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安全問題叔之前已經寫過很多次了,本以為不管看到什麼不衛生的東西,心裡都不會有一絲波動了。

可是沒想到,在看到#永和豆漿員工用手臂攪豆漿#的時候,還是覺得有點反胃。

5月12號,有網友爆料浙江義烏的一家永和豆漿的員工用手攪豆漿。

(圖源於@人民日報)

視頻里,一個穿着黃色上衣的員工,把胳膊伸進豆漿里,攪得起勁。

很多網友看了之後表示:“接受不了”“看吐了”

也有網友調侃道:“還好是用手,不是掃帚什麼的,還好是豆漿,不是粉。”

字裡行間都能看出來,現在大家對這種事的容忍度有多高了。

可就算是這樣,閉着眼睛吃飯的我們一想起這“純手工”豆漿,還有那“泡澡”的粗胳膊,也還是想吐,畢竟太怕喝一口喝到汗毛了。

曝光後,市場監管部門對義烏這個永和豆漿查封了,相關人員也接受了調查。

這件事情鬧大了之後,永和豆漿的官方微博也發表了聲明,表示報道失實,因為這個門店根本就是假冒的,永和豆漿在義烏還沒開店呢。

喝了手攪豆漿就夠噁心的了,沒想到這還是家冒牌貨。

沒多久,永和豆漿又發了一個聲明,給出了冒牌店的工商註冊信息,徹底撇清了關係。

看了這個,大家也都明白了,確實不關永和的事。

一直以來很多店都打着永和豆漿的旗號,仿冒他們的產品。就拿北京市來說,有記者通過搜索發現,北京有29家名為永和豆漿的相關商戶,但是在永和食品官網上登記的店鋪只有8家。

但是這真真假假的,弄得人很懵啊,有的人一看,竟然連自己家門口吃了好幾年的永和豆漿也是假冒的。

那我們就不得不問一個問題了:到底什麼才是真的永和豆漿。

其實永和豆漿本來就像左岸咖啡一樣,不是固定的某個品牌,而是泛指台灣新北市永和區中正橋一帶以賣豆漿為主的早餐店。

直到1982年,在台灣創立了餐飲公司,才有了“永和豆漿”這個品牌。

2009年,內地成立了永和食品(中國)有限公司,這才在內地有了商標。

但是,從公司成立以來,商標糾紛就沒斷過,其中最讓人發懵的就是“永和大王”這個品牌。

而且永和大王的店要遠遠多於永和豆漿。

永和大王最開始的名字是“永和豆漿大王”,在一系列的糾紛之後,才改的名字。

改名字容易,但是想改變在人們心裡的印象可費勁了,到現在還有很多人覺得永和大王和永和豆漿是一個牌子呢。

雖然永和大王名字侵權了,但是起碼人家沒賣喪良心的東西啊。

就怕那些既侵權又黑心的店,他們利用永和豆漿的名氣,欺騙着不明真相的消費者,質量不能保證, 還搞壞了永和豆漿的名聲。

之前,就有一家叫“和滿居永和豆漿”的店,老闆把自己給舉報了,說是黑店。

(圖源於@1818黃金眼)

店主李老闆投資了六七十萬,加盟了合肥好和公司,開了這家和滿居永和豆漿。

店開起來之後,他發現這個公司有問題。

和別的加盟店不一樣,總公司不教他們怎麼做菜,而是直接賣給他們料理包。

一包魚香肉絲,進貨價四塊錢,做法很簡單,連包裝一起放熱水裡煮五分鐘,倒出來就可以拿去賣了。

李老闆越想越覺得良心上過不去,原料、加工、運輸加一起,成本才四塊錢,能是好東西嗎?塑料袋放熱水裡煮不會致癌嗎?

帶着這些疑問,李老闆舉報了自己。

記者來調查之後,看到了“永和豆漿”這幾個字,問李老闆和台灣的永和有關係嗎?

李老闆非常實在的說:“沒有,就是山寨的。”

雖然李老闆可以說是良心店主了,但是這個店侵權的也太明顯了吧。

甚至連店面的牌子上都寫着“台灣永和,國際連鎖”,這就太說不過去了。

用着人家的名字,賣着料理包,一口大黑鍋就扣永和豆漿那小稻草人腦袋上了,還把消費者當傻子耍!

要不是這些黑心店被曝光了,永和豆漿還被蒙在鼓裡呢,什麼都沒做,挨了一頓臭罵,少了一波食客,這誰能受得了。

現在侵權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讓我們的版權意識變得越來越淡薄,所以有時候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但是盜版這種事,換句話說就是偷別人的東西,怎麼做它都是不合法的存在。

就像這個手攪豆漿一樣,要不是它利用了永和的名氣,它不一定會開這麼久。

而也是因為它不用背負品牌該背負的責任,所以才會肆意妄為,讓消費者喝了這麼噁心的豆漿。

不懂這些店,都能冒着被告的風險去侵權,怎麼就不能做個良心的商家,認真對待每一個消費者呢,如果能做到這樣的話,還能沒有好口碑?

也希望永和豆漿別那麼佛系了,等出事了才知道打假。像網友說的一樣,把直營點列出來啊,畢竟我們都不願意再喝到“手和豆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