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大国总理,

李克强的英语水平有多强?

有一次,

他出席纽约经济俱乐部晚宴,

英语传译将一句话翻译错误了。

正所谓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少了几个字,整句话的意思就变了。

他直接用英语,

及时纠正了传译的错误,

获得全场掌声!

之后又笑着补充道:

“请大家理解,

中文是联合国的官方语言,

所以我用中文发言。”

路透社称,

北京大学毕业的李克强精通英语,

“能更好地理解西方人的想法。”

英国广播公司(BBC)也说,

李克强英语流利,曾与人合作翻译过,

《法律的正当程序》一文。

李克强的英语这么好,

除了他的勤奋外,

还离不开一个人:

他的妻子,程虹。

程虹,

被海内外誉为李克强的“软实力”。

但她还是首都经济贸易大学,

外语系英语教授、学术委员会委员,

中国从事美国自然文学研究第一人。

1957年,程虹出生在河南省郑州市,

一个干部家庭,父亲程金瑞,

曾任郑州铝厂(原为503厂)的厂长,

后来担任,

国务院扶贫开发办公室顾问等职,

母亲刘益清,

是新华社河南分社的记者。

1968年,全国各地掀起了,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热潮。

很快,

17岁的程虹满怀热情申请下乡,

但不少人劝她:

你不要一时心热,

下去后一吃苦头就后悔了。

你在家里最小,

父母不在一块儿工作,母亲又有病,

一家四口天南地北,以后怎么办?

根据当时的政策,

多子女家庭的父母,

身边可以留一个孩子不下乡。

但她却觉得:

“下与不下,虽一字之差,

但对我来说却是前进与倒退的斗争。”

二排左四:程虹

于是在敲锣打鼓声中,

她身戴红花走进时代洪流,

在卡车上颠簸了一百多公里,

终于到达了郏县板厂村,

落户吴堂大队第五生产队。

1974年,知青拉车送肥料上地,右三为程虹

 

从板厂村向南数百米,

有一条清澈见底的汝河。

40多年前,汝河几乎每年都会发洪水,

下游村庄常被洪水淹没。

为了改变这种状况,

公社把知青们组织起来拉石子砌坝,

这活非常累人,

一车石子足有千把斤,

肩上磨出血痕,手上也有数不清的划伤,

但大家毫无怨言,干起活来不分昼夜。

女知青们住的房间离汝河比较近。

每当下暴雨引发山洪,

都是女知青先冲出去,

在大雨中加固和抢修大坝,

她们都被淋得浑身湿透,

累到筋疲力尽,

在《难忘那片热土》中,

程虹再现了当时场景:

“曾记得那些个雷雨交加的夜晚,我们奋战在大坝上,用肩膀扛着装着砂石的稻草包加固大坝,泥泞中,有人摔倒了,爬了起来,又有人摔倒了,又爬了起来。”

那时,

李克强也曾在村里修叹阿湾水库,

从山里挑石块,肩头流着血,

风里来雨里去。

右二:程虹

程虹个性顽强,干活不惜力,

是个典型的“拼命三郎”。

每天天一亮,她就早早起床,

挨个敲门叫女知青们出工。

出身干部家庭,但她从不怕苦,

脏活累活抢着干,割麦、翻地、

烧砖、炕烟叶、砍玉米秆,甚至挑大粪。

知青王光显介绍:

“当时,大家都称程虹‘铁姑娘’,

往地里送大粪,

十几岁的小姑娘和男同志一样拉车。”

另一位知青吴焕霞回忆,

程虹任青年组组长,

全组一共15人,本来生产队,

安排男劳力拉石子修路,女青年种萝卜,

但程虹认为,

拉石子是个锻炼的好机会,

就和几个女青年拉起了石子,

白天跑了几十公里,

晚上回来又拉砖干到半夜。

每当干完活腰酸腿疼歪在床上时,

她总是不由自主想起家,

但却一次次把思念的泪咽回肚里,

把吃过的苦化成前行的动力。

程虹正在学习

她是最能吃苦的女汉子,

带领着其他女知青,

参加了麦田套种玉米夺高产实验。

她完成的生产任务,总是被计10分,

这是最高分,

一般只有男知青才能达到。

她也是谈吐不凡的才女,

每次劳动后,

程虹总是绘声绘色给大家讲故事,

她一张口,

原本吵闹的人都迅速安静了下来,

原本疲惫的人都重新充满了干劲。

她还是大家公认的优秀“唱将”,

她最拿手的,是唱革命样板戏,

“今日痛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

来日方长显身手,甘洒热血写春秋!”

短短4句歌词,

被她唱得豪情万丈,引来满堂喝彩。

而这段快乐又辛劳的时光,

在1977年,画上了句号。

这一年高考恢复,知青返乡,

约有570万人走进考场,

但最终只有近30万人被录取,

而劳作期间没有放下书本的程虹,

就名列其中。

1978年2月16日,

她被洛阳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录取,

她含泪告别了老乡和队友,

带着这段终生难忘的知青经历,

踏上崭新路途,步入多彩人生。

同年,李克强也以安徽滁州地区,

第二名的成绩被北大录取。

那时候,李克强23岁,程虹21岁,

冥冥之中,两人的前路渐渐交织。

四年后,一腔爱国情的李克强,

放弃出国留学机会,

留在北大任团委书记。

而她也顺利从北大毕业,

去清华进修英文,

这一年,

通过朋友介绍,她认识了李克强。

那时,

28岁的李克强给自己立下三句话:

“从无字句处读书,

同有肝胆人共事,

向潜在目标挺进。”

而怀着和他一样无限热忱的她,

也有自己的思考,她觉得,

为人要对家庭负责,对社会负责,

做一个有担当的人。

她的才学,他的抱负,

志同道合的两人,

有着说不完的话题,

不久后携手走进了婚姻殿堂。

她能为他洗手作羹汤,

却也不忘蜕变自己成就人生!

1997年,

40岁的她获评学校优秀任课老师,

还拿到了市级荣誉称号,

两次被全校学生投票当选为,

“我心目中的十佳老师”。

2000年获文学博士学位,

次年晋升教授,当时她只有44岁。

接着,

她出版了国内第一部系统介绍,

评述美国自然文学的著作《寻归荒野》。

还翻译了4本美国自然文学经典著作:

《醒来的森林》《遥远的房屋》

《心灵的慰藉》与《低吟的荒野》。

出书译著当老师,如此多的工作量, 

是在什么样的生活环境下完成的?

说来令人难以置信!

自1998年李克强离京到河南任职,

到2007年李克强当选,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回京。

他们两夫妻分居近10年时间,

这段时间她奔走两地,

不仅要教书持家,

还要照顾身患重病的老人。

而她的译著工作,

就是在奔波两地时,

在火车上那七八个小时完成的!

一边抚育女儿孝敬老人,

一边两地奔波看望丈夫,

在经营家庭同时,

还能潜心学术研究,

她“既是贤妻,也是良母”!

2013年,李克强出任总理后,

作为李克强的夫人,

她刻意保持低调,

远离社交应酬,尽量避免自己,

被扯进各种说情和请托当中。

作为总理夫人,

她在学校并未表现出太多不同。

那会“系里有个总理夫人”,

让外语系的师生们兴奋了一阵子,

但随后大家发现,

程虹一如往常做学问,

根本没什么架子,

她的低调,让大家渐渐觉得,

身边有位总理夫人,

竟是一件极平常的事情。

一位和程虹共事10多年的同事说:

“她就是喜欢做老师,

对学生、对同事很亲切。”

她实在太低调了,

随着“总理夫人”的身份,

逐渐被外界所熟知,

约访她的电话、邮件,

源源不断地涌向外语系。

考虑到程虹本人的态度,

相关负责人均予以婉拒。

在首都经贸大学外语系官网上,

也很难看到程虹的单人清晰照片。

她一贯喜欢简约的生活方式,

多次为程虹译著,

担任责任编辑的李学军回忆:

认识程老师十几年,

从来只见她素面朝天。

有一次发现程虹烫了头发,

刚想夸好看,她就连忙解释道,

因为要参加一个国际会议,

只好打扮一下。

此后没多久,她的头发又恢复原样,

仍然是简单的直发扎在脑后,

“一派学者的简朴”。

 

有一回,

上级想提拔她担任领导职务,

但她不同意,比起当领导,

她宁愿把更多的精力,

投入到自己钟爱的文学研究中。

她的认真和纯粹,

让人非常感动和敬佩,

李学军曾回忆,

“那么多动物植物的生僻名字,

有些鸟的名字,连中文我都不认识,

为了一个字,她会查阅英、汉字典,

百科全书,辞海,辞源,

一定要弄得清清楚楚,

现在这样的学者已经很少很少了。”

在一次讲座中,

她讲起“生态与美国文学文库”。

说起那些丛书时,她如数家珍,

具体到哪些书有几个版本,

版本之间有什么区别,

文笔、段落、书名典故,

她都能信手拈来。

往往一个封面、一个标题、一幅图片,

她都能引出一个故事。

这让年轻老师惊叹不已!

她还与同事分享过美国女作家,

安妮·林登伯格《大海的礼物》

一书中的一段话:

“大海不会馈赠那些急功近利的人,

为功利而来,

不仅透露了来者的焦躁与贪婪,

还有他信仰的缺失。

耐心,耐心,耐心,

这是大海教给我们的。

人应如海滩一样,倒空自己,

虚怀无欲,等待大海的礼物。”

在这个信息发展极其迅速的时代,

当人们甚至是一路狂奔,

急于抵达终点,

而她却一路走的极慢,

就像她说的,

人应如海滩一样,倒空自己,

虚怀无欲,等待大海的礼物。

大家都知道李克强英文水平高,

却不知,她的英文水平也是一流。

李克强在家里,

经常和她用英语交流。

她还常常帮忙纠正,

李克强英语错误的地方。

她在外发言时,

有时会不自觉地使用英文,

有一次,

她说了一段英文之后才意识到,

回头连忙对翻译道歉。

还有一次,

她将一对绣有两只鸟儿的苏绣,

赠送给外国领导人的夫人,

然后念了一句英文诗:

Hope is the thing with feathers

—That perches in the soul

(希望像只鸟儿,栖在心灵的枝头)。

诗的作者是艾米莉·狄金森,

一位在简单生活中创造诗意的女子,

而程虹的清雅,一如这样的简单诗意。

作为总理夫人,她的行程内容之一,

就是与各国政要夫人会谈,

她对非洲文化的了解和喜爱,

让她赢得了当地政要夫人的认可。

在尼日利亚,

她和总统夫人15分钟的寒暄,

被对方延长到1小时15分钟,

可她从始至终认真聆听,

没有半点不耐。

非洲的大多数总统、副总统

和总理的夫人都是专职夫人,

往往兼任非洲一些慈善、

抗击艾滋病的组织的职务。

她们组建了非洲“第一夫人联合会”。

在一次会谈中,尼日利亚总统夫人

提到女性要“走出厨房”,

程虹却说:

“我是一位大学教授,这是我的职业,

我喜欢教学和阅读,

但我也很喜欢在家做饭,

给我的丈夫和女儿吃,

这两件事可以完美地结合在一起。”

她觉得:

“教育好一个男人,

只是教育好了一个人,

教育好一个女人,

就是教育好了一个家庭。”

“和你一同笑过的人,

你可能把他忘掉,

但是和你一同哭过的人,

你却永远不忘。”

这便是程虹,

教书育人,深受爱戴;

专心学术,成为业界权威;

作为总理夫人,

远离大量社交与应酬,

赢得了人们的尊重。

她温柔,克制,朴素,

不怨不问不记,

默默无声,却极具力量,

安静之中,渐渐体会生命盛大。

一切出色的东西都是朴素的,

它们之所以令人倾倒,

正是由于拥有富有智慧的朴素,

朴素,是最自然的美,

清丽典雅,永不褪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