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与老挝领导人上星期签署首份人类命运共同体双边合作文件。与此同时,北京正筹备将于五月举办的首届亚洲文明对话大会。新华社发表社评,称中国与亚洲国家已经“携手踏上建设命运共同体的征程”。

创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习近平早些年提出的概念,现在看来中共打算正式启动这一雄心勃勃的计划。

美国以忧虑的目光注视北京推广“中国方案“的举动,国务院官员最近提出美中之间的大国竞争是“两个文明之间的冲突”,引发美国各界的热烈讨论。

人类命运共同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国际社会能有多大程度的认同?美中竞争是不是两种文明的对决?

参加节目的嘉宾是: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

胡平:提出“共同体”概念是一种姿态,表明崛起的中国已登世界舞台中心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认为,这些“共同体”的概念到底什么意思其实不太重要,更重要的是形式,更重要的是他提出了新的概念。他等于是扯出一面旗帜,向世人宣布,作为崛起的大国,中国现在已经登上了世界舞台的中心。

2015年习近平提出要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2017年习近平对此概念作出明确阐述。他说,人类命运共同体顾名思义就是每个民族和国家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应该风雨同舟,荣辱与共,努力把我们生于此长于此的星球建成一个和睦的大家庭,把世界各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变为现实。这段表述后又写进中共党章以及修改后的宪法序言中。

这一表述其实很空泛,所以其内容并不太重要。这里头主要涉及到政治、安全、外交和生态的问题,也有提出些具体措施,包括亚投行,一带一路和孔子学院,表示要用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给人类作出更大贡献。

中共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个重要意义在于,它想对二战后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提出挑战,以致分庭抗体,乃至摆出今后取而代之的架势。

胡平:“命运共同体”强调主权放低人权,偏离普世价值

但是,中共提出的命运共同体更多强调国家的主权,把人权问题放在很低的位置,反对拿人权问题所谓干涉他国内政。这一问题也表现出“人类命运共同体”这一概念和普世价值间的距离。

总的来说,这个概念实际上是中国在世界舞台上亮相的一个动作,表示中国作为崛起的大国已经登上了世界舞台的中心。

章立凡:曾想学无墙文化,现想全世界学自己,领导人“沉浸于自我营造的幻觉之中”

独立时评人、历史学者章立凡提出,中国领导人曾多次表示不挑战美国建立的国际秩序,但现在经常有这种情况,就是以前说过的话后来不算数。

比如领导人刚上台时,也曾主张没有“墙”好。访问新加坡时,他曾说,新加坡大学倡导“人才不设墙”、“观念不设墙”、“思维不设墙”、“知识不设墙”的“无墙文化”,体现了新加坡创新进取和开放包容精神,这是贵校乃至贵国成功的重要原因。所以那时是想学新加坡,但现在可能想让全世界学自己。此一时,彼一时。

中国有没有可能真的挑战现有国际秩序?我觉得很成问题,这有可能只是生存于自我营造的幻觉中,这与毛泽东非常相似。当年法国作家马尔罗曾说过,毛泽东沉浸于自己制造的幻觉之中。现在可能也是这种情况。

比如访了一趟欧洲,意大利和希腊要加入一带一路,就觉得这事有希望;然后又开了一带一路峰会,万邦来朝,一下子心情就好了很多,接下来的动作就是想继续营造这种幻觉。所以这东西无法认真来看待。

章立凡:贸易战又到叫板时刻,中国经济内囊是否将空?

现在中美贸易战又到叫板的时候,就要看下一步怎么办。当然我相信,文明对话的论坛还会开,高调还会唱,只不过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中国经济在现有这套路线主使下还能走多久?内囊是不是已经空了?如果真如此,往后有很多伟大时代的伟大理想和伟大方案可能都难以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