改党章,将现行中共政治局常委制改为主席制,以便“再做十年”,因此他不会过早指定接班人。

十九大习近平主持的对党章的修改,仅仅从字面上理解,就应该非常明白无论是江时期产生的“三个代表”还是胡时期产生的“科学发展观”,都不过是毛思想、和邓理论的衍生物,不能自成体系。而习思想则不然,它和毛思想、邓理论一样,是首次建立起来的自成体系的。习近平就是要用这“创立”两个字清晰表明他习统帅已经与毛、邓比肩,超越江、胡!而且还要让江、胡一左一右陪坐在他身傍,籍此向全党、全国乃至全世界宣示:你江、胡服也得服,不服也得服!更重要的是,习近平通过自己亲口念出的十九大政治报告中把自己过去一直被宣传成的“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的理论成果以“新时代……思想”表述之,向全党、全国乃至全世界正式宣布了“习近平时代”的正式开启。而在这个“新时代”之前的“旧时代”,当然就是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时代。

华国锋的那几年,显然已经被邓小平和习近平都归于毛泽东时代了。而日后无论是胡耀邦还是赵紫阳的上台又下台时期,无论是江泽民自称“核心”还是胡锦涛只是一个“总书记”的时期,都隶属于邓小平时代,或者说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时代。

众所周知,整个毛泽东时代的最突出特征就是毛泽东个人的独裁专制,按照中共政权自己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下简称“决议”)中的说法,毛泽东时代“党的权力过分集中于个人,党内个人专断和个人崇拜现象滋长起来,也就使党和国家难于防止和制止‘文化大革命’的发动和发展”。毛泽东“主观主义和个人专断作风日益严重,日益凌驾于党中央之上,使党和国家政治生活中的集体领导原则和民主集中制不断受到削弱以至破坏”。

现如今的习近平在理论和政策上全面否定邓小平当年倡导的政治改革,在体制上已经重新恢复毛时代的“党的一元化领导”的前提下再进一步恢复毛时代的党主席终身制似乎已经“顺理成章”。

邓聿文当时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一人领导时代:对中国未来五年的三个判断》,其中的一段内容是:习的一个有利条件是,他能充分利用最高领导人这一职位具有的合法权威和权力,通过强力反腐和其他一系列手段,对政治反对派展开大规模清洗,并利用大众对反腐的支持,迫使政敌和不忠者对自己臣服,从而最终在党内确立自己无可挑战的地位,让强势的外部观感与强势的实质内容相统一。

标志习的权威得到真正确立的是“核心”的提出。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以党内法律的形式确认了习的“核心”地位,从而成为中共历史上的第五代“核心”。毛邓的“核心”地位都是自我赋予的;江虽然也被称为第三代领导人的“核心”,但其“核心”地位是邓赋予的;习的“核心”地位形式上虽然是党赋予的,但实际上是他自我赋予的。故同为“核心”,习要强过江,和毛邓比肩;而从权力实际受到的制约来看,习还要强过邓,仅次于毛。……。十九大进一步确立和巩固习的核心地位和思想后,习也就彻底逆转了自邓以来中共高层领导体制的分权制衡局面,向毛时代的“一人领导体制”回归。因此,在未来五年,党内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挑战习的权力,动摇其权威,能够做到这一步的只能是来自外部的危机。

中共十九大召开的前一年,《习近平个人集权程度甚于邓小平》一文中分析过当年江泽民主持的中共十四届四中全会公报中的“核心论”极有可能被习近平下令加入新党章的总纲部分,,即在党章中叙述“民主集中制”、强调“民主基础上的集中”之后,照抄十四届四中全会决定中的原话:“党的历史表明,必须有一个在实践中形成的坚强的中央领导集体,在这个领导集体中必须有一个核心。如果没有这样的领导集体和核心,党的事业就不能胜利。这是坚持民主集体制的一个重大问题。”没成想习近平比笔者的预测走得更远,直接在十九大党章中加入如下一段:“必须实行正确的集中,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坚定维护以习近平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