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药、神棍、神话,毁了中医。

01

又一家挂名中药的“神医”砸了招牌。

“著名药物发明家”、“国务院有突出贡献专家”、美国中华医学会高级顾问、以赵氏“神针”闻名遐迩的步长集团创始人赵步长,77岁上又被扒个底朝天。

“坑爹”的是他的大儿子、百亿上市公司步长制药当家人赵涛。两年前,赵涛花4300万把女儿送进了斯坦福,今年3月,东窗事发,还没毕业的赵家千金被开除了。

“本人的女儿在美国留学事宜,资金来源与步长制药无关。”赵涛极力想把私事和公司摘干净,但网上的质诘一针见血:

“步长制药董事长的女儿,是被中国老百姓一盒一盒脑心通胶囊送进斯坦福的。”

脑心通,正是赵家25年前赖以发家的中药产品。

上世纪90年代初,杏林大师赵步长从中医药经典中找到灵感,“把全家人栖身的两居室开辟成蝎子的饲养基地”[1],将“全蝎”作为脑心通的主药之一,以其独创的“供血不足乃万病之源”和“脑心同治”两大医学理论为依据,研制出纯中药制剂脑心通。

步长脑心通,按赵氏说法,“是第一个把植物药和动物药有机结合用于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的现代中药”——

在中医“补阳还五汤”的基础上,创造性地加入水蛭、全蝎、地龙(蚯蚓),“化瘀通络,标本兼顾,重点突出……使元气大振,血脉流畅,诸证可愈。”[2]

这么牛的药,不仅火速获批上市,且一上市就荣获比利时世界发明博览会尤里卡金奖。

这个奖,治脱发的章光101拿过,卖保健品的来辉武拿过,不差钱的中国企业有一年拿了50个。

带着这份沉甸甸的荣耀,自1994年上市至2008年,步长脑心通累计销售40多亿元。

是什么让这款中药“畅销15年经久不衰”?

据《新民晚报》披露,2002年,赵步长向原国家食药监局局长郑筱萸行贿1万美元,用于申报“脑心通胶囊”从地方标准升级为国家标准。是年6月,步长脑心通以国药准字2002年第1号获批,安全效用得到认证,药用层级大大拓宽。

赵家人用钱解决问题的能力,看来是遗传。

据裁判文书网,仅2016~2018年,至少4起涉及步长制药相关人员向医院、卫生院的行贿案被判罪。

在此期间,步长脑心通胶囊先是被检出丹参酮ⅡA含量不合格,后又被投诉“发现类似毛发的不明物质”。此外,公司另一款中药产品丹红注射液,因频发严重不良反应,被全国11省市26次列入预警重点监控,限制使用。[3]

然而这些质量问题并没激起什么大风浪。牢牢谨记“政治建企”和“尊重各级政府领导”的步长制药,接连被评为“中国医药最具社会责任感企业”、中医药科技各大奖项。如果不是斯坦福事件,新加坡人赵涛和其父的“神医”光环,可能永远不会被击穿。

02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复兴中医为名,祖国南北妖风阵阵。

在北京,自气功大师严新“发功扑灭大兴安岭森林大火”之后,对气功的全民崇拜臻于极盛。地坛公园里群魔乱舞,各大医院、研究所发功治病,矿工出身的张宝胜在“中国人体科学学会”研究如何用气功拦截原子弹,演员张香玉头顶铝锅表演与外星人对话。

在地坛公园练气功的群众

在重庆,杂耍团长李军化名李一,道袍加身华丽出道,电视上的他双手接触电阻丝插进220V插座,现场表演“人体通电”震惊四座。仅仅四年后,法力无边的李半仙就腾身为全国道教协会副会长,马云王菲张纪中纷纷拜师。

在新疆,“当代华佗”胡万林在狱中被发现天赋异禀,戴罪立功悬壶济世,短短4年多据称治愈癌症病人6400多例、聋哑4000多例、心脏病5000多例……后来,他一剂“芒硝”神药让22岁大学生云旭阳送命,高声喊冤再次入狱。

这些大师,以中医之名呼风唤雨,信徒千万,可惜都缺乏商业头脑,收不了多少智商税。

1992年,《黄帝内经》问世两千年,华佗逝世1800年,李时珍著《本草纲目》400年。“药王”孙思邈的老家陕西,两颗医学双子星冉冉升起。

“神针”赵步长,凭一手“药气针”独步天下,在新加坡“中医与针灸走向世界国际学术研讨会”上,赵步长的儿子赵涛几针下去“就让瘫痪六年、无药可医的老妇人会走路了”,[4]“中国神针”一举震惊东南亚。

“神袋”来辉武,凭一款“505神功元气袋”横空出世风靡中国——小小红肚兜,戴在肚脐上,不针不药百病全消,用过都说好。

药王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一时间,各方权威媒体争相报道,巨富政要倾情背书,半个中国为之疯狂。

来辉武,挂职下海的商人、自学成才的中药“大师”,摇身一变成为中国中医研究院名誉研究员、中国联合国协会人类健康研究所所长、国家突出贡献专家、全国劳动模范、“五·一”劳动奖章、“世界发明家奖”……

他的咸阳保健品厂门前,每天都有数千人排队等待进货,创下一天500万、1年5亿的销售神话,仅上缴的税金就占咸阳市所有公务员工资的1/4。

时任陕西省领导兴奋地说:“假如我们陕西有10个来辉武、100个来辉武、1000个来辉武,陕西的事情就好办了。”

来辉武十分感动,然后带着老婆孩子移居美国,在西雅图过上了幸福生活。

相比之下,来辉武的老乡赵步长就有觉悟得多。

海外扬名之后,赵氏父子衣锦还乡,创立步长制药,研发脑心通胶囊,仅用两年就实现销售收入从500万到5个亿的大跨越,父子三人先后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为打造千亿市值的“中国强生”踏实奋斗。

03

2016年,作为中药现代化引领者,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与屠呦呦同时成为中国“2015年医药行业最具影响力人物”。

这二人的“影响”太不一样了。

2016年,主营业务毛利率80%的步长制药荣登A股,市值一度冲破1000亿人民币,赵涛家族以超300亿元身家登上胡润百富榜。有国家领导称赞其是“现代中药的标杆”。

中医研究院里,为青蒿素攻关几十年的屠呦呦在自己的发明上一无所得。

1971年,北大医学部毕业的屠呦呦历经数年,从2000余个中草药方中经过190次实验失败,发现了对疟疾抑制率为100%的青蒿素提取物。

1992年,她在自己身上做实验,研制出更为强效的青蒿素衍生物,再次使抗疟疗效在原有效果上提高了10倍。

青蒿素被发现之后的几十年里,全球疟疾死亡率至少降低了60%。

这项挽救亿万人命的医药发现,被瑞士和法国制药公司捷足先登,以中草药提取法生产出高效抗疟的青蒿素药品,在全世界40多个国家申请专利,数钱数到手软。发明人屠呦呦没分享到任何成果。

甚至,直到发现加强版青蒿素的1992年,屠呦呦依然因为经费拮据只能使用三流科研设备,被戏称是没有博士学位、没有留洋背景、没有院士头衔的“三无”科学家。

同一年,赵家父子在新加坡凭借“中国神针”三个月赚得90万美元。赵涛后来入籍新加坡,赵步长名利双收,回国之后备受隆崇,成了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

这真应了那句话:清华北大,不如胆大。

04

2015年10月5日,瑞典医学院把半个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颁给85岁的屠呦呦,奖励其发现青蒿素的抗疟贡献。

这是中医药研究背景的科学家首次问鼎西方医学巅峰。

消息传来,整个国内乃至东亚中医界为之沸腾。授奖仪式上,屠呦呦一字一句地说:青蒿素是传统中医药送给世界人民的礼物。

话音刚落,瑞典诺奖大会成员就在记者会上回应:“这不是对传统中医药的颁奖……我不认为我们会直接用这些草药。”

中医药在国际上不受待见,不是一天两天了。

欧盟八年前实施的《传统植物药注册程序指令》明文规定,中成药需要在欧盟使用15年以上、在中国使用30年以上,且对每一个成份进行严格检验通过(需药企投入数百万英镑),方能获得注册许可。这几乎是逼着中医药在欧盟退市。

2013年,英国药品管理局直接宣布,计划次年全面禁止中成药在英国的销售。

在美国,至今没有一家中国中药企业通过FDA全部临床试验获得上市认证。被寄予厚望的“中药国际化标杆”天士力,前后投入20年、耗费巨资为经典中药丹参滴丸申请入美,还是因重重窒碍被拒之门外。

2007至2017年,我国中成药出口从1.5亿美元到2.5亿美元,十年增长不到一倍。

作为有两千年历史的世界四大传统医药体系之一,中国中医药目前只占国际草药市场销售份额的10%。

中医药式微,除了中药化学成分和作用机理模糊难定、缺乏科学全面的控制标准、药材种植分散易受污染等客观因素之外,各种妖魔化、丑态化、反科学的“神医”“神药”当道,不仅让传统中医在世人眼中距离科学化、标准化、现代化的正规医学体系渐行渐远,反而催生出一批又一批“包治百病”的半仙、神棍,在国内造神话,在国际闹笑话。

2017年5月,号称“盖世华佗”的中国“拍打拉筋大师”萧宏慈在英国被捕。在他“包治万病”的神功课程期间,一名患病的6岁澳大利亚男孩和一名71岁英国老妇花高价接受治疗之后,双双送命。

可怕的是,萧被捕后,大量国内信徒向澳方请愿,言辞恳切:萧宏慈老师的贡献不仅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他是现世的华佗!他是世界的瑰宝!

这些信徒们恐怕不知道,真正将中医拍打捏筋正骨学系统研究和整理,数次无保留出版疗法教程,用数十年将该中医非物质文化遗产向海外多国传承,一再强调此疗法“无传奇、不神秘、只管骨科病”的中医专家,是北京世纪坛医院里一位籍籍无名的骨伤科医生,叫葛凤麟。

葛大夫问诊,几十块钱挂号,只看病,不要命。

可惜,就在萧宏慈卖书卖课广纳信徒之时,葛凤麟守护四十年的葛氏拍打疗法后继无人,快失传了。

这就是当代中医的悲惨宿命——小丑在殿堂,大师在流浪。

有业内专家警示,中医在国内医疗市场尤其在公立医疗机构中几乎已经没有地位,“很多三级医院连中医门诊都没有了。”

取而代之的,是搞中药保健品的越来越多,搞化妆品的越来越多,搞权健、无限极的越来越多,“神针”“神脉”“神功”“神罐”越来越多。

神药、神棍、神话,正在毁掉中医。

与此相对,日、韩、印度等邻邦国家对汉方药的研究却日益精进。据统计,日本目前仅从事针灸推拿的医务人员约10万,60多所大学设立汉方医学研究团队,针灸、汉药纳入医保,七年前汉方药生产总额已达20亿美金。

在低温提取、直空浓缩、冷冻干燥和真空沸腾造粒等中药现代化制药技术上,日本很多工艺已超过我国,这几年还在千方百计挖掘我们的中医资料和人才。

隔壁韩国,政府将中医改名为韩医后,据传要为李时珍申遗……

难不成,真的要等老祖宗的东西被糟蹋干净之后,我们再去跟邻邦争论谁才是千年岐黄的本宗正脉?

各路大神们,放中医一条生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