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旭豪創業10年,把餓了么做到了95億美金的估值,終被阿里全資併購;胡瑋煒創業摩拜單車3年,最後被美團全資收購,胡瑋煒成功套現。億萬富翁的他們,已然成為同齡人中的佼佼者。

創業一度是全民的熱潮,“創業”這個詞更多閃耀着的是很多成功者的光輝,而在璀璨的光輝之下,卻是無數前赴後繼倒下的創業者。跑路收購倒閉負債……多少的創業者還以為巨大壓力而變得抑鬱,有的甚至結束了年輕而又寶貴的生命。

茅侃侃:因資金鏈斷裂自殺身亡

2018年1月25日,曾被稱為天才創業少年的茅侃侃自殺身亡。

他和李想、戴志康、高燃一起登上過《中國企業家》的封面,並稱IT四少。23歲便身家6000萬,12年之後,因為融資出現問題,資金鏈斷裂,35歲的茅侃侃,最後選擇離開人世。

冒朝華:腦溢血不幸去世

同是2018年的1月,手游開發者冒朝華,因突發腦溢血搶救無效不幸去世,年僅38歲。

作為遊戲界的元老級人物,這個消息在圈內引起不小的轟動。卓越遊戲CEO邢山虎就在微信朋友圈悼念道:“願天堂沒有競爭之勞神,不需要加班之勞心。”

姜勛:公司陷入資金危機,家裡洗手間中自殺

咖啡陪你的創始人姜勛,去年在自家洗手間中自殺。

這位CEO曾在短短2年干出600家店,甚至快趕超星巴克,卻因為公司陷入資金危機,不堪壓力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

張銳:心肌梗塞猝死

“每天吃不好睡不好,晚上睡前會擔心資金鏈斷了怎麼辦。”去世前張銳曾說。

2016年10月,春雨醫生創始人兼CEO張銳因突發心肌梗塞去世,年僅44歲。因為公司正處於快速發展階段,張銳常常熬夜加班,以致最後過勞猝死。

任正非曾說“你不當CEO,不會理解有些CEO為何要自殺。”

1

創業太累了

有個朋友創業一年半,好不容易有點起色,結果他的合伙人(他的高中同學,他多年的哥們)帶着項目跑了,把公司核心資源活活抽空。

我見到他的時候,很想安慰他,但是他表現的卻很平靜。此刻他真實的內心是崩潰的,他肯定也很想發泄,嘶吼、摔東西、抱頭痛哭,在憤怒和悲傷中一蹶不振。

可是,他不能這麼做,

在公司,他是老闆,不能隨便暴露情緒。在家裡,他老婆剛生了小孩,他怕老婆擔心,怕老婆產後抑鬱。

每天晚上回家,他只能把小破車停在車庫,然後點一根煙,一個人在車裡待一會兒。

有一天,財務說,老闆,賬上沒錢了,這個月的工資都發不出來了。那天晚上,他終於沒忍住,在車裡,哭了。

他很久沒哭過了,那一天,哭得特別放肆,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當他準備用袖子去擦的時候,他突然停住了動作。

因為身上穿的是他唯一一件像樣的西裝,他還得穿着它去見投資人,去挽救公司。哭完了,就當做什麼事也沒發生,笑着回家,笑着跟老婆打招呼,笑着逗寶寶玩……

第二天,還要笑着去公司……

找老父親借了十萬塊錢把大家的工資發了,終於熬到有一個機構拿來了TS。不過他們簽之前還對你說了一段話讓你終生難忘:

“我們很喜歡你的團隊,但這個市場競爭太激烈了。2C的市場我們覺得你機會不大,你們要不要考慮做2B呢?”

“如果你們願意做2B的話,我們願意多投你20W。你說好不好啊?”

朋友圈裡又有人融到錢了,你一邊評論“哈哈哈,厲害了!”一邊在心裡罵娘,“媽的,這個傻逼都騙到錢了。”

創業者承受的壓力太大了,最難最難的,你的狀態,你的情緒,你的抱負,就連你最親近的人,都很難理解。

有人說,創業是發現更大的世界的過程,也是被更大的世界蹂躪的過程。

坦白說,很多創業者都長着一張被蹂躪過的臉。

2

創業者“里外不是人”

在內是“孫子”

①捨不得給自己漲工資,每個月只有5000塊

很多人都會在背後說CEO,當老闆還這麼摳

員工總抱怨“錢都被老闆賺了”,其實大部分的創業公司,早期的時候CEO都會選擇少拿甚至不拿工資。融完了A 輪可以給自己漲漲工資了,可還是只能開一個滿足自己日常開銷的價格。

只有投資人才知道創業者的真實工資,其實只有5000塊。舉兩個栗子,劉強東堅持每年只拿1塊錢的工資,而馬雲18年來沒拿過1分錢工資。

初創的公司本來資金就緊張,技術、市場、產品,要花錢的地方實在太多,所以能省則省。

員工們不光工資要得高,對工作環境的要求也高。

辦公環境這麼差,你讓我拿什麼心情寫代碼?

辦公室太壓抑了,我不可能完全釋放我的能力。

我的夢想是去Google,現在的破公司太糟糕了!

……

員工們根本不知道,他們在這“高大上”的XX SOHO 里喝一天的咖啡,你就得為每個人付兩百塊錢的房租。不管賬上有多少錢這也不夠花啊。

合伙人問你階段這麼早為什麼不找個便宜的地兒?只懂技術的他根本不知道,便宜的地兒根本招不到人。

②員工面前笑嘻嘻

公司快不行了不能讓員工知道,月底沒錢發工資了不能讓員工知道,壓力大到想跳樓不能讓員工知道……

每天早上睜開眼睛,就是各種開支……房租、水電、網絡費、物管費、快遞費。只要看到上千塊的支出,你就開始手抖。

眼看公司要彈盡糧絕,你也只能在員工面前笑嘻嘻,給他們規劃你自己都覺得沒譜的將來。

你也不知道公司能撐多久,但還是想着搏一搏。

2008年,京東面臨倒閉的危險,那段時間,劉強東一天見五個投資人,說同樣的話,得到的回答也是一樣:拒絕。劉強東一夜急出了白髮,“對兄弟們那種愧疚、和痛苦一擁而上。”

創業艱辛且不易,有人說得特別好,“老闆就是全公司里最沒安全感的人,卻要讓全公司的人都有安全感。”

③合伙人分分鐘變仇人

當初西少爺和新西少撕逼的時候,孟兵、宋鑫、羅高景三人講了兩個不同的故事。後來馮大輝和丁香園為了股權撕得人盡皆知。哥們變仇人的創業結局,多了去了。

含辛茹苦,看着創業項目慢慢長大,你一狠心花重金和高股權,請來了有BAT 背景的產品出任CTO,他終於帶着自己的團隊來到你的公司,作為老闆,你覺得很高興,你覺得你們的產品馬上就能改變世界了。

然而,三個月以後,CTO 帶着團隊離職創業,完整地copy了你的業務模式,迅速做出了一模一樣的項目並且已經開始招募運營合伙人,還成功融到了比你上一輪更多的錢。

他的新聞報道鋪天蓋地,而你和你的項目,已經打算消極抵抗坐着等死了。

④被員工背叛

其實,老闆比大多數人想象中的,更脆弱。

最可怕的是,有些員工表面好好的,對老闆,對公司各種誇,轉頭你就發現,他們幾個背地開了群,天天說公司和老闆的壞話,並且背着公司,偷偷把客戶資源拉走,出去就搞個競品公司,你只能吐一口老血。

這種被人背叛的感覺,就像是你突然發現自己頭上戴了個綠色的帽子,而且已經戴了很久很久。

在外是“狗子”

①客戶面前一條“狗”

身為老闆,公司里唯一可以不用打卡上班的人,每天的日常不就該是出席各種高大上會議,跟各種大佬見面合影發朋友圈,和甲方爸爸們談笑風生,張口就是上億的生意,完全不知道民間疾苦嗎?

只有真正當過老闆的人才知道,這身份有多麼苦逼。

一個開廣告公司的朋友就說,她創業之後,“從曾經的傲嬌文藝女青年,變成了一條狗”,為了談成生意,以前不屑於做的事,全做了。送錢,送包包,請客吃飯,見誰跪誰……

以前想着開一家情懷的公司,現在才知道小公司沒資格談情懷,先得掙錢。錢才是命。

②投資人面前苦兮兮

作為一個創業公司的CEO,你可能這輩子受過最大的委屈都在“融資”這件事兒上了。然而融資之前你天天看着科技媒體上的“融資簡報”苦笑,融資之後你還是天天看着“融資簡報”苦笑。

自己的錢快燒完,必須得找點投資讓公司活下去了。

你第一個想起來的是上個月一個會上認識的FA,他雙手給你名片的時候笑得極為真誠,“有融資的需要你儘管找我好了”。你約他在創業大街上的咖啡館見面,他說不如你先回去做個BP。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你只能自己一家一家投資機構去聯繫,克服了演講恐懼症去參加路演,拚命參加各種創業者社群和沙龍,在各種會上見到人就發名片,參加完會趕回公司接着加班……

那一個月你喝了67 杯“總理咖啡”和32 杯“京東奶茶”,就兩家對你感興趣,其中一家還想跟你簽對賭。

有個朋友,融資出了問題,合伙人要撤資走人,產品還出了婁子——多米諾骨牌效應似的,他老婆還打電話來,要跟他離婚。原因是,每一次,她和孩子需要他出現的時候,他都不在。

他想解釋,但他能說什麼呢。

3

創業只能繼續前行

在未知的創業路上,失敗的機率太大了,能堅守的,唯有本心而已。天上從來不會掉餡餅,成功也永遠不會一蹴而就,大佬也是從早期創業者的角色一步步踏着失敗、鬱悶和眼淚而來的。

任正非說:“2002年,公司差點崩潰了。IT泡沫的破滅,公司內外矛盾的交集,我卻無能為力控制這個公司,有半年時間都是噩夢,夢醒時常常哭。”

當年42歲的宗慶後決定,要靠借來的14萬元錢,帶領兩名老師,接手一家連年虧損的校辦工廠。蹬了十年的三輪車走街串巷代銷汽水、冰棍和文具。

柳傳志最初起家的20萬元資本,在不到半年的時間裡就被騙走了14萬。挫折永遠沒有底線,14萬也不是盡頭。1987年,深圳一家私人進口公司騙走了聯想300萬元,柳傳志當時連拿板磚拍對方的心都有了。柳傳志曾感慨說,“困難無其數,從來不動搖”。

雷軍加入了金山,在此度過了16年的時間。在他25歲的時候,便當上了北京金山的總經理,後來又跳級,直到坐上CEO的位子。但這16年的時間,也未能實現他“一流公司”的夢想。或許,在做出那個決定之前,他是有過機會的吧。

羅振宇說過,我們創業者是在真空中,沒有人告訴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該往哪裡去。所有過去習得的道理,在創業生涯中完全沒用,你必須孤獨地做一個決定,然後以自己的生命和全副身家去承擔結果。

李嘉誠的一句話:“你想過普通的生活,就會遇到普通的挫折。你想過最好的生活,就一定會遇上最強的傷害。這世界很公平,想要最好,就一定會給你最痛。”

這是創業最酷的地方,也是最殘酷的地方。但你要堅信,“那些殺不死我們的,終將讓我們更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