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的明州案,几乎每天都有新的证据抛出来。

最新的进展是,微博“南坡小生”4月27日下午发布了刘强东被警方带走后的一段监控视频,原告女学生JingYao(下简称JY)和报案者Tao坐在大厅,JY疑似大哭。

要明确的是,起诉书不是全部真相,每一方的声明也不代表事实,目前放出的证据,包括视频、录音,以及媒体所发的JY微信聊天记录,也不是全部证据。

要了解整个案件,需要理清六个关键点。

关键点一:一个是中国富豪,一个是21岁女留学生,为什么会在这样一个时间点相遇?

这部分双方没有争议,刘强东和其他相关人目前没有反驳。

让我们回到这个案子的开始。

2018年8月下旬,刘强东和太太章泽天、两岁多的女儿和丈母娘,乘坐造价4亿元的私人飞机G650到达美国,迎接他的是一队人马,其中就有特为此项目服务的志愿者。

刘强东是来参加DBA在明大的为期一周的课程,这个项目是MBA的升级版,由卡尔森管理学院和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合办,专为中国的顶级高管定制,学生的平均年龄在50岁左右,工作经验至少20年。

腾讯的马化腾、蚂蚁金服的CEO井贤栋、凤凰卫视的吴小莉都参与过这个项目。本届和刘强东一起参加的,还有完美世界董事长池宇峰、恰恰集团的CEO陈先保等企业家。

据女方的起诉书,JY是明大在读的全日制本科生,在2018年秋季学期开始前成为这个DBA项目的志愿者。

她是被崔海涛说服当志愿者的。崔海涛是明尼苏达大学卡尔森管理学院国际副院长,曾是JY父亲的研究生老师。

起诉书里有这样的特别说明,“崔海涛告诉原告:她之所以被选为‘志愿者’,是因为她出身于一个成功的经商家庭”。侧面说明了JY的家境。

崔海涛向JY和父亲介绍,这个项目是“一个面向中国富有且有影响力的管理者的项目”。参与这个项目将使JY有机会与顶尖企业高管互动和社交,有利于她之后申请卡尔森工商管理学院的研究生或毕业后找工作。

“崔没有告知他们:几乎所有的“志愿者”都是年轻女性,而几乎所有的项目学员都是中年男性。”

崔海涛的个人履历很精彩。本科是清华大学水利系流体机械专业,辅修了经管专业,拿到双学位。接着在清华读了IMBA,后出国留学,2005年获沃顿商学院博士。

他不仅在长江商学院、卡尔森工商管理学院有任职,还是2015年度长江学者。2017年他受邀去武汉大学讲学,在个人简介里还有这样一段描写,“崔海涛教授还给国内外近二十家知名公司提供咨询等服务,其中包括多家世界财富五百强企业”。

去年8月份,未名空间站上有自称是他大学同学的爆料,真假待考证。

据起诉书,在事发前几天,崔教授曾请JY和学员 LI WA 以及未透露姓名的朋友们一起打高尔夫,而刘强东正是其中一员,JY拒绝了这个邀请。

这里提到的 LI WA 其实早就在案件里出场过。去年11月路透社的报道,提到在事发第二天,刘强东的私人助理Vivian Yang 曾向一同参加DBA项目的李华求助,希望李华作为中间人沟通。但被JY拒绝。

据2017年《福布斯》华人富豪榜,李华的英文名就是“ LI WA”。

李华是卓越集团董事长,卓越集团连续多年被中国指数研究院评比为“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开发有卓越大厦、卓越时代广场等,人送称号“深圳写字楼大王”。

他和刘强东是清华校友,都曾参与清华EMBA项目,还曾分别向清华大学捐款。其中李华捐赠2.7亿元,刘强东夫妇捐赠2亿元。不仅如此,两人还是商业伙伴。

卓越集团的宣传稿里有这样一句,“素有’华南地区写字楼服务运营无冕之王’之称的卓越物业,服务了一大批国内领先高科技互联网企业”。京东就在其中。

据天眼查资料,李华的卓越集团与刘强东的京东在投资上,也存在一定程度的往来。

李华没有回应过媒体关于明州案的报道,现在的他自顾不暇。因为涉及深圳某领导的贪腐案,他在今年1月和2月相继两次被带走协助调查。

在事发三天后,百度新闻记者到达明大发现崔海涛教授办公室紧闭,一位教授称崔已和其他项目负责人紧急回国。

第二个关键点:刘强东和女生为什么会在一个饭局上?

这部分双方的说法出入很大。

据起诉书,JY是受项目负责人姚其湧的邀请参加8月30日的晚餐。她在慢跑活动中结识了姚,并且姚还口头上请她毕业后去他的中国公司上班。

这次晚餐邀请被描述成是刘强东“特意并秘密地”授意姚其湧。

很明显,这种“口头承诺”,和带有揣测意味的“特意”、“秘密”,是难有证据支持的。

这一个弱点也被稳稳抓住。

在4月26日女方发言人曝光和律师的完整通话录音,两家媒体发出女方的采访稿之后,姚其湧的秘书发布了声明,否认起诉书中对姚的指控。

这位名叫Queena Huang 的董秘在声明中,先称是自己发微信邀请的JY参加晚餐,和姚无关。还邀请了其他志愿者,Tao也是她邀请来的。但并未说明是否有其他志愿者到场。

这和JY起诉书的内容部分吻合。起诉书里说,“晚餐当天,姚其湧的助理联系并告知原告8月30日于明尼阿波利斯市Origami餐厅举行的晚餐的各项细节”。

Huang秘书在声明中还特意强调了JY在数日的晨跑活动结束后去她房间冲凉,在网上引发了很多诸如她“有意接近权势”的猜想。

再者说座位问题,称姚先生到的时候JY已经入座,座位安排和姚无关。

可从已曝光的完整视频里,JY确实是被人安排坐在刘强东旁边。既然姚先生到的时候JY已入座,那Huang秘书又从何知道当晚餐厅的座位没有被刻意安排呢?

Huang秘书的声明也和起诉书里写明的“姚其湧指引”相悖。既然有视频,这就是认领本人的问题,对质很容易就解决。

并且Huang秘书站在自己的角度上,称没有人故意向JY劝酒。“故意”和“特意”、“秘密”的属性一样,都属于自我色彩强烈的描述。

最后撇清关系,称晚餐结束前姚老板就已经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目前还不知这份声明是从何渠道发出,但排版糟糕,没有落款签名和日期,实在让人不敢相信这是董秘的水平。

姚其湧在这个案件里存在感很高,身为该项目负责人之一,且和刘强东关系亲近,来头自然不小。

公开资料显示,他是宏兆企业集团董事长,同时也是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企业家学者项目二期学员,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香港校友会会长。和刘强东在生意上也有深度合作。

2017年8月,广东东莞市政府与京东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出席签约仪式的除了刘强东和东莞市的主要领导,还有姚其湧。

一个多月后的9月28日,“宿迁京东宏兆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注册成立,注册资金1000万元。天眼查股东信息显示,深圳市远兆传媒有限公司持股36.3%。远兆传媒的法人曾是姚其涌,现为姚其涌亲信姚涟妮、姚年跃所控制。

姚年跃和姚涟妮全额持有的名为“深圳前海宏兆基金管理”公司还间接持有“京东数字科技控股”的少量股权。京东数字科技控股的前身即为京东金融。

这么大的家业,下次姚老板再甩声明,起码该以个人的名义。

第三个关键点:就餐过程中,有无人劝酒?以及女生为什么餐后跟着刘强东一行人离开?

爆料马甲“明州事记”发布的第一个剪辑视频,即是这部分内容。

起诉书里这样写,“被告刘强东示意原告:如果她拒绝被告刘强东或其他高管的敬酒,就是在其他高管面前不给被告刘强东‘面子’”。

刘强东方面的律师声明则是,“期间女方曾主动向刘强东先生敬酒,而且还主动给自己的杯子里倒酒。”

从曝光的监控视频来看,在就餐的3个小时过程中,JY一共喝酒19次。包括敬酒和共同举杯。和刘强东有贴面交谈,和刘强东有单独碰杯。

在晚餐结束时,坐在对面的一位男士已经醉倒,侧面说明这顿晚餐饮酒量并不少。

去年9月路透社的报道中,提到JY在吃饭时给好友发过微信,说“这是一个陷阱”,“我真的醉了”。

在起诉书里,JY称因为考虑到自己醉酒和虚弱的状态,在当晚9点左右曾请求艾丽斯·张协助她乘车回家。

在视频里,在饭局进展到3个小时左右时,确有JY和刘强东助理艾丽斯·张在一旁私聊的画面,交谈了3分钟左右,之后JY又和刘强东助理一起出去了13分钟左右才回到座位。

据《财新网》的采访,JY说自己在饭局期间曾在卫生间向艾丽斯求助,告诉艾丽斯刘强东说喜欢她、要带她去纽约等暧昧言辞,向她求助希望能妥善离开这个饭局。但艾丽斯的回应是,“我就是个助理,能做什么呢?”

视频里刘强东起身离席,JY跟上并帮助一行人开门,在刘强东助理过来和她交谈几句后随刘强东离开。最后一个画面是刘强东为JY披上自己的外套。

下一段视频就是他们出现在JY公寓楼前了。

事实是,JY和刘强东及两位助理一起上了车。起诉书里对这一段的叙述是,“原告以为会被接乘服务送她回家。然而她被引上了一辆由被告京东,或受被告京东的被控制的公司,所租用的私人豪华轿车”。

刘强东方的律师声明则是,“女方主动说她想参加聚会,所以和刘强东先生一起离开”。

而究竟是否是女方主动,只有当事人以及刘强东的助理清楚。这又是一个证据弱点。

第四个关键点:从上车到女生公寓楼下,发生了什么?

这部分是整个案件最关键的地方,却也是证据最薄弱的地方。没有监控,双方各有说辞。

确定的事实是刘强东和JY在车上有亲密行为,刘强东律师在声明里称是“女方主动,没有任何拒绝或不情愿行为”,且是“刘强东助理”目睹。这份声明发在检方决定不起诉后,也就是说刘强东助理在检方决定是否起诉前,或已为此做证。

而JY的起诉书里则写:“原告用中文反复请求被告刘强东停止猥亵她。他拒绝了”。

这辆车先是去了位于明尼阿波利斯市南皮尔斯布里大道2115号的一座豪宅,下车以后在车前发生了什么,双方再次有矛盾。

刘强东律师称:“两位下了车,但是女方主动建议去女方的公寓而不是参加聚会”。

这里的“主动建议”可以有多种理解。“我想回家”这样的请求,算不算“主动建议”?

JY的起诉书中描述了她请求刘强东不要强迫她进去,并且在车前起了争执,特别强调的是,“司机见证了上述互动及侵害”。这里司机是关键证人,那他是否愿意为一方做证?

这辆车是刘强东方面租来的,一周的费用是1.8万美元。

去年9月《路透社》的报道,“知情人士称,刘强东和这位女生被看到待在房间外,随后刘强东把这位女生拉进了他所租来的汽车”。英文原稿使用的是“pulled her into ”。

关于“豪宅”。刘强东曾被卷起一桩发生在悉尼的性侵案,纽约时报的报道是“豪宅派对后宾客犯案”。这个案子发生在2015年,在一套价值数百万澳元的顶层公寓内,刘强东作为派对主人,为性侵者徐龙威(音译)主持生日派对,还亲自下厨做了晚餐。

当晚,一些男人(不包括刘强东)给她灌酒,后徐龙威将她带到酒店强迫发生关系。还说要送她一条船。

徐龙威的案件审理期间,刘强东曾两次试图阻止公开他的名字,但都没有成功。性侵者徐龙威一度否认性侵,称“也许她只是想要一点钱。”

去年10月澳大利亚一家法院对这起案件宣判,中国房地产开发商徐龙威被判处四年监禁。

同样是富豪们群起宴请年轻姑娘吃饭,有联合灌酒和强奸疑云,还同样否认性侵说女方只是想要钱,刘强东还都在场,就是不知道是不是纯粹的巧合呢?

第五个关键点:从女生公寓楼下,到进房间前,发生了什么?

从视频里我们能看到,在进公寓大门前,刘强东一手拿着衣服,衣服拖到了地面疑似醉酒。一手托着JY的胳膊往前走。由刘强东助理走在前面,为他们开门。

美国的一家媒体对这段视频的描述是,“他抓着她的手臂”。

起诉书里这样描述,“他们到达原告的公寓大楼,原告、被告刘强东和艾丽斯·张下了车。原告认为自己只是被送到房门口、希望保持礼貌和尊重、不想局势恶化的情况下,原告和被告刘强东以及艾丽斯·张一同进了大楼。”

进公寓大楼以后,到进房门前,这段视频是目前分歧最大,JY最不被理解的片段。马甲“明州记事”发的第二个带“仙人跳实锤”的视频,就是这一段。

视频里,JY有做“请”的动作,主动按电梯。在第二次坐电梯时,刘强东让助理留在电梯外不要跟着。JY随后有手搭刘强东胳膊。

这一段在起诉书里没有详细描述。这当然是刘强东律师声明着重描述的一段:

4月26日JY接受《财经网》采访时这样解释,“我在车上请求刘强东之后他口头承诺不碰我,并且告诉助理在楼下等他,他送我上楼就回来。当时司机和助理都在楼下等。”

“我在电梯迷路时,刘强东说了句“你是不是不认路啊”,我就道歉说“我喝多了,非常抱歉”。紧接下来刘强东拍了拍我的手臂说“那挽着我走吧”,快出电梯又说了一次,我没敢拒绝,就保持距离挽了(刘强东的胳膊)。”

从视频里可以看到,JY挽刘强东胳膊时,在几个画面里有保持一个胳膊肘的距离,没有依偎和靠近(视频上的文字描述来自“明州事记”发布的视频)。

但事情的真相,在助理离开前有三方知道,助理被命令不要跟上后,就只有JY和刘强东双方知道了。依旧是无从对证的僵局。

第六个关键点:案发的晚上到刘强东被捕,发生了什么?

案发当晚房间内是否自愿有无胁迫,JY是否有明确地说“NO”,只有当事人双方清楚。

去年9月《路透社》报道了JY微信记录的细节,她给Tao发送信息:

“我不愿意。明天我会想办法逃走。”

恳求好友不要报警。“他能压下来的。你低估了他的能力。”

但Tao还是报警了,警察于31日凌晨3点10分赶到公寓大楼,在JY的房间内看到只穿了T恤下半身赤裸的刘强东。

4月26日晚上6点24分,一个今年2月注册,仅有100余粉丝的新账号发了唯一一条微博(也有可能是在发博前做了清空),中英文双版本清晰的明州案当日警方出警记录。

这也是继“明州事记”后,为刘强东案爆料不利于女方证据的第二个马甲。资深记者王志安评论,“这是对女生最不利的一份证据”

这份出警记录里写道,“她自发地与刘强东先生发生了性关系。她报告说她昨晚喝醉了,并否认自己说过要报警。”

“性爱是双方自愿的,她不需要也不希望我们(警察)提供任何服务。”

“她没有报告自己被强奸或是任何犯罪的受害者”。

此外还有一句明显的谎言,“她说男的是她的老板,打电话的Tao先生也为刘强东先生工作。”

现在大家都很清楚,她和同学Tao都是志愿者,刘强东算不上他们的老板。这也说明JY时下不想报警想息事宁人的心态。

在这份记录里有一句话容易被忽略,“Yang警官汇报说他们逮捕了一位男士,并且从三个不同的人得到了矛盾的信息”。也就是说,这份记录出自晚来的警官,存在有其他的警察听到了JY“遭遇强奸”的说法,包括他的出警记录里提到的“Yang警官”。

这份出警记录和JY接受《财新网》时的说法相符。

而《财新网》在采访里还提到,他们获得了“一份时间显示为2018年8月31日的出警随身摄像机视频”,验证了JY上述说法。

这些都有警察的随身摄像机视频佐证。

最新曝光的视频显示,警察走之后,JY掩面哭泣和崩溃大哭。这些发生在JY最终告诉警察“自己自愿和他发生关系”后,刘强东被送回了自己的酒店。

起诉书、刘强东的律师声明,从警察问话到第二天再次报警之间发生了什么是空白的,媒体的报道和JY的采访补充了这部分内容。

去年事发时就有媒体报道,JY是在学校老师和朋友的鼓励下报警。

在《财新网》对JY的采访里,JY说在8月30号的饭局上,刘强东对她说,“特别喜欢我,让我第二天跟他去纽约,陪他过几天,然后他就飞回国了。他说,你毕业后就直接来京东做管培生”。

“当事发第二天,刘强东的助理联系她要护照号码、安排去纽约事宜时,JY被激怒了,感觉自己之前的拒绝都白说了”。

关于管培生在京东内部的能量,之前科技媒体虎嗅有过报道:

“管培生…堪称是老刘的团.中.央,京东干部的快车道。”

刘强东的前女友“西红柿”庄佳是2007年的“黄埔一期”,跟刘强东一起去纳斯达克敲钟投资者关系总监李瑞玉是“黄埔三期”,余睿是“黄埔二期”,张雱则是“黄埔五期”。

2014年,也有针对刘强东和多位女管培生的绯闻爆料。比如那篇在互联网圈子里很知名的《风流莫过强东哥》。

刘强东被捕后,刘强东的律师Jill和JY通过电话。4月23日晚上,南方都市报发布了来自于匿名邮件的遭删减的电话录音,在这段剪辑过的录音里,有来自女方的声音,“你可以告诉他,他可以给我一笔钱,我还需要他的道歉, 否则我就会去法院提起诉讼”。

4月26日,认证微博“陈纯Camus“,JY一个朋友的老师,发布了完整的电话录音,直接说明先前媒体曝光的电话录音遭到23处篡改,选择性地剪辑话语,抹去了女生在没有找律师、不想公开、坚持要道歉和赔偿,但毫无谈判经验和准备,也对赔偿金额毫无概念的状态。

抹去了女生在通话中长达半分钟的啜泣,及连串的“I don’t know”。

刘强东的律师Jill则是在几次致电中,有意地引导女方说出想要钱,以及具体多少。

在JY和刘强东律师通电话时,JY还没有律师,刘强东已经有了自己的顶尖律师团队。

他的律师团队由三位美国本土律师组成,弗里德伯格、厄尔·格雷、和Jill Brisbois。

现在出场次数最多的JillBrisbois是唯一的女律师,她是明尼苏达大学毕业,和JY是校友,在明尼苏达当地从业超过10年。

该律师事务所以为性犯罪辩护著称。官网的宣传语是:

“因性犯罪被捕?我们能为我们的客户取得惊人的成果,减少或驳回了指控,甚至在审判时获得了无罪判决”。

第二位律师约瑟夫·弗里德伯格,被称为明尼苏达州的传奇刑事辩护律师。今年81岁,执业52年,经历过超过300场陪审团审判。经常为一些最臭名昭著的罪犯辩护,并成功帮他们脱罪。

2003年到2018年,连续16年获评“超级律师”。

第三位律师厄尔·格雷,也是双子城最著名的刑辩律师之一,曾成功为2010年轰动双子城的“曲棍球运动员谋杀案”犯罪嫌人辩护,使其无罪释放。

女方律师则是 FlorinRoebig 律师事务所和杭剑联合律师事务所。起诉书落款签名就是 FlorinRoebig 律师事务所。

该所主要业务为人身伤害诉讼,即负责为受害人争取最大赔偿金额的“赔偿律师”,从1986年成立至今,累积为客户赢得超过10亿美元赔偿。

在刘强东律师Jill的律师声明里,指出了这一点,“女方聘请了人身伤害领域的民事律师”,意欲指女方想要钱财赔偿。

女方最新的回应是,“如果能打赢民事诉讼,她会全部捐出赔款”

去年12月,明尼苏达检方决定不起诉。发言人Mike Freeman表示, “这起案件与其他性侵犯案件类似。我们查看了监控录像,短信息,警方随身携带的随身摄像头和证人陈述,很明显我们无法履进行起诉,因此我们无法提出指控”。

证据不足是检方不起诉的主要原因。在美国刑事诉讼程序中,定罪需要陪审团的一致同意,哪怕一两名陪审员坚持认为存在合理怀疑,检方也会败诉。因此检方会在面对潜在不利证据的情况下,对于起诉采取保守态度。

这起案件里,JY进公寓后和刘强东的挽手,公寓一位居民目睹他们“看上去很高兴”,以及报警后对警察的说法前后不一,都弱化了证据的强度。这也是现在一些证据被放出来后,国内舆论的争论所在。

而在检方不起诉后,女方唯一能做的就是民事诉讼。

于是也就有了今年4月16日,涉事女方正式向明尼苏达阿伯里斯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当起诉书、部分证据传到国内,引起的是一轮又一轮的炸锅和讨论。

值得注意的是涉事双方的信息源。刘强东在国内有代理律师。微博简介为“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互联网及文娱领域律师”的陈曦。擅长的是知识产权、反不正当竞争。

仅发过一次言,在马甲“明州事记”发布视频“仙人跳实锤?明州案公寓视频曝光,女方举止亲密主动邀请刘强东进入”后,转发“新浪科技”的转载微博,称“本人为刘强东先生的代理律师,经当事人确认,该视频内容属实。”

此外为刘强东发声的还有两个马甲,一个是上面说的微博“明州事记”,这个1月份注册的新号,目前仅有3条微博。于4月22日先发送两条剪辑视频,除了上面说的“仙人跳实锤”,另一则就是“刘强东明州案晚宴视频曝光,女方未醉酒主动跟随”。也是监控视频里最不利于女生的两处。同时视频内配引导性文字。

第二个是微博号“独家互联网”,发布案发当天的出警记录,但仅放出和JY单独面谈的警官的出警记录。成为第二个放出不完整证据,有偏向引导的马甲。

女方则是有多个渠道相继发声。公开的起诉书,认证的微博“陈纯Camus”,据JY说这是她一个朋友的老师。以及最新接受的《财新网》、《财经》等媒体的采访。

从应对方式来说,这半个月的交战,女方的声浪明显处于弱势,看热闹的围观者、自称知情人的爆料者、有号召力的大V等,把水搅的越来越混。

这场舆论战大致经过:女方起诉书传到国内——声援刘强东的爆料马甲放出剪辑过的视频和录音,引导舆论——女方放出完整资料并接受媒体采访——姚其湧秘书撇清姚的关系。

《财经》记者联系刘强东代理律师Jill时,她并未直接回复,而是通过水星公关公司总经理Dan Bank转交给《财经》记者三份声明。

JY在《财经》的采访中说,“我的父母和亲戚多次接到中间人的电话以及被邀面谈,谈的内容是关于给钱撤诉的问题,均被家人拒绝。家人要求当面道歉,被对方否决。”

“去年的事件发生后,我由于心理障碍害怕出门,进而休学。我接下来打算就继续等待民事起诉的结果和说出我的经历。”

不知刘强东何时愿意亲口说出,8月30日当晚,他的经历。说说他为何婚内出轨?只因不知妻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