濠哥写的这篇文章,是对金灿荣教授的署名文章《金灿荣解局:中国有三张王牌打赢贸易战》一文的读后感。

看原文标题,就知道,这是谈的目前正热的一个话题。原文的观点很明确:

贸易问题上中国其实不怕美国。

我和几位学者推演过,贸易战最好不打,因为两败俱伤;但如果真打,中国会赢,这是很多人可能想不到的,特朗普自己可能都没想到。

金教授认为,中美间的贸易不平衡没有美方说的那么大

理由是,过去一年,美国确实直接卖给中国1500亿美元的货物,但是通过台、港、澳等地区,美国以转口贸易的形式间接卖给中国的还有1000亿美元的货物,这部分特朗普没有算进去。

另外,在中美去年1182亿美元的服务贸易总额中,美国是547亿美元的顺差。通过服务贸易,美国去年赚的钱基本上接近900亿美元。

所以,(商品贸易)2500亿美元+(服务贸易)900亿美元,美国去年通过贸易在中国赚的钱有3400亿美元;中国这边,对美服务贸易出口约有300亿美元,商品贸易5300亿美元,加起来是5600亿美元。

最后合计,(中美贸易逆差)真正的差距应该是5600亿减3400亿等于2200亿美元,而不是特朗普讲的3760亿美元(即5300亿减去1500亿)。

特朗普(资料图)

所以结论就是双方的贸易利益是一样的,这个账是杀敌一千,自损一千,不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金教授表达的第二点是:美国高端芯片的7成市场在中国,所以美国不敢与中国打芯片战

文章说,打击中兴是美国向中国发出的警告,除了征税这样的传统贸易战,美国还有个崭新的领域,用高端芯片卡中国的脖子。

美国的高端芯片占了全球市场的90%。但问题是,高端芯片的研发成本很高,必须高价卖出去。只有卖出很高的价钱,芯片制造商才能保持研发上的高投入,形成循环。 而维持这个循环的主要是中国市场。以美国芯片制造商高通为例,去年它的芯片市场70%在中国。2017年全世界芯片市场总产值是4400亿美元,中国就占了2600亿美元。

所以如果特朗普真的彻底不把高端芯片卖给中国,美国芯片厂家会大批倒闭。而且,美国的高端芯片一旦完蛋,华尔街也要完蛋。所以这招美国根本不会用的,然后美国就没招了。

关于金教授说的第二点,我总结为市场决定论,即客大欺店

这话对不对呢,当然是有道理的。先放在这里。

在进行了上面的铺垫之后,金教授终于放大招了。他认为,中国有三张牌可以跟美国打,两张“小王”,一张“大王”。

第一张“小王”是彻底禁止对美国出口稀土

金教授解释说,所有芯片都需要有色金属,有色金属的原料是稀土,中国的稀土产量占世界95%,是垄断性的。中国如果彻底禁止稀土(向美国)出口,美国很多东西造都造不出来。等美国自己的稀土工业搞起来,供应全面恢复,中国的高端芯片也搞完了,都可以向外出口了。

等等,金教授在这里话锋一转,又提出了一个店大欺客的战术,即供应决定论。因为我们垄断了全球95%的稀土市场,所以,我们就控制了这个世界。

濠哥读书少,不知道店大欺客或客大欺店,到底对不对,但至少不应该都对。难道这世界是你家开的?店大欺客,你赢;客大欺店,还是你赢。

另外,金教授还无意间透露出一个吓人的计划,原话是这样说的:

中兴事件出现以后,中国官方的内部精神就是用“两弹一星”精神五年解决问题。哪怕就是说五年这个过程慢了点,但五年后肯定可以解决,这是挺好的结局。

说实话,我真替特朗普惊出一身冷汗。

原来,在高端芯片领域,留给美国人得瑟的时间,只有5年了。这事,领导已经定了。

濠哥斗胆想请金教授私下透露下,领导定的我们攻克大飞机发动机的时间是几年呢?

我就想开心一下,几年后,高端芯片我们有了,大飞机发动机我们也有了。特朗普,死去!

金教授说,美国国债是另一张“小王”牌

中国持有2万亿美国国债,得个机会(在美国国债上做文章)就不得了。

比如像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美国国债3个月卖不动,中国政府逆风而上,稳定了信心,美国活过来了。那时候中国要是落井下石,美国就惨了。

对于金教授给领导出的这主意,我就想问一句:这2万亿美国国债,到底是咱们中国人的血汗钱,还是美国人的钱?

如果是我们手里掌握的美国人的钱,那必须得砸盘,抛售美国国债,砸它几个跌停板,让美国国债变成纸才好呢。顺便再砸它的美元。让美元遭到全世界唾弃,然后纷纷抢购人民币放在家里等升值。

如果不是呢?

如果这2万亿美国国债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血汗钱,凭什么啊?既然我们购买了美国国债,支持了美国的财政和建设,那就得必须给我们利钱,给中国人分红,让我们的钱在美国利滚利,赚得大把的美元回来。

不管怎么说,要打败美国,必须得有钱。有钱了,我们才能更好更快的打败美国,才能活捉伊万卡是吧。

因此,金教授的两个“小王”,都是糊涂牌。

那么教授的“大王”牌是什么?

“大王”牌是美国公司在中国的市场

美国在华公司进来得早,刚刚改革开放就进来了,除了赚钱还占了很多市场,去年美国公司在中国市场赚的钱是3800多亿美元,比美国对华贸易赚得还多,而中国公司在美国市场就赚200多亿美元,差得很远。

比如说通用别克,去年在中国的销售额420亿美元,在美国本土才390亿美元,(中国市场的销售额)超过本土了。如果一旦限制通用在中国的市场——那是它的最大市场,通用的股票就跌惨了。

比如说,如果把宝洁打掉,中国传统的蜂花之类的企业会顶上来。

再比如,苹果公司去年在中国销售额为460亿美元,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本土,让苹果的市值成为全球第一。但中国完全可以下手把苹果的市场彻底打掉。

美国企业如果失掉中国市场,中国方面受损失的主要是中国的买办、代理人之类,而不是普通工人。

处理那些因此倒掉的美国企业其实也很简单,它贬值了,国内企业一并购就完了,并购完成后继续生产,人员之类的继续保留,所以处理起来并不难的。

上面这些段落都是金教授的原话,本文稍微删减了一些。

各位看官是不是觉得有一点毛骨悚然?

濠哥认为,金教授作为政治学者或者国际关系学者,缺乏对市场的尊重,也缺乏对法律的敬畏。

金教授通篇津津乐道于权力干预。以为通过权力操作、领导意志就能搞定一切,一切。

就最后这个“王炸”而言,至少有以下几个问题,金教授很无知:

美国在华企业是中国企业还是美国企业?

美国企业占有部分中国市场是市场行为还是霸权行为?

美国企业失掉中国市场受损失的只是买办和代理而不是中国普通工人吗?

如何打掉美国企业的中国市场?不会是政府发一个通知,或者广大爱国群众一起抵制美货吧

还有,美国在华企业被打掉后就得贬值被中国企业并购吗?是不是司法查封然后拍卖效率更高?

如果这样都行,中国还需要引进外资吗?中国人这么喜欢关门打狗让洋人血本无归吗?

濠哥真的不明白,在中国改革开放40年和依法治国写进宪法之后,金教授能提出这样的“王炸”来。

最后,在提出上述三张王牌之后,金教授还对如何操作这件事不至于“吃相太难看”提出建议:

中国肯定要尽量地把自己的行为合理化,所以尽量要往全球化、自由贸易、多边秩序上靠,把美国往反全球化、保护主义、单边主义上靠。

我们要把自己的行为与比较普遍被国际接受的观念结合起来,这是聪明的做法。

金灿荣: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导

据说金教授是国家智囊。

好吧,得罪,我洗洗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