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在建造當局稱是世上「最大的監控系統」。全國現已有1.7億個監控視鏡頭,當局計劃未來三年再安裝約四億個新鏡頭。

中国郑州——在中国城市郑州,一名戴着人脸识别墨镜的警察在火车站发现了一名海洛因毒贩。
在青岛这座以德国殖民时代遗留下来的传统而闻名的城市,警方在使用人工智能技术的摄像头的帮助下,在当地的年度啤酒节上抓获了20多名犯罪嫌疑人。
在芜湖,一名涉嫌谋杀的在逃者在从街头小贩那里买吃的时被摄像头认了出来。
靠数百万台摄像头和数十亿行代码,中国正在建设一个高科技的威权主义未来。中国政府为了识别和跟踪14亿人民,正在欣然采纳人脸识别和人工智能等技术。政府希望在中国蓬勃发展的技术产业的帮助下,建立一个规模庞大、规模空前的国家监控系统。
“以前基本上都是靠我们的经验和直觉,所以漏了的话那就漏了,”郑州火车站派出所副所长单峻说,那名毒贩就是在这个火车站被抓到的。
中国正在扭转对技术的一种普遍看法,人们曾认为技术是一个伟大的民主化工具,给人民带来更多的自由,把他们与世界联系起来。在中国,技术带来的是控制。
旷视科技公司雇员在北京办公室内。
旷视科技公司雇员在北京办公室内。 
在一些城市,摄像头覆盖了火车站,在那里寻找在逃犯。广告牌大小的显示屏上显示着乱穿马路者的面孔和无力偿还债务者的名字。人脸识别设备保护着住宅小区的入口。据估计,中国已拥有两亿个监控摄像头——是美国的四倍。
这些努力是其他监控机制的补充,中国已经在跟踪互联网的使用和通信、酒店住宿、火车和飞机旅行,有些地方甚至跟踪汽车旅行。
尽管如此,中国的技术能力还是跟不上其追求的目标。一个火车站或人行横道上有的技术,在另一个城市、甚至在下一个路口可能还没有。官僚的效率低下妨碍了全国网络的建立。
对于共产党来说,那可能并不重要。中国当局非但不隐瞒他们的这些努力,反而经常提到、甚至夸大自己的能力。在中国,仅仅是受到监控的感觉也能让公众守规矩。
有些地方在技术上比其他地方走得更远。《纽约时报》看到的软件显示,中国西部地区已经建立起一个无所不在的人群监控系统,以跟踪穆斯林少数民族维吾尔族的成员,绘制他们与朋友和家人的关系图。
“这可能是政府用以管理经济和社会的一种全新方式,”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研究员马丁·阔赞帕(Martin Chorzempa)说。
“目标是用算法来治理国家,”他补充说。
羞辱游戏
在襄阳市长虹桥南的十字路口曾经杂乱无章。汽车开得飞快,乱穿马路的人随时会冲上大街。
去年夏天,警方在路口安装了使用面部识别技术的摄像头和一个大型户外屏幕。违规者的照片和他们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一起上了屏幕。刚开始的时候,人们很兴奋地看到自己的脸出现在屏幕上,警方发言人关悦说,后来宣传机器告诉人们那是一种惩罚。
“如果你被这个系统抓拍到了,你自己没看到但是你的邻居或者同事看到了,他们肯定会议论的,”那位发言人说。“这个对于咱们一般群众来说太尴尬了,是很丢脸的一件事。”
中国的新监控方法建立在一种旧观念上:只有强大的权威才能给这个杂乱无章的国家带来秩序。毛泽东把这种统治哲学用到了毁灭性的极致,他的自上而下的统治带来了饥荒和文化大革命。
毛泽东的继任者虽然渴望秩序,但他们也害怕专制统治的后果。他们与中国人民达成了一种新的和解。只要在政治上无所行动,他们在大多数情况下就可以自由自在地去赚钱。
这个办法很有效。尽管中国的审查制度和警察权力依然强大,但人民仍然得到了更多的自由。政府的这种新态度帮助带来了几十年的高速经济增长。
如今,这个不成文的协议正在破裂。
中国经济的增长速度不再像以前那样快。国内面临着严重的贫富差距。在经历了40年的收入增长和越来越好的生活之后,中国人民有了更高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