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花落花满天,岁岁年年有今朝,

5月12日是母亲节,

在这个感恩母亲的日子里,

讲一个所有中国人都不该遗忘的人。

她本是英国人,却在中华大地上,

书写了一段九死一生的故事,

之后她有了一个亲切称呼:

“中国孤儿”的母亲。

今时今日,如果忘记她,

那将是我们最大的罪恶。

她,就是艾伟德

1902年,

黑暗一点点笼罩着中华大地,

而在亚殴大陆遥远的另一边,

英国,人们过着平静的日子。

2月24日,一个女孩,

出生在伦敦一个底层家庭,

父母给她取名艾伟德。

但因为家境贫寒,

她没有机会上高中,

而是早早就去了富贵人家做女仆。

她能和中国发生交集,

源于一次偶然。

27岁那年,她信仰了基督教,

无意中她看到一篇关于中国的文章,

原来中国百万人民,

从未听说过基督教,

她突然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于是,她几次劝说自己的朋友,

一起到中国去传教,

可却被他们嘲笑:“嘿,现实点,

那是老处女的工作。”

于是,她就决定自己独自去中国。

恰好这时,

她听说有位73岁的传教士珍妮·劳森,

在中国山西住了50多年,

正在找人代替她的工作。

这个消息令她十分高兴,

她马上写信给劳森说:“那个人就是我!”

可英国到中国路途遥远,

她先是用自己工作攒下的钱,

买了一张到中国去的火车票。

1930年10月18日,她告别了亲人,

带着塞满鸡蛋饼、腌牛肉的手提箱,

只身踏上了梦寐以求的传教之路。

然而这次远行并不顺利。

绿色为艾伟德出发线路

在西伯利亚一个小车站,

火车突然不走了,

她只能连夜步行到下一站,

而当地夜里温度在零下20度,

天知道她一个只有1米45的弱小女子,

是怎么走过那漫漫冰天雪地长夜的。

好不容易到站,变故又生,

她莫名被苏联人扣了下来,

几天后才搞清楚,

自己护照上的“传教士”,

不知为何被误写为“机械师”,

苏联人怀疑,

她要去被日本控制的东北,

就不放她走。

之后她花了好长时间,

才让他们相信,她完全不懂机械。

最后,

她登上一艘去往日本神户的货轮,

从神户坐船抵达了天津,

接着坐货车、骡车、轿子,

辗转了一个多月,

总算有惊无险到了山西。

在阳城,她终于见到了劳森夫人,

两人一番合计,

租了一个大院子开起了客栈,

取名为“八福客栈”。

八福寓意着:

爱、德、恭、忍、忠、真、美、信。

当年的八福客栈

如今依然保留着

但几个月后,不幸突然发生。

年迈的劳森夫人不慎从楼上摔下,

将生命留在了这片深爱的土地上。

只剩她孤零零的一个,

而她擦干了眼泪,

要继续行进在传教之路上。

艾伟德和劳森太太唯一的合影

为了播下爱的种子,

她甚至连命,都顾不上了。

有一天阳城监狱发生了一起惨案,

一个囚徒突然发了狂,

挥刀砍死了好几个犯人,

警察都不能制服他。

监狱长只好找来了她,

盼着她能感化这名囚徒。

监狱长对她说:“有神的力量庇护,

你一定不会遭害。”

可她面对的,

是一个杀红了眼的凶徒,

和一把血淋淋的刀子啊。

然而她却不慌不忙,

大着胆子踏过满地尸首,

慢慢走近狂徒,

她温柔的劝他放下屠刀,

起初恶狠狠盯着她的狂徒,

没想到就在她的感化下,

迟疑许久终于把利刃交给了她。

这下她可立了大功,

监狱长说,只要他能办到的,

她想要什么样的奖励都可以。

而她却只说了一句:

请改善一下狱舍环境吧,

我想他们也需要一些爱。

之后传教几年过去了,

她越来越热爱这片土地,

也越来越同情中国人的遭遇。

于是1936年她加入了中国国籍,

这在西方传教士里她是第一人。

这期间,她收养了第一个孤儿。

一天,她走在大街上,

看见路边有个妇人,要卖一个小女孩,

她将身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

领着女孩回到八福客栈,

孩子病得很重,

又瘦又脏,满身是疮,

在她精心照料下,才渐渐恢复了健康。

而这样的收留,只是个开始。

1937年日本全面侵华,

战火逐渐烧到阳城,

没人要的孩子越来越多。

每天她一打开门,就会看到门口站着,

两三个拖着鼻涕,脏兮兮的小孩,

他们或失去了家人,或被遗弃在城中,

都用无助的目光看着她。

她后来想起仍忍不住会流泪,

都是些可怜的孩子,

有时候士兵把他们领进来,

有时候他们自己走进来,

因为有人告诉他们,

艾伟德会照顾他们。

战争,仿佛看不到头,

一年又一年,

她收养的孤儿越来越多,

五个、十个、二十个……

到了1939年

八福客栈已经有100多个孤儿了。

而危险,也步步逼近。

就在这一年,

日军准备发动对泽州、

阳城等地的大扫荡!

她深深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一旦日军入城,

这些孩子,这些可怜的孩子,

他们很可能一个都活不下去!

她马上动身去泽州,想要寻求一些帮助,

恰在这时,一位美国记者来采访她,

面对镜头,她坚定地说:

“我代表的宣教团体是中立的,

但我已经是一名中国人,

我十分恨恶日军的暴行!

我绝不会缄默不言,

我也会把所知道的日军行踪,

报告中国方面。”

 

而她的这番话,

通过《时代》杂志报道后,

激怒了日本人。

没几天就传来消息,来“清乡”的日军,

距离泽州只有一天的路程,

报信的人手上还拿着一张告示,

写着“悬赏捉拿小妇人艾伟德”。

她只能马上逃回阳城,

路上又遇到日军飞机低空扫射,

一颗子弹击中了她的肩膀。

而她来不及取出子弹,连夜赶回阳城,

当天,她就带着这一百多个孩子,

动身去西安避难。

这,是一场九死一生的逃亡。

日军封锁了大路,

她只能带着孩子们翻山越岭,

走人迹罕至的羊肠小道。

作为“大家长”,

个子只有1.45米的她,

体重仅仅七八十斤,瘦得像一根牙签。

而一百多个孩子中,

最大的只有16岁,最小的才3岁。

她没有钱,没有足够的食物,

更没有帮手,这支瘦弱的队伍,

缓慢而艰难地行进着。

按照计划,她们要先抵达,

和阳城相距170公里的垣曲,

再渡过黄河才能搭上去西安的火车。

170公里的山路,全靠双脚走,

晚上睡在破烂的庙里,

有时连个庙都没有,就躺在地上,

她们没有被褥,全靠着相互依偎取暖。

连日的行走加上疾病,

行进的速度越来越慢,

箩筐中的食物却越来越少,

孩子们精神也越来越差,

“我不能走了,我脚烂了。”

“艾伟德,我肚子疼。”

“我们为什么总是吃树叶和野果子?”

……

而她总是不断的鼓励着孩子们,

我们很快就会到,

一个有很多食物的地方了。

她让大的背着小的,

在崎岖的山间缓慢前进,

山路似乎没有尽头。

这条艰难的出山西之路,

是她做梦都没有想到的,

也是她无论如何,

都不能退却和放弃的。

她带着孩子们在山里,一步两步……

走了足足12个昼夜,终于来到了垣曲。

然而等待她们的,却是绝望。

垣曲早就成了一座被丢弃的空城,

没有食物,没有补给,

孩子们趴在地上嚎啕大哭,

她跑去哀求留守的士兵,

求他们给她一些食物,

“救救我的孩子们,求求你们…..”

可士兵的口粮也很有限,

要救济一百多个孩子那是杯水车薪。

更糟糕的情况又发生了 !

要去西安就要渡过眼前的黄河,

可所有船只被管辖在对岸,

她们根本就渡不了河。

前无渡船,后有追兵,

她已经无路可走了,

只能暂时待在城里,

祈祷着上天能帮她的孩子们一次。

第一天,

她们的饭只有清可见底的稀粥,

第二天,她没有进食一口,

仅剩的一点米,全都分给了孩子们。

到了第三天,也许真的触动了上天,

突然一个军官走了过来,

还为他们招来一艘船,

送她们走之前,军官看着她说:

你选择了一份奇怪的工作。

渡河后,大家终于饱餐了一顿,

她开始继续自己的计划,

乘火车前往西安,

但这个计划也破灭了。

因为桥梁被炸毁,

火车停在一个小山村,

再也不能前进。

她只好带着孩子们下车步行,

这回横在她们面前的是一座大山,

必须翻过去,才能抵达潼关。

这段路途犹如噩梦。

全部重担都压在她身上,

山路陡峭,碎石遍布,

到处都是坍塌,

一个不留神就可能滑落山崖。

攀岩、涉水、滑行,

她背负着一百多个孩子的生命,

在山涧中艰难行进着,

极度无助的时候,

她紧咬着嘴唇默默哭泣,

为了这个苦难的民族,

为了那些流离失所的孩子。

而她的状态,已在崩溃的边缘。

她之前来不及处理的枪伤,

一路上慢慢恶化,

整个肩膀几乎都溃烂了,

最近几天她一直都发着高烧,

她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坚持多久,

可她却一直笑着鼓励孩子们,

一定要走下去。

噩梦般的两天两夜路程,

像两个世纪那么漫长。

而她们终于来到了潼关,

接着一路乞讨,来到了西安城下。

从离开阳城到西安,

长途跋涉一个多月,

500多公里的路程,

九死一生,眼见希望曙光,

可因为粮食紧张西安关闭城门,

她们和很多难民都被拒之门外。

艾伟德彻底崩溃了,

她发疯似的绕着城墙乱走

想找一道入口,嗓子喊得沙哑,

她只想要让孩子们安全,

她只要一点点粥,

让她的孩子们填饱肚子啊,可是……

她瘫软在地六神无主时,

一个好心人告诉她,

可以去扶风,

那里有宋美龄开的保育院,

她强撑着爬起,

带着孩子们最终抵达扶风。

此时的她们,脚上的鞋都已磨破,

有的脚上是用布料包着,

孩子们个个瘦骨嶙峋,

灰头土脸衣衫褴褛,

而一百多个孩子在她保护下,

全都安然无恙!

而她呢,早已病得浑浑噩噩,

确认安全后,她一下子就倒下了。

肺炎,高烧,伤口溃烂……

遍体鳞伤的她经过抢救,

终于捡回了一条命,

而神志不清的她,只喃喃的重复一句话:

“我的孩子们在哪里?

我有一百个孩子……”

身体大好后,

她被安排在难民营工作。

再后来,

她继续游走于四方,进行传教活动,

在中国的土地上,继续播撒着爱的种子。

1948年,艾伟德在上海遇见早年收养的美恩,美恩已结婚生子

到了1949年的春天,她回到了英国,

几经浩劫但家人依然很好,

然而重逢的喜悦,

很快就被深深忧虑,

和深切牵挂所打断。

她为多灾多难的中国忧伤,

为她那些苦难可怜的孩子们忧伤,

在她心里,始终惦念着那方热土。

于是1957年,

56岁的她再度出发来到香港,

她想着重回阳城,

可没想到,她再也回不去了。

由于政府政策,她申请入境不被通过,

只能辗转到达台湾。

她在台北市郊,

成立了“艾伟德孤儿院”,

继续延续她永不止息的爱。

后来,有个新闻记者采访了她,

她的故事被写成《小妇人》,

她一下子,

就成了中国家喻户晓的英雄。

但上天留给她的时间,却不多了。

艾伟德英文传记

1970年1月11日,

68岁的她,辛劳一生后,

平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安葬时她的头朝向大陆,

对那片深爱土地的怀念,

是她死都不能放下的眷恋!

而在她的葬礼上,有这样一句悼词:

遗忘她,将是我们最大的罪恶。

她的故事被英格丽·褒曼在电影《六福客栈》中演绎

她这一生,

以无畏看待恐惧,

以坚韧面对困苦,

以敬畏的心靠近信仰。

她所做的一切,

不仅是拯救了一百多个中国孤儿。

更是仁爱的布道。

她在中华大地上,

撒下了良善的种子,

为受苦受难的中国人,

在心底构筑起爱与希望!

然而半个多世纪以来,

她的故事鲜有报道,

她一直不为国人所知,

2019年5月12日,又到母亲节,

今天我们讲述她的传奇故事,

就是希望所有中国人,

都能知道这位,

将一生奉献给中国人民的传奇女性!

致敬,缅怀!小妇人艾伟德,

您是最伟大的中国母亲!

《小妇人艾伟德》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