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近的美国大学招生欺诈案中,最大的一笔贿款650万美元来自于哪个家庭一直是个谜。

5月1日,《洛杉矶时报》率先报道了这一惊人数字背后的故事。

据《洛杉矶时报》,来自中国的Yusi Zhao在2017年被斯坦福大学录取,她的家人为此向升学顾问威廉·辛格(William Rick Singer)支付了650万美元[1]。

《纽约时报》的报道超链了普林斯顿-中美联盟网站,其网站显示了Yusi Zhao的照片。该图与斗鱼的一个直播通知匹配,显示该女生的中文名为赵雨思。

斯坦福大学的校园刊物《斯坦福日报》(the Stanford Daily)曝光Yusi Zhao父亲的身份:山东步长制药董事长、联合创始人赵涛[2]。

《斯坦福日报》的报道称,斯坦福大学在发现赵雨思在申请书中伪造帆船运动证书后将其开除,并在4月2日的新闻发布会中宣布了这一决定。赵雨思在3月30日离开斯坦福大学。

 


山东步长制药董事长、联合创始人赵涛

mariam@hoodjaabi

Chinese national Yusi ‘Molly’ Zhao paid $6.5M for Stanford admission

Yusi ‘Molly’ Zhao is the young woman who was admitted to Stanford after her parents paid $6.5 million to William Rick Singer, the mastermind behind the Operation Varsity Blues scandal.

dailymail.co.uk

18 people are talking about this

650万美元的“交易”

据《洛杉矶时报》,鉴于斯坦福有一个帆船项目计划,辛格将赵雨思包装成为一名极有竞争力的帆船运动员,虽然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该女生参加过这项运动。

此前,美国马萨诸塞联邦地区法院联邦公诉人称,从2011年到2019年,威廉·辛格(William Singer)的公司和基金会收到家长们约2500万美元,用于帮助学生在标准化考试中作弊,行贿大学教练和行政人员,以将他们的孩子指定为体育特长生,有效确保他们的录取。

斯坦福大学的前帆船教练John Vandemoer已经承认犯有敲诈勒索罪,并承认与Singer有过合作。

不过,赵雨思最后并未通过帆船项目计划进入斯坦福大学,而是被东亚研究专业(East Asian Studies)录取。

据《斯坦福日报》,美国公诉人 Eric S. Rosen在起诉Vandemoer的听证会上时认为,这位学生(根据后来的信息,《斯坦福日报》认为应该指的就是赵雨思)最后被斯坦福录取,部分原因是“她伪造了帆船的证书”。

《洛杉矶时报》称,赵雨思的父母被认为是通过投资银行摩根斯坦利在洛杉矶地区的分行经理与辛格会面的,而这位经理经常把辛格带到办公室,并鼓励她的财务顾问为客户提供大学咨询服务。《洛杉矶时报》称,一直到2015年,辛格的大学咨询项目都还在摩根斯坦利的推荐机构名单上。此后,辛格的机构虽然从推荐机构名单移除,但他本人仍与一些摩根斯坦利顾问保持联系。

《洛杉矶时报》援引庭审记录称,辛格承认,如果想走运动员录取的“侧门”,一般要支付25万美元。而根据目前的报道,并不清楚赵雨思的家人是如何将这650万美元给到辛格的。

斯坦福大学发言人 E. J. Miranda强调,是辛格,而不是斯坦福大学收到了650万美元。她给《斯坦福日报》的邮件中证实,赵雨思被录取几个月后,斯坦福大学帆船队收到了来自辛格运营的慈善机构50万美元的捐款。

美国高考状元

《斯坦福日报》称,赵雨思和她的父母均未受到指控,他们是否了解辛格的做法不合法并不清楚。另外,赵雨思是否知道她的家人的这些行为也不清楚。

斗鱼直播平台的一则直播通知显示,赵雨思以ACT33分,托福111分的成绩被斯坦福大学录取[3]。

“她也是一名普通女孩,生活在一个大家庭,有着4个兄弟姐妹。喜欢弹钢琴、哼小曲;喜欢骑马、喜欢飞翔的感觉;喜欢艺术,喜欢抽象的工艺品。”

海报显示,赵雨思被邀请在2017年7月30日就考上斯坦福的经历进行分享。“只要你有梦想朝着自己的目标去努力那就问心无愧!”

赵雨思是最近举办的普林斯顿-中美联盟全球治理论坛的代表。该机构网站的介绍显示,赵雨思是来自北京的斯坦福二年级学生,“主要关注中国的国际教育政策”,“尤其是对中国农村城市教育的不平等感兴趣”,“希望未来参与到中国政府,并愿意了解更多地了解中美关系”。[4]

在谷歌搜索的网页资料显示,赵雨思在哈佛大学教授Daniel G. Nocera实验室工作过。Nocera告诉《斯坦福日报》,赵雨思是为斯坦福的学分工作,没有报酬。目前,她在Nocera实验室网站的简历已被移除。

步长制药家族

赵雨思的父亲赵涛为新加坡籍,为总部位于山东菏泽的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步长制药”)的联合创始人。

步长制药由赵雨思的爷爷赵步长在1993年创立,“以专利中成药为核心,致力于中药现代化”,是国内心脑血管药物生产的龙头企业,已经于2016年11月18日上市[5]。

步长制药官网显示,公司有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和丹红注射液三个独家专利品种,治疗范围涵盖中风、心律失常、供血不足和缺血梗塞等常见心脑血管疾病。

据新浪财经2018年4月的报道,丹红注射液,是步长制药三个独家拳头产品中的“利润之王”,收入占比超过30%,利润占比更稳居40%以上,但在2018年因频发严重不良反应,26次被预警列入重点监控,甚至随时面临停用风险。[5]

2019年4月30日,步长制药总市值282.83亿元。

作为步长制药二代掌门人,赵涛曾表示:“对于孩子们,一定记住不能给钱,一定会是浪费。每个人都不会有任何股权的,只有让他们自己去创业,自己打造一番事业。”[6]

女儿花4000万“考上”斯坦福引发热议!深度起底这位中国富商发迹史

2017年7月30日,一位名叫赵雨思的17岁女孩,头顶“美国高考状元”的光环,在斗鱼直播间直播分享自己考上斯坦福大学的经历。

在直播中,赵雨思自称是一名普通女孩,生活在一个大家庭,有4个兄弟姐妹。喜欢弹钢琴、喜欢骑马、喜欢艺术……

尽管赵雨思说话言不由衷、结结巴巴,但一点也不影响直播间里不明真相的观众对学霸的崇拜和赞美。

那时,她在直播中说:

通过自己的努力达到自己的梦想。

希望可以不用工作,有花不完的钱。

呵呵,那时没人想到,两年后的今天,一个酝酿了两年的耳光,终于啪啪啪打到赵雨思的脸上。原来她是花了650万美元(4375万人民币)潜规则进斯坦福的,原来她也并非什么普通女孩,而是山东首富赵涛之女。(山东首富也有说是张士平家族,这个不重要,只要当过山东首富的都可以这样称呼,就像王健林曾经是中国首富,虽然现在已不是了,但一点也不影响大家称王思聪为首富之子)

看这画风真的是白富美,对照两年前的照片,真的是云泥之别。

关于赵雨思颜值的云泥之别暂且按下不表,今天主要起底一下山东首富赵涛的发迹史,并揭密一下赵雨思的画皮是如何被揭开的。

一、

起底山东首富赵涛,得从他父亲赵步长说起。

赵步长,1938年11月出生于陕西长安县引镇张寨沟村。该村地处西安东南方,距西安城区约40公里;往南十多公里,就到终南山脚下;往东不到20公里就到了白鹿原影视基地。

1947年,9岁的赵步长入私塾念书。

1952年,14岁的赵步长小学毕业考入西安省立二中(今陕西师大附中)。自此开始“脚蹬母亲新纳的布鞋,背着一袋干馍”,到离村24公里之外的中学寄宿念书。

1958年高中毕业时,赵步长已经20岁了。

那一年,国家空军来陕西招飞行员,经过层层筛选,赵步长成为4名候选人之一,可是由于他是家中独子,依据当时国家相关规定是不能当飞行员的……最终他被保送到西安医学院(现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

在医学院,赵步长认识了一位名叫武海勤的女孩,原来二人同乡,彼此的村庄相距只有2公里,也许因为这层关系,他们相恋并结婚成家。

1963年夏天,25岁的赵步长和武海勤大学毕业,响应国家号召前往新疆阿勒泰支边。夫妻二人在边疆当起了医生。

1966年,赵步长和武海勤的儿子赵涛出生了,随后几年,又生了一子两女。

直到1981年,支援边疆18年后,赵步长和武海勤带着4个儿女回到陕西,在咸阳二一五医院工作。

这一年,未来的山东首富赵涛15岁了。

二、

20世纪80年代,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中风、冠心病等心脑血管病例骤增,在中国人口总死亡率中,高居首位。由于没有理想的药物治疗,赵步长便决心攻克此等顽疾。他查阅大量资料,收集民间各种偏方,再通临床病症观察后,拿自己做实验,终于自创“药气针”治疗法和“脑心同治”理论。

1989年7月,23岁的赵涛多西安医科大学毕业,当起了父亲赵步长的助手。

1992年,赵步长凭“药气针”成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

这一年12月,赵步长和儿子赵涛一起参加了在新加坡举行的“中医与针灸走向世界国际学术研讨会”。按大会组织者的安排,继承赵步长衣钵的26岁大儿子赵涛,给一名瘫痪六年的女患者做了现场诊疗,半个小时患者就能走路。

这画风不知道真假,有点中国特色赤脚神医的风范,令人可疑!

第二天,新加坡《联合早报》刊登了一篇文章《药气针疗二十分钟,瘫痪六年,药帽一戴头,老妇就能走》,使得赵涛和父亲赵步长被称为“中国神针”。

赵氏父子也成为新加坡家喻户晓的中医名人。

赵涛还应当地官方邀请,留在新加坡继续行医,短短三个月便赚到了90万美金,成为他人生的第一桶金。

那时1美元可兑换人民币5.762人元,90万美元也就是相当于500多万元人民币。要知道那可是上世纪90年代,那是农村万元户都寥寥无几的年代。

赵步长没有留在新加坡,因为他与美国内华达卡森市古德曼协会签订500万美元合同,准备在咸阳高新区建立一座现代化的血管病医院和制药厂。

因为一边拿着医院的工资,一边在外面开公司,赵步长夫妇先后被咸阳二一五医院除名。美方因此对投资环境产生了怀疑,随即取消了那个500万美元的大合同。

好在1993年7月,中药制剂“步长脑心通”出炉并通过省级鉴定。此时邓爷爷南巡已有一年了,各级政府对民营企业和合资企业大开绿灯,很多敢闯敢拼的能人纷纷下海创业。

赵步长立即申报生产批号,儿子赵涛也从新加坡汇回40万美元启动资金,自此,赵步长开始带着妻子儿子女儿女婿一起办公司。

多年后,赵步长接受采访时有点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气概说:

不成功就要饭!

其实这多少有些言过其实,因为当时简直是天时地利人和,开公司不成功都难。况且就算失败了,也不用去要饭,大不了再去新加坡,三个月赚他个500万。

三、

“赵步长”的图片搜索结果

图:赵步长

1993年8月28日,咸阳步长制药有限公司成立。这一年,赵步长55岁。

最开始,公司只有三个成员,赵步长夫妇和大儿子赵涛,后来大学专业为食品酿造、毕业后在某啤酒厂任生产科长的二儿子赵超,也加入步长制药,再后来学医的小女儿也辞掉公职加盟……就这样,赵步长夫妻、两个儿子、两个儿媳、两个女儿、两个女婿,这个大家庭的10个成员都相继加入步长制药。

在这个大家庭里,赵步长充当总司令兼政委的角色,他根据儿女的特长进行相应分工:大儿子赵涛有冲劲,能独挡一面,任总经理;二儿子赵超,因为有啤酒厂生产科管理经验,任常务副总经理,负责生产,自认“修理工”“哪里有漏洞就往哪里去”;大女儿赵骅为总裁助理、物流采购管理中心总经理;二女儿赵菁担任董事会董事……

赵步长还定了几条严格的家规:重大决策家族成员集体发表意见,日常管理各负其责,不许插手职权以外的部门;每名家族成员只能提供一份工作,根据各自能力大小安排不同的岗位;家族成员违反规定,加倍处罚。

1994年,步长制药的销售收入突破500万元;1995年,5000万元;1996年,5亿元……

到2002年,步长制药销售额超10亿元,其中“脑心通”年销售达6亿元,研发的新品“步长稳心”也达到8000万元的年销售额。

就这样,赵步长研制的“步长脑心通”等产品,成为国内心脑血管病领域销量最大的药品之一。

到2010年,福布斯富豪榜发布时,陕西西安赵步长父子以60亿元人民币的身价位列全国第147位,在陕西位居首位,一举荣登陕西首富。

那一年,李彦宏排名第2位,小马哥排名第9位。

四、

“赵步长儿子赵涛”的图片搜索结果

图:赵涛

赵步长当上陕西首富之时,已72岁高龄了,儿子赵涛接班也列上日程。

事实上,早在2001年5月,赵涛就在山东菏泽成立了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到2016年11月18日,这家公司成功上市。

在赵涛的带领下,步长制药进一步加强研发,其产品覆盖心脑血管、妇科、糖尿病、恶性肿瘤、消化和呼吸系统等大病种治疗领域。同时,步长制药还开始整合行业资源,相继收购了山东丹红制药、保定天浩制药等十多家药企的控股权。

据说,步长制药还想往大健康产业发展。

2016年胡润百富榜,赵涛家族以300亿财富排名第53位。

2018年10月,赵涛家族以320亿元人民币财富位居2018年胡润百富榜第82位。

因为公司在山东,所以赵涛也被称之为山东首富。

事业成功之际,赵涛还大力发展慈善事业。

2010年,赵步长、赵涛父子,因在公益慈善事业方面捐款近一亿元,荣列《2010胡润慈善榜》,被誉为“中国特色慈善家”。

2013年,在第10届中国慈善榜上,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和英皇集团董事局主席杨受成等荣获年度慈善家称号。

……

也就是说,在2019年5月2日之前,赵涛的人生一帆风顺一尘不染。

但事实上,没有谁的人生没有波澜,也没有谁的人生没有黑点。

终于,赵涛花650万美元把女儿赵雨思买进斯坦福大学东窗事发了……53岁的赵涛也终于栽了一个跟头。

五、

事实上早在2019年3月,就已曝出美国史上最大的招生舞弊丑闻,多名美国富二代涉案,其中涉及社会名流、商业领袖,甚至是好莱坞明星等共50多起。

被卷入丑闻的名校,更是美国顶级名校:

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乔治城大学、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和南加利福尼亚大学……

这些有钱有钱有势的家长,通过SAT考试作弊、找人替考、贿赂大学体育教练、把孩子包装成“体育特长生”、贿赂学校工作人员等等操作,把自己孩子送进顶级名校。

比如好莱坞影星、因美剧《欢乐满屋》(Full House)走红的洛莉·路格林(Lori Loughlin)的两个女儿,原本成绩一般般,但通过行贿50万美元,让两个女儿以帆船体育特长生的身份,成功入读南加利福尼亚大学。

其实她们压根就不会帆船。

赵涛的女儿赵雨思也是同样的套路,伪造帆船特招生,只不过她上的学校不一样,同时花的钱也多很多。谁叫中国土豪人傻钱多著称呢。

她们以为上了名校,人生就一帆风顺了,结果却栽在帆船上。

目前,赵雨思已被斯坦福大学取消了学籍,山东首富赵涛一尘不染的声名也终于蒙尘,只是不知道步长制药的股价会不会跌停?

六、

当然,跌不跌停,跟我也没半毛钱关系。写这些,也只是让大家对650万美元上斯坦福大学的赵雨思家族有一个了解。

赵氏家族在陕西是陕西首富,在山东又是山东首富,这个我们也没什么好眼红的。平心而论,他们家族研制心脑血管相关的药物,这是造福人类,他们做慈善,也是造福有需要的人民,这都是值得点赞。

我想说的是:利用潜规则,其实是破坏规则。花钱上斯坦福,就会影响那些刻苦读书凭真本事的学子的入校名额。

在我国,有钱有权的人,一旦有想要的东西未得到,首当其冲不是想通过正规手段去获取,而是利用手中的钱和权来牟取。

这不是一个好风气,这只会损害无权无势的平民群体的利益。

今天为了上斯坦福,可以花4000万,明天为了得到_____,也可以_____。

下划线,随便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