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凸顯「台美友好」和表達對《與台灣關係法》的「謝意」,蔡英文政府自201947日便大張旗鼓,喜孜孜地與美國智庫舉行視頻會議。會議時,蔡英文大談如何依賴美國協防、如何圍堵大陸,將這些年來台灣與美國用以控訴大陸的舊調幾乎都重彈一次,最後還不忘宣稱「對日關係為我重要對外關係」。

 

如此積極地對美國和日本同時表忠,蔡英文也真可謂煞費苦心,畢竟大陸的統一壓力已越來越緊迫,民進黨內又有咄咄逼人的賴清德堅持爭奪大位,在腹背受敵的困境下,除了激化兩岸衝突、勤向美日獻媚之外,她還能有什麼法子鞏固地位呢?

 

坦白說,蔡英文和這類智庫的會談,本來不值一提,因為與會的阿米塔吉(Richard Armitage)、卜睿哲(Richard C. Bush III)等人雖曾在美國政府供職,但根本不是舉足輕重的官員,況且彼輩如今只是民間人士,蔡英文卻誇飾成彷佛與美國國務卿晤談,根本是自貶身分,這種低層級的互動,絕不會是影響美國整體對華政策的關鍵。

 

因此蔡英文的自吹自擂,恐怕只對台灣島內視聽起得了些許作用,大陸官方連與之認真叫板的勁兒都提不起。只是顧慮到蔡英文的談話,仍會給不少台灣人錯誤的認知和期待,因此仍得不厭其煩地多批評幾句。

 

會議前,蔡英文先致詞稱許道:「回顧過去四十年的歷史,我相信在座各位都同意《台灣關係法》已協助建立了一股良善的力量,奠定台灣成為世界民主燈塔的基礎」,高倡「台美夥伴關係體現前所未有的穩固」。——光是這幾句,就徹底放棄內政外事的自主性,否定了主導台灣內部政治變革的前人貢獻,將台灣的安定全歸功於美國,可說是對美依賴心理的赤裸展現。

 

事實上,美國早在1979年便與「中華民國」斷交、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因此台灣與美國之間的關係無論被如何吹噓,終究比不上實質的建交換使。尤其是《與台灣關係法》,本就是美國為持續介入兩岸而制定,以藉此不時遊走在雙方之間哄賺牟利,本質上是美國對中國內政的蠻橫干涉,所以台灣自身也是受束縛的一方,但自蔣經國以降都視之為美國對台的「善意」,藍綠陣營皆生怕失了美國的歡心。如此甘為附庸,卻又高喊台灣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聽來不免十分諷刺。

 

同時,蔡英文還批評中國大陸「認為台灣人民沒有獨立參與全球事務的權利」、「不是因為今天是民進黨執政,也不是因為我們不承認九二共識」,這更是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導致台灣外事受限的責任撇得一乾二凈,將中共反對台獨渲染成針對所有台灣人的打壓。

 

事實上自鄧以來,中共始終願意在「一個中國」的原則下,讓台灣以適當名義參加國際空間,除非台灣想刻意製造「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才會出手攔阻。所以當馬英九執政承認「九二共識」後,兩岸關係立刻平穩,台灣還被接納為世界衛生大會(WHA)的觀察員,也沒出現「邦交」迭斷的衝擊,免簽國的數量也節節攀升,甚至連馬英九引以自豪的《台日漁業協議》,也是因日本實施釣魚島「國有化」後面對大陸的驟然壓力下,才不得不向台灣妥協。

 

可以說,若缺乏大陸實力為後盾,台灣根本難以取得這些成就。一旦拋棄「九二共識」,台灣空憑自身的弱小就想博取國際奧援,換來的只會是歐美與日本等國在口頭或空泛法案上的支持,實際上一個國際組織也擠不進,「邦交國」還不斷流失,而美國與日本的政治經濟雙重壓榨,則更是在「民主自由」的旗幟下凌厲得名正言順,絲毫沒給台灣人民帶來半點好處。

 

作為中國大家庭的一份子,台灣人民曾在1945年光復後,短暫分享身為戰勝國的喜悅,但旋即因國共內戰的緣故,國民黨政府被美國編入其冷戰體系中,就此失去政治、經濟、軍事、外交各方面的主動權,僅剩身為「中國人」的認同被蔣介石在台灣堅持下來,但毫無實力做為支撐認同的支柱,故很容易被台獨勢力以「去中國化」給打個粉碎。因此真正體會到「中國人民站起來了」這種自信心的人民,是在海峽的另一端,而非依賴美國保護的台灣這頭。

 

只有憑着中共的建政,才首度將1840年以來所有侵入的外國勢力與條約一概掃除;憑着中國人民志願軍在朝鮮半島的血戰,才「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徹底洗刷外戰不力的屈辱,令歐美就此收斂輕視心態,不敢隨意對華髮生大規模衝突。美國更是自1955年起不顧蔣介石的抗議,在波蘭華沙與中共展開長達15年的大使級會談。還有1962年中印戰爭、1969年中蘇邊界衝突的一系列勝利,都替大陸掙得民族氣節與外部安全,也昭顯不畏國際封鎖、堅決捍衛自身利益的決心。這種破釜沉舟的壯烈,恐怕全世界都不會明白其對中國人民的激勵有多旺盛。

 

所以對大陸人民來說,身為中國人的驕傲,不是造出多少架大飛機、擁有幾艘航母、研製幾台「神威太湖之光」超級計算機,更不是經濟體量又突破巔峰,而是即使在貧困之中,依舊不折不撓地發展自身、不願向充滿敵意的外部低頭的意志。也正是這種意志,中國大陸才能擁有今日昌盛的自主局面,也迫使國際不得不接納新中國的存在。

 

台灣由於歷史因素,無從參與和理解這段艱辛的歷程,但不要緊,至少應抱持基本的尊重和敬意,而非動輒帶着優越感侮辱,甚至一面依賴大陸又一面嘲諷。大陸其實很樂意台灣一道重續斷裂的歷史軌跡,因此台灣完全毋須向外部勢力或思想尋求認同,甚至主動向外國請纓擔當反華急先鋒。

 

要知道,台灣成日掛在嘴邊的「主權獨立」,絕不可能靠高喊台獨的民進黨實現,也不是靠主張「親美、友日、和陸」、實則借「一中各表」暗行獨台的國民黨,更不是聲稱要增加台灣對美國價值的「白色力量」柯文哲,以及追求空泛「文明社會」卻丟失認同與是非觀的龍應台之流。唯有海峽兩岸近14億的中國人民團結起來,結束國家的分治,台灣才能徹底免受外國剝削,體會到做為中國人該是多麼自信的一件事,脊梁骨半吋也不須彎下來。

 

至於那些堅持主張日本是台灣現代化「恩師」、美國是維護「民主自由」的領導者、意圖割裂兩岸血緣與文化聯繫、拒絕正視大陸發展成就和善意的人,怕是一輩子也直不起腰做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因為彼輩打從基因里就鄙視身上的中國因子,也不相信中國能辦好任何事,堅信只有西方制度與文明最優越。

 

所以對這幫勢力,完全不必再費心扳直他們的腰桿,就按照《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紀念會上所說的「中國人不打中國人」,該怎麼著就怎麼著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