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贸易这件事,一位清朝官员和一位美国总统,

跨越了一个世纪,给出了截然相反的回答:

2019年,特朗普:

“全世界都在占美国的便宜,尤其是中国!”

1896年,李鸿章:

“贸易保护只会降低美国竞争力。”

就在几个小时前,特朗普又签署了一份国家“紧急状态”令,在此紧急状态下,美国企业不得使用对国家安全构成风险的企业所生产的电信设备。

几乎所有的外媒都已经猜到:

这是特朗普政府以网络安全为名,为中断美国企业与华为业务往来而设下的又一圈套。

而这背后,一种普遍的“中国制造恐惧症”正在西方,甚至亚洲各国开始蔓延——

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英国铁路高管前往中国与5家铁路企业商谈,想让中国帮忙建设高铁。

但是,英国保守党却忧心忡忡,他们不是怀疑中国的技术,而是怕得罪同盟国。

(图源:《每日电讯报》)

前一阵子,北京大兴机场正式完工,现已进入试飞阶段,140万平方米的航站楼,全长146公里的排水沟,多条轨道下穿,时速250公里的动车将从机场停机坪下无减速通过。

令世界震惊的是,这个号称世界上最大的单体机场航站楼,从设计到完工仅用三年时间!

《每日邮报》用卫星将大兴国际机场更新的速度记录了下来,这变化令人叹为观止。

要知道,号称亚洲最大的素万那普国际机场,占地才30万平方米,从1959年就开始讨论,直到2006年才正式竣工,历经50多年。

上一次,中国制造震惊全世界,还是1909年詹天佑领导下的京张铁路,绵延37公里,历时4个月,穿越极其复杂的地形和山体。

无数人都在问,究竟中国是怎么做到的?

相比效率和技术,英国增加一个地铁线站,从是否修建?到如何修建?花费了15年。这要是放在中国,5条地铁线都给你修好。

这种效率和速度,让许多西方国家既羡慕,又嫉妒。他们的牟利多年的“铁饭碗“终于要端不住了。

为什么是“中国”?

怎么会是“中国”?

凭什么是“中国”?

中国制造业从弱小到强大,从强大到核心,如今可以说是“制霸”世界。

这也让那些“西方”国家惴惴不安,从前的暴利行业,如今竟要让中国生生分去一大块?

首当其冲的就是中国的5G产业,5G不仅是技术之争,更是国家战略和利益之争。试想一下,每平方公里连接100万台设备;传输一个数据包仅为一毫秒,并提供每秒20Gb的下载速度…

移动通讯这盘棋,已经持续多年,我们现在能想到和互联网有关的产业,基本都和美国有关。

从2G时代开始,美国、欧洲、日本,这三家基本上确立了全球的通信标准。

但是,美国不满意这样的结果。二战以后,欧洲经济上一直和美国对垒。

直到上世纪80年代,日本制造业疯狂崛起,很大程度上超过美国。美国于是提出了“信息高速公路计划”,这个计划是由谁来定义?

当然是美国人自己。

3G时代,为了排挤欧洲和日本,美国不得不联合中国,推动3G保留最大标准。

4G时代,欧洲又联合中国,把美国挤出4G标准体系。这个过程,全球通信设备制造企业逐渐形成——华为、爱立信、诺基亚、中兴各有优势。

但是,当5G时代来临,中国却一骑绝尘,从一个跟随者变成了一个创造者和制定者,扶大厦于将倾,力压其他三大运营。

(图源:pixabay)

在此之前,几乎所有西方社会都在质疑,觉得中国人有什么资格搞自己的标准?

跟随欧洲、美国的标准不就好了吗?购买美国的芯片不就可以了吗?让西方帮着中国搞建设不行吗?

但按这个心态,中国永远不会有自己的核心产品,在创建5G的过程中,无数的科学家、技术人员,顶着重重压力和骂名,忍辱负重。

如今,全球这么多国家和市场,利润如此之大,美国岂会眼睁睁地看着蛋糕被中国分掉?

除了中国引以为傲的5G产业,再举一个中国制霸世界的例子,那就是——我们每天都会看的电视机。

2009年,美国本土销量最好的是索尼家的Bravia,组装自中国,但是拆开内部一看,只有一个红色部件是中国制造,中国只是完成了组装任务。

但是,到了2017年,同样是美国本土电视机销量冠军TCLS系列,绝大部分零件全部来自中国。

如今,电视从液晶屏幕发展到巨幕,再到激光电视。买一台100 英寸的超大屏电视,要花多少钱?

在海信,需要 79999 元;在创维,需要 180000 元;在索尼,需要 499999 元。

这些价格都让大部分的中国老百姓望而却步…

(王思聪全球第一台索尼 Z9D)

但是,打开某宝,就会发现,这些在国外卖到50万的电视,被中国人搞成了白菜价。

只要一两万,你也能弄一台回家,而且还是“激光电视”。

一提到电视,大部分人想到的都是“液晶显示屏”,这是由于长久以来,西方社会垄断技术所造成的,液晶显示全球专利申请前 10 位中,韩国企业 2 家、日本企业 7 家,中国企业寥寥无几。

直到近些年,中国企业终于在“激光电视”上占据了绝对优势,在激光电视面前,液晶电视已经是上一个时代的产物了。

激光电视,就像是我们在电影院里看到的一样,通过投影将是画面呈现在观众的眼前,视觉效果并不是液晶电视所能相比的。

早在上世纪,索尼就已经在激光电视中投入大量的科技和资金,但是收效甚微。

直到中国企业研发了这项科技,才得以拒绝外国产品大量的专利费,打破了电视机的行业垄断。

如今,美国也想重回“制造业”,奥巴马和特朗普政府都致力于让“制造业”重新回到美国的手中,甚至特朗普倒贴赔钱,也让富士康来美国。

讽刺的是,2013年,奥马巴在迈阿密港口演讲,鼓励美国人使用“美国制造”,一阵风吹落了起重机上的国旗,意外露出了中国品牌标志——

“ZPMC(振华重工)”

很难相信,在短短十几年间,“中国制造”已经遍布全球许多重要领域——

高铁、华为通许设备、手机、海尔、美的、格力、歼-20、东风21-D(弹道导弹打航母)、北斗、青蒿素、人工角膜等等…

现在,你能相信,为什么全世界都“讨厌”中国,但却又摆脱不了中国。

当然,除了5G产业、高铁、建筑行业…在中国还有无数正在崛起中的制造业,他们小到只有一个城镇那么大,却悄悄占据着全世界。

2017年底,在中国行政区域规划地图上,有34个省,334个市,而到了县级,多达2851个。

对于很多人来说,除了自己家乡和一二线城市,这些多如牛毛的小县城实在认不清楚,但是他们却掌控着,大到“美国大选”,小到“吃喝拉撒”。

(图源:美国侨报)

先说一下来自中国“义乌”的神秘大数据吧,早在特朗普竞选总统前,美国主流媒体几乎所有的声音都认为“希拉里”必胜。

但是,来自“义乌”的神秘大数据却说:特朗普才是下一任美国总统。

原因是,“义乌”小商品城承包了美国大选中几乎所有的道具,旗帜、面具等等。根据粉丝数量、经济实力、小商品城的老板成功预测了美国大选。

在中国的南方江苏省,有一个城市丹阳,拥有全球最大的眼镜生产基地,眼镜产量占全国生产总量75%,占全世界50%。

Gucci、PARIM、AUGSDA,这些大牌的眼镜都出自这里,甚至还开发出了“配眼镜游”这样的旅游资源,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泰兴市黄桥镇,大家可能不太熟悉,这个小镇是一个千年古镇,除了风景独特之外,这里还出口小提琴。

印象中,小提琴是西洋乐器,理应出自欧洲那些工匠和厂商。

但事实是,黄桥占全国提琴生产总量的70%以上,占世界市场份额的三分之一到一半,是世界最大的提琴产业集聚区。

1995年黄桥第一次推出了凤灵牌提琴,并在往后的20多年里连续世界销量第一。

还有最奇葩的山东省,山东出了高考出名之外,还有一样东西深受日本欢迎,那就是——棺材。

众所周知,日本不时兴火葬,山东菏泽承包了日本九成的“棺材”。还有的商家为了能够更好的适应日本文化,还推出了樱花款。

真正实现了为日本人“送终”的愿望。

如果说美国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前国务卿赖斯、歌坛天后碧昂丝与蕾哈娜,这些叱咤风云的女人,与中国有什么共同缘分的话,那大概会是——她们都戴许昌假发。

许昌,这个早已经被很多中国人遗忘的城市,却生产着全球90%以上的假发。

中国假发已经成为老外刚需,尤其是水质质量堪忧的加州,谁家还没有几个秃顶呢?

一提到假发,全世界想到的只有“中国”。

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占全球打火机产量70%的邵东小镇,油画生产大省广东,红木家具出口大省福建,比基尼大户东北等等…

曾经,有一名美国记者看到身边几乎所有的商品都是“中国制造”,发誓一年不用“中国制造”,只用“美国制造”。

其结果是,整年生活受到了严重影响,生活消费飙增,甚至入不敷出,其结论是——

美国人完全离不开中国制造。

知乎上曾有一个回答:

“苹果公司什么时候才能倒闭?”

虽然美国傲慢,但是却仍有很多我们学习的地方,正所谓“师夷长技以制夷”,苹果公司软件硬件和设计美学的极致融合,才是长达十年多不衰的原因。

他背后的资本力量,人才体系,产业链渗透都是值得今天“中国制造”所借鉴的。

当然,如果背地里放冷箭,不正当的竞争和压抑的市场环境,终究只会害人害己。

正如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所说:

正如一个富人对住在附近勤劳的人来说,

他可能比穷人更愿意花钱买东西;

富有的国家也同样是一个“好顾客”。

“贸易限制措施”期望使我们所有的邻国都陷入贫穷,

往往会把对外贸易弄得无足轻重,

为人所不齿。