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已經在周五提高了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北京揚言要出台的反制措施卻依然是個迷。驟然升級的貿易戰中,美中雙方手裡各自還有哪些牌?這場貿易爭端,接下來又會呈現怎樣的走勢?

這不是單純的貿易戰,而是一場全方位較量

在中國金融學者賀江兵眼中,北京手裡其實已經無牌可打,而美國手中卻依然有不少牌。他對德國之聲解釋說,這主要是因為中國從美國的年進口額只有1300億美元,出口額卻有5000億美元。”出口額相當於3萬多億人民幣,佔中國經濟總量相當大的比重了。所以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影響非常大。”

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2018年中國的GDP為90萬億人民幣。這意味着,中國對美國的出口貿易,佔到了中國經濟總量的3%左右。

特朗普在本周還表示,美國已經對2000多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了關稅;目前還剩價值3250億元的中國商品尚未被加征關稅。美國總統強調,對於這部分在貿易戰中尚未受波及的中國商品,他將即刻開始文書作業,着手準備加征25%關稅。

而中國方面的報復空間已然不多。根據中國商務部的數據,2018年,中國從美國進口了1551億美元的商品。貿易戰開打至今,中國在歷次反制措施中已經對大約1100億美國商品課徵關稅。北京如果想對美方此次調高關稅再進行報復,選項無外乎對剩餘400億美國商品加征關稅、或者調高已有的懲罰關稅。

但是,中國金融學者賀江兵認為,即便這些選項也不是非常可取,因為中國從美國進口的貨物,許多都是大宗農產品或者高科技產品等替代餘地很小的商品。

他還認為,中國可以依靠拖時間、讓面臨大選的特朗普有所忌憚來迫使美方讓步的說法也站不住腳。賀江兵指出,即便特朗普下台,”其他人上台可能還要更狠。至於民主黨的拜登?他不可能贏的。北京要是寄託這樣的希望,那就是在做夢。”

“願談則談,要打便打”

本周早些時候,德國科隆經濟研究所(IW)的學者魯舍(Christian Rusche)在接受德國之聲的採訪時指出,現在美中兩國之間的局面,就是經典的”膽小鬼博弈”,誰先示弱誰就輸掉整場較量。”中國要麼接受不利的條款、作出讓步,要麼就準備好面對衝突升級。哪個選項的損失更大,北京當然會仔細權衡,但是要是現在就作出讓步,那美方將來肯定還會提出更多要求。所以有可能中國會先任由衝突升級,晚些時候再去尋求與美方的共識。”

魯舍的這一觀點,從中國官方媒體社論的強硬表態中能夠獲得印證。官方背景的《環球時報》刊發社評指出,”談到最後也是最較勁的時候……中國社會在這個時候要堅決支持國家的應對策略,無論有什麼變故,我們都與國家同在。我們要有承受談判破裂的勇氣和耐力,為政府維護我們的核心利益創造良好條件。”” 美方極限施壓,恰恰表明美方對早點達成協議其實很着急。越是在這種時候,中方越要保持定力。中美貿易戰的’發燒’再高一度,多燒一會兒,未必對中國在戰略上就是很壞的事。在我方受損失的同時,美方也將在增加損失的過程中多積累一分教訓,之後若能達成貿易協議,反而會更穩固。”

官方通訊社新華社轉載的一篇評論更具火藥味。文章以”願談則談,要打便打”為題,將貿易戰與當年的朝鮮戰爭作對比,稱”中國人是講禮的,來而不往非禮也。這種一邊打一邊談的狀態,大家並不陌生。……和則兩利,斗則俱傷,升級貿易戰,不是我們想看到的,但是既然又要來了,我們也不能退縮。摩擦夠了,溝通好了,可能問題也就到快解決的時候了。”

不過,火藥味十足的文章僅出現在中國官方媒體。據《南華早報》援引幾名中國媒體圈內人士報道稱,他們被告知不要對貿易戰”過度報導”。在報導經濟消息時,若要將股市慘跌、人民幣貶值與經濟疲軟與貿易戰做連接,也應該”格外謹慎”,以免散播恐慌。

超越貿易戰的新冷戰

德國科隆大學的政治學家耶格教授(Thomas Jäger)則指出,美中之間的這場貿易戰,其實遠遠超出了貿易或經濟的範疇,特朗普此次提高關稅,也並不只是迫使中方讓步的談判策略。他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說:”特朗普身邊的顧問,比如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或者白宮貿易政策主任納瓦羅(Peter Navarro),他們都在對華政策上持激進立場,認為中國是美國有史以來的最強勁全面對手。……因此他們的目標就是趁早把中國遏制住。”

歐盟駐華商會前主席伍德克(Jörg Wuttke)則對貿易戰本身的前景表示樂觀。他在本周早些時候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說,單純從商品貿易角度而言,中美的這場爭端總會化解的。他認為,只要中國能夠進一步開放市場,就能讓美國降低貿易戰的施壓力度。

中國學者賀江兵也持相似的觀點,指出”只有在中方落實了美方所要求的經濟改革措施後,特朗普才有可能完全取消之前加征的對華關稅。而且,我認為,這些改革措施,比如對國企、私企、外企一視同仁,對中國經濟自身當前的困境也會是一帖良藥。”

然而,伍德克也指出,鑒於美國不願意讓中國取得科技領先地位,這兩個大國之間的更深層次衝突短期內不可能化解。”而且,不管(特朗普)怎樣折騰,我們歐洲依然是美國的最緊密盟友;總有一天,美國會要求我們明確站隊:歐洲到底是站在中國一邊,還是美國一邊?我想,答案是明確的。”

相關報道:加關稅後中國製造業雪上加霜 廠家都不敢再接訂單

北京時間時間周五12點01分。加關稅後中國製造業雪上加霜 。圖為中國安徽省阜陽市一家旗幟廠製作的美國國旗。(資料圖/路透社)

北京時間時間周五12點01分(美國東部時間凌晨1點零一分)。美國正式調高2000億美元中國貨的關稅至25%。中國商務部聲言作出反制。浙江杭州一商戶對本台說,自去年美國對中國貨品調高關稅後,當地三成小型外貿服裝企業因訂單不足而歇業。

美國正式調高來自中國貨品25%的關稅,率領中國代表團赴美談判的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在華盛頓對記者表示,這次來美,頂着壓力,就是表示了中方最大的誠意,而且想坦誠地、自信地、理性地解決兩國面臨的一些分歧,或者說不同,我認為是有希望的。他說:“我是帶着誠意而來,我想能夠在當前,這種特殊的形勢下,非常理性,非常坦誠的和美方交換意見。”

美方對中國貨品所徵收的關稅涵蓋逾5700種商品,包括肉類、急凍食品、金屬品、建築物料等,預料手機、電腦及玩具等消費品會受嚴重打擊。

香港中小企聯合會榮譽主席劉達邦,指在內地設廠的香港廠商比較悲觀,主要是短期內已沒有廠家再有勇氣下訂單,他說: “未來這額外15%很難頂了,無論是買家付還是製造商付,沒有利潤了你繼續做下去也沒有意思,我們製造商不敢再接單,關稅這樣加下去,我們根本沒有能力支付。”

中國浙江杭州一商戶負責人王先生,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受到中美貿易戰影響,當地不少外貿服裝企業已經停業,未來經濟環境會更差:“我相信兩個月之內就能看到,貨幣貶值是必然的。目前,我能夠看到我住的那邊做外貿服飾的,他們的訂單少了,而且一家一家的廠關門。我在杭州,這類小作坊很多,做外貿的,關門了。從去年到今年,關了大概有三分之一吧。”

去年7月,美國首先對34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美國隨後於8月對另外16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關稅,9月又把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列為目標。中國每次都採取針鋒相對的報復措施,對美國商品加征關稅。而此次美國對中國5700種商品的關稅由10%提高至25%,原定於今年3月實施,但因雙方貿易磋商取得進展,美方決定推遲。直至本周五正式實行。

2019年5月9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外,中國副總理劉鶴與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握手。(路透社)

中國商務部在北京時間中午12點03分發表聲明稱,中方對此深表遺憾,將“不得不採取必要反制措施”,但未表明會出台哪些措施。該聲明還說:“第十一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正在進行中,希望美方與中方相向而行、共同努力,通過合作和協商辦法解決存在的問題。”

中國內部經濟存大極大隱憂

目前,中國要面對的,不只是外部壓力,內部經濟亦充滿隱憂。

從中國官方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前四個月的各項數據並不理想。比如中國4月CPI(居民消費價格指數)、PPI(工業品出廠價格指數)上漲。本周四,中國統計局發布的數據顯示,中國4月CPI同比上漲2.5%,創下6個月新高。PPI同比上漲0.9%。廣發證券李豪等分析師此前提示,歷史上來看,通脹的抬升整體來看將會對股債資產的價格產生負面影響。

美國宣布加征關稅後,中國和香港的股票市場不跌反升。圖為2019年5月10日,市民在北京一經紀公司觀看股票。(美聯社)

中國金融學者司令對本台說:“我分析背後的原因,因為PPI一向作為經濟增長的主要推手(電視劇),剛剛進行的中美貿易中,習近平完全推翻此前與美方談判的結論,我感覺到中方似乎拿到了經濟增長,排除美國影響的方法。這個原因就是北京通過‘一帶一路’,進一步降低存款準備金率,降低銀行存貸款利息的方法,刺激國內需求。”

另外,美國宣布加征關稅後,中國和香港的股票市場不跌反升,市場人士都感到奇怪,一般股民都在猜測,中國政府可能正在入市護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