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央视新闻”公众号(cctvnewscenter)5月3日报道,在云南临沧境内,无量山脉深处,有一条一万米长的在建隧道。因为特殊的地质条件,隧道内有8种有毒气体,同时还伴有40度的高温、涌水和突泥。想要攻克这样一条“毒气”隧道,施工团队都经历了哪些考验?

无量山中的“毒气”隧道

作为中缅国际大通道的控制性工程,红豆山隧道地处无量山脉腹地,紧邻澜沧江,隧道最大埋深达到1020米。

但是谁也没想到,神秘美丽的无量山脉内部,却由于地质条件极其特殊,富集了硫化氢、一氧化碳、二氧化碳等8种有毒有害气体。

这些有毒气体像是困在一个个气球中,隐藏在无量山脉的岩层里。一旦施工中戳破了这些有毒气球,毒气就会爆发出来。

西南石油大学地质灾害与地下工程研究所所长 苏培东:

在一个隧道里面遇到如此多的有害气体,在我们国内应该还是首例,在国际上也是非常罕见的。

2017年,刚进场一年的施工团队,因为对隧道内有毒气体研判不足,处理经验不足,导致红豆山隧道爆发了一次气体爆突事故。随后,三分之二的员工申请撤离工地,项目一度陷入了停滞。

无法借鉴 施工团队每一步都是探索

就在此时,有着20年隧道施工建设经验的赵宇,临危受命,来到这里。赵宇和因为爆突事故被降为副总工程师的全斐一起,集合了项目团队里还没有撤离的员工,组成了新的战队。

一条隧道,隐藏着众多神秘毒气。这种世所罕见的困难,在勇敢者的眼中,却是难得的机遇。

中铁十局大临铁路项目部副总工程师 全斐:

我不服气,就是不服气,就是想弄明白。这种条件是别人可能一辈子也遇不到的。

新的团队,请来了各个领域的专家深入调查,一定要彻底了解红豆山隧道的毒气。

经过专家勘测,红豆山隧道有毒有害气体极高度危险区域达到5764米,占隧道总长的一半以上。大家一致认为,红豆山隧道罕见的地质环境条件加上气体成分的复杂多变,已超出目前地质勘察技术的认知水平,其防治措施仍处于研究摸索阶段。 专家组的这一结论意味着,施工方无法从过去的经验技术中获得更多帮助。

中铁十局大临铁路项目部经理 赵宇:

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也没有现成的标准让我们依据,可以说我们每走一步都在探索。

每一步都是探索,但是一旦探索出道路,那就是摆脱困境的超越之路。

中铁十局大临铁路项目部经理 赵宇:

采用消石灰爆破。我们再用一种喷雾,就像我们现在净化空气的喷雾剂一样,喷出来是消石灰,对整个空气进行初步的消毒处理。再通过剧烈通风,把有毒气体进一步稀释。接着我们就委托第三方检测人员,戴着防毒面具进行检测。达到标准,我们才能进去施工。

对隧道空气彻底消毒通风后,第二梯队人员就可以摘掉防毒面具,入场施工。红豆山隧道的8种毒气困境终于在实战中,得到了突破。

隧道施工工人 字加华:

安全措施做到位了,我们做起来肯定舒服得多了,感觉心里面压力也很小。

然而,挑战远远没有结束。 2018年8月17日,隧道2号斜井发生涌水险情。虽然抽排水37天之后,施工得以继续进行,但是现在,不断涌出的水流还是会淹没部分施工区域,工人们需要一直站在齐腰深的水里施工作业。

2018年10月,施工人员又遭遇突泥险情,仅仅几分钟,涌出的泥浆和碎石就覆盖了施工区域。

8种毒气、高温和突泥涌水,不仅在我国隧道建设史上是第一次出现,在全世界也数罕见。而红豆山隧道的团队在施工中不断的解决各种罕见的难题,却也为我国的隧道施工,积累了非常宝贵的经验和技术。

今年6月,基于红豆山隧道施工的第一批专利和学术论文即将发表。而到今年底,涉及6项专利的科研成果也将全面推出。

目前,红豆山隧道施工已经突破3000米,而中缅国际大通道的重点工程——大临铁路的建设也正在稳步推进。2021年建成通车后,对于完善我国西部铁路网,突出云南与周边国家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将起到积极推动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