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位新晉奶爸幾乎求遍了整個杭州城的各大醫院,為的只有一件事:結紮。

他生怕自己的妻子意外懷孕而不得不去流產不忍心她的身體因此遭受傷害,甚至不願意妻子承受帶節育環避孕的風險,所以自願結紮

這時他才27歲寶寶剛出生6個月

4億中國女性的喪偶式避孕:男人戴套,不如女人吃藥?

可是,萬萬沒想到,這位新手爸爸被很多醫院告知,自家並不開展這個項目,甚至當他聯繫上可以做這個手術的浙江生殖保健院,結果仍舊是被拒絕

對方給出的理由卻是:年齡較大並且已經生了二胎,或者妻子有反覆多次人工流產情況的已婚男性,才符合手術標準。

儘管他反覆強調可以寫保證書,聲明手術是自願選擇的結果,有任何後果,他也不會追究醫院的責任

醫院因為擔心他反悔,不肯應承。

4億中國女性的喪偶式避孕:男人戴套,不如女人吃藥?

這事多稀罕,現實就有多魔幻

「妻子多次流產」才給男方結紮?遭遇多次損傷的女性的健康不重要?

有些女性生完孩子,不用自己要求,醫生就會推薦去上節育環,如今男的想做結紮手術還不行?還顧慮重重

儘管後來有一家醫院終於為他做了手術,但不知這樣尋求結紮卻屢屢碰壁的事情在當代社會還有多少。

男人啊,你為什麼不結紮?

男性結紮就是切斷運送精子的輸精管,是國際公認的一勞永逸、安全有效的避孕方式

可是,為什麼男性結紮在現實中就這麼難?

首先,有些男性出於長遠考慮否掉這種方案,比方說:結紮後想再生孩子,可是復通手術失敗了,可能在將來要二胎或者孩子有任何不測,想要再生一個孩子的時候沒有後路

另外,也有人不肯接受是有別的擔心:

會不會影響性功能?在那個部位動手術總覺得不舒服。

後一種原因簡直跟中國的「腎虧」韓國的「火病」一樣滑稽可笑。這些在我們看來習以為常,拿它當個病大治特治的時候,在國際上卻被判定為,它們是在特定文化環境下產生的心理疑惑(疾病)

4億中國女性的喪偶式避孕:男人戴套,不如女人吃藥?

民間甚至被普及了「十滴血生一滴精」、「損失精液,短命夭壽」的恐怖傳說。

避孕明明是夫妻雙方包括親密關係雙方的事,除了要孩子的風險因素考慮,因為偏見或者迷信而對這件事一口拒絕,就等於避開了自己該承擔的責任

安全套僅可以阻隔疾病傳播,卻因為使用方式等原因不能百分百避孕的情況下,靠女性「上環」的避孕手段在廣泛使用。

不鏽鋼、塑料、硅膠等材料製成的節育器放進子宮,部分女性可能會出血,或是因為消毒或者無菌操作不嚴格而感染,甚至也可能出現因選環、放環不當造成帶環妊娠需要再次做流產手術的情況。

更嚴重的會子宮穿孔、節育環穿孔後進入腹腔損傷其他臟器,甚至宮外孕

除了生育孩子的風險,女性還得承擔意外懷孕、流產的風險,甚至被迫切除子宮的風險,這其中造成的對身體的損傷是不可逆的

4億中國女性的喪偶式避孕:男人戴套,不如女人吃藥?

而據官方統計,1980年到2014年,共有3.24億中國女性放了宮內節育器,有1.07億女性做了輸卵管絕育術,又稱女性結紮。

男性結紮在其他國家已經司空見慣的時候中國男性在結紮這件事上卻顯得猶豫不決

男性避孕藥的進展太慢了吧!

十幾年前,傳說中更省事、更安全的男性口服避孕藥或者注射劑經過一輪又一輪的宣傳,卻遲遲不肯露面

近日,洛杉磯生物醫學研究所和華盛頓大學的研究團隊宣布:新型男性口服避孕藥通過了I期臨床試驗,原理是通過雄性激素和黃體酮的聯合作用,降低男性體內產生精子的激素。如果進展順利,該葯預計能在十年內上市

還得等十年。

據CNN報道稱,長期以來科學家研究過口服藥、凝膠、注射等男性避孕方式,沒有一種宣告完全成功。

4億中國女性的喪偶式避孕:男人戴套,不如女人吃藥?

而實際上,明明都是從20世紀50年代開始研發女性避孕藥早就流通全球,男性避孕藥卻格外「拖後腿」。

為什麼?

這一點上,沒有誰比了解真相的醫生跟研究人員更加沮喪:

儘管部分男性可能主動分擔避孕風險,但男性避孕手段的研製承擔著了藥物開發技術,製藥行業FDA安全標準,以及大環境中根深蒂固的性別期望的壓力

在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領導的,70年代恢復的男性避孕技術的研究中,研究人員曾取得了重大突破

隨着睾酮的持續使用,他們可以將男性的精子數量抑制到不育水平

在90年代和21世紀初,在製藥公司的支持下,科學家們也進行了類似的研究,雖然有效,但過量的睾丸激素導致一些男性經歷了一系列不良的副作用,例如無法射精和保持肌肉質量,以及低性慾和極度情緒波動

儘管經過幾十年這些問題已經被解決,可是早期研究里的那些副作用讓大藥廠看待男性避孕藥就像一場冒險——還可能是白費功夫

研究過程又極為漫長

據2005年開始研究男性避孕藥的研究員Diana Blithe介紹,就拿在臨床試驗中走的最遠的避孕凝膠舉例:在完成當前的一項400人參與的試驗之後,她跟同事還需要找到另外1600名自願測試該產品的男性志願者

招募這批人就耗費幾個月,接下來的研究又是幾個月:檢查其耐受性和副作用

完成試驗階段之後,他們還需要分析並公布結果

如果沒有問題,試驗將持續大概16周,預計體內精子的數量會下降到足以防止懷孕的水平

4億中國女性的喪偶式避孕:男人戴套,不如女人吃藥?

反覆幾次,直到他們完成三個階段的臨床試驗,然後才能把他們的試驗結果提交給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

FDA的官員則可能需要進一步的研究,來證明這種凝膠的安全性、有效性,以及後期影響。而這意味着,Diana Blithe可能又要跟小夥伴重回實驗室反覆這些步驟

所以,關於避孕凝膠能被大家買到、使用的日期,Diana Blithe沮喪了:

「每個人都說,『五年,當然!』但這不會發生。」

除了避孕凝膠,其他針對男性的避孕藥、注射劑同樣要經歷這個複雜的過程。

憑什麼避孕的負擔全壓在女性身上?

相比較男性避孕技術研究過程里的拖沓女性對避孕手段的重視加快了女性避孕藥的誕生——懷孕的到底是女人啊。

不光身體上有了負擔,還要承受蕩婦羞辱,尤其當為意外懷孕買單的是一位未婚女性

對生活在禁止墮胎的美國州的高中生來說,意外懷孕意味着要經受環境給予的傷害

4億中國女性的喪偶式避孕:男人戴套,不如女人吃藥?

同時,也曾有人這麼調侃——墮胎是國產青春片逃不開的魔咒。年輕的女性從中承受的身體與心理傷害都太大,簡直是災難

所以,包括對全球女性來說,在避孕這件事上越有壓力,就越肯上心。

越冒風險,越抱有期待。

甚至還有維護女性節育權利的組織與個人出錢贊助研究女性避孕手段的研究所。在她們看來,丈夫用安全套的情況下,女性依舊需要找到自己的方式安全避孕

《The Birth of the Pill(避孕藥)》的作者認為:女性願意來推動這件事,願意出錢出力支持研究,正是因為女性要對自己的身體負責,承擔意外懷孕、流產的後果。

4億中國女性的喪偶式避孕:男人戴套,不如女人吃藥?

需求不如女性迫切的情況下,男性,不是所有人都有杭州新手爸爸這麼大的動力

甚至將近70年里男性避孕手段的研究沒有成效,就是因為第一款被批准的女性避孕藥大獲成功這些葯太受歡迎,以至於接下來的十年里基本中斷了對男性避孕藥的研究

截止2014年,在美國有超過950萬女性吃避孕藥,另外有大概1600萬女性靠避孕套或者其他方式避孕,光這些群體就構成了大概200億美元的產業規模

儘管這些手段與藥物如此普及,儘管女性差不多撐起了避孕事業的大半邊天,仍舊有女性根本就不適合做結紮手術或者吃避孕藥

4億中國女性的喪偶式避孕:男人戴套,不如女人吃藥?

比方說,住在洛杉磯的33歲記者Charley Lanyon,他的女友吃口服避孕藥有10年,在此期間她還要對抗抑鬱症和情緒波動停葯後,她的抑鬱症好了很多

他說:

吃避孕藥,她就要遭受更厲害的精神上的折磨,不吃的話,她又有意外懷孕的風險,女友不該沒得選。

如果避孕的負擔都壓在女友身上自己作為男性就像個大麻煩

這件事上,每個人都該盡到自己的本分。男女雙標待遇,這就是不公平。

而住在布魯克林的25歲攝影師Jelani Rice也抗議現有的避孕措施對女性不公平。

跟女友在一起的時候,他希望盡量安全地發生性關係,也希望給予女友百分之百的保護儘力給她安全感

對他來說,女性在避孕上的自覺性太可怕了,更可怕的則是男人固有的「女人就該想辦法避孕,控制自己的身體」這種認知

4億中國女性的喪偶式避孕:男人戴套,不如女人吃藥?

這兩個男人甚至都明白,與任何其他藥物一樣,男性避孕藥必然有副作用,但他們並不介意

儘管,不少男人不願忍受這些技術帶來的副作用

2016年,當時的美國研究人員報告,有20名男性因肌肉疼痛等副作用退出後,長期避孕藥劑就終止了一項多達320人的試驗

而這項報告激起大家的憤怒;女性幾十年來一直在遭受類似的甚至更嚴重的副作用——情緒波動、血塊凝結、頭暈、作嘔和頭痛——男人怎麼就忍不了了?

好在,這項研究結果顯示,還有75%的男性仍願意使用這些產品

最近一項來自男性避孕倡議的調查也發現,美國有810萬男性 「非常有可能」使用新的男性避孕方法,而560萬人「有可能」。

其實,在親密關係中,避孕就是男女雙方的責任分在每個人頭上的都不該少

隨處可以買到的女性避孕藥,跟去申請就有可能被安裝的節育器並不代表着女性該在這個關係中就該冒更大的風險。

女人吃藥>戴套>男人吃藥??

在過去的幾十年里,幾乎沒有誰認真計較女性的權利與犧牲,且都忽視了男性在避孕中該承擔的角色。

「你行你上」的思路用在這裡是不公平的。

因為,有人壓根不肯上。

在我國也出現了這種質疑的聲音——

女性吃藥就天經地義了,一到男人就幾百個理由。

這個時候知道用套好了?

看來男人的優先級:女人吃藥>戴套>男人吃藥

當女性出錢出力去研究女性避孕藥只為保障自己的身體權利的時候,針對男性的研究也該快馬加鞭了。

4億中國女性的喪偶式避孕:男人戴套,不如女人吃藥?

2017年以來,已經有生育權利組織將私人捐助的170萬美元資金投入全球男性避孕技術,特別是非激素避孕方法的研究。

希望這一天早點到來。

即便萬事開頭難,即使這個複雜的研究過程需要很長時間,即便這項研究反反覆復,甚至擱淺了十年,即便它流入市場時或許不會一下子被公眾接受……

但我們可以等。

等「男性不能吃藥,女人自己負責就好」的說法消停,等這項讓男性能負擔避孕責任的技術,也等男性被喊醒:自己該有同樣參與避孕的習慣。

最主要的是——

真正的男女平等是:讓男女雙方一樣都有得選。

參考資料:

http://hznews.hangzhou.com.cn/kejiao/content/2019-04/28/content_7184643_…

https://www.nytimes.com/2017/01/07/world/asia/after-one-child-policy-out…

https://www.voanews.com/a/chinese-woman-sues-government-over-forced-abor…

https://www.vice.com/en_us/article/eve98a/male-birth-control-pill-contra…

https://www.nytimes.com/2014/10/12/books/review/jonathan-eig-the-birth-o…

破產姐姐Max

愛我純粹,還愛我赤裸不靡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