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纬国第一次触及自己身世之谜是1940年底从德国留学归来,那年他才24岁。

一天,他在蒋介石的办公室里看到一本约翰·根宝所著的《亚洲内幕》,里面这么写道:“蒋介石元帅二子蒋纬国少尉,是国民党元老戴传贤(季陶)先生之子。”

蒋纬国不敢声张,更不敢问父亲,只能默默地把此事记在心里。一遍遍地问自己:难道自己真的不是父亲亲生的?

他不相信书上所写,因为在父亲身上,他体会到了太多父与子的幸福与快乐!

从蒋纬国记事起,相貌漂亮、天真活泼的蒋纬国,很得蒋介石钟爱。特别是到溪口后,蒋家上下对他更是呵护有加,痛爱不已。蒋介石每次从外地回家,远远一见纬国就连唤“囝囝”,急奔上去把纬国抱起亲吻。平常时,只要蒋纬国只要说想父亲了,蒋介石就把纬国接到自己身边。人们经常能看到蒋介石把纬国抱在怀里,有时让他骑在自己的肩上,十分亲昵。

8岁那年,蒋纬国与蒋经国在上海万竹小学就读,跟父亲的新夫人陈洁如生活在一起,他时常能见到父亲。1923年,炮轰总统府时,孙中山亲自电转蒋介石的电文是:“宁波、江北岸、引仙桥、十号:蒋纬国先生。事紧急,盼速来。”蒋纬国的名字竟为孙中山与蒋介石通电代号,可见蒋纬国在蒋介石心中所占的份量。9岁,纬国又随陈洁如远赴广州黄埔军校,陪伴蒋介石左右。10岁,蒋介石誓师北伐,蒋纬国与陈洁如也留在蒋介石的身边。可见蒋介石对蒋纬国的钟爱非比寻常。

蒋纬国11岁时,蒋介石与陈洁如分手,便将纬国托养给吴忠信,拜吴忠信夫妇为“干爹”与“干娘”。1936年,20岁的纬国赴德国留学,在德国获接受了正统的普鲁式军人教育,也习得欧洲优雅的风度。

二十年的记忆里满是亲情与爱,他无法想象这个自己崇敬、深爱的人会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他纠结着,也痛苦着,在无法自拨时,竟偷偷跑去找戴季陶问:“戴叔叔,我到底是谁的亲儿子?”

戴季陶没有答复他,而是拿出蒋介石送他的十二寸带框照片及一面镜子,对着纬国坐下,把镜子放中间,蒋介石的照片放左,自己坐右边,抚着纬国的头说:“纬国,你自己看看,是像这边还是像那边?”。蒋纬国左看看,右看看释然道:“还是象左边多了些。”戴季陶笑了笑说:“那不就结了。”

他们间的父爱仍如往昔!

从1940年底回国入西北军胡宗南麾下任少尉排长,到抗战结束前夕调青年军任少校营长,至1948年32岁蒋纬国出任少将装甲兵副司令兼参谋长,其间8年升了8级。这样的升迁都是蒋介石的培养之心与钟爱之情。

然而,蒋介石在世之日却始终未让蒋纬国进入过自己的权力中心,并一直压抑着他不让出头,即便是宋美龄“疏经亲纬”(因蒋经国不满父亲娶宋美龄,一直与宋美龄关系不太融洽,可宋美龄却将蒋纬国“视如己出”)。直到1975年蒋介石去世,蒋纬国在长达27年里,军阶只升过一级,而且职务也只是“三军大学”副校长兼战争学院院长。

这不符合常规,究竟为何?这无不让蒋纬国想到那个问题:自己一定不是蒋介石的亲生儿子。

蒋纬国的境遇,确实让很多人生疑。还有人疑问,既然宋美龄十分钟爱蒋纬国,当年蒋介石为何不将纬国给无子嗣的宋美龄抚养呢?这其中难道有什么深意?

蒋纬国一直姚冶诚、陈洁如和吴忠信的妻子王唯仁等抚养,却没有给宋美龄抚养,蒋介石的目的就是限制蒋纬国的发展。要知道,宋美龄财多势众,如果由她抚养纬国,那将来就有可能会造成严重的阋墙之争。我们还记得《步步惊心》里“四爷”、“八爷”残忍与血腥的夺嫡之争吧!蒋介石这一招,真算得是未雨绸缪,老谋深算了。

蒋介石逝世后,蒋纬国更是升迁无望,虽然党内元老与宋美龄都亲自与蒋经国打招呼,蒋经国都一一拒绝。最后是“三军大学”校长余伯泉直接向蒋经国进言,自愿提出提前“退役”,并力荐副校长蒋纬国继任,这才使得蒋纬国得以位列“上将”之尊。

可是不久后蒋经国却免去了蒋纬国“三军大学”校长之职,改任“联勤总司令”,从此更远离了中枢的决策。在蒋纬国到各地演讲,事先还要经有关方面的核准,方可成行。在蒋纬国的眼里,如此防范,不是亲哥哥对亲弟弟所为!

1984年,孙淡宁(笔名农妇)在《蒋纬国报道》(经过蒋纬国的首肯)披露了蒋纬国的身世。这本爆炸性的著作,在付印前即被封杀。蒋纬国曾经当面告诉挚友陈英烈:“为了这点小事,都惊动了美国的阿娘(宋美龄)出面处理,看来我一生婉道身世的心愿可能都无法达成了。

在1989年1月11日,蒋纬国以《蒋经国总统逝世一年来的感受》为题在台北发表演讲,首次在公开场合谈及自己的身世。蒋纬国说:“无论是蒋介石还是戴季陶,做谁的儿子,我都愿意”。

直到7年后的1996年,蒋纬国迈入80大寿之际,接受了《联合报》记者汪士淳近40次采访,而后整理成《千山独行——蒋纬国的人生之旅》一书,他明确承认,自己是戴季陶与重松金子之子。

今天我们终于明白,蒋纬国的身世是:

1919年,戴季陶神色慌张找到蒋介石,面露难色地说:介石,我在日本和重松金子有了一个孩子。如今她抱着孩子找上门,我是软硬兼施,她才同意离去,却不肯带走孩子,你说我怎么办啊?

蒋介石知道戴季陶的老婆钮有恒有“河东狮”之称,不仅有胆有识,更是敢说敢干,戴季陶平日里对她敬畏有加,私下里管大他5岁的钮有恒叫“姐姐”。如果无端端带回一个孩子,家里一定会被“河东狮”闹得天翻地覆。蒋介石得知戴季陶的难处后,豪爽地说:冶诚至今未育,给她抚养正合适,至于家母,多此一子,定然皆大欢喜。

这个孩子叫蒋纬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