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过完五一,就被郭德纲徒弟脑出血众筹百万的消息,膈应到了。

上个月,郭德纲一个34岁的徒弟吴帅,突发脑出血,被送进医院,随后动了2次手术,花费大概7万元。这哥们2009年师从郭德纲,德云社家谱中位列鹤字辈,在北京有二套房,一辆车。

德云社作为一家面向大众赢利的公司,也在内部发起了募捐活动,并表示会持续对吴帅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援助,帮助其治疗和康复。

加上吴帅本人有北京医保,医疗上也没后顾之忧,一切看似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突然网上冒出一个“医疗众筹”,把这局面给搅得恶臭不堪,让人难闻。

1

5月1日,吴鹤臣的妻子@张泓艺 ,在网上发起了一个众筹,号召大家救救“可怜的吴鹤臣”,让大家发动爱心,给吴鹤臣一个“美好的未来”。

在众筹里面,吴鹤臣的妻子张泓艺是这样说的。

为了方便照顾吴鹤臣,要在天坛医院附近整租一套两居室,每月房租初步预算是4500元在5000元之间,计划租2年,房租需要12万元。

然后呢?家中需要一个全职护理人员一名,月工资5000-8000,根据恢复情况来看,需要雇用半年,费用4万元左右。

众筹目标是多少钱呢?

暂定100万。

这下网友炸了。

说,一个脑溢血,根本要不了那么多啊,亲。

你猜张泓艺怎么说:“吴帅得了这个病,往后可能不能上台说相声了,我们一家老小也就断了经济来源,我们生存不能没有保障。”

你看,我们就才募捐100万,在北京养老,并不多啊。

网友愤怒了,说,众筹是给走投无路实在无能为力的人,最后一丝救命希望的。

合着你在这募捐,是为了让我们给你全家养老啊,看,房租让我们出,康复期间的护理费,也要我们出。

那你作为吴鹤臣的妻子,要干嘛?就是拿着这100万,每天算计着怎么花是不是?

网友开始不干了。

2

然后网友还在众筹信息里面发现,怎么,吴帅在北京还有两套房?名下还有一辆车?这根本就不是一个走投无路的人啊。

面对网友的质疑,吴鹤臣的妻子说,“我们的确有两套房子,但这房是公租房,没有房本,无法出售”。

至于车,“是自己的婚前财产,在北京你们都知道,没有车,出行很麻烦的”。

所以车子,也是不可能卖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卖的。

这个世界,真不公平。

就拿救命来说,有的人想的是,我还能从家里再变现出点多少钱?而有的人想的却是,我车卖了出门不方便怎么办?

同种在一片庄稼地里的大米,能养育出百万个不同面孔人,也能养出百万个不同的良心。

我们要知道,在北京,哪怕是公租房,只要你愿意把价钱放低,肯定会有人愿意买,并且抢着买。

价钱再低一些,抢得头破血流,也不为过。

房子无法出售,让人难以信服。

关键这样的人,还是贫困户,怪不得网友说:“我家连他家的三分之一条件都达不到,也申请不了贫困户。”

虽然后来张泓艺解释说,是自己操作不熟悉,勾选错了,一个这么重要的事,比她穷的人,比她读书少的人,比她绝望的人,都没有勾选错误,偏偏就她一个北京小妞勾选错了。

我们只能从她的这个众筹里面,感受到的是,满满的套路,以及没有半点诚意。

就是要把我们当傻子,让我们快点捐钱。

不说房子,说车子。

大家知道在北京,一个车牌能值多少钱吗?据“北京头条”的一篇文章报道,把车牌通过中介卖给别人,到手纯收入是12万。

试问各位,在外打工,两年内除去吃喝房租应酬,能纯收入12万吗?

很难很难的。

人家根本就不穷啊,比我们条件好多了。这哪是在哭穷,这简直就是在众筹发家致富。

想想也真苦逼。在公司,老板拼命让你加班,下了班,富人还催着你抓紧募捐。

把穷人榨干,还要拿筛子,再以爱心的名义,过滤一下,就是你们这些富人的目的吗?你们的良心,确定不会痛?

把穷人给榨的连渣滓都不剩,你们的良心,确定不会痛?

接着细心的网友还发现,张泓艺的微博信息发送来自HuaWei P30 Pro手机,是什么概念?

我们网上看一下,这是华为最新款豪华机,相当于什么?相当于汽车中的奥迪、宝马、雷克萨斯,相当于富人中的马云、比尔盖茨。

人尖儿,高端,顶尖的代表。

这手机4月11日发售,价格定在人民币6056元到9467元。

写到这里,我想问一下,正在读这篇文章的朋友们,你们手机是什么?舍得换HuaWei P30 Pro了吗?最便宜6056元那款也可以。

大家都舍得换了吗?

说实话,我看着我敲了7年,键盘都磨没有的电脑,都要哭了。

可能我们穷人,这辈子都无法理解张泓艺嘴中所说的生活困难,到底是什么意思。

更奇怪的是,吴鹤臣发病在4月8日,HuaWei P30 Pro上市日期是4月11日,没钱给吴鹤臣看病的张泓艺,一出手就是买两部。

面对网友的质疑,张泓艺说,手机是在吴鹤臣入院之前就预定好了的,不能退。呵呵,华为什么时候开始跟着奔驰学了?

到底是真不能退?还是真不舍得退?国家三包政策,真是吃素的?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这样的脉络,有困难,他们想的不是自己可以拿出多少,而是想利用这次机会,可以从网友那里,骗来多少

毕竟中国网民众多,一个人捐一分钱,就多少钱了?他们的爱心,不利用,白不利用。

不然,过期作废。

说实话,张泓艺,让我感到满腔的恶心,还有生理上的不适。

这也是我写这篇文章的初衷:我们的社会风气,正在被这样一群人,一点一点地给败坏掉。

我们作为一个普通民众,真的要注重起来了。

3

为了给张泓艺普及一下到底什么叫绝望,什么叫需要求助,我准备讲几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来自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密云医院急诊科医生高巍。

一年冬天,我急诊夜班,不论多晚,这里永远都是人来人往。

后半夜,来了一位老大娘扶着她的老伴走了进来。

老大爷70多岁,身体消瘦,脸上皱纹如刀子刻过一般,他弯着腰,捂着肚子,表情很痛苦。

我示意老大爷躺在检查床上。那几天北京下雪了,老大爷穿得很多,衣服很旧,一层又一层,腰上缠着一条红绳当做腰带。

结合老人自诉和临床观察,我初步诊断:消化道穿孔。

我边开着检查和术前准备,边善意地“责怪”他:“你昨天就开始疼了,怎么不早点来啊,你的症状我初步判断是消化道穿孔,需要再检查明确后做手术治疗。你现在开始别吃别喝,快去做下检查吧。”

我把检查单子递给了老太太,老太太用很粗糙的手,接过检查单,老两口互相搀扶着,走了出去。

很快,两位老人又回来了,“大夫,能不能少开点检查?我们没钱。”老太太的声音很小,说的小心翼翼,似乎怕引起我的不满。

一旁的大爷捂着肚子蹲在地上不吭声。

我努力地讲述着为什么要做这些检查,并且很肯定地告诉他们,这个病是需要手术治疗的。最终,我还是没能说服他们,他们只要求照一个“立位腹平片”。

我动了恻隐之心,让护士陪同一起去检查,然后给病房的普外科兄弟打电话说了刚才经过,病房兄弟听了也同意如果结果出来确定后,可以先办住院,然后加急完善术前检查及术前准备。

结果出来,和我初步诊断一样,“大爷,住院吧,你这个病肯定是需要手术的”,我开着住院条对他们说道。

“吃点药行吗?”大爷强忍着疼问。

“肯定不行,您这个病是必须要手术治疗的。”我不停地用最简单的话,把复杂的疾病名词掰开揉碎,对他们进行解释和劝说。

但我感觉老两口根本听不进我所说的话。

“不治了,回家吧。”老头对老伴说。

当时我真的很震惊。

“大爷,不行,您的病不治会要命的。”我甚至急了,开始“吼”他。

这时,门口的病人一个小姑娘,也凑过来看“热闹”。

“我们哪有钱做手术啊,家里还有一个瘫在炕上的傻儿子,每个月就靠国家补助的几百块钱,我也想给老伴做手术,但是家里真的拿不出钱来。”老大娘看着蹲在地上的大爷,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说。

“住院能报销,比例很高的,您现在没带多少钱也没关系,先住院做手术,然后再补交都可以的”,我急了,“不做手术肯定是不行的,会要命的。”

经过短暂的沉默,老大爷坚定地说了一句:“不了,不治了,钱迟早还是要还的,我们还不起,把剩下的钱还是留给儿子他们娘俩吧。”

大爷的声音有些颤抖。

刚才门口看热闹的小姑娘说:“大爷,我给你出钱,你先治病,出院后,你把能报销回来的钱给我,报销不了的那部分钱,不用你还。”

小姑娘蹲下身子对大爷说,眼神真诚无比。

我很震动,心情无法用语言形容,我对大爷说:“你等等,我去打个电话向领导请示一下。”

然后我去抢救室拨通了医院总值班的电话,在院领导和病房大夫的协商下,决定暂欠所有费用,先手术治病,事后医院和民政部门再协商解决费用问题。

我拿着胃肠减压管,满心欢喜地回到诊室,可却找不到老两口了,“人呢?”我问刚才的小姑娘。

小姑娘说:“回家了,他说回去跟亲戚借钱,一会儿就回来。”小姑娘又说:“大夫,给你留个我的电话,他们要是没借到钱,你先给做手术,我给他们补上。”

我听了快步走出急诊大门,风很大,雨夹着雪,好冷。我在医院的院子找了半天,也没发现这对老人的身影。

我的内心如刀割一般,我感觉两位老人是不会去向亲戚借钱的,他们是不会再回来的。

我疯狂地查找老大爷的诊疗信息,上面没有地址,没有电话,我甚至报警,但重名太多,短时间根本联系不到。

几天后的一个夜班,我看到120送来一个病人,长期卧床患者,呼吸困难,陪来的是病人母亲—-那天的老大娘。

只有老大娘一个忙上忙下,没看到大爷的身影。

因为大爷已经不在了。

第二个故事,是一个新闻。

五岁小女孩源源不幸被确诊为白血病,两年的时间里,源源与病魔不断作斗争。

治疗期间,疾病数次复发。

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的打击和压力。

源源虽然还很小,但经过两年的治疗和挣扎,她也早已清楚,父母对她作出了多大的努力和牺牲。

她也不想再成为父母的负担。

在源源的生命最后虚弱时光,她说想吃肉,然后吃了一口,就吃不下了。

她躺在父亲怀里,很平静。

她看着父母,孱弱地笑了笑,对父母连说出了六个字:“谢谢,谢谢,谢谢。”

然后拔掉了自己的氧气管。

源源的妈妈心痛的要死,她哭着说:“孩子什么都懂,但她什么都没说。”

两个故事,每个都很悲伤。

但这样的人,又确实很多。

根据国家2017年统计局数据公报显示:使用水冲式卫生厕所的中国家庭有8339万户,使用水冲式非卫生厕所的721万户,使用卫生旱厕的2859万户,使用普通旱厕的10639万户,无厕所的469万户,占2.0%。

按农村家庭卫生设施类型分的住户构成(2017)

根据数据分析,算上城镇人口,还是保守估算,在中国,至少还有5亿人口没用上马桶。

吃惊吧?

世界银行曾确定日收入2美元,是国际贫困线,日收入1.25美元,属于绝对贫困线或极端贫困线。

而在我国部分地区,还有的人月均可支配收入才497元。

说实话,每当我看到这些新闻,每当我想起这些人,还在这世间咬着牙,发不出自己的声音,坚持着默默负重前行,我都想大哭一场。

沉默的螺旋,沉默的大多数,在这个世上,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资格可以喊出自己身体里面的那一声疼。

我多想张泓艺,可以读到我这篇文章,然后知道,什么家庭,才是最需要救助的,什么家庭,才是最需要被呵护的。

而不是她这样的家庭,打着哭穷的幌子,来骗网友和粉丝们的钱。

在这个世上,有太多东西,需要我们呵护,需要我们保护。

正义需要,和平需要,国家的欣欣向上需要,但有一点,却被我们都给忽略了,就是认为人心和善良,不需要守护

然后结果就是现在每个人,一有什么事,都喜欢善良和人心上,踩上一脚。

还鞋底越脏越好。

4

如果大家不相信,那还记得当年的彭宇案吗?

导致现在老人倒地了,都没一个人敢上前去扶,让一个评论家痛呼:“此事让中国公众道德文明倒退50年。”

刚出道不久的孙俪,资助重庆高一贫困生向海清,让他好好读书。

后来,向海清考上大学,孙俪在影视圈,也开始逐步走红,稳固一线地位。

可是向海清变了,在大学期间,他为了买名牌衣服,换最新款手机,请客吃饭,开始各种理由欺骗孙俪,找孙俪要钱,并且一次比一次多。

后来被孙俪发现,就断了他的资助来源,他不平衡。

开始在网上爆料孙俪的各种黑料,在各大论坛上注册名称,恶意编造抹黑孙俪。

他的理由是,你那么有钱,来钱又那么快,凭什么不支持我?再说,我要的钱并不多,也就每月几千块钱而已。

让孙俪的公众形象一落千丈。

现在受伤的孙俪,宁愿收养街头的流浪小动物,也不愿再资助和人打交道。

这到底是谁的损失呢?

说实话,还是那些在泥潭中挣扎的穷孩子的损失,他们可能因为无数个孙俪受伤,就此一次又一次,错失了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

这次看到张泓艺众筹,我非常担心,担心她在践踏公众的爱心和善良。

我怕公众爱心和善良,经过一次又一次践踏后,心灰了,意冷了,像孙俪那样,到那个时候,我们的整个世界,可能也就真的凉了。

那时候,再有一个人,像前文中老大爷,还有拔掉自己氧气管的源源,真心需要大家的救助,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助,都选择无视和漠视。

ta在绝望中,该多无助?

就像现在倒在街头爬不起来的老人,所有的年轻人,都从她身旁冷漠地走过,没有一个人敢停下扶她。

她的绝望,张泓艺可以体会得到吗?

我们无视恶的一次次腾转挪移,其实就是对善良的一次又一次迫害和扼杀。

正义需要守护,和平需要守护,国家的欣欣向上需要守护,爱心需要守护,善良需要守护,人心更需要守护。

我不希望,我有一天倒在街头无人敢扶,我更不希望当我真的需要帮助的时候,因为你们曾经受到伤害和践踏,最后对我也漠然无视。

我想,就是为了我自己,我也必须以善良的名义,谴责张泓艺。

“郭德纲”的图片搜索结果

5

我们不能纵容我们的善良,为一些人的无耻买单。

这应该是我们每个人都坚守的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