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曾经出过一个才华横溢的女作家,她的名字叫黄彰,大多数人印象里的她自然并不是这个名字,而是白薇,她出身乡里,从小就土里土气的,她的父亲却不是一般人,她的父亲曾经参与过新文化运动,也参加过民主革命。出身这样的书香世家,本应该是一件好事,但她的父亲却是一个眼中的男权主义者,白薇自小就本该拥有接受本学熏陶的机会,可是在父亲的阻碍下,白薇自小甚至连书都看的很少,不能说她出生在了一个错误的家庭,只能说她拥有一个错误的父亲。

白薇自小就对绘画文学情有独钟,可是父亲只以为让她学习是件儿媳,并不打算让她好好学习,而是火急火燎的将她嫁到了当地一户寡妇家里,寡妇生有一子,将白薇买来正是为了给自己的儿子做妻子,虽说父亲受过新文化运动的熏陶,却是依旧将她当做童养媳卖了出去。

在寡妇家里,白薇受尽了苦楚,每天不是像个少奶奶一样养尊处优,而是像一个丫鬟一样需要伺候家里这两人。这家的寡妇本就名声不好,以欺软怕硬著称,白薇并不反抗,寡妇便越加狠厉,从开始的大吵大骂,到后来的直接动手,甚至是教唆自己的儿子与自己一起暴打白薇,有一次竟然还直接拿着斧头追赶白薇,幸好白薇跑得快,溜到了自己家中。

母亲见白薇在寡妇家受尽了屈辱,便自作主张将白薇留在了家中,父亲可不这么认为,父亲将人直接带着人将白薇送回了寡妇家,任由白薇如何反抗,如何声嘶力竭的哭泣,父亲都没有丝毫心软。她的父亲自诩书香文人,在他看来,做出那般将女儿许配给人家,又抢回来的事是不符合自己身份的,白薇的母亲想尽了办法将白薇留下来,父亲却是言之凿凿,用自己文人的口才将白薇的母亲欺负的十分到位。

回到寡妇家,白薇已经知道自己没有了希望,父亲母亲不能依靠,可以依靠的只有自己,于是她便趁着夜色,逃离了寡妇家,来到了当地县城中的一所学校念书,她每天都需要做很多工作来养活自己,即使如此,她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刚到学校时,因为是偷跑来的,所以她样貌十分邋遢,周围的人也都很讨厌她,但是随着她在这里待的时间久了起来,周围的同学们也是发现原来白薇是这么迷人,不少人对她都十分喜爱。

谁知命运像是在给自己开玩笑一样,好不容易在学校混出了头,校长也准备将她送去留学了,这时候父亲突然找来了。父亲找来之后,她也只能在同学的帮助下逃走了。

失去了留学的机会又如何,白薇依旧靠着自己,流亡到了日本,在这里的大学再次开始了自己的求学之路。在这里她遇到了毁掉自己的第二个男子。

在日本求学期间,她遇到了杨骚,杨骚靠着自己的风流迅速取得了白薇的倾慕,两人之间的感情一度变得十分火热。

可惜白薇爱错了人,杨骚并不是一个痴情男子,与她在一起也只是为了玩弄感情,在与白薇在一起的期间,杨骚从来没有断掉过与其他女子的暧昧,白薇最缺的是什么,正是爱,虽然杨骚与各类女子有着不少的联系,但是对白薇,他一直说自己深爱着对方,或许是深陷爱情泥沼的女子都像傻瓜一样,听信了杨骚的话语,他们两人多次分开,又多次和好,可是到了最后,杨骚依旧将她抛弃了。

为了享受生活,杨骚去到了东南亚,就是在东南亚的期间,为了追赶他,白薇也回到了中国,就是这段时间,实在找不到杨骚的她,开始不断的写信,时间久了,白薇也渐渐的放下了杨骚,当时的她认识了鲁迅,对于这位文学上的晚辈,鲁迅一直都是很照顾的,在自己的某些报刊杂志上,会将她的文章发表出来,这时候的白薇也算是小有名气了,在鲁迅的帮助下,她的文学之路更是走的顺畅异常。

可谁想,就在白薇事业起步的时候,杨骚竟然又回来了,而且还告诉白薇,他真正爱的还是她,很没有骨气的,白薇再一次选择了原谅,与杨骚在一起了。可谁想,杨骚竟然在东南亚染上了性病,还传染给了白薇,自此白薇的身体一直都很差。

白薇活到了1987年,晚年的她选择前往北大荒,借此来清洗自己过去的生活,她的一生被两个男人毁掉了,可是到了最终,她依旧没办法洗掉那一身的污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